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斯波坎市:环境治理激活空心化城市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3月01日 14:35 南方日报
美国斯波坎市:环境治理激活空心化城市
斯波坎市长接受南方日报记者景小华独家采访后合影。
美国斯波坎市:环境治理激活空心化城市
斯波坎世博会遗址一带现在已经成了城市中心的河前公园,斯波坎河的一支流平静流过城区,而另一边水流则通过落差极大的河床形成城区的瀑布群。

  “我从窗口指给你看,以前窗前的这些土地都是铁路,所有的企业都向河流里直接丢废弃物。”

  斯波坎市长玛利·沃纳在她的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介绍,世博会举办后,斯波坎决定将所有废弃物挖出来,迁移这些产生大量污染物的工业。

  记者:1974年斯波坎举办的世博会第一次将环境作为主题。你认为这届世博会为斯波坎带来什么样的机遇?

  玛利·沃纳:我也同意这是一个机遇和转变,不仅对斯波坎,对全美国同样也是。在1969年,美国议会通过了美国环境保护法等。国家在政策制定方面已经比较成熟了。在斯波坎,当时年轻的领导者意识到自然资源的价值,斯波坎原始资本积累取自采矿、木材和渔业,人们意识到斯波坎经济发展的方向需要改变得更加多元。

  当时的城市,购买汽车已经不是昂贵的事情,人们可以居住在市郊,市中心在萎缩。领导者于是将环境保护和激活市中心这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

  记者:从1974年到现在经过了36年的治理,斯波坎河的环境保护问题是不是已经得到了根本的改善?

  玛利·沃纳:是的,我们有很大的改观。我们不再把未经处理过的废物丢进河里了。近几年我们一直致力于一个新的污水排放系统的建设。但是,我们是一个老城,我们还是有地方使用老的排放系统,我们还需要很多资金和时间对它们进行更新改造。即便是今天,在2010年,我们还是在进行旧管道的改造工程。

  记者:在河流的治理上,经常会面临上游和下游治理的争端。在斯波坎河流的治理上是怎样协调关系呢?

  玛利·沃纳:斯波坎市别无例外,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在上游,河流是在印第安人居留地内,而且在另外一个州———爱达荷州,而不是在华盛顿州,有很多采矿业留下的污染,所以爱达荷州有水体质量标准,在上游他们还有一些污染会流入水中。华盛顿州有自己的水质检测标准,我们沿岸也有印第安水体质量标准。我们就清洁治理的计划达成了协议,包括了华盛顿州的各家组织机构,例如州政府、社区和印第安组织等。我们跟上游(爱达荷州)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完整的协议。像在中国一样,我们也有水电站,他们使我们清洁的计划变复杂了。

  记者:斯波坎河流治理取得了什么样的经验。对于穿越城市河流的治理,像广州这样,能不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河流治理的经验和启示?

  玛利·沃纳:斯波坎的经验,就是从工业转向到旅游业和清洁发展的过程,这也是世博会给我们的一个关键的转折点。我们创建了一个目标,不再通过建下一座发电站,而是通过环保的方式达到我们的目标。在开发可替代能源的同时,对原有能源采取保护措施。我们有焚烧发电。我们要求在垃圾焚烧之前进行垃圾回收利用。我们对于空气质量有严格的执行标准。我们在垃圾焚烧完之后进行第二次回收。垃圾焚烧不允许将生活垃圾沿河岸堆放。我们不能再找更多土地处理垃圾了,因为那样会污染我们的水质。所以我们对于废弃物处理采取一种对我们环境最友好的方式。

  对于电力,我们推广相关使用水和蒸汽来发电的产业。目前斯波坎有水电,如果用太阳能,成本费用非常高。煤炭发电成本很低,但是对环境污染很大,所以我们不想建火力发电厂。我们也同中国分享一些事情,就是生物能。我们对于生物能发电的需要更甚于液体发电。(后方统筹:谢思佳图像统筹:严亮编辑统筹:黄扬华)

  ■记者日志 空心化后的城市做了什么

  “以前谁会愿意住在河边?那里可是倾倒生活垃圾和直排采矿场污水的天然渠道”,满头白发的斯波坎市水务部行政主管蓬仃自上世纪60年代就住在斯波坎,他告诉记者,河流治理以后的情形就反过来了,而1974年的世博会是斯波坎河乃至斯波坎市新生的转折点。

  斯波坎市女市长玛利·沃纳在可以环看城市风貌的办公室窗前,指着城市中心如层层瀑布般落下的斯波坎河和城市象征———1974年世博会遗址的河前公园,告诉记者,该市曾处在铁路交通要道枢纽上,然而在上世纪60、70年代汽车迅速进入美国家庭,公路重视性更加凸现以后,铁路由主角隐退,市民逐渐向城郊迁徙,这使斯波坎市中心不断空心化。

  在斯波坎,当时主要的原始资本积累取自采矿、木材和渔业,那时的决策者意识到自然资源的价值,意识到斯波坎的经济需要更加多元。而1974年世博会不但让斯波坎再造城市中心,而且推进了城市产业的转型和重生。

  然而,城市的转型过程决非一蹴而就,从1974年至今,经历了36年治理的斯波坎河,仍然不能达到水质清洁的有关指标。延续上百年的淘金(银)热的后遗症———采银产业依然存在,如何治理铅等重金属污染至今还是城市面临的难题。

  比如,伴随着新产业医疗的兴盛,药剂等新的污染物也随之引起环保机构的关注,非政府组织———斯波坎河守望者负责人理查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斯波坎河的治理还要有一大段路要走。而另一个非政府环保组织土地咨询会的比德森则表示,已经发现与引发癌症有关的新兴污染元素令人担忧。

  在上百年前的淘金热时代,斯波坎和同在西岸的旧金山、西雅图一样,也在淘银热的驱动下得到迅速发展。但总有一双双眼睛监督着城市管理者的环保治理水平。从1974年全球第一个世界环保日在斯波坎世博会上诞生以来,这个城市用了30多年寻找自己城市发展的新钥匙,而今斯波坎仍然在寻找。

  印第安的今天

  走进斯波坎设立的印第安人托管地———奎斯特赌场,就能看到印第安人打理场子的身影,在因印第安部落名称而来的城市母亲河斯波坎河的上下游,分别有着两个印第安部落的居留地。

  赌场里的工作人员中大约有20多个来自印第安族的部落,从打扫卫生的到经理都有,300多人口的印第安一个部落中,人人都是这个赌场的“主人”,他们都要参与每年的年终分红。“这些钱够他们过上普通的日子了,”一位曾在赌场的人士表示。

  经过多年的融合,看不见的玻璃幕墙依然在印第安人中存在。有着1/8印第安血统的斯波坎市长玛利·沃纳介绍,原来斯波坎河是印第安人举行原始部落祭祀活动的场地,目前政府已经致力于在河对岸建立一个文化中心,将印第安人的原始文化转移来促进他们的文化。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印第安已经做起了一些企业。玛利·沃纳认为,印第安人当初是被驱赶到河流这边来的,所以她的工作是要尊重这些部族的领导,帮助他们重返家园。

  今天的印第安人保留地面临很多发展问题,比如如何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如何解决印第安人的医疗、养老、教育等问题。印第安人的教育水平是全美最低的,拥有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的人仅占7.6%。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