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时代的养老记忆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29日 16:10 《现代苏州》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不同时代的养老记忆

  每个时代的养老都各有其特征,从老太爷式的威风八面,到活泼泼地神采飞扬,不同时代的老人是各个时代的社会缩影。

  记者  李剑彬

  上世纪50年代

  老人是家中的最高权威

  顾金荣阿婆自嫁到金狮河沿以来,已经在此地居住了六十多年,从旧时代过来的她现在已媳妇熬成婆,祖屋也由大宅子变成了现在栖身的两居室,和这个同样发生着大变化的是上一辈人的老年生活。

  “从前,大都是一大家子人,年纪最长的人是家里的领袖,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所有晚辈都围绕着他们,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思。”按照顾金荣阿婆所说,那时的老人多是跟着长子过活,住在最内一进,每天晚辈都要轮番进来问候,有什么好吃的,先紧着老人。做媳妇的帮老人洗漱、按摩、进出门搀扶着,不敢怠慢。

  “就是像我们这种普通人家,对老人也和电视上《红楼梦》演的那个贾母一个样,完全是毕恭毕敬的。”顾金荣阿婆意味深长道。

  上世纪70年代

  多尽一份抚育下一代的责任

  一些年轻人响应了上山下乡支援边疆的号召,原本多子女的老人身边一般顶多只留一个孩子,养老问题也就具有了时代特色。

  家住娄葑的张留根老伯是上世纪80年代末由河北调回苏州的,在家中排行老三。由于大哥身体不好,留在了原籍,就和父母一起在家中务农。“农村人,吃得起苦,爹妈做得动,加上大哥大嫂身边帮衬,日子还过得去的。”

  张留根老伯称那个年代和现在家庭格局不同的是,因为子女多,出去的时候大多是十几二十岁的小毛孩子,在当地结了婚,生了子,就把孩子送回原籍,因此,老人倒反过来还要多尽一份抚育下一代的责任,顾金荣阿婆也印证了这种说法。

  养老方面,也没有特别的,无非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人家85岁了还在田里种地,不肯歇。” 张留根老伯回忆父母时说。“空余的时候,搓搓小麻将、串串门、晒晒太阳、听听小广播,就是老人的全部生活了。”

  上世纪90年代

  敬老院和家庭养老并行

  入住敬老院超过20年的陈二如老人在退休前是位高中数学教师,由于见识广博,在那个年代算是“想得穿”的老人了。“早先,人们有住进敬老院就是等死的观念,事实上,那时候入住敬老院的也的确多是一些生活没法自理,子女无法全天照料的,像我这种好手好脚自愿进来的人很少。”焦二如道。

  早20年前,对敬老院有所抗拒的除了老人自身因素外,子女们也不肯轻易将老人送到敬老院,那会遭到社会谴责,从传统道德及良心上来说,是抛弃老人的行为,具有忤逆成分,同时敬老院在设施、管理、服务及理念上也远不如现在人性化,因此,通常而言,哪怕再艰难,也是在家里养老。

  时至今日,我国养老机构床位虽然只占到老人总数的1.5%,虽然数量很少,但在养老机构生活的老人仍然还不到1%。

  早些年的时候,还没有实行双休,也没有长假,最长的假就是春节放3天,年轻人工余的时间不多,老人们此时就充当了子女后勤的角色,大把时间花在买汰烧上。那时候实行就近读书,城市也小,接送孙辈上下学的事情倒不太多,只是孩子回家后,老人们要担负起督促小孩功课的事宜。

  本世纪10年代

  社区参与养老

  现在的家庭结构具有显著的“4+2+1”的格局,既4个老人加上2个子女,再加上1个小孩,这是由于上世纪70年代起实行独生子女制度形成的。

  改革开放以来,无论从生活质量还是人均收入,都有了较大的改善,“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也使老人的养老条件得到人性化的改善。

