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里的金鸡湖和西湖(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4月27日 14:20 《现代苏州》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画里的金鸡湖和西湖(图)
画里的金鸡湖和西湖

  梦里金鸡湖

  记者  崔开磊

  讲述人:杜璞

  职业:知名画家

  桃花岛与玲珑岛像两颗石子被丢落在金鸡湖的湖心上,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在湖面扩大,再扩大,然后消失。傍晚缓缓腾起的水气如烟如雾地笼罩在湖面上,黄昏的阳光像金子一样洒在湖面上……如果你此时此刻在湖上划着小船,必定恍若梦中,似千里之外,却又触手可及。你说能有谁见到此情此景不会动容?

  不同于古城内涓涓流水的宁静典雅,新城中金鸡湖显得炫动时尚。没到过金鸡湖就想象不到她在一个新城中央是怎样的风姿绰约。漫步金鸡湖畔,环望四周,一池湖水,视野开阔。月夜时分,找一茶座歇息,仰看天上月轮当空,俯视湖中月影倒映,天上、湖中两圆月,交相辉映,“鸟巢”忽闪忽闪、摩天轮转着一座城市的梦、李公堤似彩带、万家灯火点缀的高楼演绎别样风情,不论站在哪个角度,你看到的都是一副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李公堤上的腾龙桥是个作画的好去处。惊艳的不是这座腾龙桥,而是站在腾龙桥看正南方的那座不知名的小桥。午夜时分,月光从半月湾的桥洞中透出,宛如一轮满月,倒影湖中,光影交错,惊艳了时光,温暖了岁月。

  春日,择天高云淡时乘船去桃花岛,漫不经心地走过小路,在你身旁的,是各样的花争奇斗艳,一路的芳草气息。情侣们回想着曾经的甜言蜜语,柔软的时光如同这多情的湖水泛起涟漪,悄然而过。静候太阳西斜,远处是夕照透过东方之门,洒下半池的余晖。夜色如黛,在春风拂面的桃花岛,听微波拍岸。周围的湖水的恬静安详,湖水之外的城市流光溢彩。在对岸音乐喷泉的旋律中,夜的华章慢慢拉开帷幕。

  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时刻有不同的景致,不同的季节亦有不同的景致。金鸡湖在更迭的四季中总有赏玩不尽的景致:微风和煦的春日,桃花岛上,发现各色上枝头,丛丛嫩绿铺满小岛;晚风沉醉的夏夜,从茶馆出来,在岸边一起吹吹风,看水幕电影;金色的秋日傍晚,月光码头边,邀三五好友,对酒当歌;雪霁初晴的冬日,清晨一路小跑至李公堤,来一次踏雪留痕……

  窃以为,虽是画家,但我想也许再好的画家也无法用手中的颜料来展现金鸡湖的美,此景只应梦中有。

  你是我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讲述人:拓跋兰若

  职业:苏州虚拟街

  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设计师

  记者  崔开磊

  对于生在杭州,长在杭州的我而言,西湖恰如“在同一朵云彩下,你看见我我看见你——不远,也不近,你就在那儿,有树有水”。

  西湖的美,与天气无关,与游人无关。极目之处,山水之间,清风拂面,皆是诗情画意;人群喧闹,走走停停,波光流转,动静皆宜。

  悠悠碧波里,埋藏了数千年的故事,漫步在西湖的岸边,就仿佛是行走在历史的留声机中,恍闻某个古人一句沉沉地诗吟,便一下子跌进稠密的历史漩涡里,分不清前世与今生。

  “我没有找到你我碰见你了,我没有想到你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了,你还能往哪儿跑呢,你是我今生今世最大的意外,这不是在梦里,也不是在画里,你和我携手同行,走进落日与大地的亲吻……”西湖,你是我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无论是匆匆一游的旅者,或是世代闲居的钱塘人,对于西湖来说,都是一段关于历史的剪影,而西湖,则默默承载着被悠悠岁月洗濯了千年的传说,清晰而玲珑地舒展在西湖的明山秀水中。

