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非遗”传人覃祖大:挺直腰杆跳“师公舞”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8日 15:59 广西新闻网

  作者:刘山 覃圣云

  请搭档的老伙计作陪,主动摊开保存多年的资料照片,打开碟机播放县文化部门拍摄的资料视频,并且向记者确认“来之前经过县文体局同意了没有”……10月13日,覃祖大熟练地接受了采访。

  近一两年来,他已经先后接待过4拨记者。

  17岁那年,覃祖大拜父为师,得传壮族“师公舞”。他白天务农,夜晚戴面具主持祭仪。那时,同村人看他的眼光异样,他自己也无法辨清,这个行当到底是不是“正当”。

  前些年,柳江县文化部门扛着摄像机,找到进德镇乐山村覃祖大家,要拍他跳“师公舞”的录像时,他还有点懵懂,“他们说,我跳的这个舞代表了一种壮族文化”。

  今年6月,“覃祖大”这个名字出现在“第三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中。他笑了:“今后,我可以堂堂正正地挺直腰杆表演了。”

  壮族师公演绎古老傩文化

  过去,在柳州壮族地区,天旱求雨、丰收酬神、驱鬼逐疫,或者料理丧事,需请师公主持盛大的祭祀仪式。在祭祀仪式中,师公除了念咒、卜卦、请神、驱鬼等巫术活动外,主要是戴面具跳神,并演唱各位神的传说故事。师公所表演的各种跳神舞蹈,群众称之为“师公舞”。

  13日下午,柳江县进德镇乐山壮族师公舞第四代传人覃祖大在自家厅堂,向记者展示了他的“道场”:一只五合板打制的木箱里,上层整齐排放着10多个面具,侧边堆着10多卷神像画轴和几副扁鼓、铜钹,下层叠放着一件件花布大袍。覃说,这些都是跳“师公舞”的道具。

  如今在乐山一带乡村,村民料理丧事时,还保留着请师公舞班子表演的习俗。覃祖大的师公舞班子有12个人,来自同村和附近村庄。“多的时候,我们这个班子一个月能接到五六场表演邀请。”覃告诉记者。

  进德乐山壮族师公舞属于傩文化范畴,根据历史记载,在唐朝柳州已经盛行各种形式的傩活动。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师公艺人吸取了民间传统文艺和体育形式,逐步演变成了今天这种半宗教性、半文艺性的独特表演形式。

  奇妙乐舞神秘而沉寂

  覃祖大说,祭祀活动通常在晚饭后开始,完整的仪式一直要持续到次日天明,“除了中间能休息一两个小时,几乎一整夜时间,师公都要在唱经念咒和行罡步斗中度过,很辛苦”。

  祭祀活动开始前,先得要设坛安师。在摆设的坛台上置放“神台”,上列诸神面具和香烛供品。坛台后面悬挂三元祖师等神像,右侧放置师公扮神的法器、衣物,左侧为师公鼓乐手座位。坛台四角及中央插五杆绘有龙、凤、虎图案的彩旗,代表赵、邓、马、关、辛五雷兵马镇坛,坛台左右各立招魂镇疠大幡。

  设坛安师后,祭祀活动才正式开始。记者观看覃祖大播放的班子表演录像看到,掌坛师公戴着人物脸谱面具,身穿八卦道袍,手执简木、令牌、铃刀、令旗等法器,作种种法事后,便在坛前跳起师公舞。舞蹈近似拳术套路,中间不时夹带着后滚翻等动作。伴随着鼓乐声声,场面神秘而沉寂。

  跳师公舞佩戴的面具有36种,每副面具代表一位天神,师公作舞时需唱颂该神的功德。覃祖大现在使用的面具,都是他父亲亲手制作的。面具造型各异,色彩浓烈。覃告诉记者,父亲制作面具时,先用木头刻好模子,再将砂纸一层层糊上去,待风干脱模后,再根据人物的外形特征绘制脸谱。

  17岁拜父为师继承“祖业”

  覃祖大家从曾祖父辈开始,就从事师公行当。曾祖父把这门技艺传给覃祖大的祖父,祖父又传给了覃的父亲。然而,到了覃祖大这一代,这门技艺差点就失传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因为历史原因,乐山师公舞被当做封建迷信活动禁止。覃祖大的父亲把师公舞道具悄悄藏了起来,并对儿子隐瞒了家传技艺的历史。1964年出生的覃祖大起初并不知道,自家祖上曾是师公,直到17岁那年,父亲跟他作了一番严肃的谈话。

  那是1981年,距特殊历史时期已经过去好些年,村里开始有村民怀念代代相传的师公舞。有人暗地里找到覃祖大父亲,请他重新出马,到村上主持祭祀仪式。覃父思忖良久,决定重组师公舞班子。

