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研究院彭真怀解读食品安全问题根源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24日 10:31 新浪城市
中国发展研究院彭真怀解读食品安全问题根源
中国发展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彭真怀
中国发展研究院彭真怀解读食品安全问题根源
彭真怀与主持人

  中央提出新型城镇化因势利导,我们究竟因什么势往哪些有益的方向导向,这是很重要的问题。认识我们的基本国情,这是我们作出决策的一个最基础的条件,中国是一个农民大国,读不懂农民就读不懂这个国家。而且有一个基本的情况是,我们90%的国土面积、70%多的人口都是在县这个地域范围内。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基本,巩固这个国家的,让这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到底是哪一个方面更重要,毫无疑问,90%的国土面积,70%以上的人口,毫无疑问是我们制定一切政策的出发点。所以新型城镇化的道路,我们说集约的、智能的、绿色的、低碳的新型城镇化道路,将来的重点要放在县城,要放在重点镇,放在小城镇,这是符合国际普遍规律的。

  从上个世纪40年代以后,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其实发达国家普遍走的都是一种逆城市化,就是逆反的、逆向的城市化,就是说不再做成大城市了,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发现,城市大了有城市病,就像我们今天所遇到的问题一样,但是我们没有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去总结他们的经验,我们再一次重复了他们的错误。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发现了自己这个城市有病了,要避免城市病必须不能搞大城市,要向小城镇疏散。所以去过国外的同志都会看到,在国外可以说每一个小城镇都像一个一个景点一样的自然放在美丽的风光之下。我们的国家新型城镇化道路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县域发展问题,我们要把县城做的更加坚实,把重点镇做的更加坚实。按照我这个研究,每个县域大概人口是80万到120万,指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西部地区有的会少一些,甚至20万人,整个县域大约600到1000平方公里左右。

  这么一种状况怎么办呢?如果县城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80万到120万人的一个县的人口,如果我们的县城是30万人,我们再有3个到5个钟点镇15万人,人口相对集中的居住了,这样一来人口一旦相对集中的居住就会改变当前的一些很重要的状况。会有哪些好处呢?我们把一些空心村、自然村拆除了,让人口相对集中的居住。每家每户大概六分地一亩二分地,我们可以节约1.5亿到3亿亩的耕地,集中起来,我们重新腾出这么多耕地来,重新的作为耕地,一下子说不是守住18亿亩耕地的问题了,甚至更多,东北这些宅基地更多,全国普遍的2.5亿农户家庭,六分地到一亩二分地,节约了大量的耕地,我国农业将有一部分耕地资源重新被焕发出生机和活力。

  第二,农民的增收问题。农民的贫穷问题主要是来源于两个方面的贫穷,像你我坐在这里,我们有自己的财产性收入,可能我们有自己的住房,我们有自己的工资性收入,甚至我们还有自己其他的一些收入。可是农民没有,农民没有自己的财产性收入,没有自己的工资性收入,这个问题如果回避了,所以农民的贫穷问题是永远没有出路的,我们称为树根不动树梢白摇,说我给你土地,我给你免税,我给你种田的补贴,我给你农机具的补贴,都没有用的。像一个人一样,你总是给我输液,输一些营养的物质,但是我自己没有自己的动力。土地不是我的,包括我的宅基地不是我的,承包地不是我的,我没有动力,因为只有对我自己的土地,从人类历史上看,有恒产者才有恒心。他没有,这不是我的财产,所以不能培养我对这份土地的忠诚,所以对这块土地我所做的只是维持现状,但是谁要来拆迁了可能是我一个机会。

  我们现在新型城镇化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从国家层面来看除了节约耕地,从农村背景来看要分析这样一个状况,农民的宅基地可以平行移动,叫平移,并不是像现在的拆迁,为了城市需要,刚才你讲的很好,用很低的价格把农民的土地买断,经过政府一倒手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于是土地几十倍的增长,造成了房地产价格至今为止的居高不下。而在县城,新型城镇化要做的事情是,农民平移到县城,刚才我说了,可能每个人口30平米,甚至有更多的制度性的安排,但是这些都是技术性的问题。这样的安排,农民可以获得我从宅基地不是自己的,宅基地上建的房子不是自己的,没有财产,变成可以转让、可以继承的有产权的房子,要知道,我们国家的宪法和土地法规定,城市土地是指全民所有制的,集体所有制的土地是属于农民的,实际上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建了房子,就是现在所谓的小产权房,但这个小产权房一定是属于他们的,他们是有产权的,必须在法律上进行界定。好了,农民获得了,没有大的社会振荡,不再大的社会落差、社会仇恨,平行的移动为农民有产权的房子,农民会非常高兴的。

