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安:阿里巴巴PK工商总局

http://www.sina.com.cn 2015年03月10日 09:37 新浪城市

  《网络空间战略研究》第39期:阿里巴巴PK工商总局:网络经济新结构催生网络政治新生态,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面临“我中有你”新常态

  【编者按】:纵观阿里巴巴PK工商总局的15回合,体会很多、感触不少,尤其是大家的探讨,很好的启迪了我:其一,“淘宝小二”直接叫板刘红亮个人,称其“程序不当、情绪执法”,多少有点利用当前反腐态势吓唬官员的“一厢情愿”嫌疑,此风不可长;其二,阿里巴巴和工商总局握手言欢,工商总局撤掉白皮书,称不具法律效力,明显有点“两厢交杯”的感觉,网购百姓怎么想,美国“元芳”怎么看?此事止不住;其三,美国多家律师所调查阿里巴巴假货事件,或引发集体诉讼,实际就是“三厢博弈”,“可变利益实体”必然导致多元力量角力,此情古难全。

  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适应新常态的角度,还需重视:一是网络经济新结构变化必然引发网络政治新生态;二是依法治国的理念还需在政府机关、巨大财团和普通百姓中深入深入再深入;三是开放和包容的中国,既然可以包括阿里巴巴的成长,也一定可以包容阿里巴巴的成功。这其中,我们也必须热烈欢迎、包容海外华人的“网络中国心”,善于激发共同的文化底蕴和民族认同感,建立全球视野政治新生态下的“网络统一阵线”,力求最大程度聚合建设网络强国的多元力量。

  在这个过程中,有三个热词或将成为网络新生态的代表词汇。第一,阿里巴巴“有钱就任性”的“淘小二”。第二,工商总局“有权就任性”的“神抽样”。第三,阿里巴巴“有招就任性”的“机震动”。预知详情如何,请看下面内容。(秦安战略对阿里巴巴发展的肯定态度,请参看《网络空间战略研究》第18期: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视角看阿里巴巴上市)

  淘宝叫板政府监管,倒逼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与谷歌有什么不同

  政府网络监管并非只针对谷歌这样明确贴上美国标志的公司。一篇“刘司长,你违规了别吹黑哨!”成为网上热帖,也成就了阿里巴巴倒逼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又一个样本式事件(这件事可以抽样)。

  一直以创新挑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阿里巴巴,这次以“网络打架”挑战“网络打假”了,显然“任性”了。

  1月23日,国家工商总局在网站挂了一个《2014年下半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此次监测以网络交易平台、大型购物网站为重点监测目标,共完成92个批次的样品采样,其中有54个批次的样品为正品,正品率达到58.7%,非正品率为41.3%。此次监测,共完成92个批次的样品采样,其中,淘宝网样本51个,正品率为37.25%。京东商城、天猫、1号店的样本数量分别为20个、7个和10个,正品率分别为90%、85.71%和80%。聚美优品的3个样本均为正品;中关村电子商城的1个样本为非正品,正品率0%。

  1月27日,淘宝官方微博转发了一条名为“一个80后淘宝网运营小二心声”的微博,质疑工商总局上周五发布的《2014年下半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存在程序失当、抽样不科学等问题,文中喊话国家工商总局网络监管司刘红亮司长“您违规了,别吹黑哨!”。后来很快删除了这封公开信,但网络就是这样,删是删不掉的。

  1月27日下午,国家工商总局正式就淘宝叫板一事做出回应,称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是评估市场风险、警示违法经营的重要工作方式,今后仍将一如既往依法加强网络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违法违规经营。

  1月27日,针对工商总局发布的网购监测报告,商务部也“发声”指出,将继续把互联网领域专项整治推向深入,健全电子商务领域法律法规,充分利用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提高市场监管能力,加强政府与企业和行业组织的合作,为消费者营造放心满意的网购环境。

  1月28日上午,工商总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披露去年7月16日网监司行政指导工作小组在浙江省工商局召开行政指导座谈会的情况,指出阿里系网络交易平台存在主体准入把关不严、对商品信息审查不力、销售行为管理混乱、信用评价存有缺陷、内部工作人员管控不严等5大突出问题。工商总局希望“阿里巴巴其能够守住底线,克服傲慢情绪,诚实信用开展经营活动”。

