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终结延续近千年京西小煤窑采矿史(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11日 10:57 京华时报
北京终结延续近千年京西小煤窑采矿史(图)
工人在封堵煤矿的窑口。 本报记者胡雪柏摄

  昨天,记者从北京市安监局了解到,今年6月底,全市小煤矿关闭工作将全部完成,北京将彻底向延续近千年的小煤矿采煤史告别。涉及人员的安置、保障政策等正在研究、制定中。

  5年关445个小煤矿

  为了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淘汰和消灭落后生产能力,从2005年开始,北京市小煤矿整顿关闭工作开始出重拳。2005年至2006年共集中关闭房山、门头沟两个区的小煤矿335个。2007年共关闭小煤矿77个。此后关闭数量逐渐减少,2008、2009两年共关闭小煤矿9所。关闭的小煤矿主要集中在房山和门头沟两个区。

  市安监部门介绍,为了将小煤矿关实关死,防止出现反复,在房山、门头沟区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对已关闭煤矿逐一进行检查验收之后,还将由市安委会组织联合督查组进行严格的督查,一经发现问题,严格限时整改。

  按照计划,今年,房山区政府将关闭18个小煤矿,门头沟区政府将关闭6个小煤矿。自2005年起,截至2010年6月底,全市将共计关闭445个小煤矿。

  关闭前防突击生产

  市安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为防止煤矿企业在证照到期关闭前突击生产引发事故,市安全监管局会同市发展改革委、市公安局等部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监督检查切实落实“五控制”工作的通知》,要求市、区两级开展联合检查,监督煤矿在关闭前的最后阶段,实际入井人数不得超过核定的人数,不准私自增加工作面个数,不得超强度进行开采;月产量不得超过当月产量的10%;监督煤矿对爆炸物品的使用和管理,严格控制爆炸物品的发放。

  关闭中存8个问题

  市安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为了确保小煤矿整顿关闭时的社会稳定,相关部门深入房山、门头沟两区进行了深入的调研。调研结果显示,目前小煤矿整顿关闭工作中出现的难点和重点集中为8个问题,具体为:关闭矿井井口所需费用;下岗失业人员安置、部分小煤矿供养伤残人员抚恤;山区基础设施建设、矿山生态修复及替代产业项目政策;山区建设用地政策;山区群众取暖用能政策和资金;对提前关闭的小煤矿补偿;建立打击非法开采长效工作机制;山区人口搬迁政策和资金。

  针对这些问题,市政府相关部门已经开展了专题研究以期提出解决方案。

  ■区县举措

  房山

  安置保障方案有望月底出台

  房山区政府有关负责人介绍,小煤矿全面退出包括封闭小煤矿、安置矿工等多项工作。根据安排,全区尚存的18座小煤矿将在6月30日前退出煤矿开采。目前,涉及到小煤矿区域人员的安置、劳动保障等政策,该区正在制定中,还需要和市里的相关政策对接。预计最后的政策有望在6月底7月初出台。

  房山区在小煤矿退出后的安置思路包括外迁安置、发展沟域经济等。3年内,大安山、史家营、南窖等8个产煤乡镇的3万余村民,将陆续挥别大山,到平原乡镇安居就业,腾出空间以栽培植被、恢复原始生态。目前,位于阎村镇公主坟村东侧的集中安置项目已在建,将安置1.9万山区搬迁农民。集中安置区外,市、区两级政府还将在良乡、长阳、窦店、青龙湖、城关、周口店等6个镇,建设分散安置区。留守在采矿区的部分人员,将通过护林等实现就业。

  门头沟

  采用生态修复技术还绿煤山

  记者昨天获悉,自5月5日门头沟区清水镇召开关闭煤矿现场会后,遗留在该镇内的全区最后6家煤矿已于5月25日彻底关闭,门头沟区自唐末以来的采煤史自此结束。在各项手续办理完毕后,这6家煤矿将进行砂浆砌封,同时启动煤矿矿山复绿计划。

