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朱民先生发表主旨演讲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20日 11:07 新浪城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朱民先生发表主旨演讲

  朱民:尊敬的华委员长、尊敬的郭市长,感谢会议的邀请,特别感谢云帆副主任真诚的邀请,使我有机会给各位尊敬的来宾做一个发言,把我们观察到的有关当前全球经济金融的一些情况给各位嘉宾、各位领导做一个简要的汇报。

  我做了一个PPT,是用英文做的,因为用英文来工作,我估计也没有时间讲完,如果要把PPT讲完的话,大概要讲三个小时,没有午饭吃了,这样的话大家非得把我骂死了。我挑几个我认为比较重要的问题,和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做一个简要的汇报。看当前经济的话,今天主要讲三个问题:

  第一,全球的经济金融正在进入一个新的,不确定的环境之中,这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很重要的变化。

  第二,以发达国家和以发展中新兴经济,两大板块完全不同的发展事态的新的发展模式初步形成,这也是一件完全性的事情。应该说经济近百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第三,我想给大家汇报,世界在进入一个低增长下新的结构调整,这是一个中期的甚至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面,今天会议有关,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但是到现在为止,关于整个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全球的发展仍然不清楚,就是它的未来在什么地方,仍然不清楚。所以,我想就这三个问题简单的给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把我们的观察到的现象做一个汇报。

  第一,全球经济正在进入一个新的不确定的阶段,这是最近全球经济发生的很大的一个变化,在这个情况下,主要的问题是全球的经济增长开始放慢,我们可以看出这条曲线是全球工业生产的增长,大家可以看到工业增长在08年末危机急剧下跌以后。2009年开始急剧反弹,但是最近8月份开始整个全球工业增长的增长速度开始放慢,而且这个放慢的趋势非常的明显。这是我们观察到的个很大的事情。

  与此同时,很重要的就是整个经济增长的现有的水平,跟危机前的高峰比还是比较低,现在我们经济面临着一个在今天这个时点上理解当前经济的特点,第一是经济有增长、增长放慢,但是最关键的不是增长,是水平。到今天为止全世界经济增长的水平到今年末还只是等同于2007年。

  虽然有增长速度,这是因为危机的下滑引起了反弹,总体产出水平还是很弱。我们用2005年的全美的固定价格来做一个标准,大家可以看到,全球经济今年年底几乎等于2007年水平,略高一点点,比2008年水平还低。欧元区的水平只等于2006年的整体,我是讲实体经济的产出水平,因为这是影响我们实体经济最主要的指标。美国比2007年略高,如果日本以日元计的话,不以美元计,因为日元的汇率波动很大,日本今年年末的产出水平只等于1992年的产出水平。所以,全球处于一个低水平的产出状态,我觉得这是理解当前的经济金融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增长速度很重要,但是水平是决定当前宏观经济金融环境的最关键的指标,这是一个低水平。

  我们可以看到,从工业来看,大部分的工业产出指标都是低于历史水平,美国的工业产出远远低于危机前的最高水平还低于8%,大家可以看到美国的劳动力失业幅度非常大,是有很多指标。全世界而言,今天发达国家的产出水平离它潜在的产出水平的比重还低2.7个百分点。

  尽管是新兴经济增长非常强劲,仍然低于它的潜在产出水平1.6个百分点。我想这是理解当前经济很重要的一点,一是增长仍然有,但是增长很弱,整个增长的速度在下降,与此同时,整个的增长的产出水平是低的。我觉得这对新兴经济,特别对中国特别重要,因为这意味着外需总需求是低的,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理解当前的一个形势。

  大家可以看出日本的整个产出水平跌的非常厉害,日本今年的GDP产出水平离他以前最高点低于5个百分点,日本的工业产出低于危机前最高峰13.8个百分点,所以危机确实是1929年以来全世界面临最大的经济衰退。这里有一些日本、英国和德国的案例,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说了。