  每天,方洲民众联络所都要迎来送往很多“熟面孔”,其全功能的配置,最是受到家庭青睐。住在东湖林语小区的高先生一家便是个典型。今年初,高先生开始备战一级建造师考试,学习占据了他几乎全部的闲暇时间,陪家人的机会很少很少。方洲民众联络所试营业后,高先生找到了一个重温家庭日的渠道。每到周末,他就带着全家到民众联络所,高先生占据邻里图书馆一角,埋头苦读;女儿直奔少儿阳光吧,尽情地自娱自乐;妻子选择在雅韵居练瑜伽;年迈的父母走进乐龄生活馆下棋休闲。一家老少,各取所需,自得其乐。

  住在中海花园里的杨文焕夫妇就参加了社区举办的钢琴班、编织班、电脑班,还自己制作PPT展现社区生活。夫唱妇随,相濡以沫,把晚年生活安排得丰富多彩。

  民众联络所内的乐龄生活馆专门设有空中情感吧,它是提供老人与异地亲友进行视频聊天的区域。老人家往往记性不太好,这次上QQ和亲友联系,下次再过来,不是忘记自己的QQ号、就是忘了密码。针对这一情况,社区工作人员特别留意,给经常过来上QQ聊天的老人做好相关记录。湖畔天城的李老伯是空中情感吧的常客,他每周六上午都固定前来,跟远在内蒙古的二女儿网络视频聊天。但两个月前,李老伯还对网络一窍不通,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以及“培训”下,现在,他不仅能进行视频聊天,还会上“淘宝”给自己淘衣服。

  这种社区扶持的养老方式,让老人们不离家门而能享受到丰富的文化生活,参与社会活动,并能得到较为周到的照料。

  安享晚年也是门“技术活儿”

  记者  陈媚娜

  人的一生有四阶:童、青、中、暮。有人说,童年像春天般温暖,天真活泼,无忧无虑;青年像夏天般火热,生机勃勃,充满朝气;中年像秋天般美好,硕果累累,丰收在即;而垂暮之年像冬天般寒冷,风烛残年,无聊孤寂。暮年果真那么令人心悸和悲叹吗?不!现在,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告诉我们,他们的心还年轻,他们可以把晚年生活过的依然美丽。

  近日,记者走访了苏州工业园区的不少社区后发现,原来现在的老年人把自己的晚年过得可谓多姿多彩,退休之后的他们不再仅仅“安分”地“困”在家里,更多的是走出家门,参加各种社区活动,还主动参与到各种文化形式的实践中去。在他们眼里,晚年生活应该是精彩的、动人的、美好的!

  很多老年人这样告诉记者,我们所期望的晚年生活不止是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更要老有所乐,发挥自己的技术特长,发扬自己的兴趣爱好,科学养老,健康养老,让生理和心理得到双重保健,这才是新时代晚年生活的最好写照。

  在他们看来,安度晚年不如用安享晚年更为合适,因为他们安享的已不再只是简单地过日子,而是成了了一门“技术活儿”,要把它过得精彩,过得舒心。谁说退了休就要“窝”在家里,谁说退了休就只能虚度光阴,只要愿意,老年人一样能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与哀叹与孤寂永远说“拜拜”。

  俗话说,高职不如高薪,高薪不如高寿,高寿不如高兴。人到晚年,还有什么比高兴更重要的呢!学会寻找快乐,学会自得其乐,学会与人同乐,正如德国哲学家康德所言:“老年时像青年一样高高兴兴吧!青年人好比百灵鸟,有它的晨歌;老年人好比夜莺,有它的夜曲”。

  舞台上的夕阳红

  在苏州工业园区,有这样一群群老年人,退休后他们不甘寂寞,不愿呆在家里“闲着无事”,于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成立了一个个各具特色的表演团队,从不相识到相识,再到相知和了解,在相处中结下了深情厚谊,他们是舞台上的夕阳红。

  有支民乐队叫“喜洋洋”

  日前,记者走进新加社区居委会,被这里演奏的一曲曲积极向上的乐曲所吸引。听乐曲的旋律,好像是专业乐团演奏的。细一打听,才知道这是社区“喜洋洋”民乐队在排练节目。

  民乐队创始人之一、队长王吉华告诉记者,目前,民乐队有40余名演奏人员,基本上都是退休的老年人,平均年龄在50、60岁。这个乐队里,二胡、琵琶、扬琴、笛子、笙等各种乐器齐全,并且能人聚集,很多人都是玩了一辈子乐器的业余文艺骨干。

