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松:北京需要增加软实力和硬实力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11日 15:55 新浪城市
梅松:北京需要增加软实力和硬实力
梅松,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该文为《北京:走向世界》学术研讨会暨图书首发式嘉宾发言文字实录

    金元浦:下面有请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梅松,梅松对世界城市研究颇深。

  梅松:刚才金老师过奖了,确实刚才熊老师讲了当前世界城市的标准,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北京市提出来确实有他的目的,确实是从北京的实际出发,我个人认为提的还是正当其时,除了刚才熊老师说20世纪初期修编的时候,提了到2050年这么一个目标。

  实际上2005年开始国家发改委牵头制定的京津冀都市圈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以北京、天津双子矩形城市为核心,以北京为基础,把北京建设成为全球性的世界城市,这个规划国家发改委已经通过了,正在报告国务院,这个也算是国家战略,已经落实到区域发展战略的层面上,一个是城市总规,那是大目标,这个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北京已经成立了世界性的研究基地。

  我们请到了北京一些知名的专家学者,由社科院承办,这个到时还要请各位老师支持,最近确实是市里提的比较多,把它作为一种重要的战略来提,背景刚才金老师也介绍了一下。

  去年年初我们承办了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北京未来发展战略选择这个课题,我们提了五个选择,其中一个选择就是建世界城市,去年9月份我们以专报的形式报市委,刘淇同志在上面做了批示,要求发改委做研究,去年10月底刘淇同志把这个观点正式提出。

  刚才熊老师讲了,世界城市没有统一的标准,我们也正在做类似的评价指标体系,我个人认为世界城市不是一个单一的,这个东西过去很多我们都是解读和描述外国一些学者的观点来套我们自己,这个倒是可以做借鉴,但是不能套,我个人认为从世界城市标准来讲应该分为三类,熊老师刚才讲聚集、辐射、影响等四个功能讲,分类来讲。

  第一类,世界城市可能就是以政治文化中心,或者政治文化影响力这类世界城市应该是有的,比如说像华盛顿,它不是吗?它肯定是,国际话语的指导权是在美国。北京肯定是,这类世界城市应该是有的,包括巴黎,它的政治文化影响力,政治文化中心这一类世界城市应该是有的,这个也可以叫软实力的世界城市,就是以软实力为主。

  第二类,就是经济中心类的世界城市,或者叫经济影响力,这个一说东京、伦敦大家肯定都比较城市,这个体现了硬实力。

  第三类,也是最理想的叫政治经济中心,软实力加硬实力,这类当然是比较全面的,像纽约算这么一个。北京从政治文化经济上来讲,我们已经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全国最有影响的经济文化中心,我个人理解,我们就把软实力加上硬实力,像纽约靠齐,要有混合型的软实力加硬实力的标准,这样可能就能够把现状做一些分析,巴黎不是世界城市我不承认,巴黎的文化影响力在全球那是有影响的,政治没有美国那么影响,欧盟的老大代表之一是法国,欧盟也是世界上一个声音,欧盟是以法国和德国为主要。

  具体结合金老师这本书,我个人是第一次见到正式出版的,非常有价值、有丰富内涵的书,我刚才也看了一下,我觉得写得非常好,而且资料非常完整,有些提的观点也非常好,尤其我感兴趣就是金老师后面关于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的评价指标体系的一些想法,我们也在做,北京市统计局也在做,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互相取经,取长补短,咱们确实应该有一套自己的评价指标体系。

  刚才说的北京既然是政治文化中心为什么还要进行城市发展,我个人认为北京的发展如何仅仅停留在政治文化中心层面那就不是北京,现在遇到一个最大的瓶颈,就是我们现在非常关注民生,关注公共服务,那么有个公共服务的无限承诺和公共产品有限这个突出的矛盾。