  但是,中断了10多年后,村里懂跳师公舞的不过五六人,难以支撑起一个班子。“那年我初中毕业,没想好找什么事做,父亲思来想去,最后下决心传这门技艺给我。”覃祖大说,为避开同村人议论,父亲都是等天黑后,才把他带到人烟较少的邻村教授。

  柳江县壮族师公舞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文坛,一类是武坛。文坛以唱为主,在唱词、腔调上根据祭祀内容不同,有很大区别。武坛要学习拳术、棍棒、剑、戟等技巧,内容繁杂。除此之外,还要学习乐器演奏和手工制作祭祀用品。

  师公舞各门技艺都是口口相传,学艺者须凭着出众的记忆和悟性,才能出师。好在覃祖大年轻,大约一年后,他基本掌握了这门技艺,开始跟随父亲的班子走村逐户表演。

  师公艺人也有自己的行规,必须经过“度戒”后,才能正式为师收徒。1984年,由父亲举荐,覃祖大通过“行业培训”和“行业考试”,拿到了由更高一级师傅颁发的“师公执照”。

  陌生男子十次登门求面具

  在柳江县进德镇乐山一带,覃祖大跳师公舞颇有名气。每回他在村里表演,都有很多村民来围观。尽管如此,覃在村里人面前,总感到有些不自在。老同学聚在一起时,大家也会议论说:“一般年长的人才做师公,你年纪轻轻的,做点什么不行,偏要做这一行?”听到这种话,覃祖大低下头,不知如何作答。

  1988年,家里来了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让覃祖大对这个行当有了新的认识。

  这个中年男人是专程来看他们跳师公舞的,他对覃家收藏的各种师公舞道具爱不释手,还央求覃父帮忙制作一整套面具。来客说,希望把舞蹈面具带到柳州市内,向更多人介绍这一壮族文化。

  对来客的请求,覃祖大父亲疑虑重重。毕竟乐山恢复跳师公舞没多久,他担心是有意来“收集证据”,以禁止班子继续表演。来客一再解释,但仍得不到覃父的信任。覃祖大记得,这位来客先后十次登门造访,父亲才放下心来,亲手倒模、绘制了全套36个面具。

  在父亲与来客一次次交谈中,覃祖大模糊意识到,跳师公舞应该是一件挺有意义的事情。后来,覃祖大得知,到家里求面具的,是柳州市群众艺术馆的张绍伯老师。覃听人说,张绍伯带走的这批面具,有4只在柳州博物馆展出。

  去年,覃祖大跟二儿子去市里逛时,特意到博物馆参观。回忆当时在陈列厅,亲眼看到展出由父亲制作的面具,覃告诉记者:“当时很激动,也很自豪。”

  对师公舞文化推陈出新

  人到中年,覃祖大有些发福,穿着表演用的大袍时,左右两片前襟怎么也拉不拢。他笑说,人长胖,跳不动了,现在只能为班子里的掌坛师公打打鼓。虽然如此,覃并不担心没有传人,他已经“度(师公行业俗语,意为收徒弟)”了4名弟子,现在班子里的搭档大多也是他带出来的。

  师公舞与壮族文化的关系,这位乡间汉子也慢慢领悟到了。“唱文坛歌曲用的是本地壮语,调子融入了当地壮族的山歌成分。舞蹈里的很多动作,也跟壮族人民生活和劳动有关,是壮族地区人民代代相传保留下来的。”覃祖大说。

  记者了解到,在柳江县文化馆的推动下,传统壮族师公舞从迷信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去芜存菁,推陈出新。县文化馆创作的《师公舞》,在1996广西民歌节开幕上演出;运用师公舞语汇,改编、创造的《横鼓舞》、《蜂鼓舞》、《新风赞》、《朝阳舞》等节目分别参加了全区或全国会演,获得好评。 

  覃祖大也在尝试创新。现今村里年轻人讲壮话的少了,为了让观众听懂,他开始用桂柳方言唱经,受到村民欢迎。不过,在师公舞的传承中,覃祖大仍面临诸多问题。

  父辈传下来的手绘神像图大多残旧,而且因为具有文物价值,不便再用于表演。请画师重新绘制神像图,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覃只好找人以旧神像图为蓝本喷绘新图。这些“克隆”的神像图画面模糊不清,看不到老神像图中诸神栩栩如生的样貌,使得师公舞表演失掉了一些古老的韵味。

  另外,早些年父亲过世,带走了制作面具的手艺。目前,覃祖大师公舞班在用的面具,只剩下10多副。而记不清另外20多位天神的面貌,还会给将来描绘脸谱带来困难。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