  谈起民乐队的组建初衷,王老师告诉记者,很多人退休后精神上没有了寄托,于是他们萌发了把擅长乐器演秦的老年人组织起来,组成一个民乐队的念头,这样大家既可以自娱自乐,精神上有所依托,也可以服务社区居民。

  想法一出,立刻就得到了不少会乐器的老年人的响应,大家都争相报名,很快便召集了20多人,成立了“喜洋洋”民乐队。之所以取名为“喜洋洋”民乐队,王老师说,《喜洋洋》是传统民乐曲目,也是我们晚年生活的宗旨。

  在湖西社工委和台资企业联建科技的支持下,民乐队一天天壮大,添置了必要的乐器、演出服,形成了管乐、弦乐、弹拨、打击等比较完整的声部,不仅能够演奏大型的器乐曲,而且也有乐队自己创作配器的器乐作品。

  “乐队是一个温暖的地方,大家就像是一家人”,王老师的一句话道出了所有队员的心声。正因如此,平时排练几乎从来没人迟到或早退,更别说是缺席了,就算偶尔有特殊情况的都会提前请假。有的队员的家离排练地较远,每次都要提前一个多小时出门,不管刮风下雨、酷暑严冬,总是如此。即使不少老人还肩负着帮儿女做家务、带孩子的重任,有时为了活动和演出,总免不了要舍小家顾大家,但这种牺牲大家都很乐意。

  一些演奏水平相对较好的队员也会主动帮助其他队友,他们常常一字一句地教对方,从没嫌烦。不少乐队成员表示:“来这儿玩,一是为了找乐儿,二是在这儿能学到东西。”

  如今,“喜洋洋”民乐队已小有名气,常有单位花钱请他们演出却被婉拒。对此,王老师说:“一块玩儿就为图个乐儿,我们乐队只参与公益演出,商业性演出一概不去,这是原则。”

  建党九十周年庆典演出,他们演奏起了重新编配的《南泥湾》,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园区台协新春酒会,他们又联奏起了台湾民谣,《澎湖湾》、《卖汤圆》、《高山青》等一曲曲民谣解了不少在苏台湾同胞的思乡情……这些爱好器乐的老人聚在一起,以悠扬动听的器乐声奏响了一曲曲乐章,不仅愉悦了自己身心,也给他人带来了快乐,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喜洋洋”民乐队。

  “俏奶奶”舞出别样美

  谁说跳舞只是年轻人的专利!在湖东社区就有一支“俏奶奶”舞蹈队,这些俏奶奶们平均年龄超过55岁,却依然热爱跳舞,在大小舞台上,她们用灵活的肢体语言舞出了晚年生活的别样美。

  关于这支与众不同的舞蹈队,队长常淑娟告诉记者,“大家退休后生活一下子就清闲了下来,空闲时间里,很多人都发挥着年轻时爱唱爱跳的文艺爱好,于是就决定组建一支舞蹈队,并取了个俏丽的名字‘俏奶奶’舞蹈队”。

  说起常阿姨,她可是“俏奶奶”舞蹈队的灵魂人物。在沈阳工作时,她就已经非常热爱舞蹈,退休后,便干脆去系统学习了一番,并拿到了《国家二级社会体育指导员》证书。2008年到第五元素小区定居后,她就主动担任起了社区文体指导员的工作,“俏奶奶”舞蹈队正是她一手“拉扯”起来的。

  舞蹈队刚组建时,很多队员都没有舞蹈功底,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训练,常阿姨就一把手一把手地教大家,队里表演的节目也都是她编排后再教给大家。虽说是业余的,但为了像模像样开展文艺活动,舞蹈队自成立之日起就以高标准来规范自己。别看这些奶奶们平时除了买菜做饭,就是在小区里遛弯,可一旦投入到排练中,个个显得神采奕奕,劲头十足。踩着欢快的舞步,脸上绽放如花笑靥,在常阿姨的带领下,这些俏奶奶们的每一个舞步都散发着生命的活力。

