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苏州年轻一族的创富样本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09日 17:29 《现代苏州》

  记者 沈雅倩

  年轻一代正扛起发展的重任!不知不觉间,曾经年轻的70后渐渐步入不惑,年轻的80后也渐行渐近跨入而立之年。

  这些“70后”、“80后”们有着和父辈们不一样的生活,有因社会压力而带来的责任感的转变,有因年轻人好玩爱动带来的生活方式的转变,也有因为照顾好家带来的对未来打算的转变。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在快速发展的城市里,多了压力,多了责任,多了对生活的担当。靠自己的双手来创造财富的年轻家庭,在这座城市里,已经不在少数,创富路上,幸福相伴。

  样本一:张先生一家三口

  年龄:35岁

  职业:投资担保公司总经理

  “财富只是经济保障,家庭才是我最重要的港湾。”

  张先生一家三口准备在半年后移民到美国,但是他表示国内的公司还是会经营下去,出国只是为了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给儿子选择一个适合他的学习环境。他的妻子周女士现在在一家证券公司任职,以她现在的家庭条件来说,完全可以在家做全职太太,但她表示不想这么年轻就丧失工作的动力,坐吃山空不如自己劳动创造财富来得爽快。

  张先生目前做投资担保,公司经营妥当,年收入百万不在话下,问其是否来自家里的支持,他顿时笑了起来:“要不是我当时不顾家里反对,毅然辞职离开苏州一个人闯事业去了,现在没准还在做穷书生。”

  张先生毕业于苏州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就开始当起了中学数学老师,年收入稳稳地差不多五六万,对于刚走出学校的他来说还算满足。在结婚之前他都基本维持着这种生活状态,婚后也并没有因为支出的增加而让生活质量有太大的落差。直到他们的孩子出生后,开销开始加大,光靠夫妻两的这点收入张先生觉得肩上的担子有些沉重了,他意识到光求安稳并非能增加幸福指数,而当时正好有个朋友提出想跟他一起尝试着搞搞金融投资,他就心一横,顶着诸多压力把工作辞了,和他的朋友一起到上海去闯了。“当时本想问家里人要些启动资金,没想到遭到了强烈的反对,说我不求安稳非得去冒险,而我妻子也对我只身去上海留她们母子在苏州很不能理解,但我既然做了决定我就必须得去做,而且要做好,以此来证明我是对的。”

  由于张先生所学的专业是数学,在金融方面有着与身俱来的敏感,磕磕绊绊两年多后,在上海开了公司,小有成就。“欣慰的是,家里人肯定了我,只是我觉得有些对不起我的老婆跟孩子,我都没有多少时间来照顾他们。”张先生有些遗憾,“所以我总想在物质生活上面补偿他们一些,我觉得赚钱本就是为了他们,只是他们都比我节俭,比方说,我们新家面积有两百多平方,我让我老婆请人打扫,她却执意自己来。还有我的儿子,每次有新的数码产品我都会给他买,他却说我太奢侈。我现在感觉到,财富只是经济保障,家庭才是我最重要的港湾。”

  样本二:小庞

  年龄:28岁

  职业:广告公司负责人

  “我是富二代,但我做自己的事业。”

  “我是富二代,但我做自己的事业,跟家里的条件无关。”眼前的帅哥让我叫他小庞,打扮整洁干净,纵观他的一身行头,没有什么大品牌,休闲随意,的确看不出是什么“富二代”或者说是老板。尤其是他的脸上还带着稚气,于是,他开玩笑问我:“你看得出我28岁了么,呵呵,我创业都快四年了。”他顿了一下又悄悄的说,“我孩子都一岁多了。”

  小庞说他家里条件很好,但是他从小要强,不喜欢靠家底来证明什么或者炫耀什么,“我承认我是富二代,但是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喊,我靠自己的努力出国念书,拿奖学金,然后回国开公司。”小庞的公司主要做的是户外电子屏广告,现在也做一些高端的活动策划,家人也很支持,但是他并没有伸手问家里要一分钱。“起初都艰难,我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就从家里搬出来一个人租房子住,在有一单没一单的日子里,一个月除却房租就只够勉强吃饱饭。后来为了拓展业务就租了办公室,为了节省开支我就索性退了房子直接住在办公室里,家里人知道了这种情况劝我回家安安分分过日子得了,但我不愿意,咬牙继续煎熬着,现在想想也不知道这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从月入不到2000到现在年薪几十万,小庞从一个看似落寞又顽强的“富二代”转身成了小有成功的年轻创业者,这样的变化让小庞觉得挺自豪。“我买车的时候特别兴奋,这是我自己创造的财富,还有我并不是一个奢侈品的爱好者。”他指指自己的衣服,“我只追求生活品质,开心就足矣。”

  样本三:小唐

  年龄:24岁

  职业:化妆品店主,并经营一家饭店

  “会花钱,才更会赚钱。”

  小唐是个美女,但学历不算高,有的是如男孩般的倔强和拼劲。她的父亲是交通警察,母亲是普通单位职员,并不是典型的富裕家庭,于是小唐在苏州职业技术学院上学的时候就自己开起了化妆品店。起初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创业愿望,没想到一做也经历了四个年头。“跟很多人创业一样,一开始只能做熟人生意,小打小闹的,利润很低,而且还要配搭一些小样作为礼品送给她们,然后让她们再带朋友来。不过,做学生生意,就要有这种准备的,想一下了赚大钱不容易。”小唐谈起了苦经,“小店开了这么多年,随着学生群体对化妆品的认知度越来越高,店里的产品也慢慢的从普通档次过渡到高端。特别是香水,其实我也冒很大风险,怕再好的东西放在这个小地方也显现不出身价,而被人误解为仿品,做出口碑来更是难上加难。只不过在时间的积累下,大家慢慢对我建立起了信任,使我的小店能存活下来。当时我还在观前街开过分店,想拓展学生以外的客户人群,只是我还在读书,分不了心,也就全心全意趴在一家店上了。”

  我半开玩笑称唐美女是“富婆”,她却直呼“低调,低调”。“我现在的月收入没有你们想象的高,而且我属于‘月光族’,看见想买的东西就大手大脚,比方说,我是个‘苹果控’。”我一看,的确,Iphone、Ipod、Ipad、Macbook pro她都有,唐美女笑着说:“会花钱才更会赚钱嘛,否则像我现在月入万元,把钱藏着不用,那还有什么动力去打拼。”

  “我不是本科毕业,但我现在的生活跟白领也不相上下,这是我比较自豪的事情。说穿了,人只要有想让生活富裕起来的愿望,再付诸努力,没什么不可以实现的。”

  这只是记者随机采访的三个较为年轻的非典型性富裕样本,不管是“富二代”,还是创业家,或者是普通年轻白领,都在给苏州这座古老而又朝气蓬勃的城市,注入着新鲜的血液和越来越强的动力,让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迸发生机。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