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深度一体化 莞深零距离(图)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3月26日 13:48 深圳商报
东莞:深度一体化 莞深零距离(图)
《纲要》为东莞这个制造业名城展开“生态城市”和“新兴物流城市”的双翼注入了新动力。新华社发

  尽管在《纲要》中东莞的名字只出现了五次,但东莞这座珠江口东岸的制造业名城,却从中读出了众多与自己相关的内容,在国家战略的引导下,东莞阔步向前。最大的变化是,东莞很快根据《纲要》精神,提出了“信息产业为特色的现代制造业名城”、“适宜创新创业安居乐业的生态城市”、“珠三角新兴物流城市”的崭新城市定位。而上月底与深圳、惠州共同签署的《推进珠江口东岸地区紧密合作框架协议》则为东莞这个制造业名城展开“生态城市”和“新兴物流城市”的双翼注入了新动力。在深度“一体化”中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实现城市的差异化发展,这是记者连日来在这座深圳近邻采访时收获的最深刻印象,“交融中变身”由此成了采访东莞的关键词。

  莞深优势互补

  竞合错位发展

  “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这是区域一体化发展命题中多次提及的概念。在两地产业合作方面,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多次提出,东莞、深圳在区域经济合作中应注重“优势互补、错位发展”。其中,深圳的高新产业可以突出产业的高端服务功能,为东莞的制造业提供物流、研发、金融管理等生产性服务;东莞可在巩固制造业基地的同时,与深圳进行信息电子产业等方面的分工协作。

  事实上,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在很多时候表现为对同质化的优胜劣汰或者合并整合。这种以“竞合”面貌进行的流动每天都在深圳、东莞两地间上演。

  深圳有高交会馆的时候,东莞只有一个不大的体育馆可以举办一些小型展销会。但当2008年岁末,深圳家具行业协会秘书长侯克鹏在会员大会上宣布停办2009年8月秋季家具展时,东莞名家具展组委会却正忙着张罗它一年两届的展览,而3月16日开幕的第21届名家具展,仍然保持了24万平方米的展会规模,在“体量”上已经将深圳老大哥远远地甩在身后。

  曾有专家建议,将两个有诸多相似特点的家具展合并举行,但最终的结果仍然是“花开两枝”。面对两个举办时间极其接近的展会,企业们大多只能选择其一。随着深圳秋季家具展的停办,大多数在深圳参展的家具企业就“汇流”到东莞。

  像家具展这样在竞争中顺势归流的现象在两地会展业中并不鲜见。

  2004年至2006年就一直在东莞厚街举行的国际线路板及电子组装展览会在2007年时“流”到了深圳。主办方表示,深圳的地理位置和资源配套能力促成了这次“流动”。

  产业“一体化”

  深企抢先一步

  在樟木头做了13年塑胶原料生意的周老板如今已经是樟木头湖南商会的会长,商会里有不少会员企业以前就是在深圳的观澜、平湖等地做塑胶生意的。“我们的铺面在樟木头,但采购商却来自珠三角各地,以前的老客户也不会计较你在哪里设点。”他认为自己的企业伙伴们早已在实践着“一体化”的事情。

  如果说这些中小企业的流动还尚不为人关注,那么当康佳、金威、万科、华为等在深圳发展壮大的支柱企业也跨过两地地界,在东莞大规模设厂投资的时候,其引起的产业“一体化”则让人观察到一种新现象。

  即便放在全国范围内来比较,东莞的松山湖也绝对算一个漂亮的科技园区。3月的春光里,这块夹在东莞几个镇之间的弹丸之地绿意盎然。

  今年2月初,华为南方基地部分车间入驻东莞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尽管只是部分车间,但作为国内IT产业龙头企业的华为已经是松山湖招商引资的活招牌。一批上下游配套企业也紧随其后入驻松山湖,其中包括以志鸿科技、酷派软件等为代表的软件服务机构,以及金立等终端设备生产企业。一个华为,既加速了当地产业链的形成,也提升了原有产业的整体素质。

  据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管委会介绍,华为在3年前确定投资后,计划将南山、坂田的生产线迁移到东莞,重点发展手机通讯器材。华为一、二期生产线建成投入使用后,年产值将达800亿元。而2008年整个松山湖的工业总产值只有150亿元。华为对于松山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作为深圳支柱企业之一的华为在东莞的松山湖落地生根,其标本意义在于深圳与东莞之间的产业转移已不再局限于传统低端制造业,在高科技产业上也实现了转移。

  客观来看,类似华为这样的龙头企业,其发展战略布局早已不盯着一城一地。早在华为之前,康佳就已经在东莞的凤岗镇设立生产基地,金威、万科等也选择了在松山湖安营扎寨。

  相互渗透成常态

  邻家气息更亲切

  深莞两地在百姓生活、企业投资、文化交流方面的民间交融始于何时?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悬挂着粤B、粤S车牌的各种车辆在深圳、东莞的大街小巷川流不息,让同饮东江水的两地百姓早已熟悉了这股亲切的“邻家”气息。而时下正在热火朝天建设的广深沿江高速,以及进入实质操作阶段的穗莞深城际轨道,则为这份“熟悉”注入了更为一体化的内涵。

  3月1日上午11时许,由东莞开往深圳盐田港的首趟城际直达货运专列缓缓驶出位于东莞市常平镇的东莞东火车站,在经过约100分钟的旅程后,首批货物顺利抵达盐田港。这标志着东莞正式启动“海铁联运”,“东莞制造”与深圳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

