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多岁”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完成第一次改扩建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8月01日 12:00 新浪城市
“50多岁”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完成第一次改扩建
空间延续 让新馆在老馆中生长
“50多岁”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完成第一次改扩建
新馆采用仿琉璃釉面陶板
“50多岁”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完成第一次改扩建
“50多岁”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完成第一次改扩建
“50多岁”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完成第一次改扩建
人生难得几回博 千载难逢在军博

  作为建军90周年的献礼工程,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如期完成改扩建,露出真容,预示着这座拥有50多年历史的首都 十大建筑之一,终于完成了第一次改扩建,也预示着承担施工任务的中建八局历时三年的改扩建任务圆满完成。

  坐落在地铁一号线沿线、北京西站附近的军事博物馆,是很多来北京的游客必经的一站,也是许多老军迷最爱去的地方。然而,作为建国十周年首都十大建筑中唯一没有进行改扩建的工程,同时作为面向全社会开放的公共文化设施,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改建、扩建、抗震加固成为当务之急。2014年6月4日,由军转工、以“令行禁止,使命必达”为企业文化的中建八局的建设者来到了军博,开始了漫长的“改造军博”之路。

  军博坐北朝南,建筑面积15.3万平方米,其中扩建部分约12万平方米,改造部分约3.3万平方米。

  “然而作为建设者,如何传承原有造型风格和展陈空间记忆,让‘旧在新中延续,让新在旧中生长’,是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难题。”中建八局军博项目经理张学锋说。

  50多年前的建筑,图纸能找到的所剩无几,找到的几张也是手绘的“老古董”。为了实现“新”“老”建筑无缝对接,在设计环节沿用老建筑经典的纵向三段横向五段的构图手法,形成“新老一致”的美学节奏。细部以旧续新,抽离老馆经典的山花、柱式、檐口、柱廊等基本构成元素,使其焕发新的生命,实现建筑生命的一脉相承。主体呈支撑升起形态,空间结构以汇聚升起呼应新老馆的融合,新馆在老馆中生长,实现了空间的延续,体现了历史的传承。

  在军博11000多平方米的南立面施工过程中,项目部区段长张华手里有的只是一张照片,三个月里,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外脚手脚上爬上爬下,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拿着纸笔,一平米一平米对照,一平米一平米绘制施工图,最终,这个苏联式的标志建筑被完美还原。“最关键我还练就了一身‘蜘蛛人’的本领,”张华笑。

  穿过南广场,从正门进入重装一新的军事博物馆,正前方就是中国博物馆里最大的展厅——中央兵器大厅。

  大厅房顶的钢屋架上悬挂了7架飞机,重16.307吨,悬挂前与悬挂后,屋顶沉降仅8毫米。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中建八局项目团队利用Tekla软件对钢屋盖进行深化设计,运用了钢屋盖整体提升安装施工技术,将这个长136米、宽64.5米、重892.2吨、面积约9千平米的屋盖,一次整体提升成功。“这是一个人流量极大的公共建筑,空中还悬挂着飞机,安全是重中之重,屋盖拼装完成后,我们还要利用计算机控制系统控制屋盖提升,并对屋盖变形进行实时监控,保证万无一失。”项目总工邵学军说。

  博物馆最大的特点就是展区高度高、空间大,而要陈列飞机、大炮、坦克等“大家伙”的军事博物馆的要求就更高了,因此,中建八局在整个项目施工中,采用承插式盘扣脚手架支撑体系,完成了面积8万平方米、最高处达11.5米的高支模施工,创造了中国应用面积最大、用量最多的高支模施工记录。

  除了空间,还有重量。这些展品全是实物,不仅大,还重。“军博楼面的承重力是每平米3.6吨。”项目部生产经理苟连奇说这话的时候云淡风轻,但事实上,这个承重是普通高层住宅楼承重的18倍,是中国博物馆中拥有最大承重量的展厅。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被誉为“刀兵王国”,陈列了铜鎏金弩机、镇远舰铁锚、三八式步枪、解放军第一辆坦克等具有重大历史价值的文物。“其实军博这个建筑本身就是一个历史文物”,项目执行经理任超平说,“无论是正门上方毛泽东主席亲笔书写的匾额、历任领导人走过的正门踏步台阶、还是用战争时期的炮弹壳熔铸而成的铜门,都是不可复制的珍贵文物。”

