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户成都路线图后的时代变迁

http://www.sina.com.cn 2016年07月22日 19:22 四川在线-四川日报

  ——写在2016年第三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开幕之际(上)

  本报记者 梁现瑞

  2016年第三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将于7月23日至24日在成都举行,这是G20杭州峰会前的最后一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

  从上海到华盛顿,再到成都,同样的会议,空间辗转全球三地,时间跨越春夏两季,反复磋商,其成果最终将在金秋时节抵达杭州西湖之滨。

  西湖边上醇香的美酒,背后是时间的酝酿。马拉松式的会议进程背后,是当下全球经济复杂艰难的态势。

  作为全球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迄今已走过17年历程。在这个重要的历史节点,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来到成都。

  这是自这个会诞生以来首次移师中国西部。此前,已先后举办超过20次,从柏林到华盛顿,从非洲到澳洲……足迹背后,蕴藏着怎样的时代变迁密码?

  从世界到中国:加入G20,迈出中国“入世”重要一步,并推动中国深度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的重要驱动力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社会认识到,国际金融问题的解决除西方发达国家外,还需要有影响力的发展中国家参与。在此背景下,1999年,成员更加多元的G20应运而生,中国成为这一全球经济治理主要平台的创始成员之一。

  那一年,世界经济尚未从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中彻底恢复,中国GDP总量刚突破9万亿大关,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不到4%,排名全球第七,经济增速7.1%,是上世纪90年代中除1990年外的最低点。

  经济的天空阴沉灰暗,世界选择中国,中国走向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加入G20是中国“入世”的重要一步,而随后加入WTO是对这一过程的再次确认。

  战胜危机的力量蕴藏于智慧碰撞与力量协同之中。从踏入G20门槛那天起,中国就不断从国际舞台上获得前行的动力,同时也为世界经济提供强大动能。

  数据显示,自1999年探底后,中国经济重新进入逐年加速回升的态势。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领航者。

  到2015年,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达15.5%,全球的排位已从1999年的第七位跃升至第二位。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发展也推动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从2008年至2013年的五年间,中国以一国之力,贡献了全球总GDP增长量的37.6%。“中国能否拯救世界?”2008年,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一期封面上,醒目的标题之下是一幅生动的漫画——一只熊猫正在给瘪了气的地球打气。

  无论这一命题背后的目的是什么,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中国作为迅速崛起的经济大国,正在世界经济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从1999年加入G20起,中国出席了每一次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2005年,中国第一次作为东道主,主办了当年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2016年,中国将首次作为轮值主席国,举办G20峰会。

  另一个重要的国际会议——财富全球论坛走过了与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相似的路线图,其12届论坛中,有三分之一放在中国,包括北京、上海、香港和成都。

  会场上唇枪舌剑,市场上纵横捭阖——从市场到会场,中国已深度融入全球经济,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的重要驱动力。

  从东部到西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的西进之路,恰好与中国经济热点的拓展轨迹完全重合

  首届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于1999年12月在德国柏林举行。迄今为止,这个重要的会议已举办超过20次。

  从会址来看,其中的12次是在成员国的首都,其中华盛顿和柏林是举办次数最多的城市,其余也都是一些重要的经济中心城市,比如中国的上海、巴西的圣保罗等。一句话来概括,这些举办城市,要么是政治中心,要么是经济中心。

  从这个意义上看,这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首次移师中国西部,是对成都以及四川地位的一次重要确认。

  聚焦到中国,G20第一次中国之旅是在北京,第二次在上海,第三次在成都。从京津冀到长三角,再到西部的四川,G20完成了一次自东向西的旅程。

  这段历程,恰好与中国经济热点的拓展轨迹完全重合。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热点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再到西部,内在的脉络是从沿海到内陆,从东部到西部。尤其是西部大开发以来,西部地区驶上发展的快车道,成为举世瞩目的热点地区。

  以四川为例,1999年,当G20在遥远的德国诞生时,四川当年的GDP还不足4000亿元,增速只有6.6%,排名全国第九。

  西部大开发以来的16年中,四川GDP年均增速保持两位数以上,成为全国经济版图上的一个亮点。2015年,四川地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3万亿大关,在全国排名上升到第六位。

  如果把四川作为一个独立的经济体,其2015年的经济总量已相当于2014年的全球20位,是当仁不让的西部第一。其中,成都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在2014年首次突破万亿大关,在全国排名第九,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四。

  2011年出台的《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明确,成渝经济区是西部地区重要的经济中心。有学者认为,成渝地区将成为继珠三角、长三角和环渤海外,我国经济增长的“第四极”。

  5年后,《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在国家层面首次明确了成都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定位。目前国家已形成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三大城市群,成渝城市群最有希望建成第四个国家级城市群。

  北京、上海、成都——如果将三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在中国的三个会址相连,恰好把中国当前的三大经济热点联系在一起,共同构成一个稳定的三角。

  今年5月,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开工建设,成都将成为继上海、北京后中国第三座拥有“双机场”的城市。未来,这里将成为中国西部第一、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级国际枢纽门户,中国面向欧洲、东南亚、南亚、中东和中亚的国际空中门户。

  三个双机场的城市,也是G20在中国的三个会址,难道背后全是巧合?

  如今,伴随着盛会临近,嘉宾正从世界各地飞赴成都,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有下一次,他们来四川的路将会更加便捷。

  那也是四川融入世界的路。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