  3月10日,200辆深圳产的比亚迪小汽车通过位于东莞市麻涌镇的新沙口岸远渡重洋出口到中东小国叙利亚。这是比亚迪今年首次选择从此口岸出口,而去年经后者进口的小汽车数量突破54453辆大关,成功跃居全国整车进口口岸三甲。

  尽管“同城生活圈”热潮下催生的一大批在东莞淘房的“深圳客”已经不像前两年那么疯狂,但在靠近深圳龙岗、松岗、沙井等地的东莞房地产项目里,仍然可以看到大量深圳业主的身影。而东莞东城区的一家在售楼盘仍然不忘在自己的户外销售广告中打上“轻轨同城生活”等醒目字样,以吸引更多的深圳购房者。

  悬挂在东莞市樟木头镇塑胶原料市场内的一块大型电子报价显示屏上,不断滚动更新着400多种塑胶原料的最新行情,每天都会有不少从深圳、惠州、佛山等地赶到这里进行塑胶原料交易的客商在电子屏前驻足。

  位于东莞大朗、寮步、大岭山三个镇交界地带的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则有了深圳企业更多的身影。

  一把手观点

  我们都是一家人

  曾在深圳任职的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对深圳有着特殊的感情,“历史上,东莞、深圳、惠州都属于一个地区,所以我们从来都把深圳人当作一家人。”

  这种浓厚的“一家人”情结也在刘志庚的言谈间时常流露。

  刘志庚认为,《纲要》为东莞提供了五大发展机遇:一是有利于推进产业调整升级。二是有利于推进公共服务一体化。三是有利于实现基础设施互通互联。四是有利于加强人力资源合作。五是有利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东莞已不是东莞人的东莞,它的发展战略应放到珠三角城市群的大框架中去谋划,认真做好与珠三角其他城市在城市定位、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生态环保、社会管理上的协调对接,加快推进珠三角一体化”。

  在谈及如何加强与包括深圳在内的珠三角兄弟城市合作时,刘志庚说,将重点加强五个对接,推进深莞惠一体化合作。

  第一,在规划定位上对接,将着力构建以电子信息产业为特色的现代制造业名城、适宜创新创业安居乐业的生态城市、珠三角新兴物流城市。

  第二,在基础设施上对接。加强深莞惠三市之间重大基础设施的合作,推进交通互联、通信一体、电网衔接、口岸互通,加快形成区域一体化的基础设施体系。

  第三,在产业发展上对接。进一步整合区域内产业资源,加强产业对接,携手发展先进制造业,共同打造全国创新型区域,差异化发展现代服务业,推动区内产业有序转移,不断提升区域产业竞争力。

  第四,在生态环保上对接。加强在水资源利用保护、海洋海域开发方面、区域林业生态保护、区域大气污染防治等方面的合作沟通,建立联动协调机制,形成工作合力,共同解决生态环境保护突出问题。

  第五,在社会管理上对接。推进劳动保障互通,加强深莞惠三市的医疗、养老保险一体化合作。促进交通管理一体化,逐步实现路费统缴共用、路网互通。

  第六,在领导机制上对接。进一步完善提升深莞惠三市区域协调机制,建立定期化、经常化的三市党政主要领导联席会议制度。

  城市档案

  东莞

  东莞位于珠江口东岸,穗深港经济走廊中段。现直辖32个镇区,陆地面积2465平方公里。东莞是国际性的加工制造业基地,尤其是全球重要的电脑及周边产品生产基地,电脑零部件综合配套率达到95%。在IT界享有“无论你在哪里下订单,都在东莞制造”的美誉。鞋类、服装、玩具、家具等产品也大量远销海外,外贸出口总值连续多年居全国各大中城市季军位置。

  东莞的基础设施网络完善,每百平方公里有等级公路100多公里。形成了虎门服装、厚街家私、常平物流、大朗毛织、清溪电子、樟木头房地产等一批特色产业城镇。东莞还是全国五星级酒店数量最多的地级市。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城乡居民本币储蓄存款连续多年居广东省前列。目前,东莞的综合经济实力已跻身全国大中城市前20名,在全省位居广州、深圳、佛山之后。

  专家观点

  一体化不排斥差异化

  东莞理工学院管理系主任罗余才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推进区域合作一体化过程中,最有意义的合作内容应该是产业合作。

  “一体化过程中,一定要强调错位发展,要避免一窝蜂式的重复建设,尽量纠正地区间产业结构的趋同倾向,减少恶性竞争的发生几率。”罗余才解释称,如深圳已在发展高新技术和现代物流业方面取得不错成绩,东莞就没有必要刻意强调自己的高新产业。在发展物流产业方面,要避免与深圳恶性冲突。在深圳枢纽港地位稳固、国际航运较成熟的情况下,可以多在支线港运输、国内货运方面下工夫,形成良性配套。

  具体到产业合作方面,罗余才建议深莞两地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可延续“前店后厂”的合作模式,东莞的优势仍然在加工制造业,深圳的大企业可以在保留研发营销总部的同时,将生产基地搬到东莞,这样才能发挥出各自的比较优势。如果每个地方都强调发展“总部经济”,强调高新技术,就容易陷入雷同陷阱。

  本栏撰文:王海荣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