  在历史上,门头沟区是北京市的主要能源基地,曾以“京城一盆火”闻名,其煤炭开采业可以追溯至唐末时期。进入新世纪,随着首都经济结构和城市功能定位的战略性调整,门头沟区被赋予“生态涵养发展区”新的功能定位。自2005年起,门头沟调整产业结构,全区254个煤矿、28家石灰土窑、39个砂石场全部关闭。

  通过几年的生态修复工程,门头沟区已经积累了整套修复煤山、矿山的实际经验,共引进和创新了21种国际上最先进的生态修复技术,示范修复治理六大类生态破坏类型1082亩。

  彻底关闭煤矿后,门头沟区将采用各种生态修复技术,还绿因采煤造成的煤山和荒山,进一步推动生态环境建设和培育生态产业发展。

  在砸碎挖煤这个“祖传饭碗”、全面退出资源开采业的同时,门头沟区确立了都市型现代农业、旅游休闲产业等五大产业发展方向。同时,全力加快永定河绿色产业发展带建设,加快沟域经济发展步伐,实现生态涵养和经济发展的良性互动。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张然 易靖 邓杭

  昨天上午,房山区史家营乡的机关干部、各村党委按照部署,将乡辖区内的12座煤矿口全部封堵。至此,在房山地区存在千年历史的煤炭开采业,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煤炭产业链瞬间抽离,留给这座老矿区的是绵延不尽的转型探索,与此同时,囿于这里的人们陷入迷茫。

  关闭煤矿

  北京城向西约200公里,墙体颜色越来越深,直到走到满目黑色的“煤道”,即到史家营乡。

  这个如今仅有5000多户的小镇,采煤史可追溯至明清以前。经年弥漫的煤灰已扎进小镇的墙缝儿中,长在年长者的皱纹里。

  2005年以前,这里有142座煤矿。此后4年内,史家营乡陆续关闭了130家煤矿。今年春节后,最后12个煤矿陆续关停。今年5月底,全面关闭煤矿的消息传来,史家营乡连同昔日熙攘的“煤道”一同安静下来。

  外乡人陆续搬离这里,路边一处接一处的饭店和旅馆关门停业,每隔几十米就停着一辆拉煤车,几家汽车修理铺还开着门变卖轮胎和器械,就连公共厕所也都关门谢客。一处加油站还在营业,员工说:“煤场还有剩下的煤,这批货车走后差不多就该关门了。”

  全员失业

  “能走的都走了,留下的都是走不了的。”本地人老于称。

  老于年过六旬,年轻时,他在矿上做工,工作辛苦但是养活家人丰衣足食。近十几年,小镇鱼贯涌入许多外来务工者,老于和当地许多年长的村民被矿上辞退,他和儿子凑钱买了辆二手拉煤车。老于的妻子在当地开了一间小餐馆,供外地来往货车司机停脚歇息。老于家每年约有10万元进账,对此他心满意足。

  老于说,留下来的人都过惯了祖辈留下的生存方式,但也承认“不能毁灭性开采”,只是,“想不出没了煤怎么活”。

  在一处矿上,老蔡蹲在清扫一空的煤场,一根烟接一根烟地抽。他们的矿5月31日就已经关了,老蔡说,相比矿工自己并不算着急,“他们现在到区里问补偿方案了”。

  5年前,老蔡用攒了十多年的积蓄买了辆装载机,包揽了一个年产20万吨煤矿的煤场装煤工程。装载机将堆在煤场的煤转装到拉煤车上,每吨4元钱,因此一年下来毛利80万。“现在不敢想了,装载机准备卖了,”老蔡称,“看看补偿方案怎么定,再决定啥时候搬出去。”

  “区里都在开会,说是在讨论方案。”矿工老韩从区里回来,便在煤场的宿舍里收拾东西。宿舍是清一色的黑色,老韩说:“干了这么多年,脸是黑的,手是黑的,肺都是黑的了。”

  老韩是本地人,因为祖上没有积蓄,一直在矿上做工人,每年净剩2万元。“苦,可是也有奔头,”老韩一边说着一边把宿舍里剩下的钢床拆了,“从小就在矿上混,出去不知道做啥呢!”

