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旅行计划还是要有的 万一天降假期呢

http://www.sina.com.cn 2014年11月04日 15:44 新浪城市
敦煌:旅行计划还是要有的 万一天降假期呢
鸣沙山月牙泉
敦煌:旅行计划还是要有的 万一天降假期呢
敦煌莫高窟
敦煌:旅行计划还是要有的 万一天降假期呢
鸣沙山
敦煌:旅行计划还是要有的 万一天降假期呢
鸣沙山月牙泉雪景

  我曾是个对未知世界无好奇心的人:坐标北京,媒体民工,北京上海广州摩天大楼里穿梭,若干年来只见过京城五环外的雪,唯一接触过的城市边缘是京郊的农家乐。

  你可能和我一样,无数次想逃离这样的生活,却发现早已沉溺不可自拔。

  直到有一回,朋友要去台湾谈生意,约我陪伴。只记得日落之时,在花莲的七星潭,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头顶一片北斗七星点着灯,我激动得踢飞鞋子,在咸咸的海水里翻了个筋斗。城市的喧嚣忘在脑后……

  这次意外旅行,打开了我好奇之心的大门。我不愿再像从前,做一只都市里无知的青蛙。每有空闲,我便思考下一次的旅行计划。

  完美的旅行计划需要一次好的契机、一笔合适的预算、一个好的目的地。

  你需要一次契机。别说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匆忙的出行,都市的负担并没有真正卸下,你永不会遇到那个未知的自己。

  你需要一笔合适的预算。别说穷游能让灵魂私奔。错过路途美景和美食,蹭吃蹭喝过度消费沿途民众有限资源和爱心----只知道靠伸手来满足自己欲望的,是不值得提倡的。

  你需要一个好的目的地。离你城市的圈子远一点,再远一点,这并不代表该去朋友圈里那些 “不去会后悔的地方”——那里只会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排队像春运一样的洗手间,或琳琅满目的义乌小商品。

  我的契机来源于余秋雨的《道士塔》。文章的每个字像老式打字机一般把铅印啪啪地敲入我心中,它让敦煌在我心中成为一位有故事的隐秘女神——听过她的传说,却从未撩起面纱。

  想要去敦煌,很简单。从北京飞一次不过三小时,价格千元——你牺牲一部观看电影的时间就可以坐上时光机,与隔着千年的神秘事物对话。

  在莫高窟,我与千年的雕塑们对话。昏暗光线里,满是历史苏醒的空气,雕塑们感召着前来观摩的人们,无声传达着他们的阅历。他们神态逼真、色泽艳丽的,炫耀着隋唐的繁茂;他们被挖去双眼的,在为西魏佛教的坎坷默哀;许多残缺的留白,是在控诉道士塔里王道士的出卖,强盗的偷窃和侮辱……现代人学会了宠爱与心疼它们:不让拍照,不让触摸,讲解员小心地用微弱的灯光指引 ,还有两层厚厚的防盗门守卫。走出盛唐的某个洞窟,我想回望一眼形态最生动的四尊佛像,他们竟满面愁容,眼神黯淡,若诉离伤。目光想多停留几秒,一把大锁和合上的铁门断了念想,我们终究回到各自的时空。洞窟外,白杨参天,阳光甚好,一条干涸的河床横卧面前。

  爬三危山是一段神奇的经历。在山中古道行走,耳边只有自己脚步的回声。鞋履所触之地尽是戈壁,无寸草生长。山体沟壑像风吹过的泪腺,纵横挂在四周,高耸嶙峋。唯有几只青鸟,飞来跃去,在石头上轻啄青苔,竟然生趣不少。古道尽头的陡峭崖壁,迎面快要压倒,我越过二尺宽的狭缝,每上一步碎石落下,攀爬到顶处,却发现隐匿着一座庙宇。出家之人颇为好意递上一勺水。我喝罢,竟觉仙气袭人,一看,身旁壮丽得眩晕。那远处从石缝里蹦出的小草顽强地任风吹摆,胡杨金黄,云雾缭绕里的莫高窟,像是混淆了季节,上了天宫,忘了人间。

  我喜欢用脚步丈量敦煌的县城,因为它非常小。整个城市四四方方,摸清了政府大楼通往月牙泉的主干道,也就摸准了城的心脏。若不是旺季,花上两百来块,就能在市中心的酒店下榻。我往主干道向西走两分钟,吃可甩出几米长的驴肉黄面,或柔糯带弹的羊肉合汁,喝甜中带酸的李广杏皮水。还有颜色饱满得发光的葡萄,名字叫得可好听:白珍珠、马奶子、喀什红、玫瑰香——四块五块钱一斤,与北京的物价一比,便宜得流泪 。晚上走了十来分钟,就到了党河。伴着晚风徐徐和几分凉意,祁连山的雪水在党河里流淌。

  在沙漠里看晚霞,才知日月相交之时宇宙的精妙。我不穿防沙的鞋套,光脚踩下去,深深脚印里,细细沙粒中,满满的都是存在感。纪伯伦说: “一粒沙是一片沙漠,一片沙漠是一粒沙。”我捧起沙粒,吹起来,让它们在空中舞蹈,最后落入无数沙粒里。此时,太阳的余晖照耀得沙色金灿灿的,每一秒的颜色都在变换。直到黑色的吞噬,月光点亮夜空,它们一直无声配合,让人觉着沉默也是一种爱。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不知千百万个日夜交替,存在于这片沙漠的文明,给它们留下怎样的记忆?远处通往西域的汉塞如一条无尽头的苍龙,玉门关、汉长城,归属何处?一首熟悉的歌曲在耳旁回响:

  敦煌天空的沙粒

  带着我们的记忆

  我从半路看回去

  这秦关漫漫好蜿踞

  梦想穿过了西域

  包含了多少的禅意

  不敢想象,离开了五天,心绪就像海绵,我以为再回不到现在。

  可一到北京,我仍吃着早餐挤上地铁,在人群熙熙攘攘下的王府井大街一边工作一边呼吸着都市的空气。

  有人问我此行的意义。还是那句话:很多无知可以通过一张好的地图来进行补救,这地图上又多了一块属于我的纪念碑。去过敦煌, 我却仍惦记着敦煌,只因还有不少梦境等我一窥:比如鬼斧神工的雅丹无人区、满地野骆驼蹄印的胡杨树林、冬日里雄浑的戈壁,还有沉寂在西域路上的阳关……

  马云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对自己说,旅游计划还是要有的,万一天降假期呢?

  这不,11月来了,我又要一路向西了!

  (由敦煌旅游局供稿)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