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定位发展呼唤战略专家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29日 14:03 新浪城市

  作者:付宝华

  一场举国上下的城市文化大讨论自2003年席卷中国大地后,至今已有3年时间了。可谓时间跨度之长,涉及范围之广,参与人数之多,讨论热情之高,这在中国城市发展进程中是从未有过的现象。

  这场城市文化大讨论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可为什么城市文化大讨论已经讨论3年了,而城市特色危机问题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会愈演愈烈呢?这不能不让人对这场城市文化大讨论产生怀疑,是城市文化大讨论的形式错了,还是城市特色危机问题根本就不应该通过城市文化大讨论来解决。而是应该通过一场对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来解决,这两个问题不搞清楚,城市文化大讨论就可能成为一场文化作秀,而一场真正推动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运动就会被一场文化作秀所代替。其城市深层次的城市旧规划体制变革问题和理论创新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触及,反而给城市又增添了一场文化作秀的迷乱。

  从当前城市文化大讨论的形式来看,城市文化大讨论还流行于一种城市文化作秀层面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就是城市对城市文化大讨论在认识上还存在着不足,认为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就是一个简单的文化问题,而文化问题一讨论,城市特色危机问题自然就解决了,而根本不需要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所以,把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寄托在了城市文化大讨论上,而没有把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提升到一种对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的思想高度来加以认识,导致了一场城市文化大讨论从一开始就产生了认识上的错位,促使这场城市文化大讨论只能在一个浮浅的层面上流行于一场文化作秀。

  为什么说城市文化大讨论是流行于一场文化作秀呢?就是我们的城市把城市文化大讨论首先寄托在了一些文化学者的身上。而严格的讲,这些文化学者充其量是个文学范畴内的学者,而不是城市文化学者。让文学学者充当城市文化学者,这本身就是一个认识上的错误,让文学学者讲城市文化更是错误的错误。一旦把这些文学学者当成城市文化明星后,把文学当成城市文化,这将对城市文化大讨论产生思想上的误导和概念性的错位,更把城市文化大讨论引向歧途,让城市文化本源失去真正的面目。

  文化学者和城市文化学者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文化学者大多数是研究文学、艺术的,而城市文化学者是研究城市文化、城市经济、城市管理、城市规划的。真正能称为城市文化学者或城市战略专家的,应该是上个世纪美国的刘易斯•芒福德和加拿大的简•雅阁布斯。他们既懂城市文化、城市经济、又懂城市管理、城市规划。所以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文化学者和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战略专家。而这样的城市文化学者,在我们的现实中少而又少。所以,武汉大学规划设计院张在元院长针对这种情况提出:城市需要真正的战略专家。

  而我们的城市在没有找到真正的城市文化学者和真正的城市文化战略专家之后,把城市文化大讨论寄托在了一些文化学者身上。结果,这种文学、艺术上的城市文化大讨论和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文化大讨论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可谓风马牛不相及。而我们的城市错把这种假的城市文化大讨论当成了真的城市文化大讨论。这样的城市文化大讨论,能解决城市的特色危机问题吗?答案是肯定的——根本解决不了城市特色危机问题。

  为什么我们的城市都轰轰烈烈的搞了城市文化大讨论,都举办了城市文化论坛,而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愈演愈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呢?其根本原因:一是城市文化大讨论概念模糊,二是城市文化大讨论找错了人,三是城市文化大讨论目标不明确。造成了错把文学、艺术讨论当成城市文化来讨论,这样的城市文化大讨论只能成为一场文化作秀,而对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文化构建不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这不能不让人想到这样一件事情:一位很有名气的文化学者,被南方某沿海开放城市聘为文化顾问。本来这座沿海开放城市经济很发达,而文化上被称为沙漠。在经济上这座城市可排在中国城市的前列,可在文化上要排在中国城市的后面了。可这位文化学者不顾这种经济现状和文化现状,硬说这座城市是中国二十一世纪文化的桥头堡,有对中国二十一世纪文化的结算权……等等,一个被称为文化沙漠的城市经过这位文化大师一番点拨,像变戏法似的成了中国二十一世纪文化的桥头堡和文化大都市了。而实际上这座文化沙漠城市在短时间内,既成为不了中国二十一世纪文化的桥头堡,更不会对中国二十一世纪文化有任何结算权,这完全是一种文化学者幻想式的推论和毫无根据的臆想。这是一件城市文化大讨论非常典型的文化作秀事件,这种低级的文化作秀行为不但没有提升这座城市的文化品味,反而给这座文化沙漠城市增添了一种荒唐感。如果一个城市文化建设这么简单,那么还需要城市文化大讨论干什么?这就是这场文化大讨论文化作秀给城市带来的迷乱。可是这种幼稚的文化作秀事件不只是在这一个城市发生,而是很多城市做了这样荒唐的事情。

