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禁烟10多年未开一张罚单 控烟期待突破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31日 10:42 南国早报

  今天是第24个“世界无烟日”,今年的口号是“烟草致命如水火无情,控烟履约可挽救生命”。中国在2005年成为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成员国,然而5年多来,中国的控烟成绩并不理想,还曾被世卫组织颁发“脏烟灰缸奖”,控烟困难重重。而在南宁,禁烟10多年来还未开出一张罚单。连日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南宁与全国许多地方一样,在控烟上也遇到各种尴尬和困难,这给欲打造无烟城市的南宁带来巨大挑战。

  困难一

  工作场所仍是“重灾区”

  5月30日,南宁市政府为推进“无烟城市项目”工作,召集了8家合作单位举行协调会议。会上,南宁市疾控中心主任林新勤告诉记者,南宁市疾控部门曾做过控烟的相关调查,结果显示,南宁市92%的市民支持无烟公共场所与工作场所建设,但仅有约20%的工作场所实施了无烟政策。

  市民的遭遇,也印证了这一数据所反映的现实——工作场所成了除餐饮、娱乐场所外,另一个烟草危害的“重灾区”。

  姚女士在南宁一家策划公司工作,办公场所采用的是敞开式“阳光办公”方式,七八个人在一个大办公室。一些男士经常在办公室里吞云吐雾。女士们提意见,男士们就说“工作需要,思考需要”,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原来以为新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出台后,我们的工作环境可以得到改善,谁知道,新细则居然将办公场所剔除在禁烟范围之外,我们不得不继续忍受烟草的‘熏陶’。”姚女士和她的姐妹们为此感到很失望。

  不仅是普通市民,就是卫生行业的一些工作人员,也同样缺乏在办公场所控烟的意识。按照卫生部的要求,从今年1月1日起,卫生医疗机构和卫生行政部门要100%达到无烟单位的标准。然而不久前,记者到南宁市某卫生部门联系采访时,负责与媒体对口联系的科室里,该科科长正燃着一支烟写材料。记者提醒他“不是要控烟吗”,他却回答说:“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不管工作场所的。”而更多单位的工作人员则说:“我们单位的领导们都是大‘烟枪’,他们带头在办公室抽烟,在单位控烟怎么可能实现?”

  记者从刚刚“出炉”的中国控烟报告中获悉,无烟环境创建已被纳入到全国文明城市的考核标准中,其中,工作场所全面禁烟也赫然在列。只有达到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全面禁烟,并有明显禁烟标识这个目标,才能获得“全国文明城市”的称号。已经成为全国文明城市的南宁,目前正面临着复评,这一要求无疑是一大挑战。

  困难二

  烟民缺乏保护他人意识

  提到控烟难,具体负责“无烟城市项目”的南宁市卫生局局长汤晓斌点头称“确实难”,他认为,市民对烟草的认识和控烟意识的改变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

  不少疾控人员在做相关调查时,常常会听到这样的论调:“吸烟是我个人行为,就算吸烟会得病,也是我得病,与别人何干?为什么要控制我吸烟?”“我吸烟,为国家增税收,不表扬我就算了,还要批评我。”这些声音让他们觉得有些悲哀。

  汤晓斌告诉记者,最新的科学研究表明,烟草的危害不仅仅是让某个人患上肺癌,还可能会引起人类基因的改变。他说:“吸烟从小处说,对个人有危害;从广处说,会对周围的人造成危害;再往大的方面说,会改变大气环境,影响人类。”

  汤晓斌的言论并非危言耸听。作为疾控专家的林新勤给出了一系列数据:烟草中的有害物质有600多种,已确定的致癌物质达40多种;我国成年男性总死亡人数中,有12%~33%归因于吸烟,多于因酒精、车祸、艾滋病、自杀、可卡因和海洛因而死亡的总和;被动吸烟可造成胎儿流产、宫内窒息或死亡;与吸烟者生活在一起的非吸烟者患白血病的机会比不吸烟的家庭高7倍;被动吸烟的妇女,患乳腺癌、宫颈癌的危险比不吸烟环境下的妇女高34倍;由烟民父母带养的孩子,到5岁时就等于吸了102盒香烟。另外,尼古丁还会杀死男子的精子,导致妻子不孕。

  “从我们曾做的调查看,99%的调查对象知道吸烟会损害吸烟者的健康,但对被动吸烟的危害知晓率只有55.73%,比较低。”林新勤说,在公共场所不吸烟,也是对他人健康权利的尊重。

  困难三

  控烟条例缺乏处罚标准

  5月29日,记者来到东葛路上的一家西餐厅,进入餐厅,记者就闻到了一阵烟味。只见在靠窗的座位上,一名男子正悠闲地抽烟。记者询问餐厅服务员:“餐厅不禁烟吗?”服务员有点为难地说:“有些客人不乐意的。”

  5月上旬,南宁市卫生监督所召集各餐饮单位、娱乐场所负责人,学习新条例。当时有媒体记者询问:如果在公共场所有人吸烟,监督部门会怎样处罚?面对这个问题,监督人员有些无奈,因为新条例里,也没有具体处罚标准。“目前只能是教育、劝说吧。”他们说。

  其实,南宁市早在1995年就出台过《南宁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暂行规定》,但规定出台10多年,未开出一张罚单,这种尴尬,在全国的其他城市也出现过。“这就是法律与现实的冲突。”汤晓斌说,一方面是几乎人人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大部分市民拥护控烟;另一方面,政府部门却因没有法律支持,无得力措施进行管理和干预。

  “在我国,控烟工作比较矛盾,因为烟草的税收非常可观。”在30日的协调会上,南宁市政府的一名官员感慨地说,控烟需要政府下很大的决心。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目前南宁市政府已经在行动:一方面着手修订《南宁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暂行规定》;一方面在南宁市政府机关开展创建无烟政府机关活动,在这些机关的工作场所全面控烟。此外,创建无烟社区、无烟家庭、无烟中国-东盟博览会也列入计划中。“希望通过各种宣传,使控烟工作能从一个部门的努力发展到政府介入直至到整个社会来参与。”汤晓斌充满希望地对媒体说。而拥护控烟的市民更希望政府能制定出一套科学、有力的控烟政策,使大家生活在一个洁净的环境中。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