  苏堤春晓,悠长的堤道,曾有诗人苏东坡在此参悟人生,排遣苦闷,独自吟唱“大江东去”。

  平湖秋月,至今仍保留着乾隆的御笔亲题,三百年的春花秋月,当年风流帝王今何在?唯有碧水明月相映来。

  掩映在柳浪闻莺旁的万松书院,向你娓娓道来当年梁山伯与祝英台在此泛舟西湖、清樽对月的不尽缠绵,如若瞧见有翩翩蝴蝶在相逐飞舞,那定是为爱而执着的精灵穿越千年的羁绊,欢欣起舞。

  断桥残雪与雷峰夕照,隔着一湖碧水遥遥相对,一座桥,一尊塔,一柄多情的油纸伞,一段关于白娘子与许仙一世的情缘。

  千古绕愁之事,惟独一个情字,而西湖是有故事、有情之湖,能引得中外旅客无限向往的,除了西子湖“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温婉之美,更多的还是西湖所涵韵的历史文化。

  中国地大物博,风景之所处,山水如画,大同小异,而若要感受西湖之美,则必须亲近西湖,品味西湖,怀着一颗探访历史的虔诚之心,触碰传说的痕迹,这才是西湖真正的沉淀之美。

  想和你一起吹吹风

  讲述人:郭璇 

  职业:公司白领

  平日里奔波于上海、北京两地,忙碌的生活之余总想着找个时间去什么地方游荡游荡,缓解生活的重压,释放疲惫的身心。等啊等,等啊等,终于等来了我和他都空的一个周末,于是我们启程苏州,来到了金鸡湖。苏州是他(男朋友)的大学所在地,感情自然深厚,去金鸡湖,是他讨我的好,因为我从小就喜欢清澈的水,陶醉于它的纯净与灵动,只是近来周边越发难觅,去金鸡湖是意料之中的事。

  情侣之间最大的幸福,也许就是,男生骑着脚踏车,女生坐在后座,两人一起绕着湖边吹吹风。我们从乌鹊桥骑行至金鸡湖边,过了金鸡湖大桥。湖边有一大片绿色的草坪,席地而坐,眼面前是纯净而灵动的湖水,微风之下,波光鳞鳞;湖的上空,偶尔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儿俯冲直击湖面,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

  看着眼前的湖水,此时的心早已属于这一片水的世界。看到这水,我迫不及待地脱下鞋子,坐在木板桥上,双脚浸在水里,也不管那偶尔激起的浪已经溅湿了裤脚。

  江南的水,是柔和而有灵性的。如果说女人如水,男人如山,那么金鸡湖的山在哪?是那两座小岛吗?没山也罢,岛、水、人合而为一就够了。站在城市的中央,竟然有如此悠然之地,远离了喧嚣,忘却了私欲名利,涤荡了世俗杂念,让我辈浮躁的心找到了归宿。

  在上海工作的时候,总是找不到可以静静心散散步的地方,如今这金鸡湖着实让我留恋。

  美好的事物总有遗憾。因为贪恋这湖边的景象,我和他错过了乘坐摩天轮的机会。听工作人员说,摩天轮公园五点钟就关门了,可惜啊可惜。不过为了满足我内心那小小的愿望,我们还是骑车到了摩天轮公园,站在公园门口,看着摩天轮轻轻的转动,有他在身边,一起看摩天轮也是幸福的。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金鸡湖在车轮后渐渐远去,红日在天边铺展开一片金黄,天空薄薄的湿云仿佛饱含水份的棉朵,沉重又温柔。总有人说这样的季节不是金鸡湖最美的时刻,应该挑春暖花开的时候来。但自然给了我们四季,就同样给了我们四季之美。春赏百花秋望月,夏浴清风冬听雪,感受美好其实只在于一颗感悟的心。

