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东再现裸体纤夫 领略文化还是直奔裸体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3月30日 14:22 中国网

  不久前,关于恢复巴东裸体纤夫还只是当地“两会”的一个话题。从全国“两会”上该话题引起关注再到四条汉子前两天正式赤条条下水,半个月时间不到,行动之速,令人啧啧称奇。但老实说,我对这种恢复颇有非议,尤其是所谓应游客需要之说,更觉得有点荒唐。

  从恢复之说见诸媒体,巴东神农溪就已经达到了吸引世人眼球的目的。裸体之后,景区一时间“爆棚”也是很有可能的,可不可持续再说。总之裸体的东西,现在最能吸引眼球。本埠一名主持人喜欢到国内著名的景点前裸体做俯卧撑,北京圆明园、长城,上海外滩,广州中山纪念堂等,无关风化,连脱带拍8秒钟就能搞掂,颇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看过一些访谈,当事人讲述为何有这样的举动,诸如被圆明园废墟的瓦砾划伤了,也可以上升到“让身体疤痕成为社会的文化疤痕”之类,似乎很有意义,但于我还是横竖不能理解。此外,连官员把家人转移出去,只剩下自家为祖国效力,明明一件衣服都不用脱嘛,也成了“裸体做官”。裸体,就这样魅力无穷!

  提起纤夫,不能不想到列宾,不能不想到他的那幅名画《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当然,纤夫们衣衫褴褛,显然没有形成“裸体文化”,但画面上领头的那个胡须斑白的老者,其愁苦表情显示出的是对艰苦生活的无奈。那是俄罗斯的纤夫,我们的也许不同吧。我们有一种“纤夫”,不是浪漫得很吗?“小妹妹我坐船头,哥哥你在岸上走,我俩的情我俩的爱,在纤绳上荡悠悠荡悠悠”……但不知真正的纤夫听了,是陶醉于对往昔的美好回忆中呢,还是有机会的话,想给主创人员奉上一记耳光!就在不久前,湖南沅陵县在河边陡峭山壁上发现了一条建于明朝时期的古纤道,名曰“寡妇链”。当地业界人士介绍说,“寡妇链”是当年沅江流域纤夫攀爬的一条铁链,当地因缺田少地男人多做纤夫,后因过滩失足者甚多,留下一村寡妇,后人乃如此命名之。这提醒着我们,纤夫的生活图景实际上是令人辛酸的。

  报道说,巴东县神农溪的裸体纤夫是三峡古老拉纤文化的活化石。不错,但应该是进了博物馆的活化石,留给人类学家研究去好了,这种文化残存(survival)正是他们的研究对象之一。巴东再现裸体纤夫,美其名曰还原纤夫原生态,而纤夫辛酸的这一页既然翻过去了,委实没有必要再翻回来。就算拉纤后面可以缀上“文化”二字吧,游客到底是去领略文化,还是直奔裸体?无需点破,我们都心知肚明。这里面,可悲的还是真伪裸体纤夫,从前他们为了谋生而裸,现在纯粹是为了表演,给钱就干,当然,表演同样是为了谋生。报道说,四名纤夫脱掉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时,还有一点儿害羞,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坦然。而当纤夫和游客坦然之后,我们的社会应该有一丝羞愧才对。

  最后想说,假设游客有要求就要还原的说法成立,那么请容许我抬一下杠,有一天游客有要求再现北京“八大胡同”的盛况呢?要求广州珠江上的“花船”继续“朱楼画榭,连续不断”呢?要不要满足他们的要求?人家愿意给钱,有人愿意表演嘛。

  作者:潮白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