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定力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2月24日 15:06 《现代苏州》

  文 辛语

  苏式的过年,历久不弥新,似乎少了些许期盼。于是,出门寻年味。

  南下闽粤,走走停停,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城市深圳,原本探亲访友的次主题,戏剧性地演变成了绝对主题。因为无处可去,无景可观。这个城市,与十余年前参团考察先进城市时的模样相比,少了可圈可点的美景,多了令人扼腕的、忙乱无序的城市倦容。

  这个拥有1400多万人口的偌大的现代化城市,十余年前兴盛至极的“锦绣中华”,现已少人问津,新开发的东部华侨城则路堵蚁行,人满为患,悻悻折返。已落户当地20余年的亲友,也说不出一个我们可去、必去的游览参观地,自述惶恐于城市的交通状况,过年宁愿“窝”在家里;亲友赠送的诸多年礼中,没有一件是当地的土特产;千思万想请我们吃的也是大西北农家菜,令我们大失大快朵颐的美食享受。

  这个移民的城市,率先开放的城市,市场化程度颇高的城市,难道真的没有自己的个性标签?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想想苏州人的待客之道,必以苏州园林名胜导游之,诲以“不去虎丘乃憾事也”;必以苏帮名菜大宴之,松鹤楼的松鼠桂鱼、清炒虾仁、枣泥拉糕脱口而出;必以洞庭太湖山水怡情之,泛舟水上,访古三山,别样情趣;必以金鸡湖蛊惑之,音乐喷泉、摩天轮、水上游艇、桃花岛,流连忘返……古、今,雅、俗,应有尽有,随手拈来,东道主的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

  这些,是不是可以称为城市的定力?

  苏州目前的人口超过了1200万,比原来几乎多出了一个城市;苏州也有着一定的移民城市的发展趋势,诸多新城区成为大量外来人口的聚居地;苏州的经济社会建设,也有着巨大的需求要去满足和平衡,老苏州和新苏州面临着融会贯通的必然过程。要想避免出现同样的“城市倦容”,就不能没有自己的定力。

  苏州的城市定力,想来应该有历史沉淀的厚重基石,也有众人拾柴的热力传承。苏州园林、苏州话、昆曲、评弹、民间工艺,等等,这些不胜枚举的地方文化瑰宝,就是我们城市个性标签的众多注脚。它们将在不断的传承创新中,凝聚我们的城市定力。

  快速发展中的苏州,想来应该是不会丢失可贵的“苏式味道”的吧。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