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安县:在抗日烽火中建立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14日 09:28 磐安县第五届药交会组委会办公室

  民国25年(1936)6月,国民党大盘山绥靖署在窈川驻地发生内讧,专员黄明远被其部下刺杀。7月7日,专员一职由仙居县长刘风兼任。1937年,抗日战争暴发,刘风向浙江省政府呈报,认为“绥靖区已不符形势发展的需要”,提出改设盘山县制的方案。(注:因绥靖区是针对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和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及其游陆队的。在全国一片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声浪中,刘风迫于形势和强大的舆论,顺应潮流,提出撤区建县的呈请。此时浙江省长已由黄绍竑接任,竭力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浙江省政府认为此议可取,即转报行政院。行政院核准,批“以一年半为期再行酌县治”。届时,浙江省当局与大盘山区署拟定了筹备设县计划和县治区划图,于民国28年(1939)2月上报重庆当局中央军事委员会要求撤去绥靖区建立盘山县。因仙居和缙云两县的大士绅在划界问题上持有异议,加上“盘山县”的名称已有相同,而未获准。5月,浙江省长黄绍竑和民政厅长阮毅成两人,又分别直接向重庆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交涉,发去专电,陈述大盘山设县后对浙江抗战的重大意义,特别是省政府坚持长期持久抗战游击转移思路,黄绍竑要把持久抗战根据地以山区特别是大盘山为依托的思想得到了蒋介石的认可。县名问题以荀况《荀子·富国》中“则国安于盘石”之句为据,盘者通磐,盘石即磐石,比喻牢固不可摧毁之意,尽管日本帝国如此疯狂,我浙江坚持抗战到底,安如磐石。即提议以“安如磐石”之义,定名为“磐安县”。如此等等,才获最后批准。

  对于当时设立磐安县的目的,现在有人以为是针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挺进大盘山的。笔者以为,这是一种误解。因这种误解牵涉到历史的定论,必须加以澄清。“红挺一纵”进军大盘山是在1935年10月,国民党即在当年11月5日划境设立“大盘山绥靖区”,这才是针对红军的。而1939年设置磐安县时,全国已兴起抗战热潮,形势已发生很大的变化了。我们在历史问题上必须实事求是,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决不能想当然。再则,我们对当时以黄绍竑为主席的浙江省国民政府当局的抗战思想和意图,不能没有察觉。当时,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天天扩大,对浙江步步进逼。国民党省政府已于1938年1月1日起迁移至永康方岩,他们不能不考虑下一步的多种打算。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在督察专员黄人望在榉溪的讲话中得悉。他说:“我省府于廿五年设立大盘山区绥靖专员办事处,专司绥靖事务,三载以来收效甚佳。此次,忽于抗战倥偬之际,有将大盘山区改设县治之决议,并于极短期间,责令大盘绥靖专员于本年十一月底筹备竣事,实为吾浙东持久抗战根据地之基本工作,与登平时期之树立县治其意义大有不同在。今后倘吾浙东抗战军事扩大,则全省之人力、物力、财力,以及一切重要机构,将以大盘山区为一安布生息之区。保卫大浙江,收复大浙江,其军事政治更惟大盘山区域为前方与后方之惟一重要性。故此次筹设县治,使命之重大与工作之切要,不言而喻。”这段话,已把省政府设置磐安县的目的意图说得十分明白了。

  那末,有人又问,既然如此,又为什么国民党省政府不从方岩迁移到磐安来呢?此事省政府曾多次派人进行详尽的调查和视察后才放弃入磐的打算的。调查人认为大盘的地形过于狭小,交通过于阻塞,邻近市镇太小,又没有工商企业,不要说政治军事上的通讯、交通、供应等问题难以解决,就是机关人员和家属的生活上的供给问题也无法实行。笔者查阅到的两次调查报告,调查人都竭力反对省政府迁往磐安。报告中最后说:“省政府机关若深入磐安,即致成困兽”。机关“如果步步退入大盘,抗战前途岂堪设想”。现在我们仔细地想一想当时大盘的情况,应该认为此论是不无见地的。然而,“大盘山为持久抗战的根据地”一说,还是很有预见性的。虽然省政府没有退设大盘,而大盘山区毕竟是日本帝国主义难以占领的安全之处,许多抗日部队的后方基地均设于此,他们在此驻扎休整和训练。特别是“唱凯”部队(即“军事委员会西南干训班第一突击队”,当时国共合作,中共中央派以叶剑英为首的代表团常驻该校,叶剑英兼任副教育长。部队从湖南转战于此时,还有英国顾问、英国教官和英国小分队)在此作了比较长时间的休整和训练,军纪严明,在人民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又先后出击,攻打赤高山和巍山屏等日军据点,取得了很多胜利,对当时抗战士气起有很大鼓舞作用。

  磐安筹建设县时,对划界和县治地点的确定是有一番酝酿过程的。尤其是县界的划分,按省府的方案,要以原大盘山绥靖区的范围为基础,即东阳划出第五区(瑞山乡包括现今的马宅镇范围)和第四区(玉山)的尚湖以南,永康的第七区(孝义),缙云的第四区(壶镇)马面铺东北,(包括白竹、唐市和括苍),天台第四区方山以南,仙居第五区西北(包括陈桥、横溪)。县界划分的正式会议共举行二次:第一次会议于民国27年(1938)11月在大盘山榉溪召开。主持会议是省府代表、行政督察专员黄人望,参加会议的有大盘山绥靖专员蔡忠笏及东阳、永康、缙云、仙居、天台等5个县的县长(县长代表)王履泰、蒋联芳、陈子坤、张汝楫、金瑞林等。而会上讨论多有不同意见。天台代表以“交通营商多有不便”为由,“容俟征求民意再行报告”。仙居代表坚持不划,说“划归大盘要翻山过岭,交通多有不便,语言人情风俗习惯均于大盘完全不同”。东阳代表表示愿意划出,仅对安文划出提出异议,说“至时局极度紧张时,县署须迁移于三十五都(安文镇)”。永康代表表示赞同省府方案。缙云代表提出修正,愿划出27、28、29三都,以玉环岭为界。这次会议虽与省原定方案相距甚大,而为磐安县的正式定界打下了基础。第二次划界会议于民国28年(1939)6月8日在省民政厅进修会举行。主持人为省民政厅长阮毅成,出席会议的有大盘山专员和各县县长蔡忠笏、何宏基、梁济康(蒋联芳代)、钱谟等。会议决定:仙居免划。天台仅划飞山乡。缙云原定之长溪白竹等三乡免划,划双峰、金峰、润川、龙门、湖中共5个小乡。永康按原定方案将盘峰、五美、翠峰三乡划出。东阳划出28、29、30、33、35、36共6个都乡和32都的台口游鱼,其余原定的32都和34都免划。这一方案即由省府委员会第1077次会议通过决议案。新设立磐安县的界域遂定。1939年6月22日,浙江省政府发出府民字第2104号训令:大盘山区绥靖专员办事处定于本年6月底裁撤,于7月1日起正式成立磐安县政府,县长由蔡忠笏担任,于7月1日起在大盘组成磐安县政府任职视事。1939年(民国28年)7月1日,县长蔡忠笏在大盘学田村孔氏宗祠举行磐安县成立仪式,并宣誓就职,自此磐安县在抗日烽火中宣告成立。

  1949年10月30日磐安解放,在安文镇成立磐安县人民政府,县治从此从大盘学田村移到安文镇。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