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群:规划是一个城市的“灵魂”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6月27日 19:15 青岛新闻网-青岛日报

  记者:我们很想了解,现在摆在您案头上,最迫切的民生问题是什么?

  李书记:我想应该是交通问题。我来青岛不久,就有网民给我发帖子,提出治理交通拥堵的建议。交通拥堵看似是道路上的问题,实际上与整个城市的规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认为,要想根本上解决交通问题,首先要做好城市的规划,合理布局功能区;然后是做好交通规划,合理设计路网,公路运输、铁路运输、航空运输、轻轨运输要比例协调;三是加强交通管理。路修的再好,城市规划、交通规划设计的再好,管理跟不上也不行,必须科学管理,包括红绿灯的转换时间都要认真研究,注重管理的细节。最后一点也很重要,就是驾乘人员要严格遵守交通法规。

  记者:城市的管理,很多问题都出在规划上。有报道说您到临沂当市长,第一个政府令就是先把沂河两岸2000米范围内所有的规划都冻结了,为城市的总体规划预留空间。您到青岛后,就提出要严格控制滨海岸线的规划,把青岛的不可再生资源还给老百姓。您这么重视城市规划,背后一定会有一些基本的理念作指导吧?

  李书记:今天好的规划,明天可能成为好的城市,假如今天的规划有问题,那么城市的未来一定会有问题。所以说规划是一个城市的“灵魂”,规划是城市最大的资源。世界上很多成功的城市,在世界上能具有独特的地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一个好的规划。如新加坡,在建国之初就请国际上水平最高的规划师,高起点、高质量地编制了城市空间战略规划,然后严格实施,用了40年的时间,就把新加坡建设成为一座世界公认的宜居城市。当然,我们青岛有今天这样的国际知名度,有这样美丽的风光,我想也是得益于规划。

  记者:应该说,青岛的规划还是有良好的传统。

  李书记:青岛的城市特色是“红瓦绿树,碧海蓝天”,这就得益于规划。八大关的美誉度也得益于规划,我看过八大关当时的规划,容积率定为0.5,绝对不允许突破。如果在那里私搭乱建,搞一些非法建筑,那么这个景区就将不复存在。

  记者:从理论上讲,规划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在历史上可能因为利益上的博弈,没有守住这些红线。既然您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那么在您任期内,面对很多利益上的博弈,您能守得住么?

  李书记:我一定要守住,而且我要带头维护规划的权威。正如你所说的,制定一个好的规划可能并不难,只要请最好的规划师,来深入地了解这个城市,研究这个城市,就能做出一流的规划。困难在于规划的实施和控制,因为再好的规划,在各种利益的驱使下,可能最终被改得面目全非。对规划朝令夕改,是对历史不负责任,对人民不负责任,也是对城市资源的最大浪费。

  记者:现在全市上下都被动员起来,大干200天,将市容市貌彻底改观。我们想知道,这是创城的一时需要,还是长远的制度安排?历史上我们也搞过类似的清理整顿,但都有些回潮,这次我们下这么大的气力,能有一种长效机制保障它不反弹吗?

  李书记:我来青岛以后,不少市民就提出了一些市容环境方面的意见,有的直接通过人民来信反映存在的问题,其中就包括刚才讲的八大关,比如违法建筑的私搭乱建、名贵树种的乱砍滥伐等。争创全国文明城市需要良好的市容环境,但我们整治环境的目的首先是回应群众诉求。通过全市总动员,全面整治市容环境,努力提升全市居民道德文明素质。毫无疑问,市容整治仅仅靠这200天是不够的,需要建立一个长效机制,从法律、规定、城市的管理体系入手,使环境整治效果能够长久保持。城市就像一个家,这个家的卫生、保洁,主人当然有责任,我们每一个青岛市民都是青岛这个家的主人,都是有责任的。当然,这个城市还有公仆,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就是公仆。城市卫生、城市环境有问题,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是有责任的,因为你这个公仆没有当好。所以,我们要把这个家的卫生体制建立起来,共同维护好我们的家园。

  记者:在城市管理中,可能很多问题与城市文化背景的形成有着密切的联系。您在省里曾任宣传部长,负责宣传文化领域的工作,最近我们青岛提出要建设文化青岛,刚才您也谈到青岛与国际化城市之间的差别,其中文化方面的差距也很大,我很想知道,怎么能够提升我们这个城市的文化含量,真正使这个城市从深层次上,包括从管理制度到百姓生活习惯等方面,能有根本的改变?