  与此同时,因为增长很慢,水平比较低,所以风险比较大,而在同时面临着一个新的变化,就是整个政策的余地非常小,现在整个的发达国家的债务水平还是非常高,大家可以看到这是美国的居民的债务水平,居民和政府的债务水平都达到了GDP的百分之百以上,美国居民、政府加公司整体债务是GDP的385%,就美国这样的国家。所以,政府的赤字水平很高,我们估计政府的赤字水平今天在现在发达国家占GDP比重的92%左右,但是还在增长,在未来的五年,也就是2015年会达到平均水平的15%,所以赤字不断增长的话,会产生一个很大的副作用,就是政府没有钱,也不能实施新的刺激。

  今年5月份发生了欧洲危机,给全球经济带来重大的影响,一个重大影响的重要方面就是它向全世界揭示发达国家存在着重大的财政赤字问题。所以,如果财政赤字还在不断的发展,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见PPT),而且这个财政赤字发展我们可以看到相当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增长,不是因为政府出钱救市,政府出钱救市只是占财政赤字的4%左右,一半是因为没有增长。所以,现在发达国家面临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增长弱,水平低,但是政府没有钱去刺激经济,反而政府要收缩财政赤字,来维持未来的财政的健康。所以,政府处于一个既不能增税,一增税的话,消费就下降,但是不增税也不能减税,因为不增税的话财政会进一步恶化。既不能进一步刺激经济,也不能退出经济,因为退出刺激的话,经济马上下滑,要刺激经济的话又没有钱。所以,这是当前全球经济处于一个很大的困难之中,困难的原因就是增长的速度很弱,而且在下滑,而总体水平很低,政府在低水平面前没有政策工具。这给整个全球经济金融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这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的风险之一。

  第二,与此同时,危机把世界分成两个模块:

  一、发达国家的模块,发达国家面临着高财政赤字,高金融债务,高失业率,低利率,低通货膨胀率,这样一个整体的宏观的情况,面临着低经济增长。我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今年年末用PPP(音)衡量,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只有2.4个百分点,而与此同时新兴经济和发展中经济处于另外一个极端,他们的政府刺激比较小,金融债务比较小,失业比较低,与此同时利率水平比较高。所以,整个的宏观环境比较好,经济增长比较强硬。我们估计到今年年末,整个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可以高达7.8个百分点,是发达国家经济增长速度的3倍。而且我们预测,这两种不同的状况和发展速度的分离,不但会在今年发生,而且会维持在今后的若干年。这个世界开始因两种完全不同的模式发展,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而且今年是特别关键的一年,用PPP(音)来衡量的话,今天第一次全球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国家的产出,占了全球GDP的50%。如果连续5年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能够以3倍于发达国家经济速度增长的话,8年以后这个比例可以达到60%。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在这个世界上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整体经济实力会超过发达经济,这是现代经济发生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未来若干年里,大家可以看到,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动力来自发展中国家,会超过50%以上,所以这又是现在面临的完全新的全球性的格局和模式。当然我们不能否认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面临很多挑战和困难。他们面临主要三个挑战:

  一、面临着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和全球低水平的增长,这意味着外部需求很弱,这意味着对于以出口导向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在未来几年会面临巨大的压力,因为这个需求很弱,不是今天的事,而且会在未来维持相当的阶段。

  二、新兴经济国家在危机来临的时候动用很多资源进行刺激政策,泰国是最高的,达到GDP的13.7%,原本想象是发展中国家用经济刺激政策度过了这个难关,发达国家经过下滑以后,经济反弹,所以发展中国家跟着发达国家往前走。但是现在看来发达国家的经济前景非常不好,发展中国家跟着发达国家往前走的趋势看来不存在。但是新兴经济已经刺激两年了,今年的刺激政策逐渐淡化,所以明年继续刺激还是不刺激,这是新兴经济同样面临的一个巨大的挑战。

  与此同时,因为新兴经济条件太好,全世界资源配置,而且全世界流动性宽裕,钱很多,有一张很有意思的图,大家可以看到,这是全世界的发达国家的基础货币用M2来衡量,在2000年的时候,全世界的M2,发达国家是4.5万亿美元,2008年走到9万亿美元,走到9万亿美元危机发生,数字有点往下跌,然后危机以后各国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货币继续上升,现在升到10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在今天这个情况下,全球的流动性,甚至超过危机以前的水平。流动性宽松这个钱要往哪儿去,因为新兴经济利率水平高、增长高、环境好,所以这个钱会比较大规模的我们预测走向新兴经济。那么,经济大家可以看到经济历来是大幅度的波动,所以也会对新兴经济产生很大的压力,包括汇率的升值、包括外汇储备的增加、包括通货膨胀的上升、包括可能的资产泡沫。所以,这是新兴经济当前也面临的同样很重大的挑战。这个是我想向大家汇报的第二点,全球经济出现的完全不同的增长格式,这个是我们以前从来没看到的,所以会以这个模式往前走,这是我想说的第二点。