  你可能说农民为什么高兴,他们的未来呢,同样面临着他们未来没有就业的问题吗?第二,农业的问题又开始讲了。这样的新型城镇化对农业有什么好处呢?这个问题我们也需要去思考,是一个组合拳,要不然整个国家为什么经济结构会发生重大而深刻的变化呢?农业的问题要讲。目前的状况是,我们国家有18亿亩耕地,2.5亿的农户去耕种的,每家平均有7亩地,但是全国14个省每家的耕地不到2亩,全国还有660个县每家的耕地不到7分地,注意我说这样一个问题给你一个概念是想说明什么呢?我们到现在为止农业的耕作方式,按照平均来算每家每户只有7亩地,这7亩的耕种方式,孤立的、分散的,从中华民族有人文明的足迹以来,我们的耕作方式一直是孤立、分散的,这不符合进入现代化国家最基本的要求。所以我们的农业是靠天吃饭,我们水利设施年久失修,我们的科技服务,所谓人走了线断了、网破了,没有资金的投入,更没有品牌的投入。所以我们发现我们在加入WTO以后,在国际农业竞争当中,多少农业是一败涂地,被打的纷纷的丢盔弃甲。更重要的问题是什么?一家一户的耕种,加上土地本身又不是他的,没有对土地的种地,所以就撒化肥、撒农药,所以当我们谈食品安全问题的时候,怎么从食品安全解决,源头上就出问题了嘛。

  主持人王莹:这都是有根源的。

  彭真怀:有根源的嘛,所以你的农业,我经常说一句话,我们走到今天,走到了21世纪,走到了2013年了,我们现在说我国的农业是靠天吃饭,这是整个国家的耻辱。农业怎么办?农业难道真的靠天吃饭的吗?面对同样自然的条件,我们说不是崇洋媚外,为什么国外的农业可以成片的种植,因为他的制度决定了,农业必须搞现代农业,而现代农业本身靠什么?农民手里没有钱,怎么办?必须进行适度的规模经营。现在很多地方搞合作社,一家一户的农民,我们经常看到,新浪网也经常忧国忧民,说这个地方的洋葱烂了,那个地方香蕉卖不出去了,等等各种农产品卖不出的问题,因为农民看到今年这个东西好卖第二年就多种,第二年就卖不出去了,烂掉,包括山东的大蒜、大葱都出现这样的问题。因为是对市场方向的把握,不是企业的行为。现在说农民合作社的形式,不过是把一家一户的农民变成几家几户的农民,必须用现代化的方式谋划农民的发展,用公商资本下乡搞。中央本身就提出工业反辅农业,但是只有一般性的口号提出,没有配套的政策,怎么反辅农业?因为进军农业是长效的,投资很大,特别是面临要改良土壤等等,政府怎么支持?这里面没有配套的政策,仅仅一句口号式的号召是不行的。所以2005年工业反辅农业以来一直没有看到好的情形出现。

  所以新型城镇化的出现,人口集中了,毫无疑问你会问我一个问题,这样的农民会有一个新的未来吗?他的工资性收入又在哪里?公商资本下乡,用公司加农户的形式带动农民致富,农民进城居住了,土地集中的流转,流转的方式两种情况,第一,农民现有的土地获得租金收入,大概1200元,就是500斤大米的钱,有的是800斤小麦的钱,大概是1200块左右1亩地。全国平均7亩地的话,1200元乘以7,就获得了稳定的收入。我的土地使用权流转,在现有的土地制度环境下边我们仅仅用这样一种方式农民就获得租金性收入,这是很稳定的,而且每三年可以增加调整3%。

  主持人王莹: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

  彭真怀:他就获得了这部分收入,接着,所有进驻这块土地耕种的企业家,他也需要用工,作为政府来讲,政府的政策配套的时候因为给了这些企业家一些政策的配套,但是对企业家也有约束,你去是肩负着承担党和政府的责任的,要让农村繁荣、稳定,就要给企业家约束,你必须解决一家一户至少一个就业甚至是两个就业,政府可以给他约束。只要有劳动能力的人,企业家也有责任感,你有了他的土地,中央现在要求你们与政府一起来分担新型城镇化推动过程当中所有的阵痛。好了,每家有一个到两个就业,这样的是什么呢?他就是农业产业工人,因为这些企业家政府要求他们都是现代设施农业,不再是靠天吃饭的。

  主持人王莹:据您研究彭教授,这样的设想,能够多久让我们的农村农民走向新型城镇化道路呢?

