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平:北京建设世界城市是恰逢其时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11日 15:55 新浪城市
李国平:北京建设世界城市是恰逢其时
李国平,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

  该文为《北京:走向世界》学术研讨会暨图书首发式嘉宾发言文字实录

  金元浦:下面请北京大学李教授,他是非常有发言权的,我们草草上阵了,他是有很长时间的积累和准备。

  李国平:非常感谢金教授邀请我参加图书的首发式,祝贺金教授《北京:走向世界城市》这本书的问世,也非常祝贺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了非常有价值的这样一本著作。

  关于世界城市方面的研究最近比较火,比较热,金教授率先地把这样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跨学科性质的这样一个研究归结到一起,而且是篇幅非常长。做这样的一些工作我想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意义在于为我们今后的世界城市方面的研究。不管是这个世界城市大家对它的认为是不是要建或者怎么建,还是有一种新的提法,毕竟已经有了,而且是肯定要有大部分的极性研究,这种研究不管是解释性质的、开创性质的,还是找问题性质的,作为从事世界研究方面的学者以及我们准备在建设世界城市的一些政府机构都会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我自己对世界城市的认识也谈一些看法,有些东西在书里边有非常详细的阐述了,我还是就我们自己的这方面的一些研究工作跟各位领导和专家进行交流。

  关于世界城市,我想谈这样几个观点,第一点,就是我们可能会强调有中国特色的世界城市,但是我还比较把它认为还是一种学术的探讨,一旦有人提出了,也有一定的相对的指标体系了,那么我们建中国特色的世界城市可能和对方的交流和对话有一定的问题,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新的名词,把我们认可的这样的一种层次叫什么名字,使得国际的学术界跟我们做,一旦我们用了世界城市,可能非常需要把世界城市的来龙去脉,以及她发展壮大和变化的过程怎么样的理解,然后再看北京怎么建世界城市,这个书里有非常详尽的阐述。1999年、2001年、2002年我们在中国软科学城市发展研究,里边名字都有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的定位及经济功能的一些分析,在北京提出建设世界城市是最早的,也做了比较系统的研究的。

  在去年北京提出世界城市之前,就跟北科院一块做了这方面的研究,但是我们的速度非常慢,已经跟科学出版社在去年年底签了合同,但是我们的速度太缓慢了,估计可能要今年问世,但是我们可能不会像金教授涉及的内容这么广泛,我们围绕几个模块,做的数据可能会更深入一些。但是现在还没出来,所以说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随着研究的进展再往前推进。

  第二,世界城市它实际上要从各个角度来说看法是不一样的,我们书里世界城市发展的脉络,原来的整个世界城市也仅仅是一个对城市的一个科化,可以是先指定这个城市,有什么特点,但实际上总体上来讲一直到科尔之前,基本上还都是静态的角度看世界城市的。

  90年代后期,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尤其网络社会的崛起,世界城市就开始逐渐逐渐被所谓的世界城市网络来科化了,这样的一个标准来进行取代了。因为世界城市刚开始把目光盯准了纽约、伦敦这些发达的城市,非常重要的特点是经济的功能,当然也不排除政治的。实际上巴黎在世界城市体系,是作为重要的国际连接城市。在2000年的排名是第五位的,到2008年的排名是第四位的,还是很高的,只不过不是最顶层的世界城市,可能是这样的。还是非常考虑世界城市综合的影响力,包括文化、政治的影响力,但是更多强调的是经济影响力。这个可能更多的是讲这种文化的影响力,社会方面的影响力很难有一些客观的指标来衡量。

  最终包括全球城市网络使得一些大的跨国公司通过对全球的控制的影响的网络来衡量这个城市的全球的地位。这个变化过程中实际上中国和东亚的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在20世纪以来发生最大的变化就是世界城市晚会里面北京和上海分别在27位和29位,这个书里说得很好。现在它已经到了第8位和第9位。所以这样的一种变化过程中,可彰显北京的影响力是提升的。我们不管是不是强调经济,确实是北京的经济影响力在提升,他政治影响力不用说了。