  六月情迷

  讲述人:唐璐

  职业:韩国岭南大学留学研究生

  西湖一直是我最爱的地方之一。还有几个月就要去韩国读书了,所以我把临行前的最后一次旅行留在了西湖。

  从苏州出发到杭州西湖,很方便,乘坐汽车几十块钱就能到。之前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所以第一晚我选在临西湖的清河街过夜。这里属于杭州的老城区,这条街民俗甚浓,皆是清末民初的风貌,经过改造已经成为商业一条街。这里有特色小吃、古玩字画……关于美食,这条街上有很多,不过大多卖的是一些颇具特色的特产,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梨膏糖。

  在这条街上有一个非常出名的烧饼摊,挂着武大郎烧饼的招牌,掌柜的一身南宋打扮,身形酷似武大郎,一个烧饼五块钱,一口咬下去酥软香甜,不愧是招牌。踱步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嘴里吃着武大郎烧饼,顿时感觉自己也穿越了一把。

  吃了美食,逛了古街,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行程便是西湖了。第二天天微微亮,我便直奔西湖了。都说西湖是一首诗,是一幅画,我不在这古人吟诵的诗里,却在这画里。画里的我骑着单车,头上飘着云,湖边吹着风……遐想就此打住,此时此刻我就在西湖边上,就差一辆单车了。你不要担心单车,西湖的路边上停满了黄色的自行车,这是杭州市政府投入的公共自行车,在市里面有很多停车点,办卡也很方便,任何人只要交300块押金办一张卡就能毫无压力的骑行整个杭州市。接下去的几天我也都是靠这自行车游玩的。

  在西湖最著名的白堤苏堤上骑车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六月的天气,不时偶遇些古迹,而白堤上的断桥则是必去的,莺飞草长、绿柳成荫的季节,加之白娘子浪漫的传说,这断桥吸引了不少情侣,也使这时节的空气里浸透了浓浓的爱意和迷离。

  沿着湖岸骑行一小会儿就到了杭州市中心,这边是古街旧迹,那边却是现代繁华,一排排的豪车展厅和奢侈品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晚上在知名的外婆家吃的饭,虽说苏州也有,但是在外婆家的发源地用餐,也是件幸事。排队的人依然那么多,装修风格也大同小异,唯一欣喜的是此地的鱼非常好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杭州临江临湖的缘故。

  作为南宋古都,千百年来的龙气化作一潭西湖,不断滋养着这个新旧共存的城市,让人流连忘返。美好的时间总是很短暂,挥别杭州,带着不舍,带着美好。

  回苏的途中巴士上播放的影片是《八月情迷》,冥冥之中讨了这次旅行的巧。

  西湖,还会再来。

  幸福的标签

  讲述人:唐耀军

  职业:鼎军贸易有限公司 总经理

  一百多年前,亨利•梭罗带着一柄斧子独自跑进了山林中的瓦尔登湖,他用湖水澄净心灵,用心灵感悟生活,他异常“富足”地在湖边生活了2年,然后,用一本《瓦尔登湖》把他的财富让我们分享。

  我艳羡亨利•梭罗与湖的宁静致远式的朝夕相处,却不奢望。于我而言,在喧嚣的城市之中,有一片静谧之地便已足矣,金鸡湖便是。

  金鸡湖像一面镜子,镶嵌在城市之中。城市中的高楼像一重一重的宝匣,宠爱着这面镜子。第一次见金鸡湖是去年年末,我从上海来到苏州。穿梭在城市里,就好像打开了一层又一层的宝匣,终于,这面镜子露了出来,明晃晃的……

  那时天已近黄昏,华灯初上。镜面上闪烁着这座城市的表情。我们决定下车绕着这面“镜子”走一圈,路上太喧闹,只有走近才能感受她的宁静,那个傍晚,我觉得自己很干净,城市很干净。

  冬日里的金鸡湖还不是很夺人眼球,反正天光渐暗的湖边,游人没有几个。风过处,身上起了寒意,神秘拌着暮色包裹了我。该回去了,我和朋友住在靠近金鸡湖边的中茵皇冠。

  一觉睡到天大亮才醒来,无梦。揉着惺忪的睡眼,拉开窗帘,我的对面就是一片湖,阳光,湖水,心情顿时豁然开朗。每个人都希望在自己的生活中,拥有一泓不曾被惊扰的湖,尤其是都市人。身为商人,我在想,金鸡湖对于这座城市的价值毋庸置,但它的价值究竟有多高?