  在舞蹈队里,有一位来自俄罗斯的金发碧眼的俏奶奶——柳芭。出生在以歌舞著称的国度,柳芭的血液里流淌着能歌善舞的基因。每周,柳芭都会参加舞蹈队的常规排练,虽然语言不通,但舞蹈是无国界的,认真好学的她跟随着常阿姨学习新步伐和动作,一招一式可是颇有架势,排练间隙,她还会主动向其他队友请教,可以说把跳舞已经完全当成了一种享受。

  舞蹈队成立一年来,已自编自导了不少舞蹈,她们的演出也越来越精彩。在庆祝建党90周年广场文艺晚会上,他们的舞蹈表演《在灿烂的阳光下》赢得了全场喝彩,传达出了一种“人老心不老、退休不退色”的健康向上的生活理念。

  伴随着欢快的音乐,“俏奶奶”舞蹈队的队员们用她们的舞姿、用她们的自信展示着新时代老年人的风采,都说岁月不饶人,但在她们的身上,却能感到夕阳无限好,她们健康、活跃,她们优雅、从容,从扇子舞到腰鼓舞再到恰恰舞,她们跳得不亦乐乎。她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退休了,筋骨不能退,为社会奉献余力的心不能退”。她们像姐妹一样聚在一起,你帮我,我帮你,齐心协力就像一家人。

  对于舞蹈队的发展,这些俏奶奶们纷纷信心十足地表示不仅要自娱自乐,也要与他人同乐,要创作表演更多更好的节目,展现新颖别致、绚丽多彩的“夕阳红”文化以及健康向上、团结奋进的精神面貌。

  这是一群快乐的老人,这是一群欢乐的舞者,她们用轻盈的舞姿展现了人生最美在夕阳。

  “悦心”合唱团里乐融融

  对于我们这个有着悠久集体生活记忆的国家来说,合唱几乎伴着我们度过了人生各个阶段。在湖东社区,还活跃着一支全部由退休人员组成的“悦心”合唱团,他们热爱唱歌,享受在合唱团里的每刻时光,或许岁月改变了他们的容颜,但让他们的嗓音更加浑厚,或许生活蹉跎了他们的身躯,但让他们的歌声更加嘹亮。

  何婉倩,“悦心”合唱团的副团长,“现在我每天的生活都排得满满的,除了参加团里常规的排练外,还要参加各种演出”。虽然已年过半百,但说起合唱、聊起合唱团,何阿姨仍像个年轻人一样充满激情。

  “其实,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很多人都在年轻时参加过合唱团,只是后来因为工作忙没时间才把这个爱好放下了”,何阿姨说,“每个人一生当中都会经历爬坡阶段、负重阶段,那时候是有兴趣没时间,现在退下来了,有时间经营以前的兴趣爱好,算是‘圆梦’吧”。

  在她看来,合唱的魅力就在于唱出了“集体的声音”。 “合唱是一项非常好的群众性活动,声部配合尤其吸引人,既不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不能压住其他声部,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合唱有助于构建和谐关系,也是对人思想境界的磨练。”

  这群对音乐孜孜以求、对生活充满热情的老人因为唱歌而聚在一起,大家不仅唱出了快乐,而且唱出了习惯。每逢周五下午,他们都会像上班一样准时来到排练房,一丝不苟地集中排练。演唱内容除了歌颂祖国、歌颂党的经典曲目,还有紧跟形势的新歌目。歌声在音乐的伴奏下听起来格外悠扬、悦耳,老人们此时也愈发显得年轻、充满激情和活力。

  平时坚持不懈的训练和团员们一丝不苟的精神使合唱团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整体水平就得到了迅速提高,并发展成为了一个有一定水平的合唱团,有专门的指挥,女高、女中、男中和男低各个声部配合日趋有默契。

  在建党90周年红歌汇演中,合唱团带来的一曲《江山》让所有在场的观众为之惊艳,清亮婉转、饱含深情的旋律,简洁朴实、深刻生动的歌词,投入的演唱,忘我的激情,优美的和声,动人的女高音,激昂的男高音,一幅江山如画、百姓为重的感动在每个人心中涌动。

