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中阿论坛能源合作分会观众与嘉宾互动交流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0日 15:00 宁夏自治区区委宣传部

  听众提问:谢谢诸位,首先我代表宁夏600万回汉人民,欢迎远来阿拉伯世界国家人民,我们宁夏人员非常好客,警察、公务员都上街扫卫生、执勤啊,但是今天突然发现我们远道而来嘉宾好像热情不够,开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前三排已经走了一半,既然是论坛大家应该真诚合作,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都走了。

  我观点是这样,我在能源方面经济方面都是外行,但是我看到中国和阿拉伯经贸论坛,我认为这个合作是有天然基础的,第一点都是能源大国,我们这里有煤炭,你们那里有石油,我们形容一个人富的话我们说“富的流油”,第二都是穆斯林国家,有共同信仰和共同语言。第三都是发展中国家,第四最重要一点是爱好和平,不像有的国家得不到能源的时候,用炸弹说话,我们是出自内心真诚的,所以我相信双方合作不管政府、老百姓也罢都能够接受和认可的。

  今天跟在场嘉宾探讨几个问题,第一点关于清洁能源的问题,刚才专家也谈到了,我觉得只要跟煤炭、石油一接触的话,就是高污染、高耗能的方面,这几年我发现好一点,最起码天空越来越蓝,既然能源这方面问题进行合作的话,我想探讨的问题这是一个重点,怎么样在开采能源、开发能源减少一点污染。

  第二个问题关于能源节约问题,刚才都说我们国家能源都开始进口了,我老想一个问题,能源有朝一日终究有一天会枯竭,不管宁夏也罢、还是阿拉伯国家石油也罢,经常开采给子孙后代会留下什么?我想说一点,开采能源的时候能不能发展其他产业,来壮大我们经济实体、壮大我们国家经济水平,如果光靠能源,这是一个急功近利的做法。就像我去鄂尔多斯以后,形容那个地方就是金钱帝国、文化的沙漠,一有煤矿过去放羊,现在摇身一变都成为亿万富翁,但是我不知道那个地方有文化或者其他方面基础,所以在节约能源方面应该多做一些探讨。据我所了解现在西方国家怎么做?比如稀土产业我们国家出口很大,但是美国和加拿大稀土从来不开发。

  第三合作的范围,既然中阿论坛应该把范围扩大一点点,不单单局限能源方面,文化交流、旅游交流都可以拓展,把这个论坛搞成中阿人民桥梁、一个连接点,不单单局限能源方面的合作。

  这三方面观点请专家谈一下你们的观点。谢谢!

  主持人王军:感谢这位听众发表很好的意见,在座哪位嘉宾想回应这位嘉宾的意见。

  李俊峰:过去不光中国,过去好多国家都是这样,资源大国、资源大省过渡开发资源之后就发现很多问题,现在阿拉伯国家很重视这个问题包括像沙特、约旦、阿联酋做了很好的工作,像阿联酋真的富的流油的国家,但是发展风能、太阳能、还发展制造业,约旦谈的健康旅游这些东西是很好的观念,不仅仅在做石油、不仅仅在做矿产。同样宁夏也是这样,是聚宝盆、“金三角”,但是我们不能靠资源发展,现在有很多资源大区变成资源枯竭性城市,比如说辽宁的抚顺,其实山东好多矿区变成资源枯竭性城市,所以宁夏是刚刚进入开发的不到20年,应该吸取这样的经验和教训,做好新兴产业、做好健康产业。

  特别是利用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很好的合作机会,取长补短,应该做一些更好的事情。至于说稀土的事情,我不太赞成这种说法,稀土问题我们有很多误读,并不是哪个国家不去开采,实际美国在二十年代、三十年代已经大规模开采,后来由于我们国家在环境问题上管理不利,我们稀土开采成本大幅度降低,可以说冲击了国际市场,使着其他人都不做稀土行业,后来我们自己也发现,由于开采稀土带来环境成本太大,必须把环境成本放进去,我们不太考虑环境代价,现在必须考虑环境代价。特别总理最近在达沃斯提出来“有质量的增长”,过去创造很多GDP是没有质量的GDP,现在转变概念,稀土价格是高成本的,这样就有利于国际公平的竞争。我们不能牺牲我们环境代价来向全球供应廉价的资源,这一点好多西方国家不理解,并不是我们提高价格,而是应该把计算环境成本计算进去了。不是说对他们进行垄断,而是我们现在正常提高我们开采成本,把环境成本加进去,所以我们价格提高了。我们也需要保护环境,不仅仅西方国家需要保护环境,我们也需要保护环境。

  宁夏真是水美,应该更好的保护环境,如何保护环境、如何节能减排,煤炭也不是肮脏的能源,完全可以做到很清洁,我们国家做了很多工作,希望我们煤做的很清洁,宁夏开发煤炭资源的时候包括煤化工建设的时候,应该考虑这些因素,使我们煤干净起来,应该吸取稀土过去上的失误,过去稀土政策是失误的。

  主持人王军:谢谢,时间宝贵,最后一个问题留给现场公众。

  观众提问:各位嘉宾好,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李俊峰所长和刘冬博士,怎么看利比亚动荡之后世界石油市场变化,以及变化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

  李俊峰:利比亚动荡是中东地区长期动荡小的插曲,其实大家想一想从50年代开始,到现在中东地区从来没有消停过,我不是搞外交,但是我们真诚希望那个地方慢慢稳定下来,不仅仅对阿拉伯世界、对中东人民是好的,对全世界人民都是好的事情,我们希望他们能够稳定下来。但这不是以哪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各个国家利益不同、文明冲突总会有,但是总的来说大的格局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当时80年代两伊战争的时候,两个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打的天翻地覆也没有太大的问题,石油供应链建立很强的保障体系,问题不是特别大,不要把它看作天塌下来的事情,实际上这么多年经过战争也好、政治较量也好,在石油安全体系,全球应对还是有一定的基础,不会因为一两次小规模冲突,每一个地方小的事件会对能源格局发生大的变化,我想这个地区会慢慢安静下来,能源安全形势也会慢慢稳定下来,没有必要太担心。

  刘冬:我也做一下回应,从短期来看利比亚动荡对国际石油市场冲击确实不是太大,因为像沙特这些国家还有一定剩余产能可以调动出来,沙特、阿联酋等国家跟峰值比较,完全可以应付利比亚完全停产,但是从长期来看,我也不是很明晰的状况,对未来产油国政策的影响,因为这一轮“阿拉伯之春”到底什么原因?跟全球粮价保障有直接的关系,2008年粮食暴动,整个阿拉伯地区都出现粮食暴动,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粮价大跌这些国家都稳定下来,随后2010年粮价再次上涨的时候,这些国家又动乱了。需要产油国拿出更多资金解决民生问题,这也是“阿拉伯之春”沙特等这些国家其实给人民发钱,产油国有目标收益的原则,增加财政负担很可能开发更多油田之类,当然这个影响对不同产油国不一样,从长期来看、对产油国角度来看需要做出更多深入的问题,具体影响很难回答清楚。

  主持人王军:谢谢,今天上午短短两个小时不到,嘉宾探讨很多话题,谢谢嘉宾他们真知灼见,也谢谢大家参与者。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