  过去到外地有一句话说北京吃全国的喝全国的,我也跟他们讲,5700亿,这个数字仅次于上海,作为现代化建设也好,作为信息化建设也好,必须有强大的财力支撑。北京必须要成为经济中心,她才能支撑这个城市的运转和发展,我经常在一些会上讲这个观点,但是北京作为经济中心她不是一般的经济中心,她不是制造业经济中心,北京作为经济中心是服务经济中心,以第三产业为主。服务业也是经济,我们过去理解的经济中心更多的理解是工业经济中心或制造业经济中心,如果是这样,北京不要做,北京的资源和条件也不能做这个事,但是北京的服务经济中心是必须要做的,尤其是发展生产型服务业,这样才能支撑北京的发展。

  举一个例子现在全世界人民和全国的人民都认为北京的公交票价最便宜,因为背后政府补贴90个亿,钱从哪来?从财政来,财政的钱从哪来,是税收得来的,这个中央政府是不给补的,你要自己维持城市的运转体系,所以北京建设问题不是政治中心的问题,也不是文化中心的问题。

  在软实力基础上北京要增加我们自己的硬实力,这才是我们建设世界城市的短版,我们的短版是硬实力不够,经济规模不够,经济实力不强,你经济实力超不过上海和香港,你怎么叫世界城市?我们和上海的GDP差五千个亿,是差的工业,第二产业我们差了五千亿。北京是不是要发展工业把那五千亿补过来,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上海也想把第三产业进一步扩大,他也觉得第二产业太大了,我们不能走这条路子,那么就要发展生产型服务业,发展服务经济,成为全国和世界的服务经济中心,同时高新技术产业可以同步发展,不萎缩就可以了,保持20%的战略比例就差不多。我们现在的服务业是75.6%,第二产业是26%左右,第一产业不到1%,如果第二产业有20%左右的规模保持,重点把第三产业发展起来。现在有一些产业也分不清是第二产业还是第三产业,有时候算第二产业,有时候算第三产业,这种混合型的产业也可以做。北京要打造经济的规模,经济的实力和经济的影响力。

  现在最大的问题上海做国家定位是国际金融中心,国务院定的,北京也想当国际金融中心,最大的问题我们不是金融的市场中心,这个现在在上海,我们也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或者叫世界金融中心,我们的市场地位都没有,这个是非常短的一条腿,我们仅仅是金融的决策、控制、管理中心和结算中心是不够的。以前如果在北京要搞个北京股票交易所怕影响社会稳定,设一个商品交易所也怕影响社会稳定,如果我们还是这种思路考虑问题就不够。不是非有证券交易所才是国际金融中心,但是它有市场影响力,可以和市场接轨。刚熊老师出手很快,正好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学习教材,使我们研究更深入,可以针对性更强。

  金元浦:我们做这个书很多的是资料型的,我们提供了一些资料型的基础,世界城市发展过程,各种各样的评价指数这些我们提出来了。研究还很不够,但是我们在这里特别谈到指数指标,我们是提要有一个中国特色的发展世界城市的,甚至是从某种角度是北京特色的这么一个指标体系或者发展目标,特别是我们谈到了中国特色的,因为在我们前面研讨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如果把巴黎都放在我们整个的世界城市之外那是不可能,而北京恰恰是和巴黎非常接近的,以这种深厚的文化底蕴为主成为北京最鲜明的特色,这些特色和现代的包括信息产业和其他的文化创意产业能够结合起来,既是文化的又是经济的,又是高新科技的,这样一个未来的发展方向。所以我们提出一个叫做中国特色的世界城市的发展目标,尤其是与北京相关的,把文化放在非常重要地位的发展模式,所以我们在书中希望这方面得到一些发展。

  梅松先生谈到的经济中心,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个可能要挑战中央的定位,但是有这么一个声音,也是比较好,我们的领导肯定不会说我们,中央都说了没有经济中心你们怎么还说,他不会说。我们可以从发展的角度来讲北京硬实力的增长中经济这块短版的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方面,谢谢梅教授。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