  提起在合唱团的生活,不少团员都感觉乐融融,觉得自己又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和团友一起唱歌、聊天,不仅愉悦了身心,精神上也多了一种安慰,有时家里有事,不少合唱团的朋友都会主动要求过来帮忙,大家互相照顾,仿佛成了一家人。”

  “悦”人悦己,“心”身愉悦,“合”心合力,“唱”响未来,这就是“悦心”合唱团。嘹亮的歌喉、宽阔的音域,让人难以相信一段段美妙的歌声出自一群老人之口,在歌声映衬下,他们那一张张快乐的脸庞显得如此美丽、如此动人,他们用心歌唱着幸福的晚年生活……

  怀抱梦想的园区老年“达人”

  热播的《中国达人秀》让不少人看到了,在生活中,有那么多纯粹的人,为了自己单纯天真的梦,单纯地热爱着,追求着。其实,在老年人中,也有不少“达人”,他们虽然已不再年轻,却依然怀抱梦想,他们用各自的方式在晚年书写着一个个精彩的故事。

  孙浩、丁幸华:编写手抄本《孙子兵法》

  87岁高龄的孙浩和80岁高龄的丁幸华夫妇居住在苏州工业园区翰林缘社区,这段时间,两位老人一直在忙着编写手抄本《孙子兵法》,希望能让这本书尽快面世。

  那么,两位老人到底和《孙子兵法》有何关联?原来早在1994年,苏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就根据孙家家谱确认了孙浩是名正言顺的兵圣孙武后裔七十八世孙。同年,孙老就参加了苏州市孙武子研究会,并任常务理事联络部副主任,此后,全家开始全力弘扬孙子文化。

  18年来,孙老一直在研习《孙子兵法》,到处购买有关《孙子兵法》的书籍达几百本之多。两位老人还自费到山东广饶、惠民、鄄城寻根问祖,并参加那里的纪念活动,到山东临沂参观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的《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竹简,主动联络海内外孙武后裔,并于2003年和2005年组织了两次祭祖大会,第一次有一百多人参加,第二次更达三百多人。

  此外,孙老还与国外研究和应用《孙子兵法》的专家多次交往,如日本的孙子国际研究中心理事长服部千春博士。200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十年时,服部千春出版了《孙子圣典》,孙老特绘了“中日和平友好永久,锦上添花相得益彰”的大幅国画,并让儿子送往日本,参加他的盛大庆典。

  由于时常研习《孙子兵法》,书中的不少经典思想早已渗透进两位老人心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在采访中,孙老就和记者分享了他这段时间最喜欢的三句话,“知己知彼,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上下同欲者胜”,每一句话,两位老人都能和生活中不同的事例结合起来,不难看出,他们对《孙子兵法》的研习程度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即使研究过很多不同版本的《孙子兵法》,但两位老人总觉得不同版本之间总有些出入,所以,就决定出一本手抄本的《孙子兵法》。为了出这本书,他们和儿子一起搜集了10余种版本的《孙子兵法》,取其一致的观点,将有出入的地方再推敲考据,最终整合起来,并以繁体字加标点的手抄本形式呈现。目前,该手抄本已打印成稿,即将面世。

  虽然很多时间,孙老和丁阿姨都在习书、写书,但他们的晚年生活却依然过得很丰富,或参加社区各类活动,或在家静静挥毫泼墨,生活过得简单而充实。气质出众的孙阿姨还是社区“俏奶奶”模特队的发起人和骨干队员,身着旗袍、手持绢扇、伴着音乐走着曼妙轻盈的猫步,她的敬业精神毫不输给专业模特儿。大到演出的服装配饰,小到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她都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虽然人生中也经历过一些坎坷,但我们俩的晚年却是幸福的”,采访结束之时,两位老人不约而同地说了这句话,从他们灿烂的笑容中,记者也感觉到,他们真的很幸福,他们是老年夫妻的“楷模”。

  刘蜜霞:施展“魔法”变废为宝

  “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春晚上,来自台湾的魔术师刘谦的精彩表演让不少人都啧啧称奇。其实,在苏州工业园区中海社区,也住着这样一位神奇的“魔术师”,她可以变废为宝,别人丢弃的瓜壳果皮在她手里都能变成一幅幅精美的手工艺品,她就是社区里有名的“环保达人”——刘蜜霞。