  面对这个“大型文物”,中建八局的建设者在改扩建之初就统一了思想——修旧如旧加传承创新,在保存其建筑风貌的同时,将军博改建成一座面向未来、面向世界的现代化、高水平的综合性军事博物馆。

  面对军博贵宾厅540平方米的屋顶,曾经为故宫彩绘的中国著名彩绘大师高成良亲临指导,他的门人带领团队按照国家级文物修缮的标准,纯手工描绘、纯匠人还原,完美还原了屋顶新式和玺彩绘。

  为了还原50多年前军博所使用的琉璃瓦,项目部可谓是煞费苦心,找到有百年历史的厂家,原尺寸定制打造。并在新馆建设中采用仿琉璃釉面陶板这项新材料,在视觉效果与军博老楼琉璃瓦完全一致的同时,还实现了更加安全、环保、耐久。

  军博大楼顶端的圆塔托举着直径6米的镀金“八一”军徽,巨大军徽金光闪闪,耸入云端。正门上方悬挂着毛主席亲笔题写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金字巨匾。项目部采用特殊工艺,不破坏一分一毫的同时,对它们进行了专业的纯人工清洗。

  军博老馆的铜门是用战争时期的炮弹壳熔铸而成的,每扇铜门高6.25米,重2吨,同时安装了电动开关系统,解决了铜门难以人工开关的难题。项目部采用传统工艺、在保留铜花、拉手的基础上,对它进行了翻新修复并重新做旧处理,达到修旧如旧的效果。

  军博与八一大楼一墙之隔,与央视旧址一路之隔,与京西饭店一街之隔,作为长安街沿线的“门面担当”,中央领导、外国贵宾、各国游客的聚集地,注定了这个建筑在改扩建过程是个“不寻常之旅”。

  “现场可利用空间太狭窄了,而这个工程需要的土方、混凝土、钢筋、钢结构等材料的量巨大,材料堆场和临时设施布置必须进行科学有序的动态布置与管理。”张学锋说。

  项目北侧紧靠用地红线,为了保证形成环形道路,项目部将工程分二期施工,北侧车库工程与主楼分开施工,利用此场地形成环形道路及材料堆场。

  运送材料全是在晚上,“一到夜里,各种材料纷纷运来了,一方面要考虑运送有序,另一方面要配合施工顺序,我们给材料到场时间进行了精确排序,说要凌晨两点到,必须两点到,误差要小于5分钟。”中建八局三公司项目部物资部经理吴庆玄说。

  人生难得几回博 千载难逢在军博

  中建八局的前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西安指挥所,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兵转工”企业。

  一说要建设军博,立即勾起了中建八局的“老兵们”的情怀和热情。为了干好这个建军90周年的献礼工程,“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老兵们”说。

  那年临近春节,北京夜间温度零下10多度,由于天气太过寒冷,为了不让过低温度破坏混凝土强度,项目员工排着队从宿舍搬出自己的取暖器,给刚浇筑的混凝土取暖。

  任超平的儿子洋洋上一年级了,期末考试试卷上有一道试题问:“最遥远的城市是哪里?”,一直生活在老家,没有到过北京的洋洋答:“北京!”。因为在洋洋心里,总也不回家的爸爸一定在很遥远的地方。

  50岁的安全主管张豪言时时刻刻将安全放在心上,一步一抬头、一步一低头成了他的标准动作,一天下来至少3万步,轻轻松松登顶运动量榜单。

  项目员工于志伟身高1.88米,有一段时间需要猫着腰钻进1.2米高的脚手架中,检查上千个楼板架体支撑点,每天3趟,每趟一到两个小时,他笑着说,“每次钻出来的时候,都感觉自己长了个假腰”。

  项目员工赵露明,2014年还是个刚走出校门的白皙“小鲜肉”,来到军博项目部后,工作地点基本在室外的他,经过三年的烈日暴晒、风吹雨淋,成功变为了黑黢黢的“老腊肉”。

  项目试验员邹锋的女朋友大老远从江西到北京来看望他,但工作走不开,女友便陪他一同到施工现场为混凝土测温,凌晨1点,小雪,在测完第323个点后,女友对一边测温一边记录的邹锋说,“咱们把结婚日子定了吧!”她说,她看到了这个男人的责任、担当,值得托付终身。

  ……

  “人生难得几回博,千载难逢在军博。”这是一句在项目部广为流传的打油诗,却实实在在说出了所有中建八局建设者的心声。

  “一点也不苦,能为军博做点贡献,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如是说。(稿件由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提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