  李书记:当然,文化不仅仅具有提供文化产品、陶冶情操、净化心灵这样的精神功能。现代文化的内涵在不断拓展,文化也是生产力,文化也在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文化在转方式调结构当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我们要建设文化青岛,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多优质的文化产品,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的新需求,把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落实到我们的每一项工作中去。对你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我想首先还是要抓改革,推进文化体制改革。实现文化的繁荣发展,单靠事业性体制是很难的。因为事业性质的文化生产单位,是游离于市场之外的,它更多的是从政府要资源,很少甚至没有从市场上来吸引和配置资源,不可能做大做强。所以我们要通过文化体制改革,激发文化创作者的激情,激发文化生产单位的活力,使整个城市的文化能更加繁荣,更加和谐。青岛的工业曾经有“五朵金花”,我们也希望能尽快培育和打造出文化企业的“五朵金花”。

  记者:我们注意到,您多次到基层调研,其中有两次到了青岛市档案馆,实际上媒体没有公开报道,不知道您去市档案馆,想寻找什么?

  李书记:主要是寻求这个城市的历史足迹。青岛实际上具有非常悠久的文明历史,目前考古发现的人类遗迹,包括一些6000多年前的文化古迹,像龙山文化、大汶口文化、岳石文化等在青岛这个区域内都能够找到。青岛的近代历史就更加鲜明。所以,青岛这个城市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名副其实的。从城市的历史发展脉络当中,我们能够更加清醒、更加理性地来看待这个城市,来研究这个城市,来制定这个城市的未来发展战略。

  记者:今天谈到了文化的价值和作用,刚才您也谈到了文化产业在转方式调结构当中的重要作用。现在党中央、国务院特别重视转方式调结构,而且要求各级政府都要严格落实这件事情,应当说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重要机遇。对青岛来讲,怎么实现转方式调结构呢?

  李书记:我们在谈转方式调结构时,可能有些同志就会认为,传统的、过去的都是不好的,都是不应该要的,大的、高的、新的、洋的才是好的,其实这是一个误区。我举一个例子,就是我们青岛的金王集团,是生产蜡烛的企业,显然属于传统产业。这个企业开始是通过给人家贴牌来闯国际市场,但在这个过程中,它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自己在消失。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他们就把贴牌挣来的利润全部用来自主创新,创自己的品牌,经过几年的努力,把小小蜡烛做到了世界第三,确实不简单。成功的秘诀就是通过创新,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提升。

  青岛的海尔、海信,之所以能够成为具有国际水平的大企业、大集团,最重要的一条经验就是自主创新。海尔推出了智能冰箱,冰箱里的食物都与计算机联网,通过计算机技术识别不同的食品,并且和超市甚至和文化娱乐中心联网,把白色家电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继续引领白色家电的世界潮流。海尔平均每个工作日申请3项发明专利,海尔能成为国际化的企业,靠的也是创新。海信也是我们青岛引以为豪的一个企业,它研发出中国芯,引领了中国黑色家电的潮流。这两个企业都证明了,我们要转方式调结构,拥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就要靠创新。对青岛来讲,还要加快服务业发展,率先建立服务型经济为主的经济结构。这方面,主要面临两大任务:一个是要做大服务业总量;一个是服务业本身要加快向金融、服务外包、现代物流等现代服务业态提升和发展。所以,转方式调结构是我们经济发展胜败攸关的关键所在。

  记者:在未来青岛发展当中,您认为产业突破点在哪里?

