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以古老为骄傲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7日 09:45 红网

  “一个城市是不是令人尊敬,是不是让人神往,是不是能让人徜徉其中流连忘返,只要看看这个城市是否有‘老城区’、看看城市的主人会不会微笑着告诉你——‘现在我们进入了老城区’。”这是杂文家徐迅雷说的一句话。

  徐迅雷先生是去了一趟欧洲,耳闻目睹后,发出了如此感慨。他看到了欧洲许多城市的老城区保护保存非常良好,他说,伯尔尼那中世纪的古城,今天看去,美丽得让你屏住呼吸。日内瓦城市的高度在百年前就确立了,那就是圣皮埃尔教堂落成时的高度37.5米,城市“控高点”的存在,正是对老城区老建筑发自内心的尊重。

  我没有去过欧洲,但我却有徐先生同样的感受。当朋友来潮州,进入潮州的老城区,我会骄傲地告诉朋友:“我们进入了老城区。”然后对老城区的古老建筑一一介绍,这是千年古刹开元寺,始建于开元二十六年,有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这是研究我国古建筑不可多得的实体,一座很有宋代特色的建筑许驸马府,始建于北宋年间,有近千年的历史;这是中国四大古桥之一的湘子桥,始建于南宋乾道七年,有八百多年的历史;这是近代优秀建筑已略黄公祠,被誉为“中国木雕一绝”……我如数家珍般地向朋友讲述着,那种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在潮州老城区,古的老的随处可见,古寺、古桥、古井、古塔、古台、古牌坊、古学宫、古书院、古城楼、古石刻、古民居、古戏馆……如果哪一天徐迅雷先生来潮州,看到如此之多的古老建筑,我想他是不是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想不到中国还有这样一座古老的城市!”

  徐迅雷先生说,当年梁思成为了保护老北京城,建议在老城外建一个新城,惜乎未被采纳,于是老北京城很快就被拆了十之八九,已成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的巨大遗憾。我要告诉徐先生的是潮州就没有这种遗憾,因为潮州就是在老城外建了新城。对老城区老建筑发自内心的尊重,不只是日内瓦城市,潮州也是,当年潮州要在老城区开元寺前建开元广场,规划市场时有一幢7层建筑,但市长请来了同济大学的专家们进行现场考察论证。专家们的意见是在这座古城搞建筑不宜超过4层。从此,建筑就以此为“控高点”。还有,潮州在抢修古文物上是舍得花大钱的,有哪座城市会如此奢侈抢修古文物?不到八年的时间投入2亿多元。

  在古老的中国,潮州的历史并不算很长很长,只有1600年的历史,但我可以这样说,在当今,中国还没有哪一座城市有这样古老,这样说,是因为潮州的古老是多元化的,古的繁杂,古的齐全。也许有人说,潮州的古建筑也只有千年历史,比潮州古建筑历史长的还很多。的确,如果以古建筑来衡量,潮州并不算最古老。但从语言、风俗、文化等方面来说,恐怕是其他城市望尘莫及的。一曲古老的潮乐,已经演绎成“东方交响乐”,在中华民族乐苑大家庭中独树一帜。从曲牌到演奏到韵律,保存得如此之好。中国音乐学院的琵琶专家刘德海先生说潮州音乐是唯独一个没有被污染的绿色音乐。潮语是保留着中原古音最全的一个语种,是汉语的活化石。至今仍保留着古汉语若干属性,保留了孔子的正读法,保存古汉语入声字。这样古老的语言何处去寻?去年,是我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国务院确定公布的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潮州就有6项,入选项目在全国名列前茅,夺广东省之冠。

  我们曾以日新月异的现代化都市而骄傲过,但当我们走进一座座城市,总是看到一些人造景观、克隆的标志性建筑。而一些有独特个性,有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的建筑却被拆迁。越来越多的城市成为败笔:一样的标识风格,没有自己的个性和文化。之后,我们再无法骄傲得起来,而是感到了痛惜!

  城市原本就应该担负起进行文化传递和提升市民精神品质的责任。历史的载体不在教科书中,而是在有质感、有形体、有生命痕迹的城市里。但如果城市中的历史建筑被轻率地拆除和抛弃,这种现象得不到改变,我们的城市将必然地、一步步走向空洞和萎靡。当代现代主义建筑大师贝聿铭说:“中国的建筑已经彻底走进了死胡同。建筑师无路可走了,在这点上中国的建筑师会同意我的看法。”

  骄傲的是,潮州这座城市并没有像其他城市一样走进了死胡同,老城区依旧古老,新城区日益新潮。

  稿源:红网 作者:洪巧俊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