  第三,全球都面临着巨大的经济结构的调整。这次的危机的起点是以金融过度扩张为标志,我们把全世界的金融资产作了一张表,从2000年开始到2009年,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全球的金融资产,整个银行的资产占全球GDP的比重占大概是165左右,95万亿,股市的市场从65万亿跌到46万亿,债券市场从78万亿增长到91万亿,金融衍生产品的市值面值674万亿升到687万亿,危机两年以后,金融业要去杠杆、去杠杆、去杠杆的结果是什么?结果是银行的资产增加了,结果是债券市场的容量增加了,结果是创下所有金融衍生产品的面值没有下跌,反而增加了,今天仍然是687万亿美元,唯一下跌的是股市。股市从2007年底62亿美元跌到今天的46万亿。所以去杠杆化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与此同时,整个全球再平衡的调整也在不断继续,但是看来进程还是比较缓慢,在全球消费者的过度消费的国家和生产者储蓄比较高的国家,全球之间的再平衡,现在看来进行的还是缓慢。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结构调整。以美国为例,美国同样面临巨大的结构调整,危机以前美国最大的两个产业是建筑业和金融业,美国今天已有的在建房屋和空置房屋,可以支持美国两年的住房销售,所以这个行业受到巨大的打击,美国金融业同样受到巨大的打击,所以美国同样面临结构调整。美国结构调整需求下降也会引起全球的结构跟着调整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全世界的结构调整是我们面临的一个主要的问题。结构调整的最关键的动力,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崛起,但是应该说到现在为止,这次危机之所以持续,这次危机之所以增长疲软,这次危机之所以反弹不是如此强烈,是因为新兴产业的崛起至今不明确。

  美国历来在危机中有两个主要的指标表明美国的恢复:第一是美国的专利申请指标,危机中因为业务销售比较低,企业专注于R&D的投资,所以企业的专利申请率比较高,在美国过去100年的历史,这是第一次在危机中美国专利申请的数量是在下滑,没有上升。

  危机走出新兴产业上升的第二个指标是兼并加大,因为危机的时候,员工便宜、企业便宜、股票便宜、资金便宜,是大规模扩张的好时候,这次危机中美国中第一次兼并没有上升,反而下降。所以,美国政府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最近奥巴马政府出台了政策,鼓励兼并、鼓励新兴行业给R&D免税,给设备固定资产投资、折旧、加快免税,来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从最近情况来说,应该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就是在几个行业,第一是能源业的兼并开始出现,资源和能源。第二是医疗和健康,医疗和健康行业现在发展非常快,现在看来这个行业发展很快。第三是有两位大公司在座的IT行业,现在IT随着云计算的产生,整个IT的推广和未来的发展前景还是很大,所以最近IT行业的兼并和发展开始出现新趋向,所以这个是未来整个的结构调整和新兴行业的驱动力。

  对于中国来说,中国处于一个特别突出的阶段,因为我们刚刚闭幕的中央委员会决定了,在未来五年整个经济增长模式的变化和整个生活方式的变化。我觉得经济增长模式的变化和生活方式结构的变化,必然会引起对新产品的需求和新技术的需求,必然引起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的需求,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从全球的格局来说,虽然全球新兴产业的前景并不明确,但是也许这是中国新兴产业发展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风向标之一,就是我刚才在和两位国外最大IT公司的CEO聊天的时候,他们说,他们从来不在美国见面,只在北京见面,可见全世界的风投和高科技公司现在都来到了北京,北京又一次成为新兴战略性行业发展的出发点,这给中国,也给北京带来巨大的希望和增长的潜力。由此,我对北京和中国未来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充满信心。由此,我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