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女人的驯马术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04日 17:17 《现代苏州》
都市女人的驯马术

  记者  倪小伟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所以,美眉们不如自己来做一回马上的公主,不管真是去体验骑马运动的热情奔放,还是只为了享受乡村情调的人造野趣。美眉与马,没有王子也浪漫。

  沈瑞妮:骑马让我着迷

  瑞妮算是苏州比较资深的女骑手了,脸上一条淡淡的印记便是骑马给她留下的记忆。那是一次在光福的野骑中,下坡狂飙时不慎摔落留下的。但这个苏州女孩却很不以为然地说:“骑马哪有不被摔的,这个嘛,就当作是个小雀斑吧。”

  豁达开朗的瑞妮似乎天生就属于热烈的骑马运动。第一次骑马的瑞妮,除了兴奋谈不上半点紧张,甚至初次尝试就在驯马师的简单指导下学会了“打浪、压浪”等技术要领,也就是跟随马的起伏节奏控制身体的上下运动,全身都能跟随马的脚步放松舒展地运动。

  瑞妮打趣说,也许自己就是个天生的“硬骨头”。曾经还跟风去练瑜伽,不出数日便落荒而逃,因为那样的运动真让她觉得是在“找罪受”。相反地,第一次上马瑞妮就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和勇往直前的冲劲,“也许运动也是要讲缘分的,我当时就觉得我找到了自己会一直坚持和喜爱的运动”。

  瑞妮也说不上来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骑马,只记得小时候觉得骑马是件很遥远的事情,因为那时苏州根本没有像样的马场。长大后,一发不可收拾的她成了个见到马就会乐不可支,一定要骑一下的“发烧友”。 苏州乐园、常熟虞山、吴越春秋等景点内设置的骑马跑圈项目,已够让瑞妮乐此不疲地颠在马背上,更不用说沈阳、大连等北方城市的马场真是她撒欢儿的乐园。

  2009年,瑞妮正式拥有了自己的马,也将骑马真正变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张艺:与马第一亲密接触的心动

  和瑞妮相比,身材娇小的张艺还是个彻彻底底的新手,只是因为朋友的介绍而来牛仔乡村俱乐部玩个新鲜的。虽然见多了影视剧里的骑马场面,尤其是女明星们酷劲十足的马上风采,但亲身体验远比张艺想象得更“刺激”。

  刚一上马,张艺就感觉到这是个“活体”,完全不似开车之类的机械操作,一跑起来就能感觉到马的肌肉运动。强烈的不可操控感,让张艺不自觉地死死抓住马鞍上的铁杆,甚至不由自主地尖叫了一声。“嘘!”驯马师立即制止了张艺的叫声,“马是一种很敏感的动物,突然的尖叫声很容易使它受惊。”驯马师的解释立刻让张艺冷汗直流。

  两圈下来,张艺慢慢放松了一些。“感觉还可以吧,那我们就小跑一下吧。”啊!还没回过神来的张艺已经被驯马师拉着小跑起来。马背上的张艺几乎不能控制身体的平衡,七倒八歪地随马颠簸,驯马师像抓小鸡似地拽着张艺的胳膊,“双脚用力蹬住马蹬子,膝盖夹紧马背,这样才能控制好自己的平衡。”这个时候,张艺打心眼里感激身边这个,让人产生强烈安全感的驯马师。

  一路下来,张艺已经说不出什么感受来了,却还真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其实,好像,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我想下次肯定能骑得更好,需要的只是更多一点点的勇气。”

  李珩瑄:把马当作不会说话的朋友

  台湾姑娘珩瑄从小在美国长大,她的骑马经历也因此颇有点原汁原味的西部牛仔的传奇色彩,在别人听来甚至不真实地有点像美国西部片。

  珩瑄记得那时才十三四岁,在美国的乡间林子里,跟着爸爸和他的朋友们拿着猎枪骑马打猎。骑马似乎都是不用学的,爸爸也不会特意去教她,完全靠珩瑄自己领会。林子里匿藏着有很多野生动物,远远看到便放慢脚步、屏息凝神,四周安静地只有风吹树叶沙沙作响,悄悄地举枪射击,小鹿、小兔子便成了他们的枪下猎物。那时的骑马也不是现在这样高贵的绅士运动,完全是一种生活。那样的经历也是珩瑄最自由自在、最辽阔宽广的岁月记忆。

  4年前来苏州之后,珩瑄重拾荒废多年的骑马爱好,算是对曾经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的怀念。在苏州,珩瑄自然不能再打猎了,但她还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在太湖边野骑。

  “从第一次接触马,我就从来不把马当动物,而把它当作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珩瑄说,马可以一下子就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记得有一次,珩瑄的心情很低落,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强忍着眼泪走进马。不料马儿立即把头搭在她的肩头,那一天的表现也特别乖,像是在安慰她一样。在马背上驰骋了几圈,珩瑄的不愉快就烟消云散了。

  马看着熟悉的主人时的眼神,常常温存得几乎使人落泪。只有与马共行一程的人们,才知晓马这种外貌轩昂的动物,有着多么敏感温存的内心。这或许也是让珩瑄对骑马运动无法割舍的原因吧。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