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市委书记:政务革命源自我们内心的动力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01日 15:16 《小康》杂志

  政务革命源自我们内心的动力——专访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韩志然

  一个曾经是全国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十年间变成了一个宜居城市,俄罗斯前总理卡尔梅克访问呼市后,回国后接连半月都在当地电视台中宣传呼和浩特。呼和浩特的嬗变之路源于这座城市领导者的自我革命

  文|《小康》记者 鄂璠

  政府“革命”自身权利

  《小康》:呼和浩特市政务服务中心自2009年2月18日成立以来,已经运行了一年多,和过去相比,最大的变化在哪里?

  韩志然:过去是办一件事需要进百家门,现在是办百件事进一家门就可以了。我们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将行政审批事项进行大幅度精简,从708项减少到235项,减幅达66.8%,并且保留下来的行政审批事项,基本上百分之百进驻市政务服务综合大厅和分设的大厅。

  过去很多部门的办事人员,给人家办事之前必须得弄条烟抽,或者宰人一顿饭,办事需要靠关系、走后门、送红包、捅袖子。现在凡事只能在窗口办理,在“阳光下”操作。

  过去为加快发展,在政府推动下,大量地招商引资,一些开发商进入呼市,对于市委市政府重视的这些大项目,各部门不敢怠慢,怕“撞在枪口上”,但是对于中小企业的项目和老百姓的事情,这些部门往往就会给人家脸色看。而现在我们是形成了上下联动、层级清晰、覆盖城乡的三级公共服务体系,通过严格的制度保障,许多事项不超过三十分钟就能办理下来,老百姓只要准备好材料,甚至不需要到市政服务中心,在社区里就能解决,而且还有专人为其服务。

  《小康》:今年3月底,呼和浩特针对建设服务型政府,创新政务服务问题召开了专题会议,您在会上指出,创新政府服务工作是政府自身权利的革命。为什么把这件事情提升到“革命”的高度?

  韩志然:因为我们的城市逐步进入了现代化的城市,但是我们的办事方式、行为方式仍是封建社会的,这不仅会产生隔阂,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领导干部在群众中的形象。

  我们原来也尝试过变革,但改着改着就“流产”了,虎头蛇尾,尽是“假招”,原本拿到委办局就能办理的事项,非要跑到中心窗口去办理,遇到窗口不愿意办理,又会被顶回委办局,一件小事情拖来拖去,反而变得更复杂了。

  中国经历了几千年的封建社会,老百姓办事往往需要看人脸色,非常难。实际上只要是干工作,再累也不会觉得累,但是做这些事情再不累也会觉得累,老百姓本来就不熟悉这套东西,你要是再让他跑来跑去,他必然会抱怨,而来呼市投资的中小企业、投资者,为了一个很小的项目跑一两年,越跑越没影,他们也会不耐烦,这就造成了呼市过去不像个城市,发展基础不好,水平低下。

  所以我们下决心,做一些哪怕是很小的事情,让群众的满意度有大幅度提高。这就需要“自我革命”。

  保持尊严必须接长“短板”

  《小康》:您曾经在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阿鲁科尔沁旗、赤峰市等多个地方任过职,除了体会到老百姓办事难以外,这一次在首府呼和浩特,让您下决心把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工作坚持推动下去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韩志然:这个地方实在太穷、太落后啦,这才是我们改革公共服务体系的根本动力。暂且不提东部地区,西部的许多城市在我们眼里都是高不可攀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加快发展。我们内蒙古各族人民,对这片土地太热爱了,呼和浩特是内蒙古的首府,呼和浩特如果不能加快发展,内蒙的形象就永远也改变不了。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总理不是提到了尊严的问题吗,我们也有自尊心啊!我做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秘书长的时候,每次到国务院开会,都特意找个旮旯里的位置,因为害怕总理询问内蒙的发展情况,我们无话可说、无颜面对啊。其中最根本的问题就是经济基础,经济是一切发展的基础,经济建设水平上不去,城市就发展不起来。

  那么内蒙、呼和浩特要加快发展,必须是超常规的发展。要赶上时代步伐,不是说人家GDP增长8%,你就跟着订8%,那样你永远都追不上,所以必须超常加快发展——加快发展经济建设,加快发展投资环境。

  然而,要靠我们少数民族自己财政挣的那点钱谋求发展,恐怕一百年也发展不起来,我们必须依靠外力,依靠投资的力量。可是呼市既没有南方那么好的气候条件,地理位置又比较偏僻,基础设施、配套也不完善。如果环境不好,尤其是投资软环境和领导环境不好,即便满地都是黄金,人家也不敢来。

  所以,我们必须创造非常好的投资环境,排第一位的就是行政环境,现在大部分投资者是私人投资者,如果拿着一两个亿资金到呼市来,却到处遇见吃、拿、卡、要的,连安全环境都不能保证,谁还敢再来呼市投资呢?如果没有人敢到这里来投资,这个地方就没办法发展。所以我们改革的根本动力还是太落后了,多少年来被人瞧不起啊,这是内心的动力。要改变这种状态必须加快发展,加快发展必须创造加快发展的条件和环境。审批和服务对于投资者来说是重中之重,这个问题不解决,剩下的就都是表面的事情,都不解决实际问题。

  刚开始,引进来一个项目,我们就成立一个协调小组,由一名副市长担任协调小组组长,跟踪服务,开发商有事可以直接给副市长打电话。随着项目的增多,这样做就不行了,必须从体制上、机制上改革。

  《小康》:近两年,除了公共服务体系建设这个“软环境”之外,呼和浩特还致力于打造绿色和谐宜居的北方草原都市,而我们了解到,环境问题曾经是呼市的“老大难”问题,那么现在建设宜居城市的信心来源何在?

