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找魂——一场现代城市巫师运动(付宝华)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31日 18:00 新浪城市

  作者:付宝华

  二十一世纪已经进入了知识爆炸时代,知识过剩时代,知识多元时代,知识复合时代。知识改变一切,科学改变世界,在知识和科学面前,没有什么不可被攻克的堡垒和逾越的沟壑,没有什么问题不可以通过知识和科学来改变。因为知识是正果,科学是大道,知识和科学是鉴别真理和谬误之间的一面镜子。人类社会之所以能达到现代文明的高度,就是一次次用知识和科学战胜愚昧和谬误,让知识和科学闪耀其光芒。

  而在这个知识爆炸时代,一种奇怪的现象产生了,一个巫师术语——找魂,像一个幽灵似的出现在城市的上空,并在城市中间弥漫开来。这种巫师术语一出现,受到了极大的热崇和吹捧,使那些有着现代知识的文明人,鬼迷心窍地变成了巫师的信徒,盲目地加入到巫师发起的找魂队伍中来,并形成一种狂热的找魂运动,一场现代巫师找魂运动,把城市推向蒙昧和迷信的高峰。

  为什么在二十一世纪知识爆炸时代,我们的城市还用巫师迷信的方式来解决城市问题呢?这说明我们的城市领导、专家、学者的知识水平还缺少高度,知识结构还缺少前沿,知识探索还缺少创新。因此,只能迷信于江湖巫术,让江湖巫术大行其道。这是二十一世纪城市文明的悲哀,这是二十一世纪城市文明的耻辱,这是二十一世纪城市文明的无奈,这是二十一世纪城市文明的尴尬。

  深刻解剖找魂一词内涵,从它诞生那天起就是一句江湖巫师术语,它极具迷信色彩,招摇惑众,不知坑害了多少人。它出自江湖巫师给人看病的第一道咒语。这不能不让人想起来,一个某某家的孩子受到惊吓,不去医院医治,而是请一个迷信老人,用迷信的方法给孩子身上喷点酒,再写上几道符,烧了让孩子喝了,之后嘴里叨咕着:天惶惶、地惶惶,我家有个守夜郎……。通过这种迷信的方式把孩子的魂找回来。还有,就是一个大人得了精神病,不去医院医治,而是请来一位江湖巫师,通过装神弄鬼跳大神,把得病人的魂给招回来。实际上,这种靠迷信和江湖巫师装神弄鬼跳大神把病人魂找回来的根本没有,不但魂没有找回来,人还疯了。因为这种迷信和江湖巫师永远代表不了医学和科学,一个个靠迷信和江湖巫师给人找魂造成千百条人命死亡的故事数不胜数。所以,反对迷信,打倒巫师,让迷信和巫师永远不在残害人的生命,成了文明社会讨伐的主题。这一切也是科学进步和人类文明,是科学与迷信的分水岭。而在二十一世纪知识爆炸的今天,我们却把解决城市问题寄托在江湖巫师的找魂上,这除了印证我们治理城市问题知识方面的无知和愚昧外,更说明现代愚昧和迷信比缺少知识更可怕。

  所以,城市找魂一出现,就像个幽灵在城市上空弥漫开来,并逐渐形成一种现代巫师找魂运动,这种现代巫师找魂运动极具迷惑性。首先,是城市得了失魂症,城市急于治病,开始有病乱投医,找不到真正的医生就找江湖巫师。这种巫师有三个角色构成,一种是来自民间善演江湖巫术的策划大师,其理论依据是:为什么大医院治不了的病靠江湖巫术能治好?一种来自城市领导的现代迷信思想,一种来自专家、学者正果行不通,只能靠歪门邪道来显示自己的高明。这三种角色互相推波助澜,形成了现代巫师找魂运动的神秘色彩。这种带有迷信色彩的找魂运动,表面上给人一种保护城市灵魂的虔诚和祭奠式的悲壮,实际上是一种现代愚昧和对现代科学文明的反叛。为什么没有人敢对这种现代迷信和叛逆提出置疑,就是这些现代巫师,是以救世主的面目出现的,能找魂都是江湖大师了,能给城市找魂的更是大师的大师,谁要对这种现代巫师找魂运动提出一点置疑,谁就成了大逆不道的人,其道义大的足以吓死人。我为城市找魂,你不让我找魂,你居心何在?所以,这种现代城市巫师找魂运动,大有一种皇上穿新衣的感觉,明明连小孩子都知道皇上光着腚,但慑于皇上和骗子威严,人们只能看着皇上光着腚满街跑。这就是这场现代城市巫师找魂运动对城市的颠覆和危害,他把城市带入一种非科学治理的歧途,使城市陷入现代愚昧的境地。

