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江松:北京要建怎样的宜居城市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11日 15:55 新浪城市
黄江松:北京要建怎样的宜居城市
黄江松,首都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

   该文为《北京:走向世界》学术研讨会暨图书首发式嘉宾发言文字实录

    金元浦:谢谢!维富也从另一个角度来谈世界城市规划,空间结构、旧城改造,也是很重要的课题。我们从文化、从经济向社会渗透。下面我们请首都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黄江松谈一谈,他讲的就在我们四位一体中。

  黄江松: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个图书的首发式,我是作为课题组的成员之一,我在这本书当中撰写了一篇,最后拿到书以后我首先感到非常惊讶,金老师对我非常信任,把我作为这本书的副主编之一。作为课题组的成员之一,看到这本书的出版发行得到领导和专家的认可,在社会上产生一定的影响,我觉得由衷的高兴。

  关于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的一些路径,我简单谈一下自己的想法,世界城市的功能我认为核心就是两个方面,一个就是控制力、一个影响力。这两个词可能大家经常混着说,但是我的理解控制力主要是在经济方面的控制力,比如一个城市对全球战略资源等等占有、使用和收益这方面的影响。影响力,相对来说就是软实力,控制力可能是一种硬件的硬实力,影响力可能是一种软实力,主要是体现在一个城市在全球在文化在意识形态上的影响力。如果说从世界城市两个核心功能来看,北京建设世界城市我觉得从这两个方面来说确实存在很大的差距。刚才几位专家都提到,北京建设世界城市最大的短版就是北京的经济问题,一个就是我们的经济总量目前比较公认的就是东京、纽约、伦敦这三个城市的GDP总量一年是在五千亿以上,人均GDP是在五万以上,北京的GDP刚刚突破一千亿,北京在经济的控制力上存在着差距。一个是总量,一个是对经济的控制也是有一定的差距。虽然我们现在引用这样的数据到2009年的时候根据美国财富杂志的统计,北京是有26家企业总部,最高的是东京,是有51家企业总部,其他的像纽约18家,伦敦是15家,从这个指标上来看,北京相对另外两个城市来说是有一定的优势的,但是因为26个企业总部基本都是国企,就是国家的企业总部在北京。因为国企从实力上来说是一个大国企,但是从强度来说跟真正的世界500强比较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这是从控制力角度说。

  我们一直说北京的文化底蕴很丰厚,北京和纽约、伦敦、东京比较,2006年的数据,北京拥有了世界文化遗产跟另外三个城市比,北京是最多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就是从历史积淀来说北京是有很大的优势的,但是我觉得北京的文化远远没有在世界上有影响力。比如说我们的文化演出,我们的文化贸易逆差这方面都是有很大差距的。从影响力来说,北京距离世界城市也是有很大差距的。

  金老师在文化创意产业方面很有研究,所以我觉得北京以产业的方式发展文化来提高文化对全球的文化影响力来说,我觉得是北京建设世界城市很重要的方面。

  我写的这篇是从宜居城市来说的,国家首都、国际城市、文化名城和宜居城市,现在咱们所说的世界城市就是国际城市的一个高端的形态,世界城市和宜居城市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对这个关系的认识我有两个观点。一个就是世界城市的建设,就是你建设世界城市,确实是影响了一个城市的宜居的水平。刚才李教授谈了建设世界城市是有利弊两个方面,弊端是会影响人口的两极化各方面的,从宜居水平是对一个城市的宜居水平是有影响的。在国际上比较权威的对宜居城市评比的机构是英国的叫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经济学家信息部这个机构,简称EIU。这个机构是大家比较公认的对城市的宜居水平评比比较权威的机构。他每年是对全球120多个城市进行宜居水平的评比,每年每次的评比当中世界最宜居的前十个城市,我们公认的三个城市,包括巴黎都没有入选到前十当中,一般人或者说权威机构认定的宜居城市,有三个是加拿大的,有四个城市是澳大利亚的,还有瑞士的日内瓦、苏黎士,还有奥地利的维也纳,这些城市在权威机构的评比当中入围了。因为世界城市从人口和从世界城市所承担的城市功能来看,与这些最宜居的世界城市相比是没法比的。比如说人口,纽约、东京、伦敦人口都是在七八百万以上,东京是在一千多万以上,宜居城市比如说维也纳这个城市人口才几十万,所以很多从城市人口上说是小城,这是一个方面,从城市功能上来看也是这样的。像东京、纽约、伦敦都是集聚了多种城市功能为一体的,这三个城市从政治上、经济、文化上都是各个功能在一个城市进行集聚,而公认的几个宜居城市相对来说城市功能是比较单一的城市。所以,建设世界城市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宜居城市的水平。

  还有一个观点,世界城市也是宜居城市,从EIU的评比来看,2005年的时候认定了有63个城市是宜居城市,纽约、伦敦、东京这三个城市都是排在前63位,比如说纽约是比较差的排51、伦敦47、东京16。世界城市虽然是在全球宜居水平不是最顶尖的,但是总体的水平还是达到了宜居城市的标准。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一个城市如果说你的宜居水平不高,是不可能成为世界城市的,因为世界城市要吸引全球顶尖的机构、企业、国际组织、高端人才到你这个城市来,如果宜居水平不高,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吸引力。这是关于宜居城市和世界城市的关系。

