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保护基金会秘书长:古建筑保护应全民行动

http://www.sina.com.cn 2014年04月04日 13:42 文物保护基金会
文物保护基金会秘书长:古建筑保护应全民行动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执行秘书长安然接受采访

  何为古建筑?

  在首届“古建筑保护培训班”开班仪式上,中国艺术网记者有幸采访到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执行秘书长安然,并就古建筑保护界定标准,安秘书长说到,“目前主要从历史年限角度(一般是民国时期以前的建筑)对古建筑进行界定加以保护。一类是权威部门对古建筑的历史、文化和现状进行评估,决定列入国家级、省级或市级保护单位;另一类是数量较大、具有一定历史和文化价值,由于种种复杂原因未经行定级保护的古建筑,此次培训班的开办正是想帮助各领域了解一些基本的标准和原则,更是想加强社会宣传,增强公众对古建筑的保护意识。”

  近期对古建筑的保护项目

  安秘书长谈到,“为纪念邓小平、习仲勋同志题字‘爱我中华,修我长城’30周年,同时挽救濒临拆除的古村落,2014年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将重点开展长城保护和古村落保护项目。同时还会参与水下考古、水下文物保护,此外会积极推动社会文物、可移动文物(如瓷器、玉器、字画等)的保护。”

  古村落保护迫在眉睫

  在谈到古村落、古城镇时,安然强调,由于百姓生活其中,古村落生态环境是鲜活的,这些古村落的文化传承价值更显珍贵。但由于经济发展问题,这些古村落、古城镇面临着被拆除的危险,目前一个村子往往只剩下一两套老房子,大部分古建筑都被翻新成了新的二三层的楼房,留下的少数的老房子也是因其本身存在的特殊历史背景才得以保留。

  安然说,保护古村落最好的效果就是在保护古建筑本体和古村落生活形态的同时,能够让居民生活水平得到提高,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制定古村落保护的标准和原则,但是距离理想状态还有一定差距,目前做的好的案例有平遥古城和周庄等地。但是,迫于现代经济发展和社会要求,一些地方的古村落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自然生态,而变成了吸引游客的表演式生活形态。更极端的现象是,有一些国外资金实力雄厚的集团将古建筑完全打造成了外古内奢的豪华酒店和会所。安然表示,虽然仅仅保留古建筑外壳的保护也算是文物保护,但这种是不提倡的。

  古建保护中的“绊脚石”

  在古建筑保护中还存在着许多问题,比较突出的有两点。一方面是发展与保护之间的矛盾,在一些古都古城镇发生的由于发展规划导致的破坏现象中,集中体现的是管理者错误的政绩观和短视的行为,缺乏长远的考虑和规划,特别是对历史文物和文化传承的责任意识方面很薄弱。

  另一方面是官方机构和民间力量之间的“冲突”。安然认为,民间社会力量和相关企业对古建筑保护事业做出了很多的贡献,而且这种趋势越来越好。在本质上,对文物和古建筑的保护官方和民间不存在真正的冲突,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但是在古建筑的使用问题上,确实存在着各种乱象。官方机构作为政府主导的部门,在古建筑保护工作中目的纯粹,但民间确实存在许多为谋求个人经济利益或者其他利益而衍生出的文物保护行为。

  同时,由于民间个人在古建筑保护观念、标准和方法中不够专业,加之商业利用的驱动导致出现很多古建筑被乱拆乱挪,更有甚者还将古建筑改建成了高级会所和洗脚屋。这些现象都为古建筑保护敲响了警钟。

  古建保护是全民行动

  针对近日发生的田野文物被盗事件,安然认为一方面是社会对文物的经济属性过分的进行了夸大,导致了偷盗现象的发生,但是文物的部分构建脱离了文物主体环境,就失去了其应有的文化属性和价值,其经济价值也很难得到体现。另一方面是公民文物保护理念和责任意识的缺失,如果大家都从自身做起,人人提高责任意识,从而形成一个文化历史价值传承的良好环境,就不会发生这样令人遗憾的事情。这方面不仅官方要提倡宣传和教育,民间也应该更多地参与到这个文物保护事业中来,可喜的是,近年来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民间团体、个人和企业通过多种形式参与到了这项事业当中,基金会与部分组织和个人展开了合作,募集了捐款,这对文物保护的发展具有很强的推动作用。

  针对文物保护基金会今后如何协调各领域资源和力量这一问题,安然表示,目前中国官方文物保护机构对加强古建筑保护和利用正在进行积极地探索和实验,呼吁全体公民共同关注中国古建筑保护事业,促进中华民族传统精神文化的传承。(中国艺术网 实习编辑/张鹏 责任编辑/季博卿)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