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中阿经贸论坛金融合作分会互动交流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0日 16:23 宁夏自治区区委宣传部

  主持人管清友:感谢Zahid Hussain先生讲伊斯兰金融原则、特点、对于风险控制的优势,给我感觉中国金融界确实应该向伊斯兰金融界好好学习,中国发展伊斯兰金融很紧迫。我想问一下工行和中行支持能源企业具体是什么?其实中国不缺钱,还需要吸引大量中东资金来国内投资吗?包括台湾熊先生讲到人民币国际化问题,从台湾角度、从境外角度怎么看人民币国际化具体安排?包括Zahid Hussain先生,中国发展伊斯兰金融怎么合作?我们还有15分钟时间,我把最后时间交给场下朋友,机会难得,希望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向场上嘉宾提问。

  互动阶段

  观众提问:我来自亚洲发展和投资银行,我的问题就是能不能向我们解释一下,能源银行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我的理解能源银行有可能只是一个概念,你们有没有一些标准或有一些具体的想法。

  王军:关于这个问题我和业内很多专家也有过交流,应该说大家对这一块还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因为一说能源银行,大家第一反应是不是回到计划体制或者专业性银行,不完全是这样概念。无论商业银行还是政策性银行也好,完全可以从业务创新、内部机构设置方面,从我个人理解来讲,如果提能源银行从业务创新方面为石油企业投资方方面面提供茂盛融资支持、包括其他方面的金融服务。

  莫扶民:这个问题挺有意思,刚才各位嘉宾在演讲时都说到能源金融概念,而且从非常全面、多方位角度阐述这个概念。其中就包含所谓石油银行、能源银行这个概念。我觉得现在我们中国所有银行包括我们工行、中行在一起,对能源行业特别石油行业支持导向非常明确,基本主要商业银行都把能源行业、特别油气行业作为金融信贷进入领域,全方位支持的领域。

  我觉得现在在中国有很现实的问题,如何打通外汇储备和石油储备的通道,因为现在由于人民币的升值的预期,现在在中国境内企业和人民都不存外汇,但是这些能源企业、石油企业对外汇贷款需求很旺盛,同时国家外汇储备有大量的外汇储备,这两个点怎么打通,这个要解决非常具体、非常重要的问题。当然现在我们也了解到,通过委托方式让政策银行进行外汇贷款的投放,但是我们觉得这只是渠道之一。

  刚才几位嘉宾也提到,国际油气大宗并购,要得到所在地政府和当地政府居民的接受这个很重要,当时也举中海油例子,怎么样动员更多商业企业包括商业银行和民营企业进入这个领域我觉得是很重要。所以除了委托贷款以外,应该寻找更多途径。

  我们在工作中也曾经探索过,因为我们知道外汇储备寻找用途,需要考虑安全、考虑效益,我们也琢磨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安全效益前提下打通通道,我们想出建议形成人民币和外汇互存,商业银行按一定比例把人民币存到外汇管理局,外汇管理局按照一定比例存到商业银行,这样保证外汇储备的安全性,我们可以设计双方存款利率有一个差,这个差可以保证外汇储备收益等于或者略高于投资美国国债的收益。

  我觉得要解决这两个基本前提情况下,打通跟商业银行以及更多民营企业运用,这些资金走向国际市场非常重要。

  王军:这点我想补充一点,我很受启发。作为国际中心对这个问题有一定的研究,最近给有关部门提过建议,商业银行有外汇贷款的需求,但是没有投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建议当前存款准备基率22%,可不可以常识对于普通商业银行降3个百分点,对应的存款准备基作为抵押,把外汇管局外汇储备借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再给走出去企业使用,这样可能一方面解决商业银行有这样需求,另一方面解决企业对于外汇需求,打通外汇储备和对外投资的渠道。

  里边有一个问题,财政部门会提到谁来承担的问题,完全由商业银行承担汇率损失问题可能有困难,起码我觉得商业银行和政府对半承担部分。

  主持人管清友:刚才银行希望多给外管局一点,你们思路本质是一样的。

  观众提问:大家好!非常感谢今天上午很好的讨论,我知道你们大家都是银行家,可是你们没有听说过国际美元是统一货币,我想问一下大家是否会考虑能源元或者一种统一的货币或者在世界东方能够形成统一的货币,我们可以看到东方得经济从印度一直到日本经济体是非常大的。谢谢!