  李书记:青岛下一步转方式调结构当中有一个重要的新增长点,就是蓝色经济。今年年初,国家刚刚批复了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我想,这可能是我们青岛抓住发展机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一个重大战略。

  我们青岛现在拥有海洋科研和教学机构28家,拥有海洋方面的专业科技人才1700多人,占全国的30%;有涉海方面的院士19人,占全国的70%,在发展海洋经济方面我们有很好的创新优势,这是很难得的。青岛还有很好的海洋资源优势,有711公里的海岸线,而且非常漂亮,还有69个海岛、49个海湾。这些海洋的自然禀赋,在全国乃至国际上也是不多见的。因此,青岛发展海洋经济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机遇难得,机不可失。

  记者:您来青岛工作才220多天,已经对青岛有关海洋方面的情况十分了解,谈起来如数家珍。市委提出在青岛建立蓝色硅谷的概念,是不是也是基于这些优势来考虑的?

  李书记:蓝色硅谷的提出,是受美国硅谷的启发。美国有一个以IT产业为主的高端产业聚集区,叫Silicon Valley。要发挥海洋科研的优势,就要把海洋科研资源进行整合,当然这个整合首先要有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应当成为科研机构聚集区、各种研发中心的聚集区,成为海洋科技成果的孵化区,成为海洋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推广区,成为海洋经济、蓝色经济的引擎,同时在这里聚集海洋领域的科研人才。我们一定要有这样一个平台,把原来一些相对分散、各自为政的研究机构集聚起来,发挥他们的集团优势。现在这项工作已经破题了,如国家海洋科技实验室开始在这个区域建设,国家海洋局的深潜基地也建在这里,国家在海洋养殖技术方面的研究中心——黄海研究所也在这个区域开始筹建。通过我们的努力,蓝色硅谷应当成为海洋经济、蓝色经济的一个引擎,这个引擎就在我们青岛。

  记者:刚才我们谈了这么多话题,相信让每一个青岛的老百姓听了之后都非常受鼓舞,对青岛的未来发展更充满了期待和信心。在今天这个访谈节目将要结束的时候,还有两个问题想请教您。一个是青岛要向国际化城市迈进,但我们还有460万的农民,对“三农”问题您有何思考?

  李书记:我们要打造宜居青岛,建设幸福城市,没有农村的宜居、没有农民的幸福,就是一句空话。所以,我们要重视做好“三农”工作,这是各级党委政府重中之重的事情。做好“三农”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按照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决策部署,在推进城镇化当中统筹城乡发展,使城镇化、现代化的进程和农业现代化的过程相吻合、相一致。首先要做的就是富民,提高广大农民的收入水平,让广大老百姓生活更宽裕。现在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差距还是不小的,需要我们不懈地努力,逐步缩小这一差距。同时,要加大投入,大力改善农村基础设施,改善农民生产生活条件。比如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是解决农村水利问题。青岛是一个发展迅速的城市,保障水资源的供应是个大问题。改善农村灌溉、防洪条件,也需要我们做很大努力。下一步,我们要对全市所有河流、水库,在原有除险加固的基础上,继续予以提升,把农村的水利和其他基础设施建设得更好。同时,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也是十分重要的任务,应当纳入文化青岛建设当中,作为文化青岛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断提高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水平,全面实现中央提出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目标。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看到您在临沂工作的时候就讲,在战争年代老百姓最痛恨的是汉奸,在经济建设时期,老百姓最痛恨的可能就是贪官了。我们很想知道,对青岛的廉政建设、公平的社会环境建设,您有什么更好的打算?

  李书记:我在临沂工作期间,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在抗日战争时期,老百姓最痛恨的是汉奸,在今天,我想老百姓最痛恨的是贪官污吏。我想这样的感受,不仅是老区的老百姓有,全国的老百姓恐怕也都有同感。应当讲,青岛的绝大多数领导干部都是忠诚于党的事业,忠诚于人民事业,勤勤恳恳为党工作。当然,也有极个别的领导干部不检点、不廉洁,这样的问题也是有的。这样的干部虽然是少数,但给我们党的事业造成了损害,也给我们这个城市抹了黑。实际上,老百姓还讨厌一种干部,就是庸官,不作为、不做事,按照老百姓的话讲,叫“手抓两把泥,脚踩西瓜皮,能抹就抹,能滑就滑”,对这样的庸官,老百姓也是不满意的。在今后的工作中,各级党委政府特别是纪检监察机关,既要查处贪官污吏,又要治理庸官,把我们这个环境打造得更加优良,把社会风气净化得更加美好。说起社会风气来,最重要的还是领导干部。干部风气好了,党的风气才会好;党的风气好了,社会风气才会好;社会风气好了,老百姓才会气顺,气顺才能心齐,心齐才能加快城市的发展。俗话讲“喊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领导干部要带头成为维护城市发展环境、净化社会风气的实践者和推行者。也希望广大市民监督我们各级领导干部,为城市的发展献计出力。

