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将向社会公开所有党政官员“权力清单”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21日 14:05 南方都市报

  南都记者 彭美 发自北京 一个厅(局)长究竟有多少项权力?他自己是否清楚?民众是否知情?他越权时如何监督?湖南日前在全省开展以规范政府权力运行为目标的制度建设专项行动,要求各级政府部门编制出本部门或单位职权目录,并绘制权力运行流程图,开展绩效评估并着手全面建立权力运行监督机制和责任追究制度。这意味着,湖南党政系统大大小小所有官员的“权力清单”都将公之于众。

  “权力清单”全部向社会公开

  目前,作为中部大省的湖南行政程序改革走在全国前列,《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在2008年国庆节问世,从而成为我国首部地方性行政程序规定,它和今年4月开始实施的《湖南省规范行政裁量权办法》一起均为全国首创,建立了规范行政程序和行政裁量权方面的基本制度。

  目前,湖南规范政府行政权力运行的改革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专项行动从今年6月启动,一直延续到明年3月。行动分为两步:首先对政府的法定授权和委托的组织对社会或其他机关行使行政审批权和社会经济管理权等进行逐项梳理,摸清职权的底数和来源依据。第二步则要认真查找“权力风险点”,分析总结权力易发多发的重要部位、薄弱环节和风险程度,查找权力运行中的机制缺陷和管理漏洞,确定风险等级,加强风险分级管理制度。

  湖南省法制办主任许显辉昨晚告诉南方都市报记者,这次专项行动与今年4月实施的《湖南省规范行政裁量权办法》一样,均旨在落实《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早在2006年,湖南各个行政执法部门的权力清理已经完成,此次专项行动将这一范围扩大至全省党务系统。届时,不仅仅是市长、厅长、县长、镇长,每级党政的每个官员手里掌握多少权力,都将一清二楚。不仅如此,湖南省此次还要建立并绘制权力运行流程图,开展绩效评估并着手全面建立权力运行监督机制和责任追究制度。除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以外的行权事项制度、实施和结果全部将向社会公开,尤其是财政预算、重大项目安排、行政许可办理、政府采购和涉及群众利益的重要决策都要向社会公布接受群众的监督。

  352页的权力运行图样本

  作为此次专项行动的试点,湖南省发改委提前制定了一本厚达352页的《规范权力运行制度汇编》,制订了规范权力运行的46项制度以及25项配套保障监督制度,以供其他部门参考。

  《汇编》明确了办事的程序、申报单位所需的材料、监督检查和责任追究制,附后还通过图表方式,明晰了工作流程图,成为权力运行的“标准化”模板。

  比如,省发改委的不少工作人员经常要出差,但假若有人上门办事,就可能遇到“闭门羹”。省发改委因此推行“A B”角工作制,一项事务由主办人和协办人共同承办,即使一人出差,另一人也可办结各项事务,不会让办事人员白跑一趟。与“A B”角工作制共同推行的,还有接办分离制、首问负责制和限时办结制等。

  借鉴邯郸模式,范围更大

  清理权力清单这一做法并非湖南首创。5年前,河北邯郸推出了国内首份市长“权力清单”———作为掌管城市全面工作的市长,他的权力其实只有93项。这让时任邯郸市长王三堂都觉得惊讶,他对记者说:“这个数字(指93),比原先预期的要低。”

  根据媒体报道,2005年4月,邯郸市直65个行政部门先自行清理自身权力,然后汇总向邯郸市政府法制办申报。法制办的7名工作人员随后“24小时办公”,依据现行的各项法律法规逐项核对,在至少查阅了4000部法律法规,经过三轮审核,最后形成邯郸市大大小小官员们的权力家底———384项行政许可权、420项非行政许可权、521项行政处罚权、25项征税权、184项行政事业性收费权。

  邯郸市随后又列出全国首份“权力风险预警清单”,把市政府本级和市直部门易出问题的审批事项及“影响力”腐败等风险点一一列出,划分风险级别,制定出堵塞漏洞、责任追究的具体措施,用制度建设“减少领导干部落马几率”,构建起事前、事中、事后覆盖权力运行全过程的监控机制。

  许显辉对南都记者说,湖南省此次做法有参考当年邯郸模式,但其范围比邯郸要大得多。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昨晚对南都记者说,公布权力清单其实是一个长期被忽略的基础工作。我们一直在要求推行政务公开、信息公开,但干部到底有哪些权力、权力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干部自己不清楚,群众则更是不清楚,监督权力也就无从谈起。而湖南和河北做法的进步意义也在于此———公布权力的底数,列出标准化流程,政府官员以它为标杆运行权力,民众可以以它为标杆监督权力运行。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