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培育城市人文精神亟须“寻根”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1日 09:51 南方日报

  专家特稿

  刘丽川

  作为近20多年迅速成长起来的新兴移民城市,深圳正面临着缺少文化凝聚力与文化认同感的文化危机。对此,近年来,深圳市政府提出了“文化立市”的战略方针,以求打造城市人文精神,改变这种文化困惑的局面。

  对“文化立市”战略方针中的“文化”如何解读,社会上存在不同的声音。一种声音认为,文化就是建立经济特区以来,在特区内产生的新文化;另有论者认为,这个“文化”除特区文化外,还应包括特区所在地域的历史文化。本人赞同后者。

  有人说,仅有28年历史的深圳“缺少历史的记忆”,此种看法实在是对深圳历史的误读。深圳这块土地一直都跃动着她自己的历史脉搏,只要到宝安和龙岗的村落去看看,那一排排宋元以来营建的广府古村落,有清一代修筑起的百余座城堡式客家民居,都在向世人无言地述说着它们曾经拥有的辉煌。在这些百年老村里,原住民至今仍在繁衍生息,有形与无形的文化仍在延续,这难道不能构成深圳“现代都市的人文记忆”?

  去年,深圳全市六区共查出非物质文化遗产124项,其中,25项被评审确定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于今年2月公示,意味着保护地方文化遗产的工作提上了议事日程!

  在“民间舞蹈类”的“舞麒麟”中,龙城、黎围、观澜占有3项。而过去舞麒麟在各村很具普遍性,它不单纯是娱乐活动,而且与节日庆典和祭祀紧密联系在一起。仅以宝安为例,沙井舞麒麟、公明玉律舞麒麟、大浪大船坑舞麒麟等都有历史传统,它们是将要立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后续力量。

  尽管深圳的物质文化遗产(有形与无形的)资源非常丰富,实际情况并不令人乐观。随着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加强和现代化进程的加速,深圳的文化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物质文化遗产不断受到猛烈的冲击,首当其冲的即是古建筑、古村落。1979年之前,深圳尚有20万间古建筑遗存,如今仅剩8万间。而深圳目前正在进行的城市化旧村改造,其冲击力更不可小觑。宝安区新安街道的上合村,村内保存有完好的清代古建筑群(宗祠、古庙、书室、民居等),尤其是祠堂中的大量木雕、石雕,工艺精湛,形象生动,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与艺术价值。然而,这样一个村落却在去年底,消失于推土机的轰鸣声中,实在令人扼腕痛惜!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特别是传统手工技艺、音乐、舞蹈的传承人的后继问题。深圳的客家凉帽,其外观形式在各种客家帽中独树一帜,但其编扎、缝制与凉帽系带的编制工艺正面临市场需求收缩、工匠老龄化、后继乏人的窘境。上世纪80年代初到深圳时,在市区街边集市上能够见到不少戴着凉帽售卖自家蔬菜的客家人。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戴着凉帽的本地环卫女工,堪称客家凉帽的户外活动广告,成为当时深圳市面上一道独特的风景。但随着城市的发展、集市的消失与环卫队伍的川湘化,头戴凉帽的客家妇女渐渐淡出了市区人们的视野。试想,凉帽作为市区环卫女工的工作帽,既有实用性,又自然彰显深圳的本土文化,同时为凉帽的生产制作提供了存活空间,岂非一举多得!

  当下,政府提出“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工作方针,正确处理了保护和利用的关系。深圳的本土文化遗产与新文化共同承载着深圳社会的文明,体现着深圳文化的多样性。保护这些文化遗产,才能让今天的深圳人为此骄傲,并从中寻找到精神的家园。

  本文作者为深圳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教授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