“重庆美女”不宜作为城市名片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20日 16:17 时代信报

  核心提示

  当我们习惯于向外地朋友介绍“重庆是一个出产美女的城市”的时候,或许这表明美女已经成为了重庆的一张名片。事实上,把“重庆美女”作为重庆的城市名片,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然而,有专家对“美女名片”这个说法提出了强烈质疑。昨日,四川美术学院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张强教授就对重庆的美女名片提出了强烈的批判。张教授认为,把“美女”当作一个城市的名片,实质是在误读“重庆美女”的含义。

  重庆美女应否成为城市名片一再受到质疑 记者 张秀良 摄

  何谓美女经济?

  根据张强教授的解释,“某地出产美女”这一说法最早源于明末清初的扬州,那个时候,随着京杭大运河的贯通,大运河边的扬州成了交通要道,往来客商大量增加,特别是富甲天下的盐商。而那时,因为交通不方便,客商出门在外的时间比较长,往往很久才能回一次家,外地客商流连当地的歌舞色情场所,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于是,扬州当地的歌舞场所色情行业空前繁荣。“从那个时候起,一种培养‘美女’的机制就在扬州诞生了。歌舞场所的老板们定期前往全国各地,大量购买六七岁的小女孩,回到扬州后,授以琴棋书画,传以歌舞韵律。培养成顶级的美女甚至妓女,成为自家店面的招牌,甚至成为红遍全国的‘名妓’,为老板赚取巨额金钱。而扬州出美女的说法也就在这个时候诞生。所谓扬州出美女,并非扬州出产美女,而是‘扬州制造’美女。”这其中包含了一整套培养美女的体制和系统,也代表了封建时期女性作为男人的附属品,甚至是娱乐工具,其地位的低下。

  张教授认为,如果我们也把重庆冠以“出美女”这一光环,无疑是把重庆和封建时代下的扬州放到了一个层面,这是不妥当的。

  美女名片暗含性歧视

  张教授还认为,即使“重庆的美女多,而且平均素质好”,因此就把重庆的美女当作一张城市名片,这也是在误导国人对重庆美女的看法。江湖流传一句顺口溜:“不到深圳,不知道自己钱少;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不到重庆,不知道自己结婚太早。”这句话包含的本质含义,是把“美女资源”当作一种“消费对象”来看待。

  的确,很多从来没有到过重庆的外地人,他们的脑海中也根深蒂固地存在着“重庆美女”这个印象,这和刚刚改革开放时,重庆的年轻女孩大批奔赴沿海城市有关。

  如果我们漠视这个现实状况,硬要把“美女”作为重庆的城市名片,这种做法本身就值得被批判。

  在中国的许多城市中,打“美女牌”的城市不在少数,比如三亚,每年举行选美活动,但是三亚从来没有把“三亚美女”作为城市名片,相反,仅仅是把自己作为挑选美女的地方,以此来展现这座中国唯一的热带海滨城市的风光,达到打造旅游胜地的目的。

  名片应有文化含量

  张强教授认为,作为一个城市的标志,作为一个城市的定位,还是应该是那些正面的、积极向上的东西。这就好像好莱坞的大片和法国的文艺片之间的区别。几乎每一部好莱坞的大片里,都存在一个比雷锋更雷锋的英雄,他们舍身忘我,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甚至为了全人类,哪怕付出自己的一切也在所不惜。而在法国的文艺片中,往往表现的是一些小情小调,展现的大多是人类灵魂中最隐秘最肮脏最见不得光的那一部分。正因为如此,好莱坞的大片总是能够博得全世界的推崇,不仅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其所宣扬的精神也能够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同。典型的例子就是《超人》、《蜘蛛侠》、《拯救大兵瑞恩》等等,甚至是根据二战时期的真实事例改变的《辛德勒的名单》。相反,精彩描绘包括同性恋人群内心世界等类似题材的作品,因为其反映的东西并非是社会的主流,所以,尽管作品本身在艺术上可能是空前成功的,但作品中所反映出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很难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和推崇。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城市形象一定要用一个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东西来代表。

  其实,推广一个城市的名片,从本质上是为了提升一个城市的商业价值。商业从来都是阳光的,主流思想也都是阳光下的,只有主流的东西,才能在商业上获得最终的成功。

  重庆美女多,这是一道街头风景,但这一道风景的后面没有文化的含量。任何女性的美貌都不能成为令其骄傲的资本。美女多,最多只能成为重庆城市风景的一大“特色”———“特色”而已!并非所有的特色都能够成为一座城市的名片。比如,以狗不理包子闻名全国的天津,从来就没有把包子作为城市名片,北京也从来没有把涮羊肉作为城市的名片。