  在以采煤为主营产业的地区,逾八成的本地人像老于、老蔡、老韩一般生活。“听说要让我们去山上植树”“听说矿上改成果木生产基地了”“听说要发展农家乐”……驱车走过贯穿史家营乡的“煤道”,路边遇到很多闲来无事的人,话题总不过如此。

  据了解,一座年产50万吨的煤矿,直接需要的劳动力约1000人,间接带动的劳动力近1万人。仅以史家营为例,随着煤矿陆续关停,史家营乡本地有7421个劳动力下岗待业,更多的外来劳动力无从统计。

  举村搬迁

  沿着“煤道”盘山而上,直到山顶的西岳台村。今年3月 27日,因长期开矿导致地面塌陷,一栋二层小楼瞬间从山顶消失。此事将这个仅有236户村民的煤矿村置于风口浪尖。

  经勘探专家的勘探显示,西岳台村下已大部分悬空,不适宜人类居住,村里多处立起了“塌陷区域注意安全”的牌子。当地政府随后制定了村民整体搬迁政策,要求村民在本月底搬完。

  “没听说有搬的,”村民老张说,经过村民合计,目前的安置方案没办法搬。老张称,塌陷事件后,政府组织了人员前来评估, “后来就没有信儿了”。接着,村民接到通知称,要求本月底搬离西岳台村,先给每户每月1500元租房补助,安置方案还在研究。

  对此,史家营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称:“我们确实在加紧制定安置方案,但是制定过程中,希望村民先搬离这里,以保障安全。”

  老张还是不想搬。他说,在西岳台他每月除了烟酒几乎没有支出,粮食蔬菜都是在山上自己种的,只要人不懒去背几趟煤,取暖做饭问题也解决了。而出去样样都得花钱,一家5口养活不了。“出去没有房子住,如果活不下去就回不来了。”

  转型探索

  为了遏制此前猖狂的私挖盗采情况,剩煤在运送完毕后,贾峪口检查站的限高杆,将下降到2.5米以下,关闭了运送通道,私挖盗采的情况将会好转。

  史家营乡政府方面坦言:“关矿并不难,一个令或一个政策下达,只要执行彻底,效果立竿见影。真正难的,是关矿以后,如何满足群众就业需求,如何保持地区的社会稳定,恢复原本经济实力,实现经济平稳转型。”

  6月9日,从史家营乡一处山顶往下看,煤粉堆成的“黑色瀑布”规模逐渐缩小,煤矿破坏的山体周围开始改建修复。史家营乡西岳台村山下的沟中,原本杂乱的场景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平整的土地和刚刚垒起的沟渠。

  “不久的将来这里将是郁郁葱葱的绿色,”史家营乡政府的工作人员称,政府加足马力商讨转型措施,植被恢复工作早已着手落实。

  “产业链的一次性斩断,对于乡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史家营乡政府工作人员说,经过多次研究和调研,史家营乡政府决定,集中力量全力打造“生态旅游、观光体验、休闲养生、特色种养、绿色加工”于一体的生态沟域循环经济产业链。

  无论是在史家营、南窖还是大安山等地,煤矿的纷纷关停,也引发了矿工或者搬迁地村民等人的担忧,曾经稳定的生活来源,一下全部断掉,政府目前在制定或者即将实施的一些安置和善后政策,是否能真正解决所有的问题,依然是个未知数。

  一名房山区的官员说:“我们在尝试着一条新路,能够借鉴的,都借鉴了,但依然在摸索中,努力而艰难地前行。这个过程需要多久,却不可知。”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