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北京CBD东扩一号方案(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18日 11:01 中国经济周刊
揭秘北京CBD东扩一号方案(图)
中国经济周刊2010022期封面稿:独家解密北京CBD东扩一号方案
揭秘北京CBD东扩一号方案(图)
北京CBD东扩一号方案示意图

  独家解密北京CBD东扩一号方案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璐晶|北京报道

  3.99平方公里的土地会创造怎样的经济价值?如果在这之上再增加3平方公里呢?

  十年前,当北京市朝阳区政府提出要建立 “CBD”(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英文缩写,意为中央商务区)概念的时候,人们也许不会想到10年后的今天,这个面积为3.99平方公里的热土,会成为北京市经济发展和区域税收的“黄金地段”。

  据北京朝阳区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北京CBD功能区共入驻商务服务业单位7493家,占全区商务服务业总单位数的57.7%;实现收入1130.5亿元,占全区商务服务业总收入的75.8%;实现利润232.5亿元,占全区商务服务业总利润的48.9%;2008年北京CBD区域内77座楼宇中的企业税收总额为74.1亿元,约占朝阳区税收总额的22%,其中税收贡献最高的写字楼纳税高达17亿元。

  “宁租国贸一间屋,不租他处一栋楼”的说法,在标榜企业身份的同时似乎也为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披上了一袭华丽的衣衫。在各种令人兴奋的经济数字背后,这里的人居生活现状又是怎样的呢?作为获得“北京CBD东扩区规划方案”一等奖的一号方案,其设计者美国SOM建筑师事务所向《中国经济周刊》独家披露该方案设计的前前后后。我们按图索骥试着畅想,在十年之后,在东扩了3平方公里之后,新的6.99平方公里CBD将向人们展现一个怎样的未来图景?

  新CBD的理想与现实

  时间回到一年前。

  2009年5月11日,北京市政府召开专题会就北京CBD扩容问题进行讨论。CBD东扩之路拉开帷幕。当年7月,由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和北京商务中心区管理委员会(下称“CBD管委会”)主办的“北京CBD东扩区规划方案国际征集项目”启动。全球7家规划设计单位参加了此次活动。最终,美国SOM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一号方案获得评审一等奖。

  “将CBD现有的范围和东扩区结合了起来,确保了完整性和后期的可操作性。”北京CBD规划建设总顾问柯焕章如是评价SOM的获奖方案。

  今年3月23日,通过审批的CBD东扩区规划综合方案由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正式对外公示。随着4月24日的公示期结束,东扩区的建设进入实际操作阶段。

  据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公布的信息,此次东扩范围是北起朝阳北路,南至通惠河,东起东四环路,西至东三环路、西大望路,总用地面积约3.0平方公里,规划总建筑规模约700万平方米的土地。

  想象中的CBD图景,能否在这片土地上真正实现?

  设计师的理想:绿色、人性、智能

  根据CBD管委会公布的信息,CBD东扩区的建设目的和宗旨在于“延续CBD发展高端商务的产业定位,继续加快产业结构升级,形成以国际金融、传媒产业为龙头,以高端服务产业为主导的现代化高端商务区。东扩区将立足现有建成区,进一步提高甲级写字楼的比重,提供专业定制楼宇,完善国际医疗、教育、休闲等各类配套功能,建设高标准的交通、能源、通信等基础设施,实现区域各项功能的协调发展。”

  美国SOM建筑师事务所中国区总监周学望(Silas Chiow)告诉《中国经济周刊》:“SOM在设计时将国际化设计理念融入本土化进程,致力于打造一个更加绿色和人性化的北京”,其核心设计观念为“3个美丽的公园和林荫道、位于东扩区中心位置的特色都市广场和智能化基础设施建设。”

  作为一个具有世界城市规划经验的设计师,美国SOM建筑师事务所设计合伙人北京CBD东扩获奖方案的总设计师菲利普·恩奎斯特(Philip.J.Enquist)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例举了SOM公司从1985年开始对伦敦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实施的规划方案。该方案旨在激活伦敦原有CBD地区道克兰(London’s Docklands)的活力,将码头的自然景观融入城市景观之中,在码头中心建立城市公园、零售设施并配合新的朱必利线铁路(Jubilee)车站的开通,使这个曾经荒废多年的码头成为伦敦新兴的金融中心。

