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非遗”传承人潘彩英:让苗锦更加色彩斑斓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8日 16:03 广西新闻网

  作者:谢永辉

  苗锦是苗族人民传统生活用品,也是一件倾注着织锦人心血的艺术品。在融水苗族自治县,苗锦制作的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潘彩英,多年来凭借出色的织锦技术,成为苗乡远近闻名的“偶像”级人物。

  织锦是个精细活

  潘彩英家住四荣乡荣地村归报屯,是个距融水县城还有3个多小时车程的小山村。10月6日一早,记者来到潘家。潘搬出织机,摆在家里光线最好的地方。织机上有一幅未织完的锦,图案呈“井”字形。除“井”字本身的颜色各不相同外,“井”字中间、周边的颜色也不一样,共有10余种颜色。

  据了解,织锦时通过织机前面的几个构造,将白色棉纱分成一对对,交错拉成经线。织的人在经线交叉形成的夹层当中,按照图案要求引入纬线(用针来挑),完成一排之后再用工具压紧,靠这样一针一线积少成多,直至完成。整个织锦过程,除了心到、眼到、手到,还要求脚到,少一样也不行。

  潘彩英戴着老花镜坐在织机前,开始熟练地操作起来。只见她用长竹针将整条黑线勾进夹层,三两下就挑好了。换到其他颜色的线,就得根据图案分布规律来挑了,每种颜色的线都要挑多次,每次挑间隔的经线数目又不一样。挑的时候,必须记清颜色顺序和间隔的经线数目,出错就得拆掉重来。潘换了一根骨针勾住彩线往经线中间挑,骨针几个起伏,就挑好了一条彩线,左手备好的下一种彩线又马上补上。挑花勾线时,她基本没有作停留,其熟练程度仿佛闭着眼也能织。

  “几十年的眼力,错不了!”面对记者的疑惑,潘彩英说,像这样织一幅锦,如果还靠用手去一根根数线,人家一个月织好,你可能要用3个月。早在少女时代,潘已经练就了一个本领:只要看一眼图案,她便能记住每种颜色的线该怎么挑。至于眼力,今年56岁的她戴上眼镜丝毫不亚于年轻人,一眼扫过去就数出了线的数目。

  苗锦颜色翻了番

  上世纪60年代,苗家人的衣服布料都是织出来的,自己种棉花、纺纱,再织布。那时,女的基本都懂得织布、织锦技术,家家户户都有织机。

  潘彩英从小跟随母亲学织锦,由于天分高,又好学,很快就青出于蓝了。12岁那年,她完成了自己的处女作——一幅梅花图形的小锦。当时,她已经像大人一样在生产队出工,只能趁早起、中午吃饭、下午收工的时间来织,织那幅锦花了她1个月时间。后来,这幅锦卖了30元,相当于潘当时半年的工钱。

  原来的苗锦没有这么多颜色,通常只有黑、蓝、绿、白、黄、红6色,颜色比较单调,图案也显得老套。“能不能加更多的颜色使锦的颜色更鲜艳,图案更漂亮呢?”当时年仅16岁的潘彩英在心里琢磨。她开始尝试在传统苗锦中增加颜色,这里配一点,那里加几针。不过,她开始并不得要领,而且颜色多了,图案就会有变化,比起原来的苗锦制作就更为复杂。一不留神,把颜色织错,相同的颜色衔接不起来,如果配多了或配少了又不好看,只得拆了重来。经过反复试验,她花了半个多月时间,织出了一幅创新的作品,锦上花纹的颜色增加到12种。

  这幅锦一出来,全村人都为之震惊,因为此前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锦,也从未有人使用这么多颜色来织锦,大家对这个小姑娘刮目相看。这幅锦曾被人争相传看,很多人包括年长的都来向她请教配色的技巧。

  苗乡掀起“时尚风”

  1975年,潘彩英嫁到四荣乡,她所在的归报屯惟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山上的木头。当年,交通极不方便,砍好的木头运不出去,很多都烂在了山里。成年人干一天活的工钱仅2毛钱,全村人的生活都过得相当艰难,很多人甚至连盐也买不起。

  这个时候,潘彩英的手艺又派上了用场。由于她织的锦色彩绚丽、图案新颖,深受大家欢迎,卖锦得来的额外收入正好解决了全家的吃盐问题。后来,有贵州的苗家人来融水苗寨卖锦,一见潘彩英织的锦,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因为贵州当地的锦同样存在“老土”的问题。于是,卖锦的成了买锦的,他们买回潘的锦,想拿回去研究、学习。

