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杂志:休闲的城市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0月04日 21:39 《小康》杂志

  当下众多的中国城市,正承受着粗放型经济导致的高耗能、高排放、高污染给环境和资源的压力,面临产业转型、城市转型、发展战略转型。而休闲给了她们一个全新的城市发展命题。休闲离不开经济发展、离不开社会进步、离不开交通运输、离不开城市综合实力的提高。休闲,会推动城市的综合治理和产业升级,这个简单的理念比其他行为更容易改变人们的观念和生活方式。

  策划/本刊编辑部采写/《小康》记者杜娟郭芳

  休闲,拉动未来的引擎

  记录一个伟大时代的变革实在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当2005年底《小康》杂志推出第一个“休闲小康指数”的时候,我们很快发现了记录历史的乐趣,而更大的乐趣来自这种记录引起了社会或许有价值的思考和讨论。

  时机很重要

  第一个“休闲小康指数”发布后不久,新华社将2006年“五一”黄金周报道的主题,确定为“普及中国特色的休闲学”。文中称:正“忙”着休闲的人们或许还不十分清楚,中国已经有了第一个“休闲小康指数”。

  这一年,被称为中国休闲元年。

  随后,2006世界休闲博览会和第九届世界休闲大会在杭州召开;同一年,国家旅游局将2006年全国旅游主题确定为“中国乡村游”;次年,休闲第一次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报告中强调,“调整投资和消费的关系。坚持扩大内需,重点扩大消费需求”;“完善消费政策,积极培育旅游、文化、休闲、健身等消费热点,扩大居民消费。”此时,农业部、国家旅游局联合下发推进乡村旅游发展的通知。要求各级农业和旅游部门要把乡村旅游纳入重要工作日程,拓展乡村旅游市场,满足国内外不同层次消费者休闲度假的需求。

  在城市发展这个问题上,时机是很重要的。

  一个不可忽略的背景是:现阶段,全国制造业对GDP的拉动作用是明显的,而与此同时,各大城市也正承受着粗放型经济导致的高耗能、高排放、高污染给环境和资源的压力。“十一五”期间,国家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进行产业结构转型和升级。产业结构转型与升级也成为了城市发展的主题。

  可选择的路径并不太多,休闲产业被认为是未来拉动城市经济发展的引擎。

  一个叫格雷厄姆·T.T默利托的美国人预测,休闲将是新千年经济发展五大推动力中的第一引擎,2015年后,发达国家将进入“休闲时代”,休闲产业将在2015年左右主导世界劳务市场,并占有世界GDP1/2份额。来自美国的一组极具诱惑力的数据表明:目前美国人已有1/3的时间、2/3的收入、1/3的土地面积用于休闲。当前,休闲业已成为美国第一位的经济活动产业。

  世界旅游组织的研究成果表明,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左右是一个国家或地区休闲产业爆发式增长的临界点。目前,北京、上海、杭州等一些区域性中心城市的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均已经超过5000美元,一些大中型城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也已超过3000美元。

  国外的研究及经验鼓励着那些蠢蠢欲动的城市。而且,一年之中,我们的休假时间已经达到了114天。

  当消费的能力和消费的时间条件都能够满足的时候,这个城市或这个地区,就被认为已经具备发展休闲产业的条件了。

  杭州走在前面

  2001年11月,有人在四川省成都召开的“城市旅游发展座谈会”上提出,成都应该树立起“中国休闲之都”的主题形象。人们普遍认为“休闲”概括出了成都文化的精髓,但在是否以“休闲”作为城市旅游形象的定位上,成都市一直举棋不定。直到2003年,成都市第十次党代会上,提出整合自然与人文资源,打造“休闲之都”城市品牌。

  相比成都的犹豫不决,杭州似乎要坚决得多。同一年,“2001中国休闲经济国际论坛”在杭州举行,并提出建设 “世界休闲之都”。2004年8月,杭州在全市推进旅游国际化动员大会上明确提出建设“东方休闲之都”的目标和要求; 2006年,世界休闲博览会在杭州举行,为杭州市推广国际知名度和打造休闲产业提供了最好的机会。

  在杭州,休闲是其政府和业界努力塑造的一种城市形象。整个杭州被作为一个休闲产品来打造,杭州因此被认为在品牌的塑造上领先成都一步。而且在杭州休闲旅游业发展的许多经验中,其中有一条,较好地解决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政府有思路、有力量、有眼光,而杭州也发展起来了一批大型的休闲企业。

  同时,“杭州最重要的是因为有一个王书记。”著名旅游经管专家魏小安说的是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在魏小安看来,这是杭州不可替代的一个因素。

  自2000年4月起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始终不余遗力地打造“东方休闲之都”这个品牌。

  在此之前,王国平已经在杭州工作多年。他的父亲也曾当过杭州市委书记,他对杭州有一种抹不掉的情结,对杭州有着深刻的认识和了解。魏小安评价说,此人很有魄力,他的思路和眼光都超前,并且对杭州有稳定的情感,他有足够的耐心细细地打造一个品质之城。

  这个周期相当漫长,它不可能是急功近利的东西,它需要有很多的铺垫。

  休闲的另一种能量

  当一个城市或地区树立起休闲品牌的时候,确实可以产生非常大的吸引力。至少意味着这个城市的环境质量和生活质量优于一般城市。当然,同时也为这样的城市迎来了新一波的经济增长机会。

  贵阳曾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已形成冶金、机械、化工、食品四大支柱产业。但由于地处西部内陆,存在交通条件不便、资金和技术匮乏、人才资源缺乏等不利因素,发展一直未如理想。而且,高污染工业对环境造成的压力,也是贵阳要面临的重要问题。

  2007年,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贵阳被中国气象学会评为“中国避暑之都”,而且,贵阳还是全国首座国家森林城市,典型喀斯特地貌,一城山色半城湖,山奇、水秀、石美、洞异,民族风情浓郁。贵阳于是顺势打造“中国避暑之都”。

  在贵阳的花溪,休闲地产在这里的发展已经如火如荼。那些避暑山庄将目标对准了富有的珠三角人,因为贵阳至广州的快速铁路在建,建成后,两地相距不过4个小时车程。交通的便利,休闲时代的到来,为像贵阳这样有着丰富自然资源的欠发达地区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思路和前所未有的商机。

  一直在伺机再起的扬州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休闲资源。历史上,它曾经是中国最繁华的消费城市,但随着繁华凋落,欣赏这种生活的时代踪迹也远去。当这个时代重新给予人们寻求安逸休闲的条件的时候,扬州人又开始重新强调,扬州是一个人们寻找快乐的地方。在长三角的角色分工中,他们认为,扬州可以充当南京、上海都市圈的后花园。这个后花园的任务就是恢复成一个繁华的商业之城,一个休闲之都。

  某种程度上,一个能够始终在休闲旅游业上面大规模投入的政府被认为是真正坚持科学发展观的政府,这样的官员被认为是有正确政绩观的官员。

  但显然,很多地方、很多官员还做不到。所以,提出打造休闲之都的城市多,但像杭州和成都那样真正打造成功的为极少数。

  国外休闲城市 

  城市休闲潮流

  王雅林:城市休闲是分阶层的

  马惠娣:政府不要急功近利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