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上面铺“金砖” 中建八局写传奇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9月11日 17:14 新浪城市
“丝路”上面铺“金砖” 中建八局写传奇
“丝路”上面铺“金砖” 中建八局写传奇
“丝路”上面铺“金砖” 中建八局写传奇
“丝路”上面铺“金砖” 中建八局写传奇
“丝路”上面铺“金砖” 中建八局写传奇
“丹冠飞羽”的迎宾长廊
“丝路”上面铺“金砖” 中建八局写传奇
主会议室内直径9.3米的五瓣吊顶花灯

  ​​​9月3日,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在厦门举行,在给中国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的同时,会议主场馆——厦门国际会议中心进入了世界人民的视线。然而,大家在惊叹金砖会址“高颜值”的同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工程的改建时间只有六个月。

  ​时间回到2016年10月,当习近平总书记在印度宣布中国将成为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的主办国,并将地点定在了厦门的时候,中建八局的一群建设者,正在为G20杭州峰会的完美谢幕欢呼,并准备“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

  四年,他们完成了将大国风范、中国元素、江南特色,完美集于一身的G20杭州峰会主会场——杭州国际博览中心的建设任务,这期间的如履薄冰、不休不眠、神经紧绷,只有他们自己清楚,然而就在他们以为“终于可以回家过个年”的时候,金砖峰会主会场——厦门国际会议中心改建工程摆在了这个团队的面前。

  这是政治任务,他们明白。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是今年最重要的两场主场外交活动之一,同时也是中共十九大召开前主场外交的“收官之作”,中建八局作为隶属于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的国有大型骨干施工企业,结合国家战略担起央企责任、坚守央企信念、贡献央企力量,他们认为自己责无旁贷。

  于是,杭博原班人马立刻南下,风尘仆仆从杭州直抵厦门。借助在G20杭州峰会主会场建设中成功运用的总承包管理经验,6个月后,他们将厦门国际会议中心“脱胎换骨”。

  “为厦门这座‘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支点城市铺上‘金砖’,我们累并快乐着。”中建八局总承包公司副总经理、金砖会址项目副总指挥张晓勇如是说。  ​

  最难的三万平米

  位于厦门环岛路上的国际会议中心总建筑面积14.3万平方米,改造面积3万平方米,听起来就是个“小打小闹”的工程。

  然而,从2016年12月1日到2017年5月30日,改造时间只有6个月,要将一个商业展馆转化为重量级外交舞台,还要处处呈现精雕细琢、匠心独运。“这是我干过的最难的三万平米。”中建八局总承包公司金砖会址项目总包项目经理毛登文说。

  厦门国际会议中心已建成近20年了,现在回头想把图纸找全,基本就是天方夜谭。项目部刚入场时面临的就是,“没有确定的图纸,也没有敲定的设计方案”。按照张晓勇的话说,就是凭着经验“猜着拆”。

  今年1月底,设计方案终于敲定下来了,然而留给中建八局这个团队的时间只有4个月了。这4个月他们要完成一楼五国大会议室的东长廊、迎宾长廊、迎宾厅、西门厅的新建,以及工商论坛、双边会谈、小会议厅以及二楼主会场、国宴厅等的改造。

  “所有工作只能交叉进行,这是唯一保证工期的方法,”然而困难接踵而来,位于会议中心西南角的五国大会议厅,是个三层楼高的新建会议厅,说是新建,其实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新建,而是将原区域的三层楼拆除、打通后的新建,而且新建部分增加了观海平台、茶歇区,相当于原面积的两倍。“等于在一个被切下一角的蛋糕上,再嵌入一块更大的蛋糕,”毛登文如此形容。项目部根据施工现场,向外拓深,完成了三层高的主体结构,在保证会展中心建筑整体协调的同时,让大体积的“镶嵌”成为可能。

  “改建的难度真的远远高于新建”,项目部好不容易拿到的几张原图纸,却和现场情况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拆改的时候,动不动就铲断水管,接下来就是爬管道、找水阀、解决漏水等一系列规定动作。

  “水管还好说,电线呢?这可是涉及生命安全的事。”记者问。

  “是啊,所以接下来项目部对原建筑进行三维扫描,生成模型,利用点云文件,制作各层平面布置图,指导改造施工。”中建八局总承包公司项目强电负责人包志伟介绍。

  细节之中的大国风范

  这是一个中国向世界展示风采的窗口。

  “我们深知责任重大,”中建八局一公司金砖会址项目装饰项目经理柴道琦说,“所以,在装饰过程中,我们把‘匠心’运用在每一个角落。”

  厦门国际会议中心的东西两侧各有一条迎宾长廊,是整个会场的“门面”,也是各国领导人步入会场的地方。长廊融入了厦门市花凤凰花和厦门传统建筑山墙的造型,取名“丹冠飞羽”,由48樘“几”字形铜梁组成,造型独特、气势恢宏。“几”字形内部为钢架结构,外部包裹铜板,“为确保铜板准确定位、精准焊接,项目部无数次进行放线测量,纠正偏差,最终结构偏差控制在2毫米以内,远远高于设计标准。”柴道琦说。

