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铁,能否成为喜欢苏州的理由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22日 14:20 《现代苏州》

  轻轨会给城市带来文化方面的改变,轻轨文化也不仅仅是流行一时,因为与低碳、环保等社会趋势挂钩,它的内涵会更为丰富。作为城市新文明的载体,轻轨将以多元的文化特征,以不可抗拒的力量,融入城市人的生活。

  记者 刘水

  从1896欧洲布达佩斯有了第一条地铁开始,地铁文化便开始了它的纪元,城市地铁已不仅仅是简单的交通工具,而成为一种地方文化的象征。今天,典雅而精致的苏州古城即将奏响地下铁悠扬的古韵今风,怎不令人生出无限的遐想。苏州地下铁,蜿蜒在古城地下的又一道风景,你能够成为让人喜欢苏州的又一个理由吗?

  地下铁,为文化空间留个位

  从有了地铁开始,城市人的生活和文化娱乐随之鲜活,浓浓的地铁文化应运而生,2001年,台湾著名画家几米的最新作品《地下铁》刚问世一个月就创下了6万本的销售记录。明年的这个时候,苏州人就拥有自己的地下铁了,“我们畅想着,这将成为人们喜欢苏州的又一个理由!” 周彩宝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侯说。

  “轻轨,特别是苏州轻轨,是江南历史上交通建设的新亮点,除了可以解决城市道路的拥堵问题,还是展示地方文化的窗口。”周彩宝说:“地铁本身不是个稀罕物,周边省市都有,伦敦的地铁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东京的地铁六层之高那,但苏州要有苏州自己的特色,贴合百姓文化,因为每天进出的是他们, 在那一方天地里,我们可以把它打造成苏州文明历史的教育园,国内外旅游人士、市民、老人、儿童这四大块将是今后乘用地铁的主力军,文化的群众性应该成为主流。”

  周彩宝比较喜欢书画,2005年,六十多岁的她从师蒋风白、崔护等绘画大师,专门学习画竹子和兰花,她说:苏州到底是个文化名城,我们不缺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我们需要的是传承,提高市民素养,地铁是一个熏陶的好地方。

  周彩宝说:广西地下铁有一条百里画廊,以自然风光为主题,苏州是书画之乡,体现地方书画的广博,地铁可以给书画一席之地,但不一定采用名家的,从远古的、近代的、现代的、专业的、业余的、成人的、儿童的,来一个专家级,群众性,参与性相结合的书画荟萃,就像央视的“我要上春晚”节目一样,发动全苏州人的参与,这对提高整个苏州市民的文化素养很有好处,地铁,本来就是老百姓的集散地,过于高深的东西他们看不懂,与其成为摆设,还不如省下钱来发展其他产业,或者公益事业,造福百姓。

  让站点成为吴文化的连接点

  有了地下铁,围绕地铁形成的文化氛围,毫无疑问的成了“地铁之魅”重要的组成部分。上海的季风书店是上海最早的地铁书店,从1997年至今已有8家连锁,有人称,季风增添了上海地下的书香气。

  徐刚毅告诉记者:上海有上海的都市氛围,苏州有自己的文化典藏,历史遗迹遍布苏州的各个角落,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资源,我们不一定把重点放在地下,在现如今的地铁站口,完全可以重金打造站点文化休闲娱乐场所,形成站头景点连锁。

  比如灵岩和天平站,它就有条件建一个阁楼式的遥瞰台,古有岳阳楼、黄鹤楼,他们本身是个景观,而在这个景点遥看、俯瞰,因此而留下的史诗佳话举不胜举,试想,伫立在灵岩天平地铁站某个合适的位置,穿越春秋古城,我们可以遥看象、狮、虎、豹四座山,这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这是大自然垂情苏州的杰作,但是,如果没有地铁,可能不会有人在山野交接处去建一个阁楼,而地铁恰恰为我们营造了这个契机,苏州可以为世人和后人留一个现代版的岳阳楼。

  再看古城乐桥站,有位于干将路乐桥西的过云楼,与文物商店隔街呼应, 原系怡园主人顾文彬故居中的藏书楼,同治、光绪年间曾以过云楼收藏为依托,以怡园为活动中心,形成名流鸿儒的雅集中心。当时群贤毕至,无论诗会、画会、曲会、琴会都在此举行,这里俨然成了苏州文化的一个中心,(现属苏州市市政市容管理局所辖单位和苏州市交通局所辖单位使用。)如今,地下铁成了一个纽带,把原本出不去进不来的八方人士带到这里,辟建“过云楼陈列馆”就有了切入点,让每一个经过这里的人都可以驻足逗留,花上半天甚至一天的时间品茶读史,苏州的古城文化旅游又添一羽。

  乐桥向东就是凤凰站,那里有苏公祠和定慧寺,定慧寺长老与苏东坡曾是至交,在苏东坡最失意和孤独的时候,定慧禅院守钦禅师派遣居士卓契顺前往惠州传书探望,东坡感动,即和诗并写有“归去来兮辞”回赠长老。

  只要打开干将河我们就可以做苏东坡的文章了,近年来,由于道路拥堵,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进不来,很好的一个历史古迹快被车流人潮淹没了,把苏公祠做大,只有地铁才可以带来这个转机,古城文化旅游在这里又可以再添光彩。

  车厢里,奏响苏州的“古典乐”

  “苏、昆、评是苏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大部分苏州人都知道,但除此之外,苏州还有鲜为人知的地方乐还有待宣传和弘扬。”苏州市音协主席周友良告诉记者:要说宣传和弘扬,地铁就成了很好的载体,我们有很多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曲调,比如:十番鼓、十番锣鼓、吴江的芦墟山歌、常熟的白茆山歌、张家港的河阳山歌、太仓的双凤民歌还有虞山派的古琴等,这些文化遗产已经逐渐的在消声蹑迹。

  苏州轻轨的通车使用,如果将这些吴韵乐风做成车厢背景音乐,恰恰可以给这些濒临流失的苏州“古典乐”创造一线生机的可能。

  说起江南丝竹,周友良偏爱有加:把类似江南民歌、丝竹小调制成音响制品、唱片、小册子、文字说明甚至书籍摆放在地铁的随意一个地方,成本不要高,几块钱十几块钱,供游人选择,可以购买,也可以翻阅,地下铁的人流量完全可以将这些地方音乐、地方戏曲重新捡拾,并让它们再次流传开来。

  车厢里的背景音乐少不了苏州的地方特色,那些传统曲调或弹或唱或奏,作为背景,既有娱乐性,也能让来自各地的甚至是本地人,更多的了解苏州,喜欢苏州,这就是地下铁带给城市的魅力所在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