  韩志然:我们在发展过程中解决了一个比较好的问题,就是在加快经济发展,加快城市发展的同时,我们把呼和浩特从全国污染最严重的三个城市之一变成了北方省会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之一。

  原来,我们是不敢提“宜居城市”这四个字的。实在是没法提,一是因为空气污染严重,白衣服穿出去两个小时就变成黑的,所以过去我们呼市人穿西服都要带上一个围脖(http://t.sina.com.cn)。晚上在街道上闻到的全是生烟的味儿,下雪以后转天清早看到的都是黑雪。二是因为城市破坏很大,十年前的呼市简直不堪入目,不像个城市,所以老百姓给我们编了首歌谣,“经过几届领导的不懈努力,终于把呼和浩特变成了社会主义的新嘎查(蒙语,指蒙古族的行政村)”,甚至有人建议把内蒙古自治区的首府改为包头。

  呼市的这种状况从前年开始才有所转变,去年就更明显了,突然感觉树都变新鲜了。举个例子,2001年我们的达标天数在176天,去年达到了346天,今年可能要达到350天, 呼市的蓝天率已经超过了95%。

  在旧城改造方面,呼市不像其他城市那样建设一个新城,旧城却还是依旧,我是第一把锤子就砸在了旧城上,在最破烂的地方拆除了一万二千户,这么多户里竟然连一个副科级干部都没拆出来,看看那里的人民是怎样生活的,他们连自来水都用不上。所以我提出来,一定要进行旧城改造,我们的长板不一定长过其他发展比较好的城市,但是短板一定要把它接长,所谓“木桶效应”,就是短板接的越长,你的水平就提得越高。

  《小康》:呼和浩特的短板在哪里?

  韩志然:城中村、旧城、街道改造、城市功能不完善,以及绿化美化程度。我们花了5年的时间,到目前为止这些短板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

  去年我们拆迁面积约300万平米,今年还有25个城中村要拿下,估计会超过400万平米,因为政府对老百姓是负责的,为了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并且这个城市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所以老百姓还是很配合的。

  2004年我刚来呼市的时候,城市的建筑面积加起来将近3000万平米,这几年加起来差不多拆掉了1800万平米,相当于换了多半个呼市。

  北方城市的绿化问题不像南方那样容易解决,南方很多树种在我们这里不能成活,我们这个地方,栽一棵树等于养活了一个科级干部,我们引进的大一点的松树,平均一棵树就一千块钱,维护所需成本也很高,需要靠人工来维护。

  呼市改造只能“动大刀”

  《小康》:在呼和浩特的城市化建设进程中,您希望外界对内蒙、对呼市的印象在哪些方面能有所转变?

  韩志然:近5年多的时间里,呼和浩特市仅仅在城市建设方面的投资,就达到了2000多亿,而且95%以上的资金来源都是市场化的,不创造这样的环境,城市怎能发展呢?谁来投资呢?

  长期以来,内蒙在人们头脑中的印象并不好,电视上一宣传内蒙,就是沙漠上骑着骆驼,蒙古包外骑着马,能代表城市化的符号在过去的宣传中都看不到,再加上内蒙人好喝酒,喝醉了之后又好斗,这种血性也就成了内蒙留给外界的另一种印象。

  如果把这股劲儿用到现代化建设上,干事情不怕困难、不怕压力,也不掺杂太多利益想法,那这个地区、这个民族就能有大发展了。

  这几年,呼市的发展确实很快,2004年50米以上的高楼只有28栋,而现在是600多座,即便是在城郊,也基本上看不到贫民窟,我们较好地解决了城乡问题,社会保障水平也在进一步提高。

  我希望大家能够把呼和浩特建设得更加美好,记得有一年,俄罗斯卡尔梅克总理来呼市访问,来之前他对代表团的人说,“那个地方很穷,什么东西都没有,大家一定要自己带齐用品。”结果一下飞机,他就觉得看什么都新鲜,对呼市的印象一下子就改变了,他说,“我回去后就要找普京,告诉他俄罗斯对中国的宣传,对中国少数民族的宣传是绝对不正确的,这次我亲眼看到了,中国和中国的少数民族人民真的很了不起。”他回去以后的半个月,每天晚上都亲自在当地电视台节目中宣传呼和浩特。

  《小康》:在城市改造和发展过程中出现争议的时候,您有压力吗?

  韩志然:在对呼市的改造过程中,我常常被骂得狗血喷头,但我从来没把这当成一回事。我认为自己没做坏事,只要不做亏心事,不要说鬼敲门,鬼砸门都不用怕。我好像从来也没有失眠过,我睡得反而更香了。

  老百姓刚开始对大刀阔斧地进行城市改造并不理解,可是现在我们的城市多漂亮啊,有许多美丽的公园。看到家乡发展了,居住环境改变了,老百姓自然就理解了。后来,我总结了一下,认为在经济落后的地方做事,先进理念和落后观念之间的碰撞,要比经济发达地区高得多。但是,如果等到观念统一了再去做事,黄花菜都凉了,所以,要在做的过程中提高,在提高的过程中再去做。只能是这样,只争朝夕。(《小康》实习生于靖园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