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澄宇:需要重新界定世界城市的概念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11日 15:55 新浪城市
熊澄宇:需要重新界定世界城市的概念
熊澄宇,清华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

  该文为《北京:走向世界》学术研讨会暨图书首发式嘉宾发言文字实录

  主持人:下面的学术研讨会由金元浦教授主持。

  金元浦:今天非常高兴我们请到这么多专家,尤其是一些在研究的一线又是在实践一线的专家,比方说我们的清华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的主任熊教授,我们多年的好朋友,他是在文化创意产业方面,以及在我们最新的论题上都有很多见解,首先有请熊教授。

  熊澄宇:金元浦同志给我发通知的时候我还在巴黎,现在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今天早上看了看这本书,感觉到内容和厚重,符合他一贯的精神。第一,是很快、很及时,能够抓住目前的动向、热点;第二个就是很系统,能够把这个问题所能够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基本上是一网打尽;第三个还是很厚、深入,把每个点都阐述了,按照我们做学问的人有一个说法,就是当你切入一个课题的时候,你做完这个课题以后要让别人再做一个课题就必须要到你这个地方来找起点也好、找到终点也好,或者是在这个基础上也好,所以元浦做完这本书以后别人再找恐怕是不合适,很符合他一贯的作风,很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首先是祝贺这件事情的完成,也感谢相关部门的支持和配合。所谓学术我觉得可能跟政策解读有点不太一样,昨天参加社科院的会议我也发了言,谈了一些观点。我们现在做研究不仅仅是需要解读政策,更重要的是要为政策的制定提供决策的依据,不仅仅是要梳理现象,更重要的是要从现象当中提炼出规律,我们也是不仅仅要去总结经验,更重要的是要去发现问题,如何为我们的未来找到一种可以走得更好道路。所以从这个角度我想就这样一个世界城市的命题谈点我自己的思考。

  这个题目并不是今天提出来的,在国务院批复的总体规划里面就非常明确地指出北京市世界城市的这样一个建设定位,而且在里面就对北京世界城市建设有很清晰的时间界定。最近这段时期以来,刘淇同志在这个问题上的多次提出,目前咱们的有关部门在这个方面动作加大了。但是这里面我确确实实觉得学界对于世界城市概念和相关的研究和不够的,而元浦同志主编的本书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平台,他首先是在世界城市的概念上来展开研究,我们做任何事情我觉得首先是要把你的对象搞清楚,或者我们叫做“破题”,或者叫做“名不正、言不顺”,必须要找到概念的一种阐述。我觉得目前概念的阐述,总体上来说思路还是比较科学的,我认为有两点是值得我们自己来思考的问题。通过读刚才这部分的研究内容,我在想第一,世界城市的概念在目前来说更多的是一个学术概念,是一个学者提出阐述和解读的,并不是哪一个行政机构,也不是哪一个国际组织的标准,所以这点我觉得非常重要,当我们讨论建设世界城市的时候,世界城市是什么?由于它是一个学术概念,就带来了第二个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我感觉到它还是一个发展的概念,所谓发展的概念就是在不断的完善和调整自己。从开始谈到世界城市到全球城市到信息城市,实际上这些词和这些概念是相关联的、是交叉的、是发展的,但是它并不是一个完全确定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建设世界城市、讨论世界城市、研究世界城市的时候首先需要解决的是世界城市是什么,因为它不是一个很清晰的评估标准的概念,也不是一个被所有的国际组织或者是权威的国际组织经过什么样程序论证的概念,所以我们在使用这个概念的时候,我觉得它本身就需要认真思考、研究。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元浦同志主编的这本书是重要的,因为我们首先得了解什么是世界城市,目前我感觉到,现在我们在讨论世界城市的时候,在引用一些专家的说法的时候是有一些偏颇。目前,按照对于世界城市最后归纳的几条,国际金融中心、决策控制中心、国际活动聚集地、信息发布中心和高端人才聚集地。我觉得这个是一种描述,但是它不是一种很严格的理论的阐述或分析。

  我们就拿这五条来作为分析,国际金融中心说的是经济,决策控制中心说的是政治,国际活动聚集地说的是文化,或者是文化的一种表现形态,信息发布中心和高端人才聚集中心我觉得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如果前三条你站住了,它必然就是信息发布中心和高端人才聚集地,所以把后面两条和前面三条并列本身在理论上是不严谨的。

  我们再回过头来讨论,如果世界城市必须符合前面说的这三个核心要点,叫做世界的经济中心、世界的政治中心、世界的文化中心,那么确确实实我觉得需要思考,我们现在还有没有合格的世界城市。比如说我们现在剩下三个,纽约、伦敦、东京。为什么剩下了纽约、东京和伦敦,就是因为把这三条搁下以后,它就找到了这样一个没有办法平衡的一种平衡,既要在经济上是全球的中心,又要在政治上是全球中心,又要在文化上是全球中心,实际上这三个点是不可能完全匹配和配合,或者都达到同样高度。

