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思想对苏州传统建筑的影响(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24日 13:20 《现代苏州》
哲学思想对苏州传统建筑的影响(图)
哲学思想对苏州传统建筑的影响
哲学思想对苏州传统建筑的影响(图)
苏州传统建筑

  看电影《功夫熊猫》,不得不佩服好莱坞的超强想象力:竟然能给中国象征的熊猫设计了一个不知是哪国象征的孔雀?而且故事还说得那么好!难怪国人要大大捧场了。

  有一次,偶尔翻拣旧书,看到一本《佛教史》,才知道,原来世界历史上真的有孔雀王朝的——印度的阿育王就是孔雀王朝三世。如此看来,《功夫熊猫》暗喻的是中国和印度之争。在影片中,好莱坞把熊猫描绘得很丑陋,而将孔雀设计得很漂亮。联系这两年来,美国人老是在中国南海搞事,甚至还居心叵测地将印度也拉入南海之争,我们就能明白美国人有多坏了!

  佛教对苏州传统建筑的显著影响

  闲话少说,我们还是回到那个孔雀王三世阿育王上来,他可是大名鼎鼎,不仅统一了大半个印度,而且还把佛教定为国教,并大力向外传播。于是中国也就有了佛教(当然是中国化了的佛教,我们称之为禅宗),于是就有了佛教建筑,比如寺庙、比如佛塔,“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在南北朝时,南方就有了那么多寺庙,当时的佛教之盛可想而知。还有那个佛塔,苏州也有很多,比如瑞光塔、北寺塔、云岩寺塔(虎丘塔)(那个寺是东晋名相王导的儿子舍墅为寺而成的,当时的官二代也是如此的信佛、扬佛的!可见当时佛教之流行。),只不过我们的塔与阿育王时建的塔,已有本质的不同:我们的塔不是以土石为主的,而是以砖木结构或者是纯木结构为主的;我们的塔不是放舍利或佛像的,也不是为了以修行来超脱自己的,而主要是为了满足某些世俗的功能的。

  佛教对我们建筑的文化象征最显著的影响不是“孔雀”,而是“狮子”。狮子在印度被尊为四大神兽(狮子、大象、马和瘤牛)之一,传说与佛祖也有关系,据说,在佛祖出生时,有五百狮子从白雪中走来,侍列门前相迎。而且狮子本身也是佛陀说法的座骑之一。狮子是百兽之王,在佛教中充当着护法这一角色,在著名的弘扬佛法的阿育王石柱上就已经有狮子的雕像了。佛教传入中国后,中国的好多建筑中也就有石狮子雕像了,就拿苏州来说,石狮子形象不仅仅出现在寺院门前,园林、陵墓、住宅门前都有了它们的蹲踞之地,我们报社有些门前也有石狮子,这就是佛教文化深入影响苏州传统建筑的写照。

  有位朋友曾说过“苏州地区的石狮子都是‘有眼无珠’的”这样的话,我不知他是怎么看的?我是不那么认为的,其实,唐朝以前的石狮子的造型是相当简单的,它们追求的是规模宏大,气魄雄伟。而后到明清,无论是造型还是材质都更加丰富,细部刻画较多,头上有卷毛,眼睛也不只是一颗简单的珠子了。苏州金山石匠技艺高超、精细到家,在一整块金山石上雕刻出一只狮子,其眼珠也是整石的一部分,不是另外镶进去的一对石珠子,所以有些人看苏州的石狮子,似乎“有眼无珠”了。

  儒家对苏州传统建筑的显著影响

  “建筑不仅是文化、经济的反映,也是思想意识的体现。”原苏州市文管会副主任、吴都学会副会长王仁宇这样阐述哲学思想对苏州传统建筑的影响,“苏州是人间天堂,自古以来就是退隐官僚、豪门大户、文人士大夫的理想居住之地,所以苏州的传统建筑不仅因其雄厚的经济实力而造得很有规模,而且还因其主人大多有很高的文化修养,而使其有很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思想意识。”