  1月28日下午,淘宝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表示欢迎公平公正的监管,但反对不作为、乱作为、恶作为。淘宝表示:“针对刘红亮司长在监管过程中的程序失当、情绪执法的行为,用错误的方式得到的一个不客观的结论,对淘宝以及对中国电子商务从业者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我们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淘宝网还宣布,即时成立由300人组成的“打假特战营”,协助各部委线下打假。

  刚刚陷入阿里巴巴和京东之争的马云指出,“假货是所有商业模式发展的硬伤,假货不是淘宝造成的。但淘宝注定要背负这种委屈,这种责任。淘宝只能认下它,解决它。解决假货和知识产权的问题就是解决淘宝的生存问题。社会问题不能靠一个公司,一个平台来单干。我们必须动用一切资源和力量,通过社会共同治理,而不是各自为政,互相指责。”

  似乎很有道理,但这种说法有转移焦点的嫌疑。打击假货让中国人网购催生的首富感到委屈。显然焦点不是委屈是打假。受害者不是马云是百姓。另外,无论是政府,还是百姓,从来没有奢望那个公司、那个平台单干来解决社会治理。我到感觉,马云的委屈可以来自来自于初创阶段的到处碰壁和艰辛。倒了目前的阶段,已经超越了委屈,就应该更多地承担社会责任。因为无论从那个方面看,马云和阿里巴巴已经不是弱势群体了。

  马云之前曾经说过,“别仇富仇官, 把地主都杀了农民富不起来”。但问题的关键是,百姓没有要杀地主的意识,只是不想购买假货而已。客观地讲,淘宝以顾客为上帝的做法,让网购顾客似乎领略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感觉,与寻找政府办事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某种程度上倒逼了政府提升服务水平。

  但随着阿里巴巴“商业帝国”的形成,自己也变成了“小政府”,一些弊端逐渐显现。工商总局提出的“主体准入把关不严、商品信息审查不力、销售行为管理混乱、信用评价存在缺陷、内部工作人员管控不严”显然不是杜撰的,淘宝已经沾上了不作为政府机构的通病。因此,淘宝叫板工商总局,阿里巴巴及其马云面对的应该是“仇富仇官”的双重网络舆情。

  就这次“淘宝小二”的公开信来看,似乎想营造一种气氛,直呼工商总局刘司长“情绪执法”,似乎和习大大克强总理过不去。就在这之前1月26日,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建议,总理说,政府不能总给市场“发号施令”,而要集中精力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

  “淘宝小二”的公开信似乎还想利用一种气氛,就是网络上的仇官心理。但要看到,老百姓仇官的真正原因是一些官员的腐败和不作为。面对假货不集中精力打击的淘宝,叫板自己的“队友”,显然得不到舆论的支持,也自然唤醒了“仇富”的姿态。

  涉及老百姓谔谔根本利益,涵盖“依法治国、依法治网”的大政方针,这个问题已经实实在在地上升到国家、甚至国际层面,成为网络政治的一种生动表现形式。阿里不是有钱才“傲慢”,20多年来它是在“藐视”政府中成长,马云名言:政府号召的事大家不要做,做了必死。这当然与其创新思维、网络思维密切相关。

  但这次不一样,因为阿里巴巴已经强大,因为政府也在倡导“打铁还要自身硬”,因为改革开放的总目标就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所以,我们要看到,一方面,习李新政是以民心为党心,赢得了民心;另一方面,政府执法要有底气,刘司长的行为代表的是人民、政府、法律,方法有不当之处可以改,但打假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停。而且我认为,政府敢于把内部会议纪要公开,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为什么要指责呢?有什么秘密,是国家机密吗?不是就可以公开,老百姓也欢迎公开,这应该就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方向。

  因此,表面上看是淘宝有钱的“傲慢”和工商总局执法的“不科学”,但本质上涉及是否得民心的试金石。民心得失永远是最大的政治。

  因此,这种时候,我们要把淘宝挑战监管和当初谷歌挑战监管放到同一个层面来思考,方可体会网络政治的不一样。

  网络时代,读懂阿里巴巴PK工商总局背后复杂的网络政治

  政治的本质其实就是利益集团的角力。其属性取决于利益集团代表谁的利益。网络经济一时难以改变,但网络舆情自然考虑是否代表广大百姓的利益。网络政治天生与网络经济和网络舆情结缘。