  湖水之所以有魅力,是因为每一面湖,都有惟一的、独特的个性。恰如西湖的幽静,太湖的大气……一座城市有了水便有了灵气,且看金鸡湖周围,高楼林立,商业云集,人们亲水而居、亲水而商。

  曾经有一位朋友对我说:“我家的后花园就是金鸡湖。”我想一般人都不敢去奢望这样的别墅,但是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一处家园:河湖之滨、公园之邻、前庭后院……既不混迹于喧嚣都市,也不隐秘,带着“繁华与宁静距离刚刚好”的惬意,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感受大自然对身心的养护。

  对我而言,“我家的后花园就是金鸡湖”是不远不近的梦想,是诱惑。对于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而言,金鸡湖是他们幸福的另一种标签。

  西湖蜜月

  讲述人:范檬丹

  职业:公司白领

  一位幼年曾在西湖畔生活过的美国新娘与新婚丈夫马尔智在1925年来到杭州度蜜月时。丈夫拍下了67张西湖老照片,还在日记中写到,西湖是世界上最好的度蜜月的地方!如今,西湖,我们也来了。

  今年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我和我今生最爱的那个人一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4月8号是我们的大喜之日,结完婚我们就踏上了蜜月之旅,西湖是此次旅程中最重要的一站。

  苏州与杭州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结婚地在苏州,蜜月地在杭州,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如此。如果金鸡湖是一首诗,那么西湖就是一幅画。选择杭州去蜜月,也许是因为一个个刻骨铭心的爱情传说,不用太多述说,那浓情蜜意便在空气中氤氲开来。

  首站是乌镇,也许是在江南待惯了的缘故,我们只是走马观花式的看了看,身在乌镇,心在西湖。我们在乌镇汽车站等车,也许是太累了,在车站居然睡着了,差点错过了班车,在车上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杭州。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我们很早的起床了,沿着中山北路走到庆春路过了差不多15分钟到达西湖边上。杭州人特别的热情,问路回答的特别仔细,中途遇到一个老奶奶,她是去西湖散步的,她说西湖分为十景,还有新十景,游西湖有个说法,要从南面游到到北面,因为景观都在南面。

  浪漫怎么能少得了单车?吃完早餐,我们便花了三十元租了辆双人自行车,他在前面骑,我在后面帮着骑,本来想在西湖边上骑的,可惜的是我们被保安告知只能在外围的马路上骑。

  我们静静的骑行,任风吹拂,路的前方似乎都是满满的幸福。从北面沿着西湖大道骑着,路过了岳王庙,中途还有雷峰塔。这次来西湖似乎有些不巧,西湖的各个景点到处都是人,各种各样的旅行团,来自中国各地,甚至海外的。不过,这些并未影响到我们的心情,重要的不是风景,重要的是和他在一起。有他在前面指引我,有他,我什么都放心,未来一切都是美好的。

  这次蜜月旅程,印象深刻的不是苏堤,不是断桥,是慈净寺。钟声回响在耳畔,在观音菩萨面前,我们虔诚的跪拜,我们许愿,许愿一起走过风雨坎坷,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西湖蜜月,此生难忘。

  画里的金鸡湖和西湖

  记者  陈媚娜

  画中有湖,湖中有画。

  醉人的暖风里,苏州金鸡湖和杭州西湖碧水蓝天、芳草依依。如此美景怎能不想将其留住,拾起画笔,将这一刻永远定格在画面上。

  湖有很多元素,因而,有的人画起了湖景,有的人画起了湖里的荷花,还有的人画起了有关湖的传说……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将眼前的秀丽湖景活灵活现地“搬”到画上,实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湖的美景让他们创作灵感如泉涌一般,即使是一阵风吹过,他们都能感受到湖的柔美。

  (感谢苏州知名油画家杜璞提供的有关金鸡湖和西湖的油画,感谢冯媛媛国际少儿美术提供的有关湖中荷花的色粉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