  说起如何会做手工制作,刘阿姨这样告诉记者,几十年来,自己一直从事幼儿教学,所以对艺术比较热爱,退休之后,生活闲暇了,就总想找点事情来做,直到看到孙子在做学校的美工作品,就点燃了心中多年的爱好——手工制作。

  一开始,刘阿姨都是问孙子讨些工具和材料,但时间久了,她渐渐觉得这些材料太费钱,一小张纸就好几元。于是她就从生活中“就地取材”,收集废布料,收集废纸,收集瓜子壳……这些原本都被视为垃圾的东西成了刘阿姨的心爱之物,也成了她制作剪贴画的“得力助手”。

  平时只要一有空,刘阿姨都会拿起这些材料进行创作,时而是花草树木,时而是风光美景,每件作品从造型到线条都无可挑剔,完全看不出是出自一位退休老太太之手。

  谈到制作好这种剪贴画有何秘诀,刘阿姨告诉记者,关键还是要细心和耐心,平时吃瓜子时她总是细心地把瓜子尽可能规则地剥开,看到朋友邻居吃瓜子就耐心地收集,清洗后晾晒并保存好,在制作的过程中也一样,把一块块布剪出形状拼起来,粘上瓜子壳,再用水彩笔勾勒出线条,每一个环节都需要静下心来,慢慢地弄,急不得!

  在中海社区居委会,记者看到了刘阿姨的多幅作品,《盆花》、《枫树》、《秋艳》……每一幅作品都那么地栩栩如生,用旧绒布做成树叶,用瓜子壳做成枝干,这些原本都是垃圾的东西,在这里却搭配得相得益彰,天衣无缝,成为了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除了自己欣赏外,慷慨的刘阿姨还时常把自己的剪贴画赠送给别人,在居委会的白墙上,就挂满了她的多幅作品。“送别人自己亲手做的艺术品,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别人喜欢,也是对我的作品的一种认可”,刘阿姨说。

  平时有空,刘阿姨还会给社区里的其他邻居教授一些手工制作的技巧,不少邻居也纷纷学她样开始了手工制作,更多的人加入了“变废为宝”的队伍。

  制作剪贴画已经成了刘阿姨晚年生活的一部分,她告诉记者,剪贴画生态、环保、美观、实用,为她辟出了一方放飞心灵的新天地,给她的退休生活增添了一道亮丽的色彩。“没事时,埋头创作和观赏一番,那份乐趣是任何东西也替代不了的。”

  生活中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一些细碎布头,一些瓜皮果壳,这些在大多数人眼里俨然没有任何价值,可是在刘阿姨手里,却变成了一幅幅精美的剪贴画。几年来,她制作了百余幅剪贴画,她说希望有更多的老年人加入到制作剪贴画的行列中来,让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百岁老人的养生秘诀

  俗话说“山中易找千年树,世上难寻百岁人”,百岁老人是个宝,他们历经一个世纪的风雨洗礼,有许多值得关注的地方。在苏州工业园区加城社区,今年1月刚走过百周岁华诞的闫春富就是这样一位历经沧桑的百岁老人,他的生活怎么样?他长寿的秘诀是什么?近日,笔者带着好奇,走进他的生活,与他及其家人聊起了养生秘诀。

  “日子过得有规律,食物不忌口”

  1912年出生的闫春富老人,经历了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2个历史时期,有子有女,大儿子已花甲之年,孙子也已经事业有成。如今,儿孙满堂的闫老晚年过得幸福安祥,生活很有规律。

  “几乎每天早晨6点多钟就起床,有时在房间里慢步行走,伸伸腿脚,锻炼筋骨;有时到阳台上站站,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就开始一天的生活,晚上差不多8、9点左右睡觉,”闫老的儿子介绍说,“父亲心情开朗,生活有规律,对食物不忌口,晕素都食,遵循‘早饭吃好,午饭吃饱,晚饭吃少’的原则,每餐吃个八分饱,早上还会喝一杯鲜榨的果汁。

