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何以越来越不宜居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14日 10:52 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据报道: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城市论坛北京峰会,发布了《中国城市品牌报告》及2007中国城市品牌价值排行榜。然而排名前十位的大城市也存在宜居“软肋”,其中深圳、上海、苏州、北京、杭州五个城市置业成本最高。

  显然,越来越大的城市,越来越高的生存成本,折射出越来越不宜居的尴尬现实。

  希腊城市学者道萨迪亚斯认为,城市,首先自当是人的城市,自当是能契合人居住的乐土。如果“宜居”只是有产者的“宜居”,甚至是富裕阶层的“宜居”,城市的公共价值取向就值得质疑。一个“宜居”的城市,最形而下的标准应该是:让流浪汉和富豪都能在城市中自由呼吸、幸福行走。  越来越大的城市何以越来越不宜居?原因无非有二:一是越来越高的房价。根据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8月中旬联合发布的二季度房价指数,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价二季度同比上涨6.2%,譬如今年深圳房价半年时间暴涨了50%。房价持续上涨无疑增加了企业的商务成本和个人的居住成本,如果企业或者个人从该城市的居住环境中得到的好处赶不上居住成本的支出,自然会流出。二是公共服务政策对弱势群体的边缘化效应。广州深圳的城中村、北京的地下室、上海的群租房,其实都是城市居住体系中留给外来人口的一块地方。而政策一旦“堵”住了这头,则必然损害着城市生态:赶走了低收入群体,生产链上的中间、上游阶层也迟早无法“宜居”下去。

  1996年联合国人居议程明确“宜居”,倡导公平享受资源权益,并认为“宜居的核心内容是公平问题”:即在一个社区中,所有人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信仰、政治观点、社会出身和财产地位,都应该享受住房、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权益;享有充分的食物、清洁的水和空气;享有平等的教育、医疗的机会,能平等地取得资源、包括财产继承权、土地和其他财产所有权……“宜居”的城市首先应当是“易居”的,当北宋开始,中国都城打破城内坊墙、开设店铺发展贸易的时候,开放与融合便成了中国城市生命力之始源。当下的城市政策应当着眼于抑制房价的上涨,利用财税杠杆来提供廉租房,以“白领公寓”、“打工者公寓”应对城市居住的结构性困局。越来越大的城市理应越来越“宜居”,毕竟,没有一个城市完全是精英或富人们搭建的私家花园。“宜居”,不仅是一个面子问题,也是一个良心、或者政治命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