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指挥员的女儿:爸爸 不要你做超级英雄

http://www.sina.com.cn 2016年04月26日 19:32 新浪城市
消防指挥员的女儿:爸爸 不要你做超级英雄
现场指挥
消防指挥员的女儿:爸爸 不要你做超级英雄
消防员灭火现场
消防指挥员的女儿:爸爸 不要你做超级英雄
众人讨论,详细安排部署
消防指挥员的女儿:爸爸 不要你做超级英雄
被烧毁的车辆

  2016年4月22日,江苏泰州靖江一危化品储罐区发生爆炸,1000多名消防官兵冒死逆行,深入火场处置,经过16小时的艰苦努力,成功扑灭大火,保住了周围100多个储罐。江苏省公安消防总队总队长周详一直坚守前线,指挥灭火。他的女儿小羊像所有的消防官兵家属一样,一直在牵挂父亲的安危。在她笔端,我们感受到消防家属的不易!

  小时候,他拿着蜘蛛侠的书给我讲睡前故事,我摸着他胖胖的肚子说,我也要当超级英雄。他笑的好大声,说:不用,我是你一辈子的超级英雄!

  他总是很早出门,一身军绿。

  他总是喜欢说知识决定命运,有时候皱褶眉头看好厚的图纸,而更多时候,他都会穿着迷彩拖着半身战斗服,汗流浃背的等热水。我开玩笑说:老爸自带烧烤味哦。后来我知道那是氯气泄漏,天然气爆炸,危化品槽罐车侧翻,是炼油厂大火……

  他总是不在我身边,不是不能陪着我。是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省份,不同的地方打来电话说:宝,这场火是我见过最大的。(编者注:周详在甘肃、天津、陕西、江苏等多地工作过)

  不知道多少次了,你回来总是不住的说:战士们太辛苦了,要对战士好一点。你总是说:泡沫的臭味是不是还在啊,氯气怎么散不掉的味道。总会一边咳嗽一边说,哎呀呛死了呛死了,这个月都不用抽烟了。

  记得有一次,陕西延炼着了大火,我习惯性的等着你回来唠唠叨叨。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没有你的任何消息。

  整整一天,从天津到西安两千公里。妈妈那天坐立难安,拨电话,一遍两遍三遍,嘟嘟声刺耳。一直没你的消息,我劝妈妈说,他救过那么多次大火了,这次不也一样嘛。妈妈说:不一样,你爸老了。

  那次你回来,脚紫的面包一样,腿上缠着纱布,皮肤各处冒着红疹,躺在床上,还很骄傲的跟我们讲:自己是怎么拖着水带冲到第一个,自己还可以扛着沙袋堵漏……后来才听旁边人说,第一次轰然火光漫天,包围了整个救援队伍,大家都以为回不来了。后来泡沫漫天像黄土高坡的一场大雪,白的刺眼。

  2016年4月22号,江苏泰州靖江大火,这一次,我不是站在你看在肩膀上的小公主了,拿到了人生第一份工资,我以为我长大了,可是听到警铃响起,看到成队的消防车集结,我才明白,原来我念完了大学,接受了培训,学会了许多事,却依然没有资格站在你身旁。

  不是像电视里那样说的消防员逆行的背影有多么帅气,每次看你穿战斗服离去,我都想说不要你做超级英雄,不要你感动中国,只要你平安归来。

  我好想你。每次,每次你出去,都很想你,担心你。很想知道电影里拍的那么大的火,在现场是多么恐惧的感觉。想知道你这会在干嘛,指挥会不会受到别人的干扰,会不会再烧伤,会不会再不顾一切的自己冲进去,会不会又有轰然、爆炸、泄漏……

  这一次,我还是只能看着中国消防的官博更新的消息,还是只能守着电视,还是打不通你的电话,做不了任何事。

  下午四点,我查了化工厂的燃烧物质,复杂程度超过我的想象。

  五点、六点,我一边工作,一边想,我家老头是不是又没吃东西。

  晚上七点,八点,我看着航拍的现场视频,想起了8·12天津爆炸事故,心里乱七八糟、七上八下。

  晚上九点半,我从床上爬起来,看到新闻说,在六点总攻过一次,收效甚微,大家身心俱疲。我担心五十多岁的你还有没有力气。

  十一点,我的单位也要加班。

  十二点,妈妈打来电话说,早点睡哦,明天还要工作。其实,我知道,妈妈睡不着,听到我的声音,她会得到一丝安慰。

  次日凌晨1点,我翻到以前你给我发的外浮顶储罐的灭火预案,看着清晰简明的手绘图,想起你说过你大学里画图的时光,想起你跟我讲什么是空气泡沫钩管。

  再醒来是起床上班的时候,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迅速百度着火灾进度。看到火灾在两点左右扑灭,安心多了。

  早上接到你的电话听你说,你还没有撤回去!我想说恭喜,却被你一句话堵住了喉咙。你哽咽说:有个战士牺牲了,心里难受,愧疚。

  拉着窗帘的寝室没有一丝清凉,的确,这不是电影,这没有起死回生,感天动地。人们会为个体生存竭尽全力,也会为毫其他人人舍弃生命。

  七点,太阳照常升起,早间新闻播出成功扑救火灾的消息,上班族踏上地铁,学生挤上公交,浏览到靖江大火的消息,如过眼云烟。一切照常,短短几分钟的新闻,一笔带过。

  有谁想起,这一则新闻,是一千多消防员奋斗了十九小时的结果。

  有谁知道,他们全身装备重超过四十斤,拖着湿透的战斗服,背着空呼,瑟瑟发凉。 

  有谁知道,一个人拖着三盘水带十九小时,周围漫天火光。

  有谁知道,他们不到二十岁的青春里,平均一天出警两次,这样的大火也会时常遇上。

  有谁知道,一双胶质的重五斤的战斗靴有多磨脚,鞋里浸满水,他们却和火赛跑。

  有谁知道,是我年过半百的爸爸,从经过一夜战斗到天亮。

  又有多少人心痛过,那个是比我大几岁的战士朱军军牺牲在一片火海。

  下午四点,哀悼朱军军壮烈牺牲的传出,整个消防红的悲伤。

  有时候看过,听过都不一定是真的,只有经历过,才会热泪盈眶。

  从小听着军号长大,但我知道比军号更有威严的是出警的电铃声。

  从小看着穿军装的帅气叔叔,但我知道他们最帅的时候都是穿着战斗服,带着面罩看不到脸的时候。

  从小喜欢在训练塔前打打闹闹,但我知道他们从上面越身而下的帅气,之前都摔了多少次,浑身泥巴。

  从小最怕爬梯子,因为看到每次扛着六米拉提的叔叔肩膀肿的很高,看到练挂钩提梯的他们几乎全身悬空在四楼阳台。

  从小听爸爸讲超级英雄的故事,但我知道那不止是故事。

  我想当超级英雄,有着大大的拳头和坚实的肩膀。

  我想当超级英雄,笑的时候暖暖的,有需要的时候壮壮的。

  我想当超级英雄,像你在风雨中保护我。

  我想当超级英雄,身着不为杀戮的军装。

  我想当超级英雄,像故事书里那样酷酷的守护整个城市。

  我想当超级英雄,像你一样。

  我长大了,时间教会我们很多东西,比如接受,比如倔强。我们学会许多处事之道,却依然忘不了那个英雄梦。

  谢谢,我的超级英雄们。

  from 女儿:小羊

  (稿件由公安部消防局提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