  重庆有三大文化符号

  既然如此,重庆需要什么样的城市名片?对于这个问题,张强教授表示,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他最近一直在思考。

  作为一个山东人,张强教授对重庆独特的地理特征感触非常深。张教授说,一个城市给人的整体感觉,这就可能成为一个城市的名片。比如上海,一个有着深厚殖民文化的城市,强烈的海派文化气息,这才是上海的城市名片,而绝不是大闸蟹等不入流的东西。那么,重庆这样一个西部的山城,其山、水、城相结合,山中有城,城中有山,两江环绕的独特地理环境,以及悠久的历史渊源给这座城市留下的人文财富,所有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才是现阶段最适合重庆的城市名片。

  张强教授说,目前,历史留存给重庆的,有三种文化符号,其一是革命时期留给重庆的红色符号,包括解放战争时期,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一段时间里,甚至包括三线建设时期,大量军工企业内迁到重庆,给重庆留下的印记。其二是古代巴国人留给重庆的褐色印记。其三是国民党迁都重庆,重庆作为陪都时期,所留下的大量殖民文化印记。这些,共同构成了重庆的文化符号。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在现在的城市建设中,用恰当的方式,把这三种文化印记表现出来。

  新闻回眸

  被称为前卫艺术家的张强教授,因为擅长“在女性身体上作画”而在全国引起轰动。这个出生于山东肥城,有着优雅气质的学者,甚至被媒体称为“穿汉服的涂鸦者”。因为他曾经公开征集6名女性,让她们站在白雪皑皑的仙女山上,由他信手在女性的身体上涂鸦。他也曾经在巴黎的卢浮宫门外,在3个异国女性的裸体上完成自己的作品。尽管张强教授本人的艺术成就远远超过外界所热衷传播的这一部分,但是,也因为他所开创的“在女性身体上涂鸦”,让他所独创的“踪迹学”扬名天下。所谓“踪迹学”,就是通过毛笔,在自由舞动的女性合作者身上留下“踪迹”。他与两位英国模特儿合作的“踪迹”作品已经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人物档案

  张强:1962年1月29日出生于山东肥城,1982年毕业于山东泰山学院美术系。1998年成为山东艺术学院首批硕士研究生导师,招收中国绘画学方向研究生。2002年调任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副主任,2004年,调任四川美术学院当代视觉文化艺术中心主任。

  张强教授为国内中国绘画学方面研究的权威性人物,其专著《中国画论系统论》被文化部列为“九五规划———全国高等艺术院校研究生通用教材”。

  张强教授系中国新锐书法运动的领衔人物和重要理论家,为中国现代书法艺术学会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他的《现代书法学综论》、《游戏中破碎的方块———后现代主义与当代书法》、《书法文化:形态描述与经典图释》3部书,共同构成了中国书法从现代转型到文化穿越的真实历程。

  张强教授作为伦敦大英博物馆250年来历史上第一位当代艺术的表演者(《惊人之笔———现代中国书法展》2002),其艺术创作卓具国际性的影响。在他长达十几年的艺术方案———《张强踪迹学报告》中,被独立提示的“行为书写”,曾先后在韩国仁川、中央电视台演播厅、香港艺术公社国际美术馆等地进行表演。他的平面与影像作品展出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瓦立克美术馆、堪萨斯大学斯宾塞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并被英国大英博物馆收藏。张强本人也被推举为中国十大前沿书法家。

  中国部分城市名片简介

  三亚:今年元旦,三亚市征集城市名片的活动宣告结束,通过此次活动,三亚共征集到两张城市名片,分别是:

  中文名片:美丽三亚 浪漫天涯

  英文名片:Forever Tropical Paradise-Sanya(永远的热带天堂———三亚)。和其他城市的城市名片相比,三亚的城市名片可以说是最漂亮、最国际化的一张。

  昆明:2006年1月18日,昆明征集城市名片活动结束,共征集到城市名片10张,分别是:石林、聂耳、滇池、昆明老街·胜利堂、郑和、过桥米线、云南白药、红嘴鸥、翠湖、云烟。投票结果位居榜首的“春城”,因其地位远远超越了其他任何一张城市名片,同时它是昆明的别称,昆明最核心的特征就是誉满全球的“春城”,故将春城单设为首席名片。

  徐州:2006年6月8日,徐州的城市名片出炉,徐州“城市总名片”为彭祖故国·刘邦故里·项羽故都。

  南京:南京的城市名片也是通过公开征集评选而产生的,分别是———博爱之都、龙蟠虎踞、明城墙、中山陵、南京大学、夫子庙、总统府、云锦、金陵十二钗。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