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之春:安康——藏身黄土高坡的“小江南”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31日 14:50 南方人物周刊
小城之春:安康——藏身黄土高坡的“小江南”
封面:小城之春

  实习记者 马李灵珊 发自陕西安康

  入选理由:这个城市有一种低调温暖的美丽,随意而不杂乱,安静却不沉默。她不排外,不冷漠,没有钢筋水泥的环抱,却坐拥真正的绿树蓝天。作为一个小城,安康有着一座城市的本分——让生活更美好

  车出西安,一路向南。起初多半是土黄色的山体,飞灰中时而点缀着几抹鲜绿。及至秦岭,便是满坑满谷的郁郁葱葱。穿越整个秦岭山脉,两个半小时后,脚下踩着的已是安康的土地。和想象中飞沙走石、黄土满面的景象不同,这里目之所及,都是鲜活的绿树、通透的蓝天和清澈的白水,颇有几分“小江南”的味道,恍然间,竟以为身处江浙水乡。

  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小城,安静地躺在秦岭和巴山交界处,收容过屈原的长江第一大支流汉江穿城而过。两山夹一川,人们择水而居,依山比邻。南岸的老城像一条狭长的带子,盘绕在青山绿水中,开车环绕整座城区, 40分钟足矣。

  晋武帝给这座城市起了个吉祥如意的名字——安康,取的是“万年丰乐、安宁康泰”的意思。当时,这里还是通衢良港,良田阡陌如织。按照严格的地理学分界,这里地踞中国南北之交与东西分界的中心位置,接四川、湖北、重庆二省一市。展开中国地图,报晓的雄鸡心脏处,赫然便是安康。因着地利之便,四季分明,兼有山的雄峻和水的灵秀,生活于此,自是安逸康健。

  安康人赵洋阳觉得,生活在安康最好了。初夏的下午,太阳烤得人心焦气躁,汉江水却一如既往清冽,几只雪白的水鸟贴着水面一掠而过,激起一丝涟漪。赵洋阳和妻子没去上班,回家拿了泳装,慢慢走到江边,预备好好享受一番。妻子还带来了要浆洗的衣服,装了满满一大桶。

  “天然游泳池,这西安和广州都没有吧?” 赵洋阳慢慢蹚进水里,炫耀式地掬起一捧清水,直接喝了下去。“甜的,你尝,特干净!北京首都人喝的也都是我们安康送过去的。”身边有人附和地笑起来,七嘴八舌地夸赞起这一江春水。“不只有游泳池,市政府后面就是香溪洞山,那是天然氧吧呢!”兴之所至,他一屁股坐在江边,接过纸笔画地图,标注出市内所有好玩好吃的地点,又热心地自荐当导游,生怕外乡人寻不到地点。一口安康方言,兼具陕西话的粗犷豪放和四川话的泼辣细腻,婉转中不失激越,煞是好听。背后江边绿树成荫,一片凉爽之下,聚着一二十个老人,收音机里咿呀地唱着戏,手里攥着的是扑克牌和“老牌”,牌面画着关公张飞,每个人都紧张地计较着输赢。

  拿着地图按图索骥,老城街道多半并不宽敞,鲜见有四车道以上的马路。建筑多为四五层高,灰色和白色交杂,密集地排列着。街边的小店漆了鲜亮的招牌,《爱情买卖》或是《月亮之上》,时不时撞击耳膜。随处可见的除了传统小吃蒸面铺子,就是建筑工地,大体积的工程用车也自然多了起来,时不时便会发生一次小规模的交通拥堵。但也只是短暂的,用不着交警指挥,也没人按喇叭不耐烦地催促,安静地稍候片刻,自然会解决。车辆交错而过时,司机还常常会探头打个招呼,笑一下,以示友好。

  最繁华的金州路上,年轻人明显多了起来。和下午时分江边稀拉、闲适而安静的中老年人比起来,这儿的年轻人要多得多,也闹得多。不少西安的大型商场都在这儿开了分店,明亮的橱窗里,孙俪的欧珀莱广告硬照静静地盯着车水马龙微笑,屈臣氏的绿色广告格外鲜活,而过一条街,就是三五十块一件T恤的服装批发市场。“西安能买到的,除了LV啥的,我们安康也都能。”安康学院的大学生王丽说。

