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之昆山:靠谱的是门票,没谱的是一体化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09日 15:12 南方周末

  除了实实在在的旅游经济利益和尚未明晰的促进长三角一体化的期许,上海世博会给昆山带来的更明显的影响还有待实践来回答。

  决战前夕的周庄

  4月21日,周庄古镇景区附近的一家客栈老板沈大妈接到了世博安保通知时,她才意识到,世博会并不仅仅意味着政府整天宣传的旅游收入增加的利好,还有一丝压力。

  迎接世博的日子里,她所在的周庄古镇经历了一次改头换面的整修,政府花费200万元完成了所有门面牌匾的统一规划、安装,齐刷刷地一般高,这与一小时车程以外的上海街道别无二致。

  张卫青是周庄水乡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会秘书,世博愈近,他的工作愈忙碌,为的是可能随世博而来的600万游客,这是较往年翻番的数字。

  三年前,当中国的很多城市都还鲜闻世博会时,周庄就已经未雨绸缪,成功入选城市最佳实践区15个城市案例之一,而大型原生态歌舞“四季周庄”也得以进入世博园区的文艺演出名单。

  甚至,一年一度的5月20日周庄国家旅游节开幕式也被破天荒地搬进了世博园区。所有的宣传工作都围绕着那看得见利益的“世博周庄游”。世博开幕前的4月,周庄在上海公交站台投放了100处的站点形象广告。

  但即便如此,昆山市旅游局副局长对眼前的这场大决战,也慎言必胜之把握。

  硝烟早已弥漫。世博会开幕前12天,包括扬州瘦西湖风景区在内的八家周边旅游景区紧急升入5A景区序列,“就是为了想多分得一杯世博的羹。”江苏省一位在上海做旅游宣传的官员坦言。

  除了绞尽脑汁竞相加入到世博局官方推荐的旅游线路中以外,长三角各地奇招迭出。当周庄的宣传广告贴满上海市区的人民广场、地铁站时,浙江杭州则承诺将免费派发10万份旅游消费券;当温州旅游局率队在上海直接成立“温州旅游上海办事处”时,苏州太仓则打出了“太仓游客中心的大巴拥有走世博绿色通道的特权”的广告,而浙江嘉兴早已有四批干部在世博局“潜伏”挂职过,媒体称他们为“当地品牌推介立下汗马功劳”。

  一体化期许

  这场被媒体形容为“近身肉搏”的旅游竞争,令人联想起数年间不断在长三角地区上演的吸引外资战、产业转移对接战,而这一切都源于上海这个龙头老大。

  昆山,一直自诩为“上海后花园”,当地领导形容昆山“不是上海,也是上海”。当听到“距离超过一百公里”的说法时,当地官员总不厌其烦地纠正,“距离一小时”。

  急切拥抱上海的岂止昆山,翻开长三角各地的城市宣传册,以“上海后花园”自居的城市不下十几个。

  上海社科院的一位专家表示,“长三角16个城市的产业结构严重趋同,就因为它们都想依托上海,但缺乏协调。”这是长三角地区一直都难以走出的误区。

  数据显示,过去16个城市中,有12个抓通讯、11个造汽车、8个搞石化,而所谓的高新技术园区、创意产业园区、物流园区、中央商务区的提法更是陈陈相袭又各自为政。

  几乎所有人都对世博会促进长三角一体化的作用,赋予更高的期待。

  这样的期待,有国际经验作为佐证。1970年大阪世博会的成功经验之一就是促成了以大阪为中心的关西城市群。

  而对于昆山,作为突入上海的一快飞地,多年的成功也正在于把上海十多年来转移的产业照单全收,困窘恰也源于此,昆山必须及时升级,以继续追上大上海的步伐,继续坐享国际资本涌入的“环境磁场”和“发展温棚”,而这些在过去,一条不够通畅的高速公路就可以阻滞全部。

  现在,几乎所有长三角的城市都紧跟上海的节奏,在最新的城市规划中写入了先进制造业、高端服务业时,而谓区域制度上的联动却比撰写报告要艰难和复杂得多。作为联动制度之一的政府高层定期会议,“不久前的长三角金融一体化高层会议,不也是不痛不痒吗?”上海社科院的一专家说。

  错失的,说不清楚的

  已经错失的机遇却是明显的。“作为以先进制造业基地之称的昆山却很少听说有企业参与世博园区建设的,真是惭愧”。一位昆山的官员不无遗憾。

  除了实实在在的旅游经济利益和尚未明晰的促进长三角一体化的期许,上海世博会给昆山带来的更为显性的影响还有待实践来回答。“我们只能推论,世博会对昆山必将带来影响,因为昆山与上海的关系太紧密了,但具体什么影响,现在还说不清楚。”昆山市一位官员说,“要说影响,学习城市规划和建设的理念倒是个好机会。”

  按计划,昆山市规划局的所有人员均将去参观学习世博会,这之前昆山的学习对象一直是新加坡,副局级以上的干部基本都去过新加坡,有的还不只一次,规划局局长许振敏说,“上海世博会将是一次不用走出国门就可以学习到最先进的城市规划理念的好机会。”

  借用“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世博主题,昆山市规划局大厅里的口号是“规划,让昆山更美好”。

  2002年,当许多城市规划都还在闭门造车时,昆山已经花重金邀请美国和台湾的咨询机构号脉,结果开出了“产业片区”的猛药。依据这份规划,昆山市冒天下之大不韪,打破各镇行政体制,以产业功能划分为主导,将全市分为7个片区,更大胆的改革在于,依据产业划分的片区,最终调整了既有的行政区划。这被认为中国城市规划发展史上史无前例的改革。

  现在的许振敏认为,当年规划的不足在于将城市规划局限于产业规划了。

  而新近出炉的昆山市2020年总体规划,第一次着力于整座城市的规划,而非简单的经济功能,“除了产业,我们还要容纳公共设施、城市交通、水资源整治等要素”,“城市里的产业功能、生态和文化功能均包括在内。”许振敏自信地认为:这就是践行了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