  ​历史上的海上丝绸之路造就了福建独具特色的“海丝”文化,经过迎宾长廊,步入入口大堂,六根异型石柱映入眼帘,柱面石材双曲造型与吊顶竹节弧形雕刻铝板相互延伸,彰显着“一带一路”下中国开放包容的胸襟。不过,由于异型,各石材衔接关系非常复杂,项目便针对性地根据施工节点对异型钢架进行焊接,并在过程中持续检查施工精度。同时为了追求最完美的视觉效果,他们从材料种类、颜色搭配、肌理效果到纹路方向,都进行了精细调整。“我们不仅要保证柱体纹路,还要保证与地面的纹路和谐统一,那段时间我们就跟得了‘强迫症’一样,将342块弧形板铺在地上进行预排版,有瑕疵不行、纹路不对不行、颜色略有差池不行。”物资工程师王宇峰说。然而,也正是他们的“强迫症”,成就了入口大堂海天融合的惊艳场景。

  ​​五国大范围会议室是金砖峰会最重要的场所,正上方的五瓣吊顶花灯十分抢眼,直径9.3米,重量却只有180千克,装饰工程师孙银勃解释,“灯罩使用的是新型高透光轻型纳米碳纤维板,这种纤维板非常轻,由北京化工大学研发,在全国范围内第一次被运用在灯具上。”

  ​德化瓷作为宋代名窑之一,千年来一直被作成艺术品或瓶、罐、杯、盘等日用品,而在五国大范围会议室的主背景墙上,德化瓷被做成了金砖五国国花的造型,“贴”在了墙上,“把宋代名瓷当‘瓷砖’,我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柴道琦说。既然是第一次,项目部尤其谨慎,派专人到德化瓷生产地,考察当地土质,考察厂家工艺,还要严格规定德化瓷采土的位置、深度。“最关键的是,德化瓷在烧制过程中会有收缩,稍微控制不好,就会报废。”中建八局一公司的装饰团队便进行多次烧制试验,通过对火候、湿度、温度的控制,确定德化瓷的收缩率,保证了瓷制品的出材率和拼接的精确到位。

  ​会议室四周墙面的上部,“飘扬”着一条“五彩斑斓”的铜板,红、蓝、绿、橙、黄分别代表中国、俄罗斯、巴西、南非、印度。除了颜色,这一圈铜板还有不同的纹饰,营造出了丰富的层次感。项目部对“铜板彩绘颜色、纹样图案、蚀刻面积”反复对比、反复确认、反复调整,最终实现了“雕梁画栋夺天工”的效果。

  最微小的失误也不能出现

  如果把装饰工程比作“衣服”,那么,安装做的就是“血管和神经”。

  “现在你已经看不到我们的工作成果,但我们所做的一切,决定了会议中心的功能。”中建八局总承包公司的项目机电经理张涛说。“最关键的是,本来就纷繁复杂的安装工作,还碰到了改建工程。”

  旧址的消防、电力、排水等系统的管线因为时代进步皆需更替,原先一根手指粗的地方要安装胳膊粗的管线,这本身就很令人头疼了,再加上安装空间狭小,无法容身大型设备,项目安装团队只能人工摸索管线布局,一次次测量,一次次绘图,管线终于被排布的有条有理,为整栋建筑的正常运转打下了基础。

  然而,张涛心里明白,管线的排布合理只是第一步,在这个国家级会议工程里面,国家的正常安装标准已经不适用了,如果在会议期间出现任何——哪怕是最微小的失误,后果都是所有参与者的“不能承受之重”。

  所以,为了保证空气,他们采用具备静电除尘和紫外线消毒双重净化功能的空气净化系统,站在建筑内,不会有任何异味。

  所以,为了保证供电,他们配备了从3个变电站传来的高压,同时备有移动柴油发电机,即使厦门全岛停电,国际会议中心也会正常运转。

  所以,为了保证声音,他们在会议室铺设了5层岩棉,普通建筑物一般为两层,G20峰会会址也才设置了3层,5层岩棉能达到的效果就是,在主会场门紧闭的情况下,场外即使发生高达120分贝的响声,会场内也不会听到任何动静,同时,他们在空调机房和空调出风口安装了“消音器”——消声静音箱,打造了一个真正“针落有声”的空间。

  总之,一切都是最高标准。

  我可以很自豪地说,金砖峰会会址是我干的

  “厦门金砖峰会终于召开了。”张晓勇说这句话的时候多少显得轻松了一些,然而这“轻松”的背后是什么,只有他和他的团队清楚。

  “现在的愿望是什么?”记者问。

  “回家过个年,陪陪家人吧。”这个回答脱口而出。

  算起来,四个春节了,三个在杭州度过,一个在厦门度过,这个团队的确承受了太多——

  每次买好票准备回家都因为工作取消行程,光退票费就几千元的毛登文;

  妻子带女儿来工地探望结束,连送女儿到火车站时间都没有的柴道琦;

  一天签上百次自己的名字,负责安全的胡炜炜;

  为了完成项目节点,没有时间给小升初的女儿辅导功课的邓湘卷;

  早与女友决定结婚,却因为工作太忙一再拖延的朱文杰;

  打坏了一部手机,每天通话至少三小时的王宇峰;

  在外地厂家盯着材料生产,一盯就是连续40多个小时的赵龙;

  负责项目四五百扇门的施工,对所有的门种如数家珍的“门神”李超;

  边熬夜边喝红牛,现在再也不想看到“红牛”两个字的王小翊……

  然而,说到对自己工作的评价,大家异口同声——做这个项目是“真的辛苦”,但终究,“以后要是经过厦门国际会议中心,我可以很自豪地跟朋友说:这是我干的。”

  (稿件由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提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