  那个年代,潘彩英一家的衣服、床单、被单所用的布都是她亲手所织。当时,她采用的是黑白条纹、格子的图案,与以往全黑的布相比,有着不同一般的“时髦”感。当时懂得织锦、织布的人不断老去,会织这么“时尚”的布的年轻人,潘彩英可算一根“独苗”了。

  此后,潘彩英家成了名副其实的“妇女之家”。大伙一有空就来她家学习织布、织锦,有人为了尽快用上“时髦”布,干脆请她到自家帮忙织。按当时规定,旷工要扣工分。为了让潘彩英能放心织布,请她的人就替她出工。不久,全村50户至少有40户都用上了这种黑白搭配的布。后来,这股“风”又刮到了周边村屯,其他村的村民羡慕不已,专程赶来请潘彩英过去教学。

  徒弟虽多传人少

  潘彩英教过很多徒弟,称得上传人的却很少。“学这个要有天分,会看图、能记数、眼力好,否则很难学会,也容易放弃。”潘说,她有一个“特别”的徒弟,看图她说不出如何挑花,不过给她笔和纸,她却能很快地画出来。“纸上画多了就自然画进心里去了”。她坚持了两三个月,终于成功甩掉了纸笔。

  让潘彩英感到欣慰的是,女儿潘翠莲成了她最得意的弟子。潘翠莲不仅领悟得快,一看就懂怎么挑花勾线,且手法很快。14岁时,女儿独力完成了一幅“井”字花纹的锦,后来拿到县城参展,得到很多人的称赞。此后,母女在织锦时经常相互帮忙。

  不过,传统织锦也受到了现代工业的冲击。近年来,工厂制作苗锦,只需通过电脑技术,即可直接将图案描到锦上,很快便可完成,根本不需要一针一线地织。而传统织锦,小幅至少要一周时间才能完成,大幅可能要半个月到1个月,不可能批量生产。虽然一幅锦可以卖到数百元至上千元,但相对于织锦人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来说,基本没什么经济效益可言。加上工厂生产的锦涌入市场,尽管质量相对粗糙,但很多苗家人也因价钱便宜,直接去买现成的锦。因此,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花时间来学习织锦,村里会织锦的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老人。

  因为女儿外出打工,潘彩英身边只有一个传人,就是同村的潘美仙。潘美仙从18岁起跟随她学织锦,现在36岁的她已可独当一面了,但村里比她年纪小的再没人会了。在今年柳州市首届民族民间传统手工艺品制作大赛中,她们师徒所织的苗锦分别荣获银奖和铜奖。今年6月11日“文化遗产日”,师徒俩又受邀来到柳州,向市民展示织锦技术。

  “酒香不怕巷子深”

  “阿姐,请问你们村有谁会织苗锦吗?”10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潘彩英放牛回来,在村篮球场碰到两名男子。他们其中一人是乡文化站站长,另一人则是记者。两人在苗寨寻找掌握传统织锦技术的人,但走了很多村寨,一直没有收获。“我就会啊。”潘的回答让二人欣喜若狂,马上就要她展示一番。潘关好牛,就坐在织机前,展示了自己的高超技艺。

  此后,潘彩英的名声传出了大苗山,作品频频在县城及柳州市展出,多次获奖。她本人也不时走出大山,来到城里展示苗锦制作。2008年,她被评为柳州市“十佳民间艺人”,今年4月,又被确定为苗锦制作项目的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今年9月,她被柳州市推荐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尽管荣誉接踵而来,但潘彩英始终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的苗家人。一次,文化部门一工作人员联系她,想访问她做资料收集,电话一通就直接问:“请问是潘老师吗?”潘彩英一愣,说:“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家没有老师啊?”对方赶紧问:“那你是潘彩英吗?”得到肯定回答后,其解释:“我说的潘老师就是您啊!”潘赶紧说:“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我哪里是什么老师啊,就是一个普通农民。”

  几年前,山东、黑龙江的几名研究生从媒体报道了解到潘的事迹后,专门赶到她家做社会调研。学生们跟她学了一天织锦,临走时还请求她“为了中国的民族文化传承,继续把苗锦织下去”,这话让她感触很深。这些年来,她一直敞开门收徒,现在,她还计划把织机搬到县城去,一方面可以照看孙子,另一方面能让更多人了解、喜欢并学习这一传统技艺,“只要有人学,我都毫无保留!”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