  在这次事件中,一些专家觉得以现在马云的影响力,国家机关不敢轻易动他,搞不好就是政治事件。因为,马云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表,全民偶像级的人物,网络时代的骄子。马云经常和克强总理一起开会,和鲁炜都是互联网国际联盟成员,还有日本大股东和美国二股东的合作共赢。

  从利益集团的层面来看,淘宝身后不可避免存在好几类利益集团,这也导致马云成为中国首富的背后,不可避免地存在政治力量的角力。

  第一类就是站出来叫板的“淘宝小二”。本来想以“民与官”的差异,博得同情。但事实上,淘宝利用了“小二”想做生意发财的心理,以超低门槛圈进去,然后再用淘宝天猫去收租。假货的背后是什么?原因应该是大量商家在此平台上赚不到钱。平台赚大钱,商家不赚钱。

  第二类就是马云团队的精英们。他们是网络经济的精英,但也是成功的受益者。

  第三类就是网购用户。这里面既有网购的价格差的吸引力,也有阿里巴巴上交税收的全民共享,还有收到假货的糟糕心态。

  第四类则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日本、二股东美国财团以及其他财大气粗股东们。阿里巴巴向美国证监会递交IPO招股文件显示,日本软银持股占比34.4%,为最大股东,马云持股占比达8.9%,为最大个人股东。

  第五类要想到美国的股民,也就是我们常挂在嘴边的,要确实保护的中小投资者。

  这件事情相对于“淘宝小二”来说,与出租车份钱,停车收费有点类似。辛辛苦苦赚的钱,大部分上交马云,再转交日本、美国了。倒逼着很多商家以次充好,以假充真

  对于出租的份子钱,停车的收费,人民日报在追问钱去哪里了,这个真不知道去哪里了。但阿里巴巴赚的钱去那里了大家都知道。日本和美国链各个大股东,利用网络场地,雇佣中国优秀如马云者,最终合法地拿走了大部分利润。所以阿里巴巴用事实说明我们只是租用美国建设的的廉价房,

  如果淘宝真是假货充斥市场,那就是过街老鼠,怎么打用什么打中国老百姓都支持。直呼刘司长“程序不当,情绪执法”,我不建议这样吓唬政府官员。特别不喜欢由出苦力的“淘宝小二”出面吓唬薪水低,又“不敢贪、不能贪、不愿贪”的刘司长。都谁跟谁啊,让日本、美国的大股东们笑话!

  如果梳理此次阿里巴巴挑战工商总局监管的复杂因素,既有假货存在的既成事实,也有政府执法的缺陷和进步,还有网络舆情的众说纷纭。但无论如何,这已经成为实实在在的网络政治。

  网络政治已经从网络上甘岭的敌我对决,转变为“我中有你”的胶着状态

  果然,阿里巴巴与工商总局的争执,在很短时间内聚集了全球媒体的注意力,美国、欧洲主要通讯社和主流媒体均在第一时间做了报道,包括网民的跟帖评论。

  美联社标题把新闻点放在“中方扣留了涉及阿里巴巴的假货报告(即白皮书),直到它在美国IPO成功后才公开”。英国天空电视台官网的报道《认为此次针对阿里巴巴的报告是中国国家工商总局早在去年就已写好,为了给阿里巴巴在美上市让路而推迟到现在才发布。显然是指责中国政府违规。看来工商总局早就对阿里巴巴“一网情深”,至少是“网开一面”。

  一向犀利的IT时代周刊评论员指出,“无论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贩卖假冒伪劣商品者都不会逍遥法外。西方社会可能面临坐牢的风险。”

  “然而在中国,售卖假冒伪劣者不但不害怕,反而公然对抗国家执法机器,真是闻所未闻的奇葩。他们视国家的法律何在?他们眼里还有一点法律吗?他们的傲慢和猖狂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怒!这几天网友的评论排山倒海,一致谴责阿里巴巴的违法犯罪行为。”

  也正因为这样,虎嗅网的朋友发出疑问,向来懂政治的阿里巴巴,这次怎么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但愿此次只是淘宝微博小二的一次孟浪之举。

