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圭驻华大使:愿做中国企业进入南美市场的“跳板”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5月24日 15:57 北京商报

  2017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开幕在即,多个国家和地区纷纷提前向我国企业抛出橄榄枝,公开披露服务贸易合作规划。近日,乌拉圭驻华大使费尔南多·卢格里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乌方有意在能源、电子信息、农业等方面,与中方开展广泛深入的合作,欢迎中国企业到乌拉圭投资,并以当地为“中转站”,向周边更广阔的南美市场扩展。业内分析认为,南美市场与中国相距甚远,过去中国企业少有涉足,乌拉圭虽然国土面积小,但占据地理位置优势,中乌之间服贸有一定发展潜力,可从发展商品配套服务入手,循序渐进推动服贸关系的发展。

  “中乌之间曾就促进双边贸易签署协议,中兴、华为等中国知名企业纷纷来乌拉圭投资,并向周边国家扩展业务”,卢格里斯强调,乌拉圭非常重视与中国之间的服务贸易,已经做好准备与中国结成战略合作关系,并且建议中国企业将乌拉圭作为进入南美市场的门户。

  在卢格里斯看来,乌拉圭是一个服务贸易出口大国,“这里自由贸易资源丰富,是南美洲吸引外商投资最多的国家,在金融、物流、互联网等方面居于南美洲领先位置,有‘南美瑞士’之称”,他认为,乌拉圭在吸引中国企业方面,拥有地理位置优越、政策优惠、运输成本低等诸多优势。

  从地理位置来看,乌拉圭位于南美洲东岸,拥有蒙得维的亚港口和新帕尔米拉港口,占据了通往南方共同市场的有利位置,密集的国家公路运输网连通南美洲各消费中心,区域海陆空联运带来了更加方便的货物国际运输。

  而且,乌拉圭政府针对不同投资活动,出台了多个层面的激励政策。比如根据当地《投资法》规定,包括中国在内的乌拉圭国的内外所有企业开展由政府推动的投资活动,根据不同条件,可获得不同程度的免税、退税优惠。例如,在蒙得维的亚开展为期八年的民用工程和乌拉圭其他地方开展为期十年的民用工程的固定资产的活动财产,可获得终身免财产税;与本国工业无竞争力且已申报的机械和设备,可免进口税;民用工程范围内材料和服务的采购,享受退还出口商增值税优惠。

  “此外,乌拉圭国内现代化的码头和机场基础设施,以及领先的智能高效物流业等,能减少运输时间,降低投资成本,缩短最佳交货期,降低国际运费等,这都吸引着中国物流公司将乌拉圭作为南方市场的中转站。目前,中远等来自中国的大型物流公司,正在往乌拉圭扩充业务”。

  对于本届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卢格里斯期待地表示,希望能借此契机与中国在贸易方面开展广泛合作,“特别是在传媒、经济、电子信息、互联网、旅游、物流等方面,中方企业可以将乌拉圭作为集散地,将产品输送到南美洲其他国家,乌方愿意为中国企业提供进入南美洲市场的桥梁。”同时,他也表示,目前中乌之间尚无直飞航班,乌方期待早日与中国的航空公司达成合作关系。

  据卢格里斯介绍,近年来,中乌之间的贸易合作领域不断扩大,双边贸易取得发展,主要集中于农产品方面,包括乌拉圭生产的肉制品、乳制品、木材等销往中国,中乌贸易在部分领域成效逐年显现。乌拉圭官方数据显示,近五年,乌拉圭主要向中国出口初级产品,从中国进口小商品。2012年以来,乌拉圭向中国出口肉类呈逐年上涨趋势,今年3月,牛肉保持乌拉圭第一大出口产品地位,而中国仍是乌拉圭最大的出口目的国,出口总额同比上涨16%。此外,商务部公开数据显示,去年乌拉圭羊毛及其加工制品出口总值为2.092亿美元,中国继续保持首位出口目的国的位置,占据全部出口总额的42.2%,同时去年中国也是乌拉圭脏毛、洗毛的最大进口国。

  数据表明,近年来,即使乌拉圭GDP出现波动,服务业对GDP的贡献率仍保持高位,去年房地产和贸易服务业贡献率达16.3%,教育与医疗服务业贡献率达10.4%。但与些同时,在服务贸易领域,中乌双方虽然在商业软件、医院管理软件和动物基因技术等方面都展开过合作,但在双边贸易中所占比重不大,仍留有很大发展空间。

  卢格里斯当即表示,乌方非常重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做好与中国结成合作关系,“希望‘一带一路’不仅是一条‘丝绸之路’,更是一条牛肉、奶制品、羊毛之路,同时承载着旅游、银行等服务贸易领域的合作”。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南美洲国家所处地理位置遥远,过去中国企业涉足南美洲市场不足,这恰恰为经济全球化时代中国贸易在南美洲的发展留出了空间。

  “总体来说,中国企业与南美洲国家的贸易合作,主要有两种形式,即承建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制造业。”他分析道,“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占有优势,当下南美洲国家重视基础设施建设,所以出现了中国企业承建当地基础设施项目的情况;此外,南美洲资源丰富,结合当地资源发展制造业,也是另一种贸易形式。”

  白明表示,与其他南美洲国家相比,乌拉圭既有优势,也有劣势,“乌拉圭国土面积较小,位于南美洲南部,与中国相距甚远,中乌贸易发展相对滞后。且中国在南美已经有贸易关系较为紧密的国家,例如阿根廷、巴西、秘鲁等国,我国主要从这些国家进口铁矿石、大豆、羊毛等资源。”但同时,他也肯定了乌拉圭的国际影响力,以及中乌之间的贸易潜力。“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自身的特点,投资应与当地的实际情况相结合”,乌拉圭在南美属于中等面积国家,要在中国与南美洲的服贸中发挥作用,主要依靠它在地理位置上的影响力——居于南美洲东岸,与阿根廷各守南美洲东西两岸。

  同时,白明提醒中国企业,在发展对南美洲服务贸易时,要注意带动商品输出,“例如,南美洲土地、矿产资源丰富,我国企业可以通过与南美洲进行产能合作,输出资本和技术,再将成品输入国内,实现互利共赢,以资本输出带动商品输出,甚至带来商品回报。”他表示,未来中国与南美洲的服贸方向,应该结合货物贸易,开展商品的配套服务。“例如,我国输出电脑产品,可以同时输出配套售后服务。”而谈及发展与南美洲单独的服务贸易时,白明认为,应该顺其自然循序渐进,“脱离货物贸易以及当地需求的服务贸易,将难以达到预期”。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