  所以北京建设世界城市可能还是恰逢其时,这个还是大国首都,尤其是经济体。尽管我不是很同意到2027年中国的GDP一定超过美国,因为这个东西是直线思维,但是毕竟是上升,毕竟是在接近,毕竟是对全球的经济有影响力。如果你是个大国首都,经济体比较大的,自然经济力量会提升。无论世界城市的研究,中国的大型的国企想成为跨国公司,在这种程度上不想对全球有影响,如果公司的总部在北京,你就对全球有影响,何况刚才梅院长说的我也非常同意,北京不是像西方的城市很少的概念,毕竟是1.64万平方公里,到2020年的人口可能会更多,到2023年的话那时候北京自己的人口就达到3500万或3800万的话,如果仅仅是政治和文化很难支撑。当然还会考虑京津冀合作的问题,随着中国的大国的崛起会成为一个对世界有重要影响的,包括经济影响在内的。

  我们相信北京是建设世界城市,肯定是往前快速发展的,就像这个书上已经做了非常详尽的展述。挖掘一些文化方面的内涵,我原来研究的,我原来研究经济结构,北京应该怎么办。感觉我们研究以前有不足,我们的偏重点可能还是不一样。我1999年对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的定位,就是世界城市网络的高层节点。

  第三,北京世界城市是政治文化科技以及经济职能高度统一的总体。

  第四,北京世界城市从区域世界城市向全球世界城市过渡。

  第四,北京世界城市必须以京津冀以及环渤海地区的优势互补。

  从空间上讲世界城市有世界城市区域,金教师也非常强调京津冀。因为北京没港口所以你对全球的影响肯定是通过天津。你经济没那么大能量,你想辐射,你自己体量都不够,你不可能对外进行辐射。京津冀的方面我觉得天津和河北的快速发展也可能会创造这样一种条件。

  在未来,无论是从经济结构进一步的服务化是非常关键的,还有产业价值链的高端化,还有经济发展的外向化,这都是经济有限要考虑的。包括制造业肯定要发展,就是服务型制造业,包括咱们的文化创意产业,包括我们的设计。实际上服务型经济为主,而且对全球有影响的只能是服务型经济。汽车厂和造船厂可以把产品运过去。比方说我们很多的产品就是一个政治作用,尤其是发达国家更是这样的,对全球有影响的可能还是金融、技术、资本、人才这些东西,包括我们说文化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和形式。

  最后,世界城市建也好,不建也好,也是实实在在往前走,只不过我们提出这个东西可能会有利于北京也要强调的经济功能。在城市总体规划里,尽管整个城市性质没有,但是城市性质的功能是有的,是重要的经济产业中心,其实很可笑的,如果天津是北方的经济中心,但它总量比北京差这么多怎么能叫经济中心呢?所以,你可以做你就不去说它,可能是这样的概念。在下面的层再表述。所以我们也说我们是政治文化,因为是首都是第一位的,然后再说经济。我们世界城市并不都是好事,比方说佛里对世界城市的论断,他阐述的是世界城市集中体现产业资本主义的集中矛盾,北京是不是这样?北京房价这么高,城乡之间的差距等等这些问题。我是在北大东门那边,紧挨着清华西门二三十米就是贫民窟,这个世界城市在发展过程中体量很大的,矛盾很大的。尤其在发达国家,城市的中心区,因为资本是往最能增值的地方走的。当然随着北京的地价上升的话会改造的,经济快速增长都解决问题,一旦不快速增长这些问题就更突出。

  世界城市的增长社会成本可能会超越政府承担的能力,你自己都养不起她的话,这是大量的社会的成本等等一切的问题就会导致你并不是做越大越好,实际我们可以辩证看这些问题,要往好的方向发展,对全国有影响是我们希望的,也是我们城市的核心竞争力。

  以上是我自己简单谈了一点,这本书我大概翻了一下做得是非常细致的。因为时间太紧了,看一遍肯定是没有时间,有的可能是轻描淡写过一下,有的是非常丰富。谢谢。

  金元浦:李院长是这方面专家,专门家中的专门家,他研究世界城市很长时间了。我们这书里面也能看到,我们做城市尤其是城市空间的缺乏,所以我说我们这本书就是一个垫脚石,所有研究世界城市的人如果能够垫高本寸我们的目标都实现了。尤其我们在做工作的过程中,希望把我们的资料和国外的东西翻译一些,让大家能够在这个层面上省去很多的劳顿和辛苦。李院长讲的这些,和我们有区别的地方,比方我们刚才谈到了世界城市网络的问题,像我们接触的就像世界城市创意网络,现在19个正在批第20个,再搞一个创意城市网络主要是文化发展非常快,各国都拼命在争,它也是建立起这样一个网络体系。这个和我们现在的这种学术型的研究不同,在全球申办再去推动,变成实际的运作过程,我们国家深圳是首家设计之都进入了。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