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能用“城”作“标志”吗?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19日 10:54 新浪博客

  本文摘自新浪博客,阅读全文及与作者交流请点击此处>>

  据说是由几十位院士联名支持,由国家发改委批准立项,山东省济宁市要在下辖的曲阜、邹城两市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前些时,山东省政府在北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海内外公开征集设计方案,已经引起了热议。在最近的两会上,又有一百多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反对,也把议论引向了深入。

  看了相关的议论和报道,我觉得要建“中华文化标志城”,的确很难!难就难在:“中华文化”很难用什么“城”作“标志”。

  首先,怕是没有一座“城”可以装得下“中华文化”。

  “中华文化”的外延有多大?一般认为起码应该包括历史文化、现代文化、革命文化这样三个大部分。这还是最概括、最粗略的划分。按照“中华文化标志城官方网站”的分类,在“中华文化”之下,则包括诸如齐鲁文化、中原文化、三秦文化、东北文化、吴越文化等等多种地域文化,可谓复杂繁多。众所周知,任何一座城都只能是某种地域文化的产物,它所能够展现的也只能是某种地域文化的特色。因此,在我国的历史上,还没有人见过有哪座城市可以装得下整个“中华文化”。新造一座,就能吗?

  其次,试图把“城”建成“文化标志”,其思路也值得怀疑。

  就拿曲阜城来说,人们之所以视之为儒文化的圣地,也有当地人称之为“圣城”,无疑源自其内有孔庙、孔林、孔府等标志性建筑等等。但是,如果考察这些“标志”及其被人们接受的过程,显然在于从汉到唐宋元明清不断发展的尊孔的历史。这样的历史过程无疑说明,是先有了曲阜城,然后才有了孔子,再后才逐渐有了孔庙等建筑并逐渐被人们认可,而绝不是相反。就是说,作为某种“文化标志”的“城”的形成,是历史文化长期积淀的产物,而不是人为设置的结果。因此,现在要把“城”建成“文化标志”,其思路就显得历史感太弱、人工性过强,故而值得怀疑。

  所以,即使是这座“城”果真建起来了,也被有关部门命名为“中华文化标志”了,但在实质上,它也不过至多可以充当地域文化的后续载体,并不能增加曲阜与邹城的文化内涵,更不能成为“中华文化”的“标志”。

  再进一步探究,在“中华文化标志城”的称谓中,最经不住推敲因而也最惹争议的,其实就是“标志”一词。想把“城”建成“标志”,所反映出的显然是官员们贪图轰动、急功近利的不良心态。这样的“标志”,才是更值得人们关注的。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