  虽然是北方人,但闫老对面食却并不偏爱,更爱吃米饭类主食。考虑到老人的消化问题,媳妇经常在晚餐时给他准备稀饭,配上各式各样的点心和菜,这也是闫老最爱的饮食搭配。

  对于闫老的高寿,四邻八乡的人都很羡慕,不少居民还专程跑来请教闫老的长寿之道,他总是笑嘻嘻地说:“有啥吃啥,身体才健康嘛。”

  “一天不看报就像少做了件事”

  见到闫老时,他正戴着眼镜津津有味地看着报纸。老人说,他眼睛不花,耳朵好使,一天不看晚报,就好像少做了件事情一样。这么大的年纪,还能看报纸,真是不简单!

  在老人的房间里,放满了他平时爱看的各类报纸,特别是《参考消息》,这是他最爱看的报纸之一。虽然有些报纸已经泛黄,但他还时常会翻出来看看,关心海内外大事。为了让老人有更多的阅读量,儿子也会上网给他下载最新的时事新闻,并打印出来,供老人阅读。每次看完报纸,闫老还会和儿子来个讨论,你说我言,其乐融融。

  据悉,老人常看报纸能增寿,这样老人能紧跟时事,能了解更多的健康知识,不会与时代脱节。一般来说,报纸和电视是老人接收信息的平台,但比较而言,看报纸这种传统阅读习惯,更为健康。

  不难看出,报纸已经成了闫老的“望远镜”,使他心胸开阔眼界宽,报纸上的丰富内容,为他提供了不间断的精神营养。每天在屋里随手就能拿到一张报纸,一张嘴就谈论国内外大事,眼界宽广了,胸襟开阔了,遇到事情也能看得清、想得通了,闫老脸上整天都展现着豁达开朗的笑容,气色看起来也好。

  除了报纸外,闫老也爱看电视,最喜欢看排球比赛,特别是有中国女排的比赛,看到女排赢球了,他比谁都高兴,在他的影响下,儿子媳妇也爱看起了排球比赛。

  “儿孙们个个孝顺,我天天开心”

  百善孝为先。赡养和尊重老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家庭和睦融洽的根本。正如闫老所说,儿孙们的孝顺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才有了他的长寿和好福气。

  为了不让老人感到寂寞,儿子时常陪着他去金鸡湖边散散步、呼吸新鲜空气。“老人平时就爱出门溜达,但现在年纪大了,让他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所以我们夫妻俩就一起陪他出门,天好的时候就走的远一点,天不好的时候就在小区内走走,这样也有助于他锻炼身体”。

  其实,很多百岁老人的子女都非常孝顺,老人基本生活无忧,儿孙们在生活中都争着孝敬老人,不嫌弃老人,陪老人聊天、看电视,家人和老人之间没有代沟,子女关心老人起居饮食,这些都令老人心情舒畅,自然活得也就长寿。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身体好才是我们全家人的福气。”闫老的儿子高兴地说道。儿孙绕膝,天伦之乐,也许,正是子女们的一片孝心帮助了老人跨过了百岁门槛。

  “居住在这个社区我感到很幸福”

  闫老在加城社区已经居住了四年时间,四年来,社区经常安排工作人员登门看望、量血压、免费理发,这些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他感到很开心,充满了幸福感。

  2010年1月的一天,闫老99虚岁生日,社区工作人员还专门登门为老人过起了生日。当大家把色彩鲜艳的鲜花和温暖的围巾献给老人,祝老人生日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时,闫老高兴极了,连声说“谢谢!”此外,学校的4名少先队员,也手持自己亲手制作的新春贺年卡,用清脆悦耳的童声,齐声祝闫老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之后还点燃了生日的彩烛,随着火花的燃放,《祝您生日快乐》的歌声响起,大家齐声高歌,合着节拍鼓起掌,快乐而祥和。

  那天,闫老还穿起了孙子买的漂亮衣服,红红的寿字挂在墙上,屋里温馨的氛围充满着爱意,处处透出老人幸福的晚年生活。在大家不断的祝福声中,社区工作人员还为闫老家的门上贴上了新春对联。所有人的关心和祝福,让闫老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