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创业服务机构的倒闭没必要过度解读

http://www.sina.com.cn 2016年04月11日 09:53 新浪城市

  一个莫须有的“倒闭帽子”,让拓荒族咖啡经受了一场无妄之灾。谣言古已有之,一旦插上网络或是新媒体的翅膀,就可能会像瘟疫一样肆意蔓延。

  几个月前,南方某家众创空间倒闭的消息,在转瞬之间打开了一个群体性质疑的开关。昨天还是一窝蜂地追捧,今天成了一股脑地批评。这种蜂拥而至的闪烁着智慧火焰的热情,看似是一种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理性思考,细细琢磨其实正点中了急功近利又无主见的投机者的软肋。

  捧杀与棒杀,都难逃一个杀字。这些见到风来就倒戈的关注,本身就不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谣言的盛行也好,“倒闭潮”的传播也罢,若无扎实的调研作为基础,难免会引起哗众取宠、假扮圣人的无边猜忌。

  众创空间的倒闭需要引发出哀鸿一片的悲观论调吗?这是一个挺严肃的话题。创业服务机构不是福利院,而是服务创新创业者的孵化器。如果孵化的机构倒掉了,入驻企业难免会受影响。如果倒闭的机构太多,等待扶持的企业受到伤害的范围也会扩大。这是不言而喻的道理。不过,创业有风险,入场需谨慎。在任何国家的任何时期,创业都是一件极其艰辛的事。以众创空间为代表的新一代孵化器,虽在帮助创业者成长,但各界也不能忘记,这些助人者本身也在创业。而只要是创业就可能遭遇到比九九八十一难还要严苛的考验。

  众创空间倒闭了就代表着全盘失败吗?估计大多数人坐下来推心置腹地闲谈时,都不会说出这样无情又无理的话来。甚至不少人还会开解失意者,你积累了经验,不要放弃,失败是成功之母。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个人高喊着“倒闭啦”的时候,就会引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慌。这种情绪就像开闸的洪水,凶猛地野蛮地冲击着原以为牢固的堤坝。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硅谷投资人更青睐有失败经历的创业者,这些本该牢记并且借鉴的经验,在一地鸡毛的庸俗叫嚣中变得一钱不值。这时候,众创空间倒闭本该引起的反思,甚至会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进而是讥讽和嘲笑所替代。

  当本该正视的生生死死被过度畸形扭曲地解读时,我们就有可能失去本该有的平和心态,进而也就难为创新创业者营造出一片良好的氛围,这样一来具备生态价值的、能够解决创业者痛点的新型创业服务模式就可能会遭受漠视和奚落。当改革者的意志不再坚定,当改良者生出了自我怀疑,新鲜的空气就可能会逐渐污浊,新生的事物就可能会漫漫夭折。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和杞人忧天的奇谈怪论。在“倒闭浪潮”搅动的风波里,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也非常有趣的现象。一提起创业服务机构,大家的直观感受是数量太少;一说众创空间,大家却又摇头一致认为供过于求。

  中国的众创空间数量果真过剩了吗?根据科技部火炬中心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数量将近3000家,众创空间2300多家。其中,科技企业孵化器经过了近30年的发展,3000家的数量应该说是比较扎实的。那么,2300家众创空间数量多了吗?恐怕也不能这么讲。中国有2000多个县,2000多所高校,每年有700万大学毕业生,每年经济增长总量等同于一个中等发达国家。与越来越多投身创新创业的群体的需求相比,众创空间的数量也难言过剩。

  当然,数量问题可以通过简单的数字比较大体说清,但这并不意味着众创空间的质量不需要提升。不管禀赋是否合适,一律开起创业咖啡;不管资源是否充足,统统冠以“互联网+”的桂冠。“挂羊头卖狗肉”的创业服务机构,客观上正在修炼着各地管理者和等待入驻企业的火眼金睛。而这也是新一代孵化器亟待修补和提升的命门所在。

  避免“政府失灵”,在市场做得好的地方,做遵循市场规律的智慧政府;避免“市场失灵”,在市场缺位的地方,积极主动地进行补位。不在捧杀中迷失,也不在棒杀中退缩,对于创业服务业或者创新型孵化器,旗帜鲜明地进行必要的支持和引导。在中国创新创业精神地标的中关村,管理者不招商、不圈地,而是从培育内生动力入手,构建一套有利于创业服务机构发展的突破型政策体系。从“1+6”到“新四条”,再到如今对于创新型孵化器的后补助政策,中关村开启了一段引领中国走进创新创业新时代的变革与征程。

  不为了“头顶的光环”而创业,不为了单纯赚钱而创业,不为了“赶潮流”而创业,没有一平方米的物业,却能为创业者“提供了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当不少地方的孵化器建设还以盖了多少楼为指标来衡量时,中关村不比孵化面积多少,不比房租收入多少,以“新服务”建起了一批帮助创业者圆梦的“梦工厂”。从单纯为创业提供物理空间的1.0时代,到提供某项专业性增值服务的2.0时代,再到为创业者提供生态型双创服务的3.0时代。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创时代的中国,中关村正在形成并完善一种更专注、更高精尖的创业服务生态系统。

  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将上下而求索?当二房东的简单模式一点一点地随风逝去,当功能单一、孤立存在的封闭体系渐渐地成为往事,注定会有一批全新的、开放式的、闭环的、生态型的创业服务模式浮出水面、站立潮头。比如,Arm、英特尔,虽然未办孵化器,却和中关村众多创新型孵化器产生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再比如,36氪,背后链接着300多名天使投资人。不论何时,不论何地,能够为创业者提供资金、技术、人才、产业链等全链条、全环节服务的机构,永远不必在他人所谓的“倒闭潮”或是“兴盛潮”的闲言碎语中迷失自我。韩义雷 (稿件由中关村管理委员会提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