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理工:求解创新市场化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23日 17:59 《中国投资》

  政府、企业、学校、工程中心——4个主体权责分明,联系紧密,围绕市场需求,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创新机制

  文/本刊记者 刘斯斯

  冬日的西安理工大学静悄悄的。从校门进入,转过几个弯,就看到了晶体生长设备及系统集成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工程中心)所在的3层小楼。

  走进工程中心的研发实验室,300mm无位错硅单晶棒简单地以支架支撑,竖直立在地面上。这个铁灰色、表面光亮、形如巨型铅笔的硅单晶棒,正等待着运输到北京,接受项目合作方的检验。

  虽然看起来并无特别,但这些硅单晶棒是工程中心的研发人员,经过近20个月几乎全年无休的刻苦钻研和攻坚,完全自主设计,经过了单元测试、整机制造、系统调试和拉晶实验,于2010年9月5日从同样自主研制的300mm硅单晶炉中拉制成功。

  作为国家科技重大专项02专项“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装备及成套工艺”的重要组成部分,300mm无位错硅单晶棒的成功标志着项目课题“300mm硅单晶直拉生长装备的开发”第一阶段的工作已近尾声,取得了包括样机制造、大型勾型磁场开发、IGBT绿色高效率电源研制等一系列突破性成果,并为下一步的产业化工作做好了准备。

  西安理工大学校长、工程中心主任刘丁对本刊记者表示:“通过承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工程中心掌握了一批电子级单晶炉研制的关键共性技术。特别是大型勾型磁场和激光液面测距技术已申请国际专利,打破了国外大公司对高端电子级单晶炉的技术垄断。”

  刘丁强调,这一成功与工程中心的运行管理机制密不可分:由政府提供政策及配套文件的支持;企业提出技术难题,并为工程中心提供必要的运行和研发费用。西安理工大学组织研发人员;工程中心提出研发场地、试验基地和实验条件,并组织研发人员开展工作。这样,政府、企业、学校、工程中心——4个主体权责分明,联系紧密,围绕市场需求,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创新运行管理机制:技术通过与企业合作进入市场,收到的经济回报则继续支持进一步的研发工作。

  依循这一良性循环,支撑工程中心从无到有,一步一个脚印实现了国内大尺寸晶体生长设备的突破。最终,工程中心逐步成为国内领先的晶体生长设备研发基地,成为国家级示范工程研究中心。

  技术积淀与人才优势

  2009年11月,工程中心正式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批准成立。截至目前,已经建设改造了1200平方米的场地,其主体包括研发实验室、整机实验测试基地和单元技术研发中心3部分。

  工程中心研究人员弋英民博士向记者介绍说,整机测试基地和单元技术研发中心位于西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西安理工大学科技园区内,分别对应单元技术的研发和小件实验以及整机装备,基本功能的测试等。面前的这座小楼是工程中心的研发实验室,包括一个实验设备空间和3层的研发用空间,主要完成控制和工艺的实验。

  走进占据楼内一侧的实验设备空间,这个在实验时必须为超净环境、上下通透的厂房式大屋,此时静静地敞开着。高大的300mm硅单晶炉立于厂房中央,包括单晶炉本体、大型勾形磁场及控制设备等在内的一整套设备,占据了大半个空间。设备一侧铺设有很多粗大的管线,一直连到屋外,为实验提供水电气等能源。另一侧,几个完成的300mm无位错硅单晶棒正在装车。

  工程中心负责人介绍说,这里原本是西安理工大学校办工厂的装配车间。1961年,当时的学校和工厂合作,研制成功国内第一台单晶炉。在此后50多年的发展中,一直在国内相关科研领域保持领先。

  这次承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自主研制成功国内第一台电子级单晶炉用大型勾型磁场,当记者问到面临的最大技术难关是什么,工程中心负责人表示,国内缺乏相关技术材料,国外实行技术封锁,研究人员只能通过单元实验,一步一步做出成果。

  “我们从第一步画图纸开始,再做仿真,然后再做单元实验。通过做出一个一个模块,再到本体,一直到最后的成品,是不断反复实验的结果。期间,全部研发人员都付出了很多心血,用刘校长的话说,就是5加2,白加黑,春节都没有怎么休息”。弋英民笑着说。

  当记者进一步问及,工程中心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弋英民很快答道,一是工程中心拥有丰厚的技术积淀,研发实力一直保持国内领先;二是依托西安理工大学,中心集中了一批包括自动控制、电子信息、检测及传感、机械、材料等多学科交叉的科研人才。