  巴黎,不能够进入世界城市,我觉得如果巴黎不能够进入世界城市,“世界城市”这个概念本身就有问题。我刚从巴黎回来,在那里呆了半个月,没有人否认巴黎是世界艺术之都,所有学艺术的人不到巴黎去生活、考察,我觉得他很难说对艺术有一个很好的世界性的和时空交错的理解,卢浮宫博物馆等三个博物馆确定了文化发展的三个阶段,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因为这三条并列,或者是三个要同时存在,我觉得世界城市的概念可能是值得去讨论的。

  回过头来谈北京,北京国务院批复的总规很明确的给北京的定位叫做“政治文化中心”,没有要求北京做经济中心,如果世界城市必须要是经济中心,那么按照国务院的定位北京不是永远成不了世界城市,但是在国务院的批复里面同时非常明确指出北京要成为世界城市,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在引用关于世界城市的一些概念和有关专家的阐述的时候,还是需要加以分析,加以重新思考。至少我们在建设北京世界城市的事情过程中,我们需要自己提出我们对世界城市的一种认识和理解,什么是北京要建的世界城市,而不是某个学者、某个专家提出来的世界城市标准,至少我现在是不太认同其中有一些专家的意见,就是必须要把这三个点都要达到一个高度。实际上如果要从这个点来说,东京在政治上能够成为全球的政治决策中心吗?我觉得恐怕有问题;伦敦现在能够成为全球的政治决策中心吗?我觉得也有问题;纽约如果不是联合国总部在那,也很难说它是全球的决策控制中心。所以,这是关于理论的阐述,我觉得这本书的意义和我们今天讨论这个话题的意义,我们应该提出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的一种思考和内涵,什么是我们要建的世界城市,这个问题不仅是领导者需要关注,理论界也需要提出自己的思考,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缺位,不能仅仅是解读,做研究不仅仅是解读政策,更重要的是为政策的决策提供依据。

  第二个我想说的意见,就是在北京建设世界城市这个问题上,北京的优势和北京可能的路径。元浦同志在前些年花的比较多的力量是在做奥运,当时北京做奥运提了三个口号,叫做“人文奥运、绿色奥运、科技奥运”。现在在建设世界城市说了把这三个词转移过来,叫做“人文北京、科技北京、绿色北京”。我个人认为,这个转移是必要的,但是转移完了以后,也需要重新的认识和解读,因为奥运作为人文奥运、科技奥运、绿色奥运的核心词;和北京作为人文、绿色北京、科技北京的核心词,它的内涵和外延是很不一样的。奥运是一个动作、是一个过程,而北京是包含着这个动作过程的起点和终点,它的内延和外延、空间和时间更大,所以我们在思考建设世界城市的时候,我觉得需要重新去思考,我们这三个概念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三个概念和北京建设世界城市之间的关系,至少我个人认为在这三个概念里面,实际上人文奥运在一定程度上就包含着后面的两个奥运,人文北京实际上也就包含着后面两个北京的概念,我们对人文的认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精神文化形态的存在,它是包含着物质符号、精神价值和社会的组织体系、规范体系的完整概念。从这样的角度上来说,我觉得按照中央、国务院对北京的定位做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同时又做世界城市的这样一个定位,我觉得北京完全是可以做到、做好的,至少我个人认为世界城市的我自己的条件没有经过很深入的思考,今天只是来谈学习体会,对世界城市我提出自己的第一种认识,我觉得第一个条件是聚集、放大、辐射和影响,我觉得这比直接把世界城市定义为全球的经济中心、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更实际,也更具有可操作性。因为你在全球要建立一个政治经济文化同样占领高地的中心城市,第一不现实,第二也没有必要。

  前些年我们的国家做了一件不太合适的事情,就是把很多大学去“打包”,忽略了实际上有一些专科性大学,甚至学院存在的意义,我们在世界城市建设过程当中,我觉得在某一个点上达到了它的世界高峰,我们就可以考虑世界城市建设的这种思考。我刚才谈到的词,聚集、放大、辐射和影响,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讲,比如说聚集,它能不能够聚集资源、聚集人才,不管是在自己本国,还是在世界范围内,我们说的聚集就在世界范围内,我们说的放大也是这样。北京恰恰我觉得她就具有这种功能,在国内能够聚集,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世界关心的中心和市场,为什么世博会有这么多人过来,这就是一种聚集效应,中国的形象,放大到世界的时间和空间,各种平台上,然后再考虑辐射的度,然后再来测量它的影响力。时间关系我不去展开,我只是谈观点,最主要的是来向元浦同志表示祝贺,向元浦同志学习,学习他这种精神,我们也愿意努力的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往前。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