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研究员时统宇演讲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15日 16:37 2010传媒与城市发展峰会组委会

  主持人(李怀亮):谢谢林老师,林老师做的案例研究调查的非常深入,花了很大的力气,稍微感觉有点遗憾的就是我们城市的领导,现在都没有在场,如果这个报告上午讲,效果会更好一些,会发挥一些作用。进行到现在,会议已经整整一天,大家已经很疲惫了。对于演讲者来说,越到最后,难度越大,大家的精神很难集中了。我们把新闻传播学界非常著名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时统宇教授放在会上压轴的,时统宇是研究新闻学的,所以新闻媒体经常采访他,经常在新闻媒体上曝光,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我相信今天时教授演讲非常精彩。

  时统宇:我发言的中心观点是两个,第一个,考察城市和媒体的关系和媒体对于城市科学发展指标,我认为不是媒体包括广告在内的经济指标,不是媒体对于一个城市GDP的贡献,那个最多是第二位,甚至是第三、第四位,媒体对于城市科学发展最重要的贡献仍然是本行,那就是媒体的社会责任,媒体的文化引领,和媒体的文化底蕴等等,这些非GDP的指标,第二个观点,在媒体对于城市科学发展中的作用,媒体的管理者、领导者、决策者应当对媒体应该有更多的理解宽容和支持,而不是想方设法的束缚住媒体的手脚,这点对城市的管理者们,是考验他们执政智慧的一个标志,尤其是在互联网、手机横行天下的今天,这一次我的发言题目起了一个“雷”的题目,就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就是媒体让生活更美好》。

  时间的关系本来我想讲三个问题,现在只讲一个问题。

  我想举几个城市的例子,首先举出深圳,深圳宣传部长或者深圳市委市政府有一个说法,那就是深圳是一个在文化方面有高贵坚守的城市,主要是指的城市里面,11年每年都举办一个读书月,宣传部长是王金生,他的一段话,给我印象非常的深,他说:在好多媒体都关注深圳GDP的时候,中国的一些主流媒体,更多的向高贵的坚守投去关注的目光,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这三家中国最主流的媒体。他认为这种高贵的坚守和市民的幸福生活是成正比的,是划等号的。我自己的感觉是,在今天中国整个GDP已经满天飞,GDP崇拜的情况下,一个城市的高贵的坚守,值得我们好好的想一想,前两天我在扬州住了几天,有一个现象,也可能我去的城市不太多,尽管我给中国民生做了很大大的关注,从扬州看不到办证,小广告看不到牛皮癣,因为我住的时间,爱你长了一点,我让其他的朋友跟我一起找一找。办证满大街的办证。今天北京的办证绝对是北京一道风景,基本上可以说凡是人多公共汽车站,办证的小广告太多了,好像人们都觉得没有奇怪,一个没有办证小广告的城市让就尊敬。

  在成都的两天时间里,我也在到处找这个办证,至少在它繁荣热闹的地方,哪怕是繁华后面的一些小吃店、小饭馆,我也没有看到办证。我的观点非常的简单,一个城市可能能挣很多的钱,可能GDP都排在前面,但是这个城市公开的造假卖证,这个城市很幸福吗?很有诚信吗?媒体尽到了他的责任吗?就好像中国足球一样,现在我们已经不能想象,他有什么技战术,上三路,下三路。先让我们看到这是真球,这不是假球,因为我们看到太多的假与黑,我们明确表示,我对一个城市的媒体,贡献了多少的GDP,不是特别感兴趣,我认为中国不缺GDP,中国最缺的是良心,缺信仰,良知,理想,经常想日本鬼子太坏了,但日本鬼子骂中国人,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这是我们值得反思的地方。

  我今天还想举个城市,我今年还特地去了一下。安阳,很多人都没去过安阳,甚至不知道安阳。但是知道曹操墓,我是专程看曹操墓才去的安阳,因为我有任务,中央电视台;直播的时候,我和其他俩个的教授,其中包括我们传媒大学的教授。我们在中央电视台,在网络电视台也就是在网络上进行了直播,我对曹操墓的真假不感兴趣,也没有发言权,我对世界文化遗产、人文遗产这个感兴趣,我有一点特别想说的是,像安阳这种城市真的犯不上闹曹操墓,或者其他的墓,比如他的殷墟,他的文字博物馆已经让我感到非常惊讶,特别棒,他的文字博物馆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甲骨文,甚至都有4D,我不知道北京哪里有4D,肯定有但我没去过,但在安阳我领教了什么是叫4D,也就是我们的大屏幕过来的时候,如果有喷水,如果有天鹅振翅高飞,我们也会感觉水哗哗的往下流。一点不差,所以我的观点是还是再想强调一下,今天想说的一些基本的观点,中国的城市和中国的传媒现在都不差钱,我们真的差一些文化,甚至做人一些基本的东西,比如诚信、诚实,一个人要说老实话。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就是传媒让城市生活更美好、理解、宽容和支持,甚至鼓励他们守望环境,这点说到容易,做到非常的难,就让你越来越堵的路上为例,这一两年来出的车祸,车祸出的人命,引出了很多对城市形象包括一个地区的思考,现在河北最热闹的就是“我爸是李刚”,“床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不是每一个牛奶都叫特仑苏,也不是每一个老爸都叫李刚”,“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我爸是李刚”。还是车祸惹的事,还是富二代,官二代开的车,实际上在一两年内,杭州的两个富二代开车撞死人,比如南京、成都酒驾甚至撞死三四个,比如说兰州甚至有退休的中学老师板砖拍车,这是位很可敬的中学老老师,甚至一起做过直播的节目,我不会开车,但是我觉得中国在路上尤其是城市的堵车问题,传媒现在真的也应该报道。我们争取收视率,争取发行量,但堵车这样的民生是非常重要,这里面仍然是人文关怀,坦率的讲,我现在有的时候,知道我的经历的人,有时候是无意的偶然的说起“我爸是李刚”,总要问我,时老师你不就是河北大学的吗?我真是河北大学的,李刚也是河北大学的。我觉得我们的河北省生长说的非常好,李刚事件已经对河北省的形象造成恶劣的影响,这些我觉得都是我们城市在发展当中,包括媒体所关怀所应该的面对的问题。时间的关系我就讲这么多。

  最后再把自己的一些基本的观点补充再说一下吧,没有强势的媒体,就没有强势的城市,而这个城市反哺给这个媒体给予更多的理解、宽容,支持,包括他们充分的发挥,媒体最应该干的守望环境的责任和义务,还有一点我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媒体作为专门传播、生产精神产品来说,他永远不应该与国营大中型企业划等号,过多的对媒体的广告、市场份额、发行量、收视率、点击量这些东西的过度关注,会害了媒体,也会害了中国的城市。

  谢谢大家!

  主持人(李怀亮):感谢时统宇教授的精彩演讲,经过一天的时间,我们有开幕式,有媒体监测报告的发布,有主旨演讲,有高峰对话,还有下午很多专家学者领导的报告,在各级领导、石家庄市政府、中外名人集团和中国传媒大学媒体管理学院的精诚合作之下,我们这个论坛即将落下帷幕。在此,我再一次向关心这次论坛的各级领导,向主办方各级单位,承办单位,协办单位,向支持我们的媒体,向我们所有的嘉宾,表示衷心感谢,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