  现代城市巫师找魂运动,对城市的破坏性极大,一旦江湖巫师的歪理邪说有了市场,他就会迷惑众生,让人们产生一种对现代迷信的虔诚和顶拜膜礼。它让一些有正常思辨的人对科学产生迷茫和颠倒,彷徨和错乱。自从这种现代城市巫师找魂运动兴起后,我们有的城市本来身体很健康,灵魂也很鲜亮,但被这些现代城市巫师找魂运动影响后,对自己健康的身体和鲜亮的灵魂也怀疑起来,怀疑起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了毛病,怀疑自己的灵魂也丢了。稀里糊涂地也请一些江湖巫师来给自己的城市做法,结果把自己健康的身体给做出了毛病,把自己真正的灵魂给做丢了,让江湖巫师招来的歪魂、邪魂、甚至鬼魂充当了自己城市的灵魂,这就是这场现代城市找魂运动给城市造成的恶果。

  另外,就是我们有些城市在近年来的城市建设中,确实把城市灵魂给建丢了,但它绝不是用现代巫师找魂运动就能把城市灵魂给找回来的,它是靠现代城市的创新科学体系和创新的管理体系构建出来的,一个城市不去找创新的科学体系和管理体系,用科学的方法来塑造城市的灵魂,而是靠一些江湖巫师的迷信,法术来给城市找魂,能把城市的灵魂找回来吗?

  实践证明,我们的城市特色危机为什么愈演愈烈,为什么城市找魂运动没有找回城市的灵魂,就是因为这场现代城市找魂运动本身没有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而是把城市灵魂塑造寄托在了江湖巫师的歪理邪说上。这样的城市能找回真正的灵魂吗?

  如果我们抛开现代迷信,用科学的方法冷静地思考一下,我们的城市不应该去找魂,而是找一种能够塑造城市灵魂的、创新的城市规划科学体系,找一种创新的城市管理科学体系,找一种创新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体系,城市的特色危机问题我们是完全可以解决的。而我们的城市不在这方面下功夫,反而相信江湖巫师“一夜之间”就可以把魂找回来,可见我们的城市对现代愚昧陷得有多深多重。

  二十一世纪是知识爆炸时代,任何科学体系都可以创建,这种解决城市特色危机的学科创建,是我们每一位关心城市的领导、专家、学者的历史责任。我们应该相信知识,相信科学,相信创新,而不应该相信现代迷信。如果我们把现代迷信和伪科学当成真理,这种现代迷信和伪科学对我们城市的危害更大,破坏性更强烈。

  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不是没有思想和方法,更不是没有创新体系和前沿理论,关键是我们的城市领导对这种创新体系和前沿理论学习的太少,距离得太远,涉猎的太肤浅,所以总是用中国“一夜之间”就解决问题的非理性方式来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其效果背道而驰。结果从历史的迷茫又陷入现代迷茫,这是一种现代城市的悲哀。

  刘易斯·芒福德上个世纪关于城市的鸿篇巨著《城市文化》——被西方誉为城市规划设计的圣经,我们的城市领导、专家、学者有几个人看过这部鸿篇巨著呢?简·雅阁布斯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对西方现代化过程中所犯的错误的缜密思考和尖锐抨击,我们的城市领导、专家、学者又有几个人从这里面得到启迪和警策呢?政府软科学技术设计系统,我们国家“863”计划就提出来了,我们的城市专家、学者又有几个人敢在这方面突破呢?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概念已经被学者提出来了,可我们的城市专家、学者又有几个人能够为城市提供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呢?上述大师们的思想、理论,现代人前沿的、创新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体系,我们的城市领导、专家、学者只要掌握一部分内容,我们的城市特色危机就可以彻底解决。而我们的城市领导、专家、学者不去对前辈大师的思想认真解读,不去对现代前沿的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体系认真研究,抛开大师们的思想理论和现代人的创新体系,去热衷于江湖巫术,城市特色危机问题能不愈演愈烈吗?

  二十一世纪是知识爆炸时代,人类都进入了太空,人类基因的图谱都被破译了,城市特色危机问题还有什么不能破译和解决的呢?破译城市特色危机的命题不是我们没有专家、学者把它破译出来,而是有人把它破译出来了,而我们的城市领导、专家、学者没有把握它和驾驭这门科学的能力和水平。所以出现了宁可相信江湖巫术,而不相信现代科学的现象。其实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并不难,只要城市领导、专家、学者认真解读一下文化、城市文化、城市主题文化三个不同的概念,并从中悟出三个不同概念的内涵,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的。

  我们希望城市领导、专家、学者都应该成为城市创新学科的创新者、接受者、实践者。只要掌握了城市创新科学的体系,我们的城市就不会陷入一会失魂、一会找魂的尴尬境地中来。我们的城市就会在创新科学的理论指导下,健康发展,科学的发展,理性的发展。让这场现代城市巫师找魂运动早早收场,让这场现代城市巫师找魂运动别在亵渎城市的灵魂。

———————————————————————————————

  该文作者为付宝华

  发表《主题文化:城市的灵魂》、《主题文化:经营城市的金钥匙》、《如何构建城市主题文化》和《用主题文化破解“千城一面”》等一系列文章。

  如果您对文章有任何看法,可联系作者本人:ykqzah#163.com(发送时请将#改为@)

  如果您有关于城市营销方面的观点想法或文章,可联系新浪城市频道

  电话:010-58982152(董小姐)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