  王丽21岁,是个土生土长的安康姑娘,江水养人,她生得白皙高挑,省里的舞蹈队来挑人,挑中了她,“跳得好了,以后可能去北京,我都没去。舍不得安康。”

  也不是没有犹豫过,她去北京旅游过,很喜欢那儿,“有好多电影啊演唱会什么的”。但大城市的诱惑永远与压力并存。“那个地铁,挤得太可怕了。”至今想起来,她还心有余悸。而且,房价也太贵了。万一跳不出来,青春也没了,在北京也没办法待下去。在家的话,安康最贵的房子也不过4000多元一平米,位居市中心,还有着无敌开阔的江景。她在筹备考地方公务员,憧憬着找到工作,就和男朋友结婚,一起供一套江景房。

  而眼下,她正和朋友商量,一起在淘宝网开店,专卖安康特产的丝绸衣服和紫阳富硒茶。“我们这儿的茶,不比流行的普洱差,中央电视台还有这种茶的广告呢。”她热情地推销着,还承诺“是你的朋友,就打8折”。

  或许是安康水土实在太好,人们无不嗜酸嗜辣,皮肤却大都如王丽,几乎不长痘痘。而地处三省交界处,南来北往的客人多了,对吃食的挑剔程度自然也就高了。和大城市一样,夜市通宵达旦地营业,越是夜深如墨,越是灯火通明。又亏了地利,山珍河鲜源源不绝。烧烤摊旁赫然一家广式双皮奶,还有遍地开花的四川火锅、江浙馆子,真正是杂糅的饕餮体验。更妙的是在小城里吃饭,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熟人,家长里短的市井生活,零碎而可亲。脉脉温情,就隐藏在见面时的寥寥几句问候和绽放的笑脸里。

  但最美妙的,还是在江边喝茶吃饭。安康人的生活离不开这江温柔的水。虽然汉江已经因为梯级水电站开发而无法供大型船只运行,但一叶扁舟,还是能在一轮明月下,徜徉蹁跹。船头一盏灯笼透出微微的亮光,蓦然间令游人仿佛穿越至数千年前,花鸟风月,古朴动人。

  而北岸新城新建的各种国际酒店灯火辉煌,夹杂在山坡绿树间,好不招摇。南岸老城的美,则隐藏在江边蜂拥的人群里。人们的脚步是缓慢的,悠游的,轻松惬意。年轻人滑起旱冰和滑板,年长的人聚在一起聊天,两只巨大的哈士奇活蹦乱跳地穿梭在人群里,时不时有人凑过来摸摸哈它们的脑袋,显然已和主人非常熟络。没有人是孤独的,也见不到痛苦的踪迹。人们在议论着娱乐八卦,或者是美食与打折信息。年轻的妻子对金融危机和英国选举一脸茫然,但说起世博会,却难掩兴奋之情,嚷嚷着一定要请假和老公去看一次,“不用出国也能看下世界啥样子。”

  这个城市有一种低调温暖的美丽,随意而不杂乱,安静却不沉默。她不排外,无论你来自哪里,她都会热情相待,街头巷尾每个接受问询的当地人都满脸带笑,帮不上忙还会满含歉意。她不冷漠,大城市里街邻老死不相往来的情景在这里几乎不会发生。她不肮脏,没有钢筋水泥的环抱,却坐拥真正的绿树蓝天。她不哗众取宠,不曲意逢迎。作为一个小城,安康有着一座城市的本分——让生活更美好,让在这里生活的人更安宁康泰。

> 相关阅读:
小城之春:丹东——风生水起鸭绿江
小城之春:泉州——寻宝之城
小城之春:台中 “谢绝推销”的政府
小城之春:嘉兴——沪杭同城下的宜居梦想
小城之春:伊宁——人神共居的西域天府
小城之春:大理——世内与世外的双向走廊
小城之春:潮州——一座很潮的古城
小城之春:安康——藏身黄土高坡的“小江南”
小城之春:玲珑水润是扬州
小城之春:威海——框中风景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