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旋君:破解社会管理难题与社会管理集成创新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18日 13:51 新余市委宣传部

  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江西新余市市长魏旋君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我国的经济社会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国家强盛、人民富裕、社会祥和。江西省新余市与全国各地一样,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步入了发展快车道。

  但在推进改革、加快发展的大好形势下,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我国正处于改革发展的新阶段,新旧体制转轨、利益格局调整,社会转型加快,历史上遗留的矛盾与现实中产生的新问题交织,给社会管理工作带来新的压力和挑战。当前社会管理难题主要是:

  一是对新经济组织与新社会组织管理缺位。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深入推进,大量新经济组织与新社会组织不断涌现,呈现出境内境外并存、合法非法共生的局面,容易导致管理的缺位,形成管理真空和漏洞。加上有些基层社会管理力量明显不足,基础工作又相对较弱,特别是乡镇、村(居)委会两级社会管理的组织机构、人员配备与素质要求等方面还有不少差距,不愿管、不会管、不好管的情况在一些地方比较为普遍。

  二是对大量单位人转为“社会人”管理失位。社会转型期,管理对象比较复杂,管理难度不断加大。大量单位人成为“社会人”,需要城市社区组织加强管理,而社区组织力量比较薄弱,难以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对流动人员往往采取“以证管人”、“以房管人”、“以业管人”三种手段,但在实际工作中,又面临着流动人员办证不积极、出租房东登记不主动、用工单位管理不严格等诸多现实困难。此外,对刑释解教人员、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城市乞讨、流浪人员、吸毒人员以及社会闲散青少年等高危群体的管理,由于相关的衔接配套保障措施还不够完善或没有完全到位,成为影响社会治安的一个突出问题。

  三是对多头协调,公信力缺乏管理错位。当前我国既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又处于社会矛盾凸显期。最突出的社会矛盾主要有农村征地、城市拆迁、国企改制、环境保护等引发的与特定群体、社会公众的利益矛盾;纠纷方面主要包括医患纠纷、房地产纠纷、交通肇事纠纷、安全生产纠纷、劳资纠纷和权属纠纷等方面。这些社会矛盾和纠纷,由于其涉众性、复杂性、敏感性,处置稍有不当,极易成为群体性事件的诱因,这些矛盾与纠纷,有的经过几级政府部门、多个司法机关反复处理,使管理主体责任不明。

  加强社会管理是各级党委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强社会管理工作,要以深入学习贯彻胡锦涛同志的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导,把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置于更加突出的位置,作为社会管理领域的一场改革,作为第一责任来抓。破解当前社会管理难题,特别需要探索社会管理集成创新:

  第一,强化规范管理。一个法治社会,立法、执法、司法和守法是一个有机整体。法治的效力,源于至高无上的权威。法律的生命,在于不折不扣的实施。确保法律有效实施,首要是维护法律的权威和尊严。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服从于其尊严;法律的权威源自公正,法治的力量在于严格执法。坚持依法行政和公正司法,作为维护法律尊严的重要手段,是保证法律实施效果的重要环节。政府及其部门都要严格按法律权限和程序办事,特别是加快法治政府建设。要进一步规范行政执法的主体、行为和程序,提高执法水平和执法质量,保障法律在国家管理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同时支持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全国上下应持续加强依法治国理念的教育培训。通过所有社会成员自觉守法,形成巨大的法治力量。要认真落实 “六五”普法要求,结合实际、创新方式,深入开展法制宣传教育,增强普法的针对性、实效性、广泛性,推动全民进一步养成遵守法律的习惯,依法按程序表达利益诉求、解决矛盾纠纷、维护自身权益,在全社会形成善于运用法律解决现实生活中的现实问题的局面。尤其要注意增强党员领导干部依法办事的意识和能力。从领导干部到普通百姓都对法律抱有敬畏之心时,使权力的行使符合法律程序。真正树立起法治精神,培育成法治文化,形成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自觉学法守法用法的良好社会氛围。   

  第二,强化组织管理。依法加强对各类社会组织的审核监管,严格依法依规设立,严格境外组织准入制度,特别是对政治意图明显、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政治类、宗教类、维权类社会组织严格监管,限制其发展或依法取缔。加强对非公有制企业等新兴经济组织的服务管理,积极推动新经济组织建立党团组织和工会组织,建立管理平台。加快在新经济组织党的建设,在规模以上企业设立党组织,同时,为加强党建工作指导力度,专门选派抽调得力干部担任民营企业党委(支部)书记。

  第三,强化基层管理。坚持把人力、物力、财力更多地投入到基层,努力夯实基层组织、壮大基层力量,强化基础工作。大力加强乡镇、村两级基层组织建设,重点解决基层组织机构、人员等问题。在乡镇一级明确党政领导综治职责分工。明确专抓政法综治工作的领导,并通过政府购买公益岗位的形式,选拔优秀大学生、复员军人充实到乡镇司法所、综治办等部门。在村一级全部设立专门的综治工作室。全面推进城市社区规范化建设,科学合理划分社区,本着有利于社区管理服务的原则,调整城市社区规划,以每个社区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000户左右为宜,并为每个社区配5—8名工作人员。进一步深化社区管理体制改革,加大社区工作站建设力度,作为街道办事处的派出机构,可与社区居委会合署办公,承担党和政府职能部门拓展到社区的各项工作,指导社区居委会依法履行职能,帮助辖区居民办理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加大社区工作人员素质建设,推进社区干部进入“招考制”,提高社区干部知识化、年轻化水平。

  第四,强化风险管理。社会管理的核心,就是要通过改善民生,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社会发展的新期待。要下大力气加强民生和社会保障建设,从源头上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用更多的财力投入民生领域,坚持为群众办大事实事,对村干部和失地农民应实行养老保险。着力实现城乡低保、城乡大病救助、城乡合作医疗、城乡义务教育免费“四个全覆盖”,努力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大力推进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狠抓科学决策、民主决策。在征地、拆迁等工作中,坚持理性稳妥,慎用公权,强化服务,让利于民。

  第五,强化协调管理。做深做实做细矛盾纠纷调解工作,充分发挥各级党委、政府组织协调职能,全面推进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工作,构建大调解工作格局。针对当前易发多发的交通肇事纠纷、山林权属纠纷、城市管理纠纷以及医患纠纷等,充分发挥人民调解的基础作用,建立“三调联动”机制,在交警、林业、城管、卫生等部门设立事故纠纷速裁机制,提高工作效率。在担负社会管理职能的行政部门全部设立专业调解组织,并调动群团、工会、妇联等社会力量参与社会矛盾纠纷调解,对重大信访案件实行领导包案调处制度,建立涉法涉诉救助制度与救助基金。在边际问题较复杂的县区,设立和谐平安创建协调机制与化解矛盾基金,为妥善处置边际纠纷发挥积极作用。

  总之,加强新形势下的社会管理创新工作,既是新任务,也是新探索,各级各部门要坚持不等不靠、先行先试,为全面推进社会管理工作而大胆探索。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