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调查:什么样的湖有什么样的城市(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1日 13:08 《现代苏州》
市民调查:什么样的湖有什么样的城市(图)
什么样的湖有什么样的城市
市民调查:什么样的湖有什么样的城市(图)
湖与城市

  市民调查:什么样的湖有什么样的城市

    水的姿态有很多,大海的壮阔,

    小溪的青春,江河的豪迈,瀑布的热情;

    而湖泊更多的则是恬静。

    久居城中的人们喜欢湖泊,

    大多也正是因为湖居符合了

    人们对于宁静生活的终极向往。

    对于城市,湖泊是一封永不读不厌倦的情书。

    在市民的心中——有什么样的湖,

    就有什么样的城市。

  记者 刘微

    陆伟东,苏州第一“鸟人”,知名鸟类摄影家

  湖是鸟和人类共同的家园

  在苏州尹山湖、独墅湖的湖畔,你经常会发现这样的一个人,专注的举着定焦镜头的单反相机,他就是号称“苏州第一拍鸟人”的陆伟东。在记录野生鸟类生活的同时,陆伟东也记录着苏州的湖畔边上人和自然的和谐统一的妙谛微言。

  “独墅湖、金鸡湖、尹山湖都是我去的比较多的地方,”陆伟东说,“我经常把车停在独墅湖隧道入口的那个地方,那里离鸟很近,又不容易被鸟发现,拍摄的角度最好了。”3月份的时候,陆伟东在尹山湖意外的发现了织女银鸥等好几种他以前都没有拍过的鸟种,“像一般的白鹭啊、野鸭我拍的比较多,因为这些鸟相对来说比较多,而且对环境的要求没有那么高,苏州很容易可以拍到。但是织女银鸥繁殖于俄罗斯北部及西伯利亚北部,属于候鸟,冬天从北方飞到南风,到了夏天再飞回来,在渤海、华东及华南沿海、台湾的周边地区比较常见,这种鸟对环境的要求一般就比较高。”陆伟东兴奋的说,“得有水吧,水里还得有草有鱼作为食物,而且水质要好,鸟是跟着食物链走的,哪里有食物它就去哪里。此外,还不能有人打扰,鸟都是非常怕人的,湖边如果抓螺蛳的、钓鱼的人到处都是,这些人把鸟类赖以生存的生态链给破坏了,鸟儿自然就飞走了。”陆伟东介绍到,这两年他在湖边拍到过大量的野鸟,其中,以前在其他地方看到的斑嘴鸭、绿翅鸭、长嘴鸟,现在苏州的湖边也经常可以看到。“从鸟的这个角度来说,苏州现在环境确实变好了,湖边的治理也跟上了,这是个好事情!”陆伟东说。

    倪侃,苏州同程网内刊编辑,现居住在园区金鸡湖边

    我与湖的“两情相悦”

  在同程网做内刊编辑的倪侃是一个乐天派,像每一个80后的女孩子一样,她有点小迷糊、乐天派、知足常乐、爱浪漫,来到苏州,倪侃与湖,一见钟情。

  “自己本身就对江湖海有种迷恋,到苏州后,一直都住在湖东邻里中心,东边就是金鸡湖,晚饭后,也经常和朋友沿着湖边散步,一边的疲劳顿消。”倪侃笑着说,“看着旁边月光码头的仿欧式建筑,自己也会畅想,什么时候自己可以拥有一栋湖边的屋子,可以不大,只要真正属于自己,可以每时每刻跟湖谈情,清净闲处,那是何等的惬意。”

  “我见过许多次大海和湖泊,比较起来,我更喜欢看湖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住在湖边,每天看着碧蓝平静的湖水,映照着天空的蔚蓝。我想过很多次,是不是因为我怕水,不会游泳,就特别害怕深不可测的海水?而湖水,则给我更多的安全感和平静感。”

  倪侃坦言,“我爱湖水的平静,正如我爱生活的平静。”在金鸡湖李公堤的儿童乐园,倪侃喜欢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弄细滑的沙子。“她总是玩得那么投入,那么尽兴。”倪侃说,“看到他们在玩,然我觉得湖水其实也是流动着的,是变幻着它自己的色彩,正如我们的生活一样,在这里我觉得湖水是快乐的颜色。”

  倪侃说,将来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依然会选择住在湖边,更多地感受到大自然的平静阳光和变幻无常的风雨。

    朱剑刚,苏州职业大学教授,《苏州地理》主编

  尹山湖,代表着城市的性格

  苏州职业大学的朱剑刚教授的《苏州地理》近日刚刚与读者见面,对尹山湖的前世今生,朱剑刚教授可谓是颇有研究:“苏州城东南一隅,地势稍低,多湖荡,太湖和苏州古城之水流多经此区下泄,重要的泄流通道吴淞江逶迤于此。吴淞江北侧,独墅湖、尹山湖、黄天荡、镬底潭等湖泊构成了水系的重要基础,对古运河、吴淞江等河流的水量吐纳、水位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尹山湖是这些湖泊中重要的一员,民国《吴县志》载:‘北接独墅、王墓、朝天三湖,南通赭墩湖、车坊漾之水,下流俱入于三泖。’”

  朱剑刚介绍到,历史上,尹山湖和周边的澄湖等地一样,有着丰富的人类活动遗迹。尹山湖西侧的郭新河遗址在1974年出土了大量新石器时代的古人类文化遗物,经认定为5500多年前的崧泽文化时期,就有大量的人类活动,人们在这里经受着自然环境的考验,与自然之间达成了原始的和谐。

  看到现在尹山湖幽美环境的重现,朱教授介绍说,“尹山湖还湖工程是苏州四角山水建设中的重要一笔,城市东南区域湿地环境的重要一环,也是吴中区东扩、中心城区功能扩展的重要节点。”

  在他眼里,全新的尹山湖已经以其湖泊的本来面目再现于天地之间。无论阴天还是晴日,尹山湖以其浓妆淡抹,表现出不同的风情。朱剑刚笑说,“这里不再是洪荒时代的水乡泽国,也不再是‘人定胜天’时代的干校农场,而是已经成为初显优美的和谐人居环境的城市名片,等待着人们进一步的开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