  彭真怀:这个立即试点立即见效,而且这些年来我用我的力量影响了一些试点,所有的试点本身都取得了非常好的结果,比如浙江福州市的安吉县,包括河北省的涿州市,包括河北省唐山市的丰南区,还有在大连等等,这些地方都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我们的好处还没有说完,我愿意把这个事情说的更好一点,每个人的工资是1500元到1800元,如果这个家庭2个人就业就会有更多的收入。当然我们甚至可以有更大胆的试验,比如农民用土地入股,企业家用资金入股,这样的股权大概是农民30%企业占70%,这样的现代设施农业肯定不是企业我们现在看到的个别的事例,农村的土地占了,建立庄园了,建立酒店了,不是这样的,只要发现这样的企业,我们就事论事加强管理,不能因为个别的坏的事例就把这个洗澡盆里的孩子一起倒掉。

  农民获得了租金收入,土地上面获得了财产性收入,宅基地获得财产性收入,获得了有产权的住房,他的承包地获得了租金收入,他在这块土地工作是农业产业工人,获得了工资性收入,农民还没有离开这块土地,他们一样可以乘着汽车工作劳动,这样所谓公司加农户加市场,共同奔小康。我称为参与式的发展,共享式的增长,这是第二个好处,耕地的问题,农民增加收入的问题,现代农业的发展问题。

  而这样的现代农业的发展就会体现出他食品保障的功能,他劳动就业的功能,他工业原料的功能,包括你身上穿的衣服,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农产品转化来的,我们所有同志穿的衣服,我们日常生活用品的75%以上都是农产品转化来的,不要说我们还要吃饭靠农产品,所以农民多么重要。所有工业化的成果,包括像美国这样的工业化发达国家,都是因为农业先发达了,为农业服务才产生工业化,所以人类为什么有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这样递进的过程。

  问题到此还没有结束,在哪儿呢?我们说我们的公共服务部分,当我们的人口集中居住了以后,就像亚里士多德2500年前说的那样,我们所以来到城市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为什么呢?人类集中居住了,我们的各种服务就可以集中起来了,你在一个农村、在一个自然村,三五家一家自然村,你给他搞村村通不是巩固他的贫穷嘛,或者三五十家一个行政村,也是贫穷啊,你给他修一个路、建一个学校、建一个医院都是不现实了,只有人集中居住了才能解决问题。还有一个现实问题了,桥梁的修建、道路的修建就可以消化我们建材、钢材、水泥、装璜、加剧等等的各种各样产业的过程的产能。

  我们为什么调结构转方式调了18年、20年,为什么久调不动、久转不变,因为戴着脚镣跳舞,我们只有把过程产能消化掉了才能轻装上阵,必须把脚镣卸掉才能更好的跳舞。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一方面把过剩的产能消化掉了,另一方面带动了城镇化的发展。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学校,现在的农村连幼儿园都没有,都是留守的老人,留守的妇女在带孩子,青壮年出来赚钱,幼儿园可以办起来,学校可以办起来,医院可以办起来,文化馆、影剧院可以办起来,只有人口集中的地方才能经济核算。

  这么一种思路包括你我共同推动,我们的资源优质的资源。所以有人说教育资源是浪费的、不足的,其实我认为教育资源是严重浪费的。比如我们发生惨痛教师事故的时候,于是我们说拿出3千多个亿来制造校车,这是舍本逐末,没有从根子上解决农村的问题。

  主持人王莹:的确是这样,现在农村面对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必须去解决。在这里我们也特别感谢彭教授给我们描绘了这样一个蓝图,让我们对农村、对农民他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我们也特别希望正在收看我们节目的各位网友,也为了能够推动我们新型城镇化道路尽自己的棉薄之力,也谢谢您彭教授,谢谢大家的收看,再见!

  彭真怀:再见!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