  同理,SOM为北京CBD地区设计的三个公园以及将通惠河自然景观融入公共空间设计中,从而形成的由位于北面、东面和西面的三条林荫绿色廊道联系起来与南面的通惠河滨水绿化带形成的绿色框架,也体现了其人文与自然结合的设计理念。

  周学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SOM旨在建设一个人性化的CBD地区,让城市更长远的发展,做到经济和文化的协调。”周学望说:“由SOM参与设计并于2002年完工的芝加哥伊利诺伊千禧广场(Millennium Park)也是北京CBD东扩的借鉴对象之一。千禧广场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绿色屋顶’,即地上部分建构在地下铁路轨道、巴士车道和两层停车场之上。广场中还有小剧场,免费在夏季播放电影。每年估计有250万人次参观千禧公园。”

  周学望说:“我们希望未来北京CBD的都市广场也能成为既服务市民又可以吸引投资的场所”。

  在智能化基础设施方面,据周学望介绍,SOM设计了一个绿色核心系统,来控制能源,信息和城市废物,维持健康平衡的都市环境,优化东扩后CBD的整体运作效能。

  “绿色核心系统就好比人类中枢系统,中枢系统中的大脑,我们称之为‘能量中心’与‘能量中心’相连的高效能的各路管网系统,可以使用再生能源并提供清洁能源,还可以重复搜集热量,过滤水体、储存水体,以及净化北京的空气。”周学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SOM的智能化基础设施设计预计“在未来减少50%能源消耗,减少48%用水量,减少80%填埋垃圾,减少50%的C02排放。”举例来说:“对中水的利用,节约水资源,我们每天用的水70%都可以回收,如用中水冲马桶等。”另外:“对太阳能的利用也可以节约8%的能源。”再者,“每个地段上小型发电设备也能供电,比如说办公楼里必备的应急发电机,以前是为了应对紧急情况发电,而我们的设计是在没有发生断电的时候,也可以将能源存储起来,供自己使用或者还给电网。”

  鼓励对公共交通的使用也在SOM的方案中有所体现。周学望表示:“有效的道路系统,不是仅靠道路的增多和加宽来达到效果。”对照着道路系统规划图,周学望指出:“对比CBD旧区的规划图(路网间空隙较大),新的CBD在内部路网更密,我们向政府建议建立更小尺度的街区,以方便人们行走。自行车街和步行街的规划也体现了这一理念。”

  新CBD地区内多条地铁,快速公交、轨道交通和与北京机场及北京南站的连接等,都为这一地区的交通便利提供了有利条件。“很多跨国企业的老板在纽约也是乘地铁的。”周学望解释说,“不是为了省钱,而是节省时间,方便出行。” 菲利普·恩奎斯特也举例:“老牌的金融中心伦敦,超过80%的雇工都是乘坐公共交通上下班,很少开车。这当然也与英国政府对驶入伦敦市中心的车辆征收费用有关。”

  今年4月6日,朝阳区区长程连元在做客城市服务管理广播时透露CBD未来东扩区将新增2-4条地铁线路方便人们出行。

  在新CBD的功能方面,周学望告诉记者:“SOM的设计并没有单纯把东扩后的CBD局限于仅为金融服务的位置,相反,新的区域内有一定比例的住宅存在。”为了说明新的东扩方案,不是单纯的让所有原来居住在区域内的居民搬迁。周学望例举了上世纪80年代,SOM公司帮助美国纽约市政府重新规划曼哈顿下城(downtown Manhattan)商业区的例子。

  “在上世纪50、60年代,曼哈顿下城商业区在规划时,把所有的居民迁出,随之而来的后果是这里每到晚上就变成‘空城’。上世纪80年代重新规划后,将此区域变成兼具商业、居住、娱乐等多种功用‘24小时’充满活力的商业区,将居民重新带回其中,带给了商业区新的繁荣。”周学望说,“因此我们在规划北京CBD的时候,建议政府要保留居住区。并建议政府通过法规政策为以后的开发商制定开发条例,如SOM在旧金山和伦敦规划设计中,政府吸取我们的建议,在法规中规定开发商拿出开发住宅的10%来提供给原有居民,或者中低收入居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