  因为我们的城市对城市文化大讨论的片面理解和错误认识,城市文化作秀几乎成了一种时尚的文化闹剧,它既热闹,又省时省力。至于什么通过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来构建城市文化,那样既麻烦又费力的事,还是等着后人去干吧!所以有些城市宁可热衷于城市文化作秀,也不搞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面对这场城市文化大讨论,我们要有科学的理性,要把握这场文化大讨论的本质问题。否则,我们的城市连城市文化大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本质问题都没有找到,连城市文化大讨论的目标和路径都没有搞清楚,我们的城市文化大讨论能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吗?恐怕再讨论几年,城市特色危机问题也解决不了,这就是城市特色危机问题愈演愈烈的原因之所在。

  我们的城市不是没有城市文化,关键是我们在这场城市文化大讨论中,没有把城市文化、城市经济、城市管理、城市规划这几个问题来一起讨论,没有把这场城市文化大讨论上升到一场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上的高度来加以认识,没有把真正的城市战略专家请到城市中来传播创新的城市发展战略思想和理论,没有认识到真正解决城市特色危机的方法,是通过城市旧规划体制变革和理论创新才能解决的道理。而是把城市文化大讨论赋予简单化、浮浅化和表面化。

  我们的城市也不是没有特色文化,而是缺少一个统领城市发展的文化主题,缺少一个创新的城市主题文化战略发展规划,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不是文化明星所能构建的,而是需要真正的城市战略专家来构建的。

  城市文化战略研究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是一个难以攻克的课题,不然,世界性的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就不会越来越严重,它需要是一种真正的城市战略专家潜心研究和攻克的难题,它绝不是靠写几部文化著作的文化学者就能解决的。如果文化学者能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那还需要城市战略专家干什么呢?文化学者和真正的城市战略专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文化学者我们国家可以有很多很多,而真正的城市战略专家可谓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是这场文化大讨论的关键问题和战略问题,我们的城市文化大讨论,不是请文化学者出点子,而是请真正的城市战略专家为城市提供一套具有创新意义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这种创新意义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必须是把城市文化、城市经济、城市管理、城市规划融合在一起的一种全新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这是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的根本出路。这种城市旧规划体制不变革和理论不创新,城市特色危机问题就永远得不到彻底解决。所以这场城市文化大讨论,不是一场文化作秀,而是一场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

  好在这场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一批真正的城市战略专家已经在城市旧规划体制变革和理论创新方面提出了大胆的突破和创新。像国家建设部仇保兴副部长提出的:城市规划八大理论突破;武汉大学规划设计院张在元院长提出的:城市规划中最重要的是文化主题规划;中国国际城市主题文化设计院提出的: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可以说,是对城市旧规划体制进行的最大变革和理论创新,为解决城市特色危机问题提供了科学的解决方法和理论创新体系。我们相信有了这些科学的解决方法和系统的理论创新体系,我们的城市一定会从城市文化大讨论的文化作秀中走出来,把城市特色文化建设建立在一种创新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机制上和理论上,从而使城市文化大讨论变成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旧规划体制的变革和理论创新实践。


  查看作者其他观点:城市主题文化设计院专栏

  查看更多城市营销文章,可访问新浪城市营销栏目

  如果您有关于城市营销方面的观点想法或文章,可联系新浪城市频道:

  电话:010-58982152(董小姐)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