  但事实上,问题并非“孟浪”这样简单。

  据法制晚报刊文,淘宝小二叫板工商总局:“可比离婚大战有意思多了”,27日下午,就在工商总局正在召开发布会时,不少记者的手机纷纷狂震,收到《一个80后淘宝网运营小二心声》。发布会现场就被这个信息歪楼了。提问一下就踊跃积极了起来。现场,工商总局网监司副司长杨洪丰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逐一解释工商局的工作流程。却不知一切都在阿里巴巴的掌握之中。

  有人戏言,有人戏言,未来中国竞选总统,一定是二马争雄,说的就是他们具有的信息传播能力。这是广泛面上的。没有想到的是,阿里巴巴信息的“精确传播”能力也如此了得,看成此次事件“淘小二”、“神统计”之外的第三号大神:“机震动”。

  新浪科技讯 1月29日上午消息,针对之前淘宝质疑工商总局发布的定向商品监测结果事件,自称工商小编的“求是小老虎”微博账号发微博回信马云:刀口别对着队友!称工商没针对淘宝,淘宝也发难错对象,无辜躺枪。

  但这种互称“队友”的做法,恰恰也是一种最危险的政治风险,也是国际资本经济成功之外的另一个更大收获。因为这种“队友”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主动作为打假的“队友”,一种是明显不作为打假的“队友”。从淘宝假货的占比来看,从网络舆情来看,显然是不作为的队友。这种握手言欢失去的民心,埋下的是隐患。我们要想到,网上“原住民”更易于引发社会动荡。同时,我们要看到,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恐怕不单单和工商总局是队友。戏言一句,队长在美国看着你们闹呢!

  从改革开放和网络强国建设的大局来看,中国改革开放的最佳状态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目前的中国网络经济主要是“我中有你”,难言“你中有我”。不仅是阿里巴巴,包括百度、360卫士、新浪等众多互联网公司,基本为外资控股。

  造成这种态势的原因,既有我们跟随发展阶段的见识不足,也有国际资本先知先觉的捷足先登。面对既成事实,过多叹息于事无补,必须以开放的姿态正确对待。但我们必须看到,网络政治正在由过去的“谷歌模式”转变为现在的“阿里巴巴”模式,网络政治的风险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披上了一层民族企业的保护外衣。

  这种模式相对更加隐蔽和有效果,他发挥作用的环境,除阿里巴巴“有钱就任性”的“淘小二”、工商总局“有钱就任性”的“神抽样”之外,还值得高度警惕的是阿里巴巴的“有能力就任性”的“机震动”。

  对于有钱就任性的阿里巴巴,我们到有一些建议。

  其一,起家于网络群众运动,还需聚焦科技创新。淘宝的商业模式本质是日美财团帮助下的中国“网络群众运动”。这种运动目前得到了美国资本市场250亿美金的大力支持,将会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深度继续在中国经济体中大刀阔斧拓展。

  目前的不良倾向是,这种模式的成本搞到最后比商场模式的成本可能还要高。大量人上网买东西还是图便宜,所以导致是低价竞争模式,但淘宝平台费却只涨不跌,于是假货充斥了电商平台。如果阿里巴巴一旦被网民用脚投票,万众创业的“淘宝小二”将失去既得利益,生存危机之下引发社会动荡的而能行越来越大。

  其二,借力于国际资本投资,还需感恩广大衣食父母。替股东负责,是公司的职责,这个无可厚非。阿里巴巴是日本控股公司,美国控制的网络。马云的所谓“淘宝小二”依仗着财大气粗,煽动中国百姓仇官的心态,企图劈开偷税漏税、售卖假货等现实问题,显然避重就轻,利益至上。

  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尽管阿里巴巴依靠打破传统规则的创新起家。但需要明白,自打一开始就没有按社会规矩办事,起初依靠创新,有利中国变革,也成就了自己。但现在有钱了,政府也在“蛮拼”的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大家批评也好,责怪也好,甚至尖锐的问责也好,最终目的还是让巴巴名归其实,做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企业,对得起中国普通老百姓支撑的全球第一市场的这份信誉。