  Zahid Hussain:我可以谈谈个人想法,当我们说到统一货币的时候,首先我们应该看一下欧元,欧洲的货币现在对于各个经济体有什么样影响呢?这并不容易,我们还需要做很多其他事情,才能够实现单一或者统一货币,因为这就要求在经济中间有很多的相互贸易和结算,所以一个单一货币首先应该看到各个经济情况,以及贸易和投资的活动,如果说在这个地方元国际化非常重要的,不仅仅对于中国,这就能够推动其他相关部门,共同来推动对中国进行进出口。这也是符合经济活动的,而这些经济活动就能够推动货币的国际化或者单一货币的形成,所以说到单一货币的时候,这是非常高的水平的结果,如果有一个统一货币,在海外国家谈论货币的话,我们已经看到有不同的观点,有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有很好的关系,但是统一货币有不同的观点,因为这就意味着一个国家做出牺牲,可能并不能很好帮助贸易和投资,所以在谈到单一货币的时候,最根本就是推动贸易和投资,比如人力资源自由流动,这是单一货币的根本目的,所以我们必须看一下欧元的发展它的后果。

  比如现在看到,如果要对一个欧元国家进行救助的话,其他国家要做出牺牲。我们现在也看到欧洲的情况,还有一些欧洲国家巨额政府债务,所以一个国家要对另外一个国家做出牺牲,提供帮助才能维持关系,所以单一货币这个事情要做起来并不容易,最终目的是推动国家之间贸易和投资。

  主持人管清友:中国不仅是贸易国家,更是东方大国,当然Zahid Hussain先生刚才回答这个问题,所谓货币问题可能取决于很多因素,加强更多经贸往来、当然还有文化、宗教环境不同等等各种因素,这也提醒我们今天会议的主题,加强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经贸合作、金融合作、能源合作确实非常必要,也确实非常紧迫的。时间关系最后一个问题。

  观众提问:我是来自《财经》记者,我想问一下熊所长一个问题,考虑到欧元如此不美妙的前景,我们是不是放弃亚元的幻想,亚洲国家彼此差距肯定比欧洲国家厉害,不知道你对此有何看法?

  熊高贤:欧元成立之后确实全世界这么大经济体,能够把货币统一化是一个创举。事实上经过几年,我们也认清欧元失败的,这么多国家生产力、竞争力各方面不一样,突然之间把货币统统统一起来,第一把关税免掉,我请问以希腊工业生产能力怎么跟工业大国德国竞争呢。我之所以提亚元概念,因为中国生产力各方面等于欧洲德国一样,但是我认为和平崛起的中国,绝对不会像德国吃干抹净,绝对和其他国家和平共处,以上是我的答案。

  主持人管清友:谢谢熊先生,最后我们再请程总代表金融界、李局长代表政策界做总结。

  程军:今天议题大家讨论非常热烈,其实给我们非常多的启发,我们在能源金融路上怎么走,其实我们的选择还是蛮多的,可以有很多思想火花的碰撞,包括刚才莫总说到外汇储备怎么应用和金融结合起来,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想法。这一块银行界也会跟能源企业、跟我们不管阿拉伯世界朋友还有其他地方国际同业,共同看怎么从金融角度支持我们能源发展、支持我们国家经济发展,这方面我们任重道远。谢谢!

  李连仲:刚才主持人说宁夏能不能打造区域金融中心?这个问题确实跟宁夏有直接关系,前边探讨范围都比较广,我谈一下个人看法,不代表任何部门。宁夏它有它特殊性,因为和阿拉伯国家关系比较密切,因为是回族比较集中的地区,那么我认为金融中心不是说哪个部门批准,它是一个看它业务规模、你货币流动量多大规模,还有金融组织有多大数量,还有对本地区有多大辐射力,所以我举几个案例。

  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它的特点是离岸金融,那么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它是航运金融和贸易金融,那么北京能不能成为金融中心?北京就要和他们差开,北京是金融管理部门,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包括几大银行总部在北京,是金融管理中心。另外大国企在北京注册,是总部金融中心,中关村在北京是科技金融中心。

  那么宁夏作为地区它是可以打造中阿能源金融区域中心,它要发展一个业务量,和阿拉伯国家建立密切的金融联系、能源关系,第二信任阿拉伯国家金融组织在这里注册,这样才能产生辐射力、影响力。

  我个人认为宁夏打造中阿能源金融区域中心非常有条件的。谢谢!

  主持人管清友:非常好,今天我感觉既讨论问题,而且确实产生火花,提出新的思路、新的观点,大家都表达自己的想法,台下各位朋友都非常踊跃,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