  “儒家思想的影响是很明显的:从布局上来看,崇尚中庸之道,住宅往往是沿着一条中轴线均衡对称布局。从功能上来说,体现了等级观念和男女有别:一进为门厅,为看门人的地方,比较简朴。二进为轿厅,是放轿子的地方,是轿夫待的地方;也称茶厅,也就是说在这地方有茶喝了。再进去就是客厅(也称正厅、明堂,是整个住宅最重要的地方)了,客厅是所有礼仪活动和人情往来的主要场所,一般下人是不能进入的,女眷也是不能进去的,这就是男女有别。再进去就是楼厅了,那是家眷住的地方,外人是不能进入的。楼厅的后面就是厨房、餐厅、柴房、杂物间和下人住的地方。还有,从血缘宗亲和祖先崇拜上来看,一般大的家族都有独立的宗祠,建在住宅边上。而单独的家庭则会在门厅里辟出一个‘家堂’,这个‘家堂’是用来放祖宗牌位的。每逢年节,都会把祖宗神像挂在‘家堂’,然后全家人对神像和牌位一个个地拜。我小时候还拜过,拜得手都酸了。”说到这里,王仁宇笑了,显然他对儿时的这种生活经历印象很深。“你知道吗?网师园的门厅里就有这样的‘家堂’,其功能就是用以存放祖宗牌位,并四时祭拜的。”

  王仁宇认为,儒家的影响还体现在住宅的装饰布置上,苏州传统建筑(大户人家)都有一个很气派、很精致的砖雕门楼,这个砖雕的内容就很有讲究,如鲤鱼跳龙门、三国故事、二十四孝故事等等,还有厅内的匾额、对联等都得请名人题写,其内容都是来源于《诗经》、《论语》等儒家经典,这些不仅可以起到美化作用,不仅可以借名人的身份、地位抬高自己,而且其“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儒家精神对后辈也起到了应有的鞭策和激励作用。

  道家对苏州传统建筑的显著影响

  道家对苏州传统建筑的影响,最突出的恐怕是在苏州的私家园林上,王仁宇认为,苏州私家园林是文人园林,中国文人士大夫受儒家(入世)和道家(出世)的影响是最深的:得意时,在朝为官,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失意时,就退隐山林,投入自然的怀抱,所谓“独善其身”。由于种种原因,“退隐山林”这种“小隐”,只有像陶渊明那样的极个别人才能做到,而一般有经济实力的在官场上不得意的文人士大夫则会选择“中隐”,那就是“隐于市”,就是在苏州这样的人间天堂里造一个“人工山水园林”,来满足自己的“独善其身”的道家的“出世”愿望。

  道家对苏州园林的另一个显著影响就是“天人合一”的思想,王仁宇认为,中国知识分子和西方知识分子的最大不同就是,中国知识分子是“师法自然”、“顺应自然”;而西方知识分子是“探索自然”,所以中国的人文学丰富而又昌明,而西方则是自然科学极其发达。正因为是“师法自然”和“顺应自然”,所以苏州园林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自然,有山、有水、有草木、有鲜花、有阁、有榭、有桥、有廊、有蛙鸣、有蝉唱、有阳光、有雨露……在这样的小自然里,文人士大夫不仅可以进行“天人合一”的修为,而且还能真正做到在官场失意时,可以“独善其身”。

  至于对园林以外的其他传统建筑的影响,也是能看到“天人合一”思想的影响的,就拿天井来说,王仁宇称:“苏州的传统建筑一般都有天井,天井是住宅里的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有水(井水)、有阳光、有树木、有花草,是人和天地的结合之处,也是住宅主人追求‘天人合一’的所在”。

  “至于对于普通老百姓的住宅的影响,最明显的莫过于风水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风水是方术,是道教的范畴,而不是道家的内容,所以已经离题了,所以也就不谈了。”王仁宇笑道。(图片由吴都咨询提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