  其三,别只谈恋爱,却打心眼里不准备结婚。淘宝与国家工商总局就网络交易商品产生的争议成为各界关注焦点,而此前克强总理还为淘宝点赞,现今国家工商总局却与之上演了一出骂战,这不免让人联想到之前银监会宣布余额宝业务违规一事,这也应了马云在2015冬季达沃斯论坛“跟政府只能恋爱不要结婚”的发言。

  常言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应对这种“不结婚”姿态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强法制效力,强化依法治国、依法治网的理念。不管你是“有权就任性|,还是”有钱就任性“,照样依法打假,给普通百姓一个说法,一个承诺,一个安全。只有这样,才能始终不被利益集团所控制。

  这时,我自然想起了戴旭院长说的“网络上甘岭”。到如今,早已经渗透到皇城根了,我们面对的,已经是“我中有你”的网络政治新生态。这或将是以后的网络政治新常态,所以一定要有国家网络空间治理的新思维。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给蓄意的网络政治可乘之机,西亚北非的悲剧,也就不会再泱泱中华上演。

  当然,话说回来,马云们依然是值得尊敬的中华精英,其开放的互联网思维,商业上巨大的成功也可以在中国的土壤上继续延续。尤其是获得250亿美金的融资之后,开始了大量收购高科技企业的进程,也就进一步深化了有网络群众运动型向科技创新型的深度转化。改革开放的中国既然可以包容阿里巴巴的成长,也就应该包容阿里巴巴的成功。

  这其中,我们也必须热烈欢迎、包容海外华人的“网络中国心”,善于激发共同的文化底蕴和民族认同感,建立全球视野政治新生态下的“网络统一阵线”,力求最大程度聚合建设网络强国的多元力量。

  最后,不妨梳理阿里巴巴大战工商总局的十五回合,有网络经济结构变化引发的网络政治“与狼共舞”新生态初见端倪。

  第一回合:2015年1月23日,工商总局监测:淘宝网正品率仅为37.25%。

  第二回合:2015年1月27日,淘宝小二致信工商总局:刘司长您违规了 别吹黑哨。

  第三回合:2015年1月27日,工商总局回应淘宝“黑哨”质疑:定向检测就是要找问题。

  第四回合:2015年1月28日,工商总局:阿里长期不治理违法经营行为 养痈成患。

  第五回合:2015年1月28日,淘宝回应工商总局:正式投诉司长刘红亮。

  第六回合,2015年1月28日,马云:假货不是淘宝造成的但注定要背负委屈和责任

  第七回合:2015年1月29日,淘宝大战工商总局 阿里巴巴市值一夜蒸发680亿。

  第八回合,2015年1月29日,商家质疑工商总局抽检结果:没假货,请让我们死个明白。

  第九回合:2015年1月29日,商务部:高度关注淘宝与工商之争 将加大电商整治力度。

  第十回合:2015年1月29日,新华社细数中国电商九大痛点矛头直指淘宝。

  第十一回合:2015年1月29日,工商总局网站删除对阿里行政指导白皮书。

  第十二回合:2015年1月29日,阿里蔡崇信:工商总局白皮书错漏百出 有意针对阿里

  第十三回合:2015年1月30日,阿里市值两日蒸发350亿美元。

  第十四回合:温州个体商户送锦旗,声援国家工商总局查淘宝(赠签字打油诗和“淘宝体”诉状,要求工商雄起、法制淘宝)

  第十五回合:2015年1月30日,美律师所调查阿里假货事件,或引发集体诉讼。

  十五个回合下来,一家开曼群岛注册、日美财团投资、美国上市,由中国精英苦心经营和亿万网民鼎力支撑的“可变利益实体”,逃脱不了接受美国法律监管的现状。美国判罚的数目惊人众所周知。不妨设想,如果中国网购百姓用脚投票,如果美国法庭判罚阿里巴巴250亿美金,将使一件什么样的闹剧?

  由此,我们还需要看到,网络经济的结构正在改变网络政治的生态,阿里巴巴与工商总局握手言欢只是一厢情愿。“狼来了”预示着“我中有你”已经成为网络经济新常态,引发网络政治出现新变化。尽管“你中有我”还有点遥远,但网络政治已经从“网络上甘岭”楚河汉界阵线分明的对决,转变为“与狼共舞”的胶着新常态,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需要“勇于作为、善于作为”,这已经成为适应新常态的新要求。

  来源:数据观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