  北京到底要建设什么样的宜居城市?应该说从提出北京建设宜居城市的目标,很多人都认为北京不可能建设成宜居目标,或者是这个目标非常远。如果北京要建设成世界最宜居的城市要实现这个目标是不现实的,因为从城市的面积和人口,以及承载的功能来看,我觉得要建设那样的世界城市是不现实的,但是我们到底要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评价我们宜居城市的目标呢?我们应该着眼于国际性的大都市,就是人口众多、功能密集的国际化大都市,以他们的水平来成为我们建设宜居城市的标杆。而本身在宜居城市的评比当中美国是分类的,根据人口不同来评估,在50万以上的宜居城市再进行一个宜居水平的评比,评比也是分层次的。

  再简单讲一下北京从目前这些权威的评估机构来看,北京和现代这些国际化大都市、和这些世界城市来比较,北京的宜居水平的差距体现在哪些方面?主要是三个方面,我看了这些评估机构的一级指标、二级指标,从二级指标来看主要体现三个方面,一个是文化,文化的差距体现在一个是我们媒体,他很认定国际媒体的多样性,国际报纸和国际电台、电视频道的多样性,北京这方面的选择余地是很小的。再有从文化的演出、从体育设施、体育活动的多样性角度来看都是存在很大差距的,这是从文化角度来看。

  第二方面,就是在市政基础设施方面和公共服务方面,公共交通、污水的处理、垃圾的处理、饮用水的标准,比如公共交通最核心的是轨道交通,北京轨道交通里程跟其他三个城市相比具有很大的差距,公共交通出行的比例也是存在很大的差距,但是北京这几年因为轨道交通的建设、快速的发展,北京这方面的指标有提高,比如说05年和08年北京在这方面指标的评价,在这个指标上确实是有提升的。

  第三个方面的差距就是生态环境,大家都很了解空气质量的问题,虽然说像纽约、东京、伦敦这些城市和日内瓦、温哥华这些城市空气质量相比有差距,但是北京和这些城市相比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研究纽约、伦敦、东京这三个城市,他们在宜居水平建设方面值得我们借鉴的有这么几条经验,一个是在城市的空间布局上,通过疏散产业来达到疏散人口的目的。因为很多城市都经历了北京目前的阶段,就是人口集聚增长的阶段,为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也走过一些弯路,最后比较成功的通过在新城市建设当中植入产业的发展,赋予新城产业的发展,来达到疏散人口的目的,同时实现就业和居住两个功能相结合的城市发展理念,比如东京是在经济泡沫破灭以后提出了新的理念,叫生活型城市,他反思自己的城市发展之路,觉得虽然城市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但是居民的生活质量并没有得到提高,所以他们后来反思提出要建设生活型城市,就是就业和居住两个功能相结合的发展,这是从功能布局来看。

  另一个是从环保政策来看,这三个城市都是采取全面、积极的环境保护政策,所谓全面就是说曾经他们的环保政策都走过这样的弯路,是针对某一个方面的环境保护,比如说开始的时候都针对工业污染,可能有些效果,但是执行以后对城市环境质量的改善并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后来逐步在环保政策方面采用一种全面的,不仅是针对工业污染,还针对生活污染,包括汽车尾气的污染,来综合治理环境保护。

  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充分开发和利用城市地下空间,尤其是东京,他的城市面积非常小,东京的人口密度远远高于北京,他是如何实现城市空间发展的?就是充分利用地下空间,东京提出要把一个东京变成十个东京,重点开发地下空间,有的地方开发到了地下100米的深度,巴黎也是这样。

  还有一定要加强区域一体化的发展,纽约、东京、伦敦这三个城市在都市圈当中是领头城市,不仅是一个城市的发展,而是在整个都市圈的发展当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提高北京的宜居水平,从保障措施来看我个人有几个想法,一个就是要制定宜居城市的发展战略,制定宜居城市的评价标准,这个标准要细分人群,因为不同的人对城市生活质量的要求是不一样,根据细分几个大的人群来制定宜居城市的标准,看看北京在宜居城市建设方面取得哪些进步,或者说我们还需要继续改进哪方面,比如说人群划分方面,比如说外国人,世界城市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说一个城市的外籍人口要占到本城人口一定的比例,一般来说是要达到10%以上,而目前外籍人口占北京人口的比例是不到1%的水平,像纽约的城市一般是2%到3%以上,怎么样满足外籍人口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他们和本市市民在生活质量需求方面是有一定差别的,北京现在已经是老龄化社会,今后的老龄化程度会越来越高,老年人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和工薪阶层的生活质量要求又是不太一样的,要针对不同的人群来设定相应的宜居城市评价指标。

  再一个方面就是要建立公众、企业、社会民间组织包括个人来参与宜居城市建设这样一种机制,动员各方面的人来参与建设宜居城市,比如说激励机制,我觉得咱们有一些政策更多的可能是一种惩罚方面的,应该从激励方面出台一些政策,比如说像东京、纽约一些城市,他们对坐公交车上下班的人给予一定的补助,比如说这笔钱可以纳入税收的抵扣,比方这样可以不上税的。从一些激励角度出台一些政策来引导大家,比如说绿色出行,比如说现在我们谈的低碳经济。

  还有监督方面,建立一些机制,让更多的人来参与到对城市管理、城市环境建设的监督,关于这个问题我就简单的说这么几点。谢谢大家!

  金元浦:谢谢小黄,我们刚刚谈了其他这些方面,她又在社会和宜居方面做了阐述。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