  记者:李书记,建党9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在今天的访谈就要结束的时候,您想对我们青岛的党员说点什么?

  李书记:首先借青岛的媒体,向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向我们伟大的祖国、向伟大的人民致敬!应当讲,我们党风风雨雨90年,我们青岛的一代又一代、一辈又一辈的共产党人,前仆后继,始终和党保持一致,始终忠诚于党,为青岛的解放、建设、改革和发展,付出了青春和力量。站在新的起点上,我也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将和全市63万名共产党员一样,一定牢记党的宗旨,一定牢记我们入党的誓言,一定不忘群众的嘱托,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实践者和继承者,成为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青岛科学发展的推进者,永远心系群众,永远为民服务! 本报记者

  关于青岛印象

  世界上建在海滨的城市大约有800多个,我们中国有56个。但是所有的城市中,海岸漂亮、沙滩漂亮、森林也漂亮,城市也美的,我想唯有我们青岛。山、海、城、礁、滩、湾交相辉映,这是我们青岛一个很大的优势。

  关于本土优势

  我想青岛最大的优势,还是我们有非常能干、忠诚于党的事业、忠诚于人民事业的基层组织;有一支开放、进取、不甘落后,而且扎实肯干的基层干部队伍;我们更有开放、勤奋,热爱家乡,为青岛而自豪的人民群众。我想这是我们做好工作最大的本土优势。

  关于国际化

  青岛离国际化城市的指标差距是比较大的。比如人均方面,国际化城市要求人均收入要达到15000美元,我们去年是3800美元;国际化城市的恩格尔系数要求在15%以下,去年青岛是38%;民生指标、文化指标方面我们也存在差距。我们测算了一下,现在青岛距离国际化城市的实现度大致已经达到60%。

  关于城市规划

  今天好的规划,明天可能成为好的城市,假如今天的规划有问题,那么城市的未来一定会有问题。所以说规划是一个城市的“灵魂”,规划是城市最大的资源。世界上很多成功的城市,在世界上能具有独特的地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一个好的规划。对规划朝令夕改,是对历史不负责任,对人民不负责任,也是对城市资源的最大浪费。

  关于转方式调结构

  我们在谈转方式调结构时,可能有些同志就会认为,传统的、过去的都是不好的,都是不应该要的,大的、高的、新的、洋的才是好的,其实这是一个误区。青岛成功企业的发展都证明了,我们要转方式调结构,拥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就要靠创新。

  关于蓝色硅谷

  蓝色硅谷的提出,是受美国硅谷的启发。要发挥海洋科研的优势,就要把海洋科研资源进行整合,当然这个整合首先要有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应当成为科研机构聚集区、各种研发中心的聚集区,成为海洋科技成果的孵化区,成为海洋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推广区,成为海洋经济、蓝色经济的引擎,同时在这里聚集海洋领域的科研人才。通过我们的努力,蓝色硅谷应当成为海洋经济、蓝色经济的一个引擎,这个引擎就在我们青岛。

  关于党风廉政建设

  在抗日战争时期,老百姓最痛恨的是汉奸,在今天,我想老百姓最痛恨的是贪官污吏。实际上,老百姓还讨厌一种干部,就是庸官,不作为、不做事,按照老百姓的话讲,叫“手抓两把泥,脚踩西瓜皮,能抹就抹,能滑就滑”,对这样的庸官,老百姓也是不满意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