  此外,工程中心负责人强调,工程中心在做研发时,一直非常重视结合企业及市场的需求,并积极促成研发成果的市场转化。

  目前,工程中心设有技术委员会,成员包括学校、工程中心自身、企业相关人员以及客座专家等,每年都会就中心下一步的发展进行讨论规划。“比如目前LED的发展势头很好,我们也正在计划之中”,工程中心负责人补充说。

  市场与研发紧密互动

  注重市场需求,加强校企合作——工程中心的发展思路一直非常清晰。毕竟,不管工程中心的研发实力如何强劲,若无相应的资金支持,很难维持其正常运转。

  刘丁说到这个话题时深有感触:“目前,很多研发中心都缺乏可持续发展的维持机制,与企业之间的合作往往是一锤子买卖。我认为,工程中心唯有与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利润分担机制,才能真正出成果,在高端设备研发方面有所作为”。

  目前,工程中心与西安理工晶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理工晶科)就维持着这样的合作机制。

  理工晶科前身为西安理工大学校办工厂,2008年实行股份制改造后,仍由校方控股。也许是因为有着这样紧密的联系,使得双方的合作顺风顺水。

  理工晶科总经理王俊辉向本刊记者介绍称,在国内30多家做晶体生长设备的企业中,理工晶科无疑是发展历史最长的。就规模来说,排名也在前5之内。

  他表示,这几年公司的产值一直比较稳定,每年大约在2亿元左右。随着行业发展形势越来越好,企业下一步准备扩大规模,并进行资产重组,筹备上市。

  当记者问到如何看待与工程中心的合作,王俊辉表示:“工程中心的研发实力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我们企业一方面做好传统产品,另一方面,可依托中心走尖端技术和设备的发展道路”。

  具体来说,这种运行机制首先是由企业提出技术难题和改进方案,并以技术委托合同的形式,委托工程中心进行研究。最终,工程中心将提出完整而确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企业则提供相应的研发费用。

  这一机制促使工程中心的研发,与企业生产中遇到的实际问题紧密结合。针对晶体生长设备和工艺中的重大关键性和共性技术问题,持续不断为企业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并为其规模化生产提供成熟配套的技术工艺和装备。

  依托这种合作形式,双方均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举例来说,2007年12月,TDR100型硅单晶炉通过美国应用材料公司的验收并整体达到欧洲CE认证,销往芬兰OKMETIC电子公司,打开了国产单晶炉进入欧洲市场大门。2008年5月,多芯硅芯炉通过陕西省级技术鉴定并已定型生产,目前已占据国内多晶硅行业80%的市场份额。

  就工程中心而言,刘丁举例说,企业每卖出一套设备,中心可获得合同额的2%-3%继续用于研发。虽然并不算高,但在企业目前技术投入普遍不足的大形势下,已算是不错的成绩,可帮助工程中心维持日常运转。

  国家与地方联建

  走向全国的契机

  刚刚过去的2010年,工程中心总共承担了15个课题,全部科研收入为863万元。其中来自国家及省市项目科研收入693.8万元,来自技术和产品的收入为170万元。总支出合计为409.49万元,全部为科技研发支出。

  刘丁感叹,工程中心搞一次实验,光是水电气的费用,动辄几万。虽然目前整个中心在现有机制下运转正常,但若想在技术攻关几走得更长更远,资金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

  由于工程中心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国家科研投入和企业的技术服务收入,在晶体生长装备的高端技术主要为国外大公司所掌握的形势下,中心的进一步成长,还需要更多国家层面的支持。

  目前,陕西省发改委每年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中安排1200万元支持创新能力建设,工程中心大约得到其中的200万元资金。而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的批复,则为其发展带来了新契机。

  陕西省发改委高技术产业处处长刘迎军在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时表示,通过这一政策,工程中心从陕西出发,开始走向全国。“我们希望让大家了解到陕西拥有这样实力强劲的研发中心,一方面有利于吸引包括企业及投资者在内的外部资源,另一方面,可以将工程中心推向市场,更好地体现技术、资本与市场的融合”,刘迎军这样说道。

  他还表示,过去国家级的工程中心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这样原本科研实力就强的地区。通过国家地方联建这种方式,提拔西部省份高新技术工程中心的发展,可以缩小地区之间在创新能